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内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内傀 肆赋傀 1369 2021.11.25 18:49

  嫦夷煮好茶汤,斟给恒序。“一路辛苦,请吃碗茶稍作歇栖。”

  语毕,从袖袋中取出一枚冻石,说道:“三少爷,

  我的祖母曾是前朝袁大家之女,胡氏族谱中记‘胡袁氏’,年少时造口业妄语、孕杀业,本应不得善终。有幸承蒙张氏先祖荫蔽,阳寿尽而功德圆满,留有祖训:世代奉张氏为主家,除非血脉断绝,不得变。”

  恒序表情微变,却也放下六分戒心,吃起茶汤。

  “佛陀说人造十恶。身有三恶:杀、盗、淫;口有四恶:妄语、两舌、恶口、绮语;意有贪、瞋、痴。

  祖母豆蔻之年在花朝节同闺中密友任娘子贴花赏红,勇夺魁首,兴起时混入人流甩开仆从,拐入小巷,要独自去看整在修的河道。

  一路说说笑笑,对圣人评头点足、高谈阔论,浑然不知身后已有恶人相随。”

  彼时天色微醺,大兴城正是好风景。

  “谁?”

  “我去看看。”

  “袁姑娘、任姑娘。”书生打扮的拦住二人,“两位姑娘均是高门中人,在此谈论圣人是否不妥?”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袁姝昀从袖袋取出香囊,福礼:“袋中有些金稞子,有些话贤家还是听过即忘的好,若是不够,凭借此物去府上门房领银子。”

  “这等阿堵物,堕我等读书人气节,这点袁姑娘不及袁大家半分。”他站在暗处,接过香囊,嬉皮笑脸的同两位姑娘作揖。“同在寮内当值时,时常听闻姑娘美名,如今一见名不符实。”

  “登徒子,一路跟着我们的人是不是你。”任燕跳出来,被袁姝昀拦住。

  此时近身一瞧,这人耳后一片殷红,八成就是国师安插在大兴府的眼线邬𬍛,监视寮内官员言行的“二皮脸”。

  “二皮脸”诨名来源于坊间,概因这位邬律生人前一张脸,人后一张脸,耳廓后胎记又肖似人面。

  今日要是稳不住他再告一状,父亲此次升迁无望。打定主意,袁姝昀手腕一翻,镯内的药粉落入掌中,迷晕了扔进烟花巷,使银子困些时日。三月一一过,尘埃落定万事大吉。

  可谁曾想药粉刚扬出去,人就睁着眼直挺挺的堕在地上。

  巷中氛围诡谲。

  “药劲没那么大。”

  “我,我看看。”任燕上前,却不愿伸手探鼻息,踹了邬𬍛几脚,颇有几分公报私仇的意味——她的父亲也经常被此人背后捅刀子。

  邬𬍛并未转醒,几脚下去首身分离,咕噜滚远的头颅表情很鲜活,仍旧十分自得意满,身躯也不抽搐,分毫不见被削首的痛苦。横断面十分齐整,没有丝毫血液流出,像是被一层看不见的事物牢牢锁住。

  袁姝昀眉头紧锁,掀起帷纱死死盯着邬𬍛。“傀儡戏,牵丝的人一定还在附近,燕娘,我们被人算计了。本是祸从口出,现在却摊上了人命,为今只有自行投案,方能保住你我二家。”

  “投,投案?我以后怎么嫁人?”任燕显得有些慌乱,却仍不以为意。“昀娘,令尊乃大兴太守,我父亲也是圣人近侍,即便真是你我动的手,也没什么的,真的,我们回去吧,我的头好晕,我有些累了。”

  “兜不住,不用很长时间,他们就会吸引很多参加花朝节的女眷过来。”袁姝昀兀自俯身,从邬𬍛手中拽出香囊,衣袂翻动露出内衽大片虫卵,“死了很久,外邦香料药剂也抑制不了虫卵滋生,幕后之人策划很久了。”

  “大兴城乾卦六爻,四四方方,圣人兴中央集权,而没士族门阀,又设开皇律,当朝都官省尚书乃商君学生,主张严刑峻法。”

  “你我虽皆为仕族,族中形势却并不乐观。”

  话音刚落,檐角油灯嘭的炸开。

  凉风一卷,浓郁的桂花味裹挟着檀香侵袭入巷,不消片刻功夫,任燕便脸色煞白连连咳嗽,竟是旧疾复发喘不上气,片刻功夫已进气多出气少了。

  袁姝昀只好作罢,找了药丸使她吞咽,奔出巷子送任燕回府。

举报

作者感言

肆赋傀

肆赋傀

瞎写写,我回来啦

2021-11-25 18:4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