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6.现实与记忆不是一回事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145 2020.09.08 09:39

  陶洁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好久,她才看着那两块手机,一脸不高兴说:“回回都是这样,买了才和我商量!”

  高崎就笑:“哪回和你商量,都是不行这俩字。”

  陶洁就轻叹口气说:“吃饭!反正你有钱了,想买你就买。可是你也得记着,先把做生意的钱准备出来,有闲钱了才能干别的。”

  高崎就保证说:“肯定,不会耽误做生意。”

  就看着陶洁问:“咱们喝点酒吧?”

  陶洁说:“不年不节的,喝什么酒啊?我又不会喝,还是你自己喝。”

  陶洁不知道,这个日子,对高崎来说,是比年节更重要的日子。

  “少喝一点,这是红酒,不伤身体的。”他就劝陶洁。

  “我不喝。”

  陶洁从来没喝过酒。酒在她的印象里,就是又辣又苦,跟毒药差不多。

  “你看,你陪我喝一杯还不行吗?我一个人喝,一点意思没有。”高崎就央求。

  陶洁就指指高崎放在她跟前的茶杯:“给我倒一点。”

  高崎就给她倒了半杯。

  陶洁端起来,慢慢喝一点,味道还不太难喝,也就不说什么了。

  高崎就端起自己的茶杯来,对陶洁说:“来,咱们一起喝一个。”

  看她把杯子端起来,就说:“陶洁,这辈子有你,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一定会好好对你,努力工作,挣好多好多钱,把天下最好的东西,都给你拿来!”

  陶洁就笑。

  老实人,一般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可高崎想说什么,她心里明白。

  “你就是我最好的东西。”陶洁说,“有你就行了,其余无所谓。”

  “我也是,我也是。”

  妻子有文化,说出来的东西,就是比他强。高崎只能附和妻子。

  陶洁就端着茶杯,和他的茶杯碰一下说:“来,为咱们越来越好的日子,为咱们的幸福生活,干杯!”

  妻子这句话,就又说到他心里去了。

  他干脆就不说话,一口把茶杯里的红酒,都喝光了。

  陶洁只是浅浅喝一点,放了茶杯说:“你慢点喝,说干杯就干杯啊?”

  高崎嘿嘿地乐:“这东西,对我来说,和凉水差不多。”

  陶洁就明白,他买红酒回来,就是为了给她喝。

  看这样子,他是想着制造些情调。可今天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他要制造个情调干什么呢?这个陶洁恐怕永远也不会想明白。

  “我们,还是要办一个婚礼。”喝着酒,高崎就说,“当然了,你爸妈必须参加。”

  陶洁听了,就轻轻叹口气,半天才说:“他们爱来不来吧。我想好了,就在你爸妈那边办,我把厂里薛雪她们,还有几个同学都叫上,你再叫叫你的朋友,举行个仪式就行了。等婚假过了,咱们上班,在厂里附近摆两桌酒,请请厂里同组的几个同事,这事儿就算完成了。”

  上一世,他们就是这么办的。想起那场寒酸的婚礼,高崎心里就会隐隐作痛。

  他就说:“原先你爸妈不同意咱们,是因为我是个穷工人,没出息。我现在有服装店了,他们一定会同意的。”

  陶洁就看着他问:“你开服装店,就是为了这个,是吗?”

  高崎说:“也不全是,还为了咱们将来过好日子。”

  其实,他是为了找个能把卖银元换来的钱,合理合法拿出来花的理由,相当于洗钱了。

  陶洁就噘嘴说:“早知道你是为这个,就不该让你去弄服装店,害得我这些日子提心吊胆,总怕你被别人骗了,害怕你没了工作,咱们日子过不下去。”

  高崎就哄她说:“让你爸妈同意,不是更好吗?到时候咱们办婚礼,你也不用怕别人笑话了不是?”

  不料,这句话却说到了陶洁的痛处。

  “该笑话的,别人已经笑话了。”她一脸不高兴说,“我偷偷和你领证,爸妈不同意就去你家见你父母,还要怎样笑话啊?”

  高崎就说她:“你看,你这不是不讲理吗?除了咱俩,谁知道你家里不同意呀?在别人不知道之前,咱们让你爸妈同意不就行了?”

  “才不!你穷的时候他们不同意,现在你有钱了,他们就同意了。让你爸妈怎么看他们?这比他们不同意还丢人呢!”

  陶洁倔脾气上来,高崎也没办法了。

  “那你说怎么办?”他就问,“你这辈子,就不要你爸妈了?”

  “等他们找了来再说吧。”陶洁就说,“他们都不要我这个闺女了,这么长时间不来找我,也不打电话,我干吗要上赶着回去求他们?我又没说,等他们老了不管他们,不孝顺他们。”

  “那咱们的婚,还结不结了?”高崎问。

  “结!”陶洁说,“他们爱来不来!”

  高崎哭笑不得。

  妻子在他的印象里,一向都是通情达理的,这怎么跟个孩子差不多了?

  他现在,其实是四十岁以后中年人的思维了,妻子只有二十二岁。在他眼里,妻子现在的行为,有些小孩子气,也是自然。

  在外面,陶洁给人的印象,都是很柔顺很腼腆的,有时候还有些害羞。

  可是回到家里,单独对着高崎,就有些任性,还有些倔强,甚至是蛮不讲理。

  上一世的妻子,也曾经是这个样子吗?高崎现在已经说不清楚了。因为他已经发现,自己记忆里那个妻子,和现实里的妻子,是有很大偏差的。

  可不管记忆里的妻子,还是现实里的这个妻子,他都爱,都喜欢。

  陶洁就是不肯回她爸妈家,他一点办法没有。

  可没她爸妈的参与,陶洁肯定就不会同意举办一个同事、亲友都来参加的隆重婚礼。

  这还真够难为高崎的。

  第二天去服装店,他的心思,也总在怎么让陶洁和她父母,在他们举办婚礼之前和好上转悠。

  一心一意都干不好的记账收钱工作,这么着三心二意,就更弄个乱七八糟。

  胡丽丽已经看出他三心二意来了,干脆就尽量自己收钱记账,不让他跟着掺和。

  这种服装店,平时顾客不多,两个人足以忙的开。只有礼拜天和节假日,四个人都忙不过来。好在那时候陶洁会过来,有时候还带她的朋友过来,一起帮忙,勉强就可以应付。

  今天是礼拜二,店里客流量小,平均几分钟一个人,胡丽丽也就有空闲,倒也用不到高崎。

  平时高崎也就是礼拜六礼拜天这两天一整天在店里帮忙,其余时候也不怎么露面。一般是估摸着陶洁下午快下班赶过来了,这才跑回来。

  今天倒是奇怪了,高崎没有出门,还有些心不在焉,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可老板不是一般人,属于混混,他的私事她还不敢问。

  胡丽丽不敢问,高崎却打上了她的主意。

  妻子没了以后的十几年,高崎的岁数,就都活在狗身上了。除了上班就是喝酒,然后就是跟着岳帆出去平事打架,在道上混个狠人的名头,其余就没有什么值得说道的。

  岳帆没了,弟兄们散了,他也就剩下喝酒等死一条路好走。

  所以,遇上个什么事儿,靠他自己,十有八九想不出解决的办法。

  和陶洁这事儿,他不能指望岳帆给他出主意。除了打架,岳帆也给他出不了什么好主意。

  胡丽丽就不一样了,这人脑子活,年龄大有经验,往往眼珠一转就是一个主意,这服装店其实就指望着她拿主意。指望高崎,再好的店也关门了。

  高崎就想,胡丽丽这么有主意,说不定陶洁这事儿她也能帮他出个好主意。

  趁着早上店里没有顾客,高崎就把胡丽丽给叫到楼上来,把他和陶洁这事儿,跟胡丽丽说了,只是他怎么有钱了,这事儿是不能说的,略过了不提。

  最后他就问:“胡姐,你帮我想个办法,怎么让陶洁别和她爸妈闹别扭了?”

  原来老板今天心不在焉,是为了这个。

  胡丽丽也是女人啊,更容易明白陶洁的心思。陶洁这不是生她爸妈的气,这是觉得爸妈会给她丢人,抹不开面子呢。

  “这个简单啊。”胡丽丽说,“你非得拉着陶洁一起找她父母啊,你自己去不就得啦?”

  “可是,”高崎就有些为难,“我去她爸妈家里说,她爸妈肯信吗,他们再以为我骗他们怎么办?”

  “嗨,咱有这服装店摆在这里,你还怕他们不信啊?”胡丽丽就反问他。

  高崎就好像有些明白了,问她:“你的意思,是让我把他们给领到这里来?”

  胡丽丽就明白了,这种事儿她这位老板不会办。还是年青啊,打打杀杀行了,干这个就差的远。

  “你这么办。”胡丽丽就给他说了一个如何让陶洁爸妈相信,会跟着他过来的办法。

  “可是,万一陶洁看见她爸妈来了,不高兴,不搭理他们怎么办呢?”高崎还是有些担心。

  “你非得让陶洁见着她爸妈啊?”胡丽丽就说。

  高崎就不明白了。

  “那她爸妈来了,不让她见着,她知道了能愿意吗?”高崎就问。

  胡丽丽就认真说:“这事儿吧,还真不能让陶洁在这时候见着她爸妈。你想啊,她爸妈来了,知道你有钱,立刻就改口,同意你们在一起,这不坐实了她爸妈就是嫌贫爱富吗?陶洁会觉得丢人,没准儿还会恼羞成怒,闹的更僵也说不定。”

  “那怎么办呢?”高崎问。

  胡丽丽就嘿嘿一笑说:“我有办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