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你好,我是山贼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武者心为上

你好,我是山贼 猫煮 2048 2019.03.12 01:31

  双眼之上的黑布也不知什么材质,触感柔滑,上间附有的少女体香顿时让林川心猿意马。

  “来,我引着你。“

  林川左手搭在襄铃儿的左臂上,夏日衣衫单薄,隔着衣服,林川总能感觉少女细嫩的皮肤以及和柔的手骨,脑子里不由自主的生出些带颜色的画面。

  襄铃儿习武之人不拘小节,倒是不知某人内心的一副龌鹾,带着其一步步往前走,林川脑子陷在一片莺莺燕燕里,由着襄铃儿往前走

  大概百步左右,襄铃儿停下身,两手扶住林川一臂,自己不动将林川往前稍稍送上几步。

  “好了,站在这别动。“话说着,襄铃儿转身往回走。

  林川在那砸吧砸吧嘴,指尖与手掌磨搓,回味着美妙的感觉,襄铃儿这么一走,内心少许有些失落。

  “摘下来吧。“

  闻声林川照做,黑布摘下的那一刻,瞬间林川直想骂街,可话像是倒刺一般卡在嗓间。

  再往前半步,便是悬崖。虽说没有万丈那么夸张,但坠下去绝对地粉身碎骨。

  人是种奇怪的生物,比如说有东西砸向自己,第一时间往其行进的轨迹里跑,站到高处,总觉得自己会掉下去。

  林川也是如此,再加上刚跑完步,腿脚本就有些发颤,见到这一幕,越发是厉害起来。

  “我,我~“

  林川努力想控住自己两条腿,可这时候,腿却不由脑子使唤,身子像有人往下拽一样的往悬崖方向坠。

  “哦呦喂。“

  失重感一下从脚冲上脑子,风似巨浪一下拍打在脸上,让人觉得异常清醒,林川心跳到了嗓子眼。心想,死了死了,这些天的苦白受了,这么快就领盒饭。

  心思还在转着呢,就感觉腰间有股力托着自己。林川稍稍睁开一只眼,顺着力的方向一看,是之前绑在腰间的那根绳子。

  一时间,林川眼泪沾满眼眶,也不知冲哪,声嘶力竭的喊着:

  “要死了,要死了。快,快,把我拉上去。“

  这声不知高了几个调,活像猫被踩了尾巴。

  “你这人胆子真小,这不还没死呢么?“

  嘴上嘟囔着,胳膊一使劲,“噌“的一下,林川从悬崖上来,摔倒这边的平地上。

  上来是上来,林川直接进入癫狂模式,也不说腿抖,站起身来两步当一步踩,直接来到襄铃儿跟前,襄铃儿可还没反应呢,就见林川急头白脸的喷开话。

  “你知不知道,这样是会死人的。“

  “那绳子粗的紧,你不会有事的。“

  “不会有事个姥姥,逢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呢,万一你这绳子带不动我呢?“

  “是你自己要往下跳,赖我咯?“

  “我往下跳?要不是你把我眼蒙上,我会到那鬼地方,不到那我会腿软,不腿软会掉下去?归根结底还是赖你,你知道么,不行,你得赔偿我,赔我精神损失费,心神受损费。“

  林川这一句句的,说的襄铃儿心烦,直接身子秃噜到林川身前,肩膀撞在林川身上,林川受着劲踩着步又一次回到悬崖边,这次越发要命,先前是正面对着悬崖,这次可是背面。

  “稳住,稳住。“

  林川努力调整,尽量将眼前想象成一方平地,自己要做的就是向前走。

  “呼呼呼~“

  这次不用襄铃儿,林川自己一步步走回到安全的地方。

  见林川表现不错,襄铃儿大有一副后生可畏的样子,冲着林川说:“二爹爹说,你已经成年,骨骼已是成型,就是练上十年也难以成为武道好手。这练武就是练心,心思强大自然无人能敌,你就在这崖岸边扎马步练直拳。“

  听完,林川耷拉着脸,心想:这老东西也是心狠,站在那我都心慌,更别说扎马步打直拳了。再像刚才一样,脚打滑怎么办?

  “襄铃儿,你也是这么练过来的么?“

  “当然不是,我是亲的。“

  林川一听顿时炸了,就我是干的是么。刚想发作,转念一想,人家老头讲的也在理。单是练出这份心态来,以后就是对敌,胜算都能长上不少。

  想通了这一点,林川也不闹,乖乖往山崖边上走,山崖边尽是些犬牙交错的乱石,安全系数低的吓人,走是走,可始终不敢回到最初踏足的位置。

  扎马?打拳?若是平地上,林川八成还能打得像模像样,可这里却不行。只要林川稍有动作,腿就抖得厉害,也是让人无可奈何。

  襄铃儿知道其中的难度,就是自己过去也是心惊胆战,也就不逼林川有所动作。

  时间打马而过,品黄油蟹味,看落日余晖,等烟花升起。于一山之巅,赏落日余晖本是人间一桩美事,可林川却无福消受。

  身后便是万丈悬崖的压力太大,稍走些心神,自己就会万劫不复。别说观赏落日余晖,就是饿了一天肚子也不曾有所觉察。人当真是最为坚韧的动物,不知其中多少次汗流浃背,才能到现在近乎虚脱的地步。

  一下午,襄铃儿也是高度紧张。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手里就多了一条人命。但事实证明,她的紧张有些多余,这也让她暗暗佩服林川。

  见天色渐晚,襄铃儿走到两腿有些打颤的林川面前,拍拍他打肩膀:“今天到这为止,明天继续。“

  听了这话,林川冲着襄铃儿一笑。这笑当真是能将人眼泪给勾出来,因为不易,所以成功后的喜悦更动人心魄。

  “过来扶我一下,腿有些麻!“

  话说着,林川也不管襄铃儿能否接住自己,直生生往前倒。

  襄铃儿不负嘱托,在林川倒地前接住了他。

  “这可真不是一般人受得。“望向林川身后的万丈深渊,襄铃儿小脸煞白,也不敢有大动作。

  搀着林川,一步步回到安全地带,悬着的心才安下来。自己体会过,感觉又不一样,看向林川的眼神又变了变。

  天色渐晚,两人也不耽搁,食了些干粮补充些水分,趁天黑前赶回了寨子。

  夜深人静,林川躺在床上,单手抚着自己胸膛,感受心脏的律动,嘴角稍稍上扬。

  “这样的感觉也蛮不错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