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那些年租过的房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又回小院(七)——尊上大人

那些年租过的房子 木头人与十一 3376 2019.10.22 03:27

  尊上叫黄闪闪,与她认识的过程还真的不是平淡,那时初见她,也想不到她对我后面的人生影响那么大。

  那是一个夕阳西下的时候,课间我睡的正香,不知被谁大声吵醒,迷茫的转身回看,到底是谁在作妖。

  一缕黄昏日光,洒在她秀美的头发上,散发出淡淡的光芒。很自然的垂在精致的小脸颊旁,眉间微皱望着课桌发呆。白皙的小手一边理着耳边秀发,一边轻轻揉了揉鼻子。突然开心笑了起来,眉眼都笑了。

  那一刻,我是看呆了,什么时候班里冒出这么一位心旷神怡的女孩子。瞬间我就沦陷了,是的!一个小男生的心沦陷了,莫名被一种带着仙气光环的女孩子所迷离。早已忘记要去查看是谁弄出这么大声响,惹了我的清梦。只呆呆的望着她,似乎发现有人在看她。抬头往我这方向看来,我装作继续揉眼睛,她又恢复了一脸淡淡的清冷意。而那一刻,我便记住她了。

  同在一个班里,离的并不远,与她也就隔了两排的位置。很是自然的了解了她一些日常,而少年的好奇总归来得快去的快。很久一段时间,我既没有去主动打招呼,也没去制造巧合。说来那时真的是好腼腆……回想下多年后,我在北京有一次公司去体检。在医院遇见一个跟尊上神似的女孩子,当时就很好奇。还在医院时,我就借故打讪。从医院出来我没跟同事回公司,跟她走了三条街,她去一家银行办业务。我就坐在那里等着她,最后又一路送人家回来,当然微信也要到了,聊了一路。只不过后来的日子,发现她与师尊大人也只是神似,其她的可真的不太形同。内心的好奇过后,生活也无交集,渐渐就淡了,微信也不知什么时候清理掉了。想想自己还真的是脸皮变厚了,腼腆一词似乎也从自己人生字典里慢慢移除。

  人生就那么些年,这些年你会遇见很多美好的瞬间,也会面临很多的选择。生命不妨大胆些,往前走呗!

  虽说那时自己很是害羞又腼腆,但命运似乎待我不薄,过了半个学期。分座位的时候,我就被分到尊上大人的后面。那么久以来,我一直保持着对她的好奇状态。终有一次还是主动开口了。台词我在内心演练了很多遍,希望说出口的时候可以是自然而然的。当然也是怕她误会什么,少年的时代总有些那个懵懂的情感在跳动。

  “我看你好久了,你平时特别安静,不宣不闹,几乎连话都不说”

  我是小心翼翼的探道。

  “呃,……也没什么,就是喜欢安静的坐着。”

  她迟疑了下,慢悠悠回到。

  “我觉得你笑起来,特别好看,尤其是眉眼,感觉眼睛都在笑。”

  我带一丢丢的小严肃,正儿八经的夸她。

  听我这么一夸,她先是愣了愣,很不好意思的起手理了下头发,嘴巴快抿成一条线了,想笑又忍着。最后还是没忍住淡淡笑了起来。没有回我说的话。

  这算是我们的第一次聊天吧!当然我是有话没话的乱七八糟的扯了一通。后来得日子,我是每天都见缝插针的找能给她聊的话题。日子久了,便发现她真的是个能侃的人,文静只是个表面。内心里还是个火热的少女,而我对她的了解也日渐深入,更发现她有多处逗比的地方。确也算得上是一个妙人。

  一次看她脸色特别潮红,就问

  “你脸怎么啦!特别红”

  她说:

  “在家里喝了点葡萄酒,自己家酿的,酒劲有点大”

  听到自己家酿的,我瞬间好奇起来了:

  “怎么酿的,你家事不是有很多葡萄树。”

  “嗯!种了有几亩地吧!每年收葡萄的时候,有很多都卖不出去,然后家里面就用土法子酿起葡萄酒了。”

  她看看我又继续道:

  “特别甜,特别好喝,跟卖的葡萄酒味道不一样,而且酒劲特别大,差不多白酒四十度的样子,所以喝一点都觉得好醉人。”

  说着还不忘摆出迷人沉醉的样子。

  “怎么酿的?用葡萄怎么弄,没有听说过呀!”

  我依旧追着葡萄酒的制作方法。

  她突然不说话了,然后顿了顿很神秘的说:

  “这是家传技术,不能外传”

  说完,她自己就在那咯咯的笑起来了。看我一脸懵逼的样子。

  又说到:

  “想不想知道,想不想学,你叫我一声师父我就教你。教给徒弟不算外传”

  “又占我便宜,你咋能这个样子,还能不能愉快玩耍。”

  我抗议到。

  “这可是家传的秘术,不能让外人知道的,你没看电视上演的,师父的武功秘法只传给得意的徒弟,其他的都是打酱油的!你快叫师父,我就收你这一个关门弟子”

  讲完她都快笑岔气了。

  那么能扯淡的我,竟然在此刻找不出一点反驳她的理由,而她一张口闭口的就是“师父”“徒弟”。我那叫一个恨,又实在无别的办法。想起祖母很是爱喝酒,将来学会了可以酿一壶跟她老人家尝尝鲜。最终经过一番的思想斗争,我小声叫了一声“师父”。

  “啥,听不见,你大声点,”

  她在那幸灾乐祸。

  “师父,师父,臭师父”

  我大声对着她喊到。

  一下子把她给喊愣了,周围同学都望着看来,尤其是雪婷,好似见我第一次吃瘪一般,在那一直咯咯笑。眼睛都快笑没了。

  “有啥好笑的,我在做正经事呢!”

  我对着她略有不满到。

  “再笑,明儿没有早饭吃了。”

  我拿出杀手锏来。

  雪婷在那用手捂着嘴,憋的脸通红,想笑又不敢,看得我一阵乐。

  “笑吧,笑吧,最好笑死你,尽看我笑话都不知道帮我。”

  尊上都已经是快笑崩了,还不忘对我笑骂到:

  “你个臭徒儿,喊那么大声干嘛,让人都听见了。”

  “快把秘方拿来”

  我得意到。

  “给你,给你,”

  我看着雪婷还在看着我们,对着她讲道:

  “你快转过身去,我师父要传我功法了。”

  尊上听到这,又哈哈大笑起来了:

  “你真是个傻缺,不碍事的外人听去就听去呗!。”

  “那不行,她听了,又不喊你师父,那我多亏”

  她哈哈大笑起来,直言:

  “真笑死我了,你咋这么可爱呢!”

  我依旧不依,对着雪婷说:

  “快喊我大师兄,师父她不收你,我替她收下你”

  雪婷笑着说:

  “想得美,我才不上你当呢!”

  尊上也一本正经说:

  “你就是我的关门大弟子,其他的我不收了,这辈子就你一个乖徒儿”

  她讲完,自己嘴角都快笑上天了。

  然后也不理会我了,就当着雪婷的面,给我讲了怎么做葡萄酒的细节,还有要注意的事项。我听完以后,大呼:

  “就这么简单,就这么简单,你早告诉我不就完了。还搞得这么神神秘秘。”

  “咋啦,想反悔呀,反正师父你都喊了,徒弟我也认了,别想反悔。”

  她有一种奸计得成的满足感,而我却感觉被下套的可怜像。后来我用她教我的法子酿了有2升的葡萄酒,带回去给祖母尝了尝。她老人家直夸,真是好酒。还问我怎么得来法子,当然我没告诉她细节。就说从一个同学那里讨来的。

  你看,我尊上有多调皮捣蛋。后来的日子,叫着叫着便顺口了,还跟她取了个“美人师父”的雅称。她还跟我吐槽,

  “美什么呀!没看你师父我脸上有好多小雀斑吗?”

  我逗她,

  “你知道为啥不,因为你叫黄闪闪,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我又接着讲:

  “你的眼睛一个是太阳,一个是月亮,而周边的小雀斑就是那些一闪一闪的小星星。”

  “臭徒,你嘴巴咋这么甜”

  她开心道,算是默认“美人师父”这个称呼啦。

  高中已毕业一年有余时,她在省里的一个城市念大学,而我去了江西的一个城市,相隔千里之远。

  后来我们学校有组织去日本留学的交换生,我也报名了。需要办一个护照,当即回家办理了,在填护照收签收地的时候,因为必须是省内地址。我毫不犹豫的填了她当下所在的地方。电话里告知她,护照来了帮我取一下。先放她那里存着,我有时间就过去拿一下。

  那次去拿护照去了她的学校里。再见的时候还如高中那般要好,而且感情并未因为时间与距离有隔阂。反而是许久不见更显得如酒一般的醇厚。我们那天聊了很多,彼此的近况,她突然说:

  “乖徒儿,师父给你找个师娘吧!”

  眼睛一眨一眨看着我,又说道:

  “若是我自己,此生一定好好的疼护你,若这个师娘成了,我们俩一起疼护你。”

  那一刻,我真的被震撼到了,也被感动到了,我不知道自己竟然在尊上心里有这么重的位置了。

  后来那个师娘终于出现了,但是他们没有修成正果,让我一阵好可惜。因为那个师娘真的如她所言。过年的时候,那个师娘特地给我打来电话问我过得怎么样。而平时的时候,也会有短信,微信寻问我的近况。虽然远隔千里,我依然能感受到来自远方的一种关心与爱护之意。全是发自内心的一种真挚情感,此生遇见尊上大人,真的是我修来的一场大福分。

  多年后尊上还是嫁人了,我在人群里看着她与现师娘的开心互动。内心也为她感到幸福快乐,这个师娘对我也还不错。初次见他的时候又是带我吃饭,又是把自己房间让出来给我住。那时候可能是在追我尊上吧!他用曲线救国道路。但我总是对他不感冒,似乎他抢走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而当下,通过微信也了解到,尊上的生活现在过得也很幸福。小师弟都有啦,跟她开玩笑,再生个小师妹出来。直呼不要不要,一个就够了。那头的我已是嘴角上扬,莫名的为她开心。真好,人生遇见的人都是这样的该多完美。是否太贪了点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