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我成了非洲狮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加入斯巴达狮群

我成了非洲狮王 霓虹雨夜 2109 2021.08.19 17:09

  清晨,菲奥娜跟着老师蕾珊开车巡逻。

  破晓前保护区的人都听到了震天狮吼,一定是有大事发生,她们急忙发车找寻狮子的踪影。

  找了许久她们还是没有找到事发地点,因为吼叫声已经停了。

  正当她将车停在山谷底下的时,蕾珊惊呼一声。

  “菲奥娜,你瞧瞧那边!”

  顺着老师的手指,菲奥娜看到了震撼的一幕。

  野草茂盛的高坡上,麦森叼着鬣狗美杜莎的尸体慢慢走来,而阿图姆和黑卷一左一右跟在它身旁。

  走在齐腰的野草上,微风令麦森的鬃毛根根飘荡,它用脑袋蹭了蹭两头小狮子,初阳的光芒照在它们的身上,三头狮子仿佛都在发光。

  蕾珊不敢置信,阿图姆竟然和西街狮王走在了一起,似乎还得到了它的信任。

  这在保护区的狮子历史中,从未有过。

  菲奥娜则兴奋不已,举着摄影机不停录着,她实在太激动了,手都有些在发抖。

  成年雄狮,亚成年雄狮,幼年雄狮,它们刚刚似乎经过了一场大战,此时走在一起就像一家人一样,十分温馨。

  她们跟着三头狮子,回到了斯巴达营地。

  麦森放下美杜莎的尸体,母狮们都上前蹭了蹭它,以示感谢。

  小勾鼻快步跑到杨弘毅和黑卷身边,闻了闻,发现有鬣狗的气味,原来两位哥哥一早就不在了,是和伯伯抓鬣狗去了。

  它也想快快长大,去教训那些杀了它弟弟妹妹的鬣狗,出一口气。

  杨弘毅听到小勾鼻的叫声,用狮掌摸了摸它的头,它和黑卷是最好的兄弟,恐怕也想跟来吧。

  麦森报了丧子之仇,便离开营地巡逻去了,狮群的损失令它更加警惕,它不容许狮群再受到伤害,这是狮王的职责,十年来,它从未松懈过。

  杨弘毅一跃到远处的平顶金合欢上,麦森走了,他不能保证勾鼻不会对手,一切小心为好。

  黑卷今天和父亲兄弟一同杀了鬣狗,心情愉悦,来到树下,也想上去。

  它学着杨弘毅前掌趴在树干上,试图向上爬,但它的后腿一离地,整个身躯便往下滑,跌了个狮吃屎。

  其他小狮子们也围了过来模仿,这又使得母狮们跟了过来,最后导致斯巴达狮群营地以杨弘毅所在的平顶金合欢为中心了。

  远处勾鼻孤零零地趴在草丛中,只伸出个脑袋呆呆望着这幕。

  它差点以为狮群叛变了,那头小红狮不仅很受小狮子喜欢,现在还获得了母狮的认可。

  可恶!

  它郁闷的在地上打了一个滚,鼻子皱了皱,用狮掌将烦人的蚊子赶走。

  ……

  麦森沐浴着阳光漫步在草原上,它要穿过的一片白犀牛的群居地,但它没有犹豫,走了进去。

  从这些庞然大物身边经过,麦森视它们如无物。

  成年白犀牛们警惕,但并未主动攻击这头狮王。

  小白犀牛们则好奇的望着这头狮子,以前可没有什么动物敢靠近它们,这头狮子怎么敢呢。

  有只个头较大的小犀牛,走出队伍,想用还未发育成熟的犀角去顶麦森。

  犀牛妈妈急忙上前将拐了个弯将它拦住,用嘴将它顶翻在地,似乎在告诫它小伙子等你再大些再去挑战吧。

  麦森看了一眼,便静静走了。

  它来到白犀牛身后的丘陵上,沿着山脊线,慢慢向上,来到悬崖边。

  风吹起它柔顺的黑色鬃毛,它的视线落在北面的那团黑云中,昨天母狮没有捕猎到水牛,牛群已经向北面移动了。

  要养活这么大的狮群,必须捕猎角马、水牛,甚至长颈鹿这样的大型动物才行,所以它们到哪,狮群便到哪。

  对着天空,它长吼一声,相信勾鼻一定可以收到他的信号。

  ……

  正在营地周边巡逻的勾鼻听到了哥哥吼声,瞬间明白了这是迁徙的信号。

  十几年来,它们配合默契,正是这种默契合作才让斯巴达狮群不灭。

  回到营地,它通知母狮准备启程出发。

  路上它收起了暴躁的脾气,警惕地盯着四周,小心翼翼看护狮群队伍,这令队伍后面跟着的杨弘毅啧啧称奇。

  难得看到勾鼻这样,如果不是它的外形太过好区分,杨弘毅都要把它当做麦森了。

  斯巴达狮群一路向北,很快便和麦森汇合,勾鼻将领导权交给它。

  麦森走在狮群最前头,带着众狮慢慢朝北面而去,最终经过几天时间离开了杜妮尔地区,进入到伊尼亚蒂保护区南部区域。

  对于两头老狮子来说,这里再熟悉不过,因为当年它们联手打拼下了这块地盘。

  而对小狮子来说,这里是全新的天地。

  伊尼亚蒂因为有沙河流过,有着大片大片的丰美水草,吸引了无数动物在这里生活。

  小狮子们都快看花了眼,草原上有好多它们没见过的动物,实在很新鲜。

  一颗树上的狒狒们看到这个狮群,喳喳直叫,拿起吃剩的果子朝它们砸去。

  勾鼻的脑袋被砰的一下砸中,令它暴怒吼叫。

  看来它有一段时间没来这里,令这群可恶的猴子都忘记掉它的威严了。

  狮群经过长途跋涉,有些口渴,暗痕带着众狮朝沙河走去。

  沙河由北向南流,汇入克鲁格国家公园斯库库扎(SKUKUZA)保护区的撒比河中,是萨比森保护区内最大的河流,无数动物赖以生存的生命之源。

  时逢雨季,这条河水流奔腾,无数河马在水中嬉戏,浪花四溅。

  杨弘毅走到河旁边,只见尘土飞扬,无数角马正在迁徙,它们从对面过来,一只跳下水,后面的立刻跟上,拍成一串就像下饺子一样。

  一头幼小的角马摔倒在河岸边,顿时无数蹄子踩上,将它踩的奄奄一息,但没有角马管它,大家都在亡命渡河。

  而这场迁徙,则成了鳄鱼的盛宴,河中,十几头鳄鱼浮在角马渡河队伍两侧,抓住时机,露出獠牙,轻而易举就可以咬中一只猎物。

  角马实在太多了,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对于角马来说,这是运气的赌斗,一定会有死亡,只是看看死神是不是降临在自己身上罢了。

  被鳄鱼咬住脖子的角马在水中翻腾,血液染红了水面,其他角马则迅速朝前而去,庆幸自己逃得一命。

  角马渡河的地方地势较低,可以饮水,狮群在旁等候角马渡河完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