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秋天来了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093 2020.08.18 10:44

  中午的时候,陶洁肯定不去吃肯德基,也不去饭馆吃饭。

  她拉着高崎,找了个火烧铺子,买了三个火烧,那种没有馅的火烧。

  “这个,这个就是午饭?”

  高崎哭笑不得。

  “凑合着吃点。”陶洁说,“晚上回去,咱们再好好吃,我给你做好吃的。”

  高崎张了张嘴,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他们就坐在河边小道旁边,为行人休息安装的椅子上,吃火烧。

  来的时候,陶洁带了个水壶,军用的那种。

  上一世的时候,高崎从来没有见过,陶洁有这么个水壶。

  他们早上出来的时候,他看见了就问过她:“水壶哪里来的?”

  陶洁告诉他说:“薛雪对象的。他和薛雪在城里买了房子,准备结婚,从宿舍里搬家去城里,我过去帮忙,看见他床底下有这么个东西,不要了,我就拿来了。”

  高崎有心说陶洁两句,让她不要捡别人的东西,以免让人家笑话。

  可依旧是没有说出口来。

  再次见到活蹦乱跳的妻子,他的心里全是柔情,根本舍不得说她。

  薛雪对象也是工人,父母在城里学校门口,租了个门店卖百货。

  到这个时代,卖百货的都比当工人的富裕许多了,可以为儿子买楼房。尽管买不起太大太好的,但一般的,倾全家之力,可以做到了。

  陶洁当年买那个山上的楼房,就是因为那里比山下便宜好多,而且,可以和好朋友薛雪做邻居。

  高崎没有搞明白,他们去城里玩,陶洁为什么要背这么个破旧的水壶。

  现在,他明白了。

  这时候,他们就喝着水壶里的水吃火烧。

  陶洁吃一个,另外两个给高崎吃。

  火烧不大,一个陶洁恐怕吃不饱。可陶洁坚持说饱了,逼着高崎把另外两个吃了。

  “你身量大,本来就吃的多。咱们先垫吧垫吧,回去了再好好做饭吃。”陶洁说。

  陶洁说回去吃,就是回小镇里,那个高崎买的房子。

  高崎的家就在城里,可陶洁不肯去,她还没有见过高崎的父母。

  她本来就是想着,先把她父母这边的思想工作做通了,再跟着高崎回家见他的父母。

  要不然,见了高崎的父母,人家问起她家这边的情况来,怎么说啊?

  火烧终于吃完,高崎就说,下午带着陶洁,去看看城里的商品房。

  陶洁就叹口气说:“我们买不起的。”

  高崎当然买的起,而且买得起当时最好的楼房。可是,这话,还不到和陶洁说的时候。

  “我们不买,看看还不行吗?”他就说。

  陶洁没有拒绝。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和高崎呆这一上午,她的心情已经好多了。

  看了两个小区的房子,他们就看到了那个全城最漂亮的小区,黄金国际了。

  小区已经基本建设完毕,里面有宽敞的街道和漂亮的草坪,小桥流水,亭郭楼榭,跟公园一样。

  高崎已经从陶洁大大的眼睛里,看出羡慕的神色了。

  “咱们去看看。”高崎说。

  “这里啊,咱们想都不敢想的,太贵了!”陶洁感叹着说。

  “咱们不买,看看有什么不行的?”高崎坚持。

  陶洁就跟着他,进了小区。

  小区里,还有许多房子空着,没有卖出去。毕竟那个时代,人们的购买力还是有限的。而唐城这种三线城市,也吸引不到太多的外来炒房团。

  想进房子里面看,得找售楼处的导购。

  高崎想去找,陶洁不让。

  “反正咱们就是看看,又不买,从外面看看也是一样。”她说。

  在小区的街道上边走边看,趁陶洁注意力不集中,高崎就问她;“你说,在这里住,几楼最好?”

  陶洁就顺口回答他说:“这里是富人区啊。楼下一层都是车库,一楼就相当于二楼了。当然住一楼最好了,上下楼方便。将来咱们老了,或者是家里老人需要咱们照顾了,搬来和咱们一起住,腿脚不方便的时候,就不用那么辛苦爬楼了。”

  那时候城里建房子,还不是小高层,一般都是建六到七层高,不用装电梯的那种。

  而大部分的在建楼房,还没有考虑私家车这一块,都是只配个大半在地下的储藏室。

  只有黄金国际,是按照最新的图纸,在最下面一层,建了车库。

  高崎领着陶洁来看房子,自然是有他的目的。

  他已经决定,要在这个唐城最好,最漂亮的小区里,为陶洁买一套房子了。

  按过去历史的发展,一个月以后,陶洁就会和他去领结婚证。有了结婚证,他就可以把陶洁的名字,写在房本上。

  这时候的陶洁,做梦也不会想到,高崎肚子里在打什么主意,还在感叹着。

  “五百五一个平方!咱们俩的工资加起来,不吃不喝,一分钱不花,攒一年都买不了二十个平方!”

  高崎也不说话,心里却在盘算,要是有一天,他拉着她再次到这里来,告诉她,这里有一栋房子,是属于她的,她会怎么样?

  妻子上辈子太辛苦了,少了许多本该拥有的欢笑,也让他少了无数次看到她脸上那对小酒窝的机会。

  这一世,他必须把妻子所有的欢笑,都补偿回来。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工厂道路两边,白杨树上的叶子,有些已经开始发黄,不断地掉落下来。而树上那吵人的知了叫声,也渐渐地稀少。

  早上上班的时候,工房墙根下面的野草丛里,蛐蛐们的叫声,却一天比一天欢畅。

  这是高崎记忆里,他和陶洁度过的,最美好的一个夏天。

  但秋天还是到来了。

  又一个礼拜天,陶洁回家了。

  家里打来电话,厂里总机给转到了车间办公室里。

  在父母那里,陶洁说自己找了对象的事,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她说了等于是没说。

  父母除了坚决不同意,吵了她一顿以后,就再不提这个事,也不许她提。只是继续给她说对象。

  陶洁不回家,也不去见家里给她说的对象。除了上班,她就是和高崎在一起。

  和高崎在一起的时候,是她最快乐的时候。

  高崎有了那个小屋,就让他们有了二人独处的世界。

  这一世他们之间的感情,比上一世发展的要快好多。

  她不回家,家里只好把电话打过来。

  母亲在电话里,没再说给她介绍对象的事,而是说,让她回去,商量一下她自己找的,这个对象的问题。

  尽管陶洁猜到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商量,十有八九还是逼着她散了。

  可她还是抱了一线希望,回去了。

  但高崎知道,这一回,陶洁猜错了。

  九月末的天气,秋老虎渐渐失去了威力。

  礼拜天晚上,一场秋雨下来,早上的时候,便有了一丝寒意。

  穿了衬衣骑车上班,已经有些冷了。

  高崎就在衬衣外面,罩一件蓝的帆布工作服。

  他舍不得为自己买件衣服。

  虽然已经有了二十万在手里攥着,可是这笔钱每一分都有用处,他舍不得花。

  他的工资则要交给父母,给弟弟上大学交学费和做生活费用。

  2000年的时候,大城市里的生活费用,已经相对于高崎所在的唐城这种三线城市,高出了很多很多。

  弟弟虽然尽量节省,一月五百块钱也就刚刚够吃饭的。再加上每年近三千块钱的学费,对收入不高的父母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负担。

  高崎很少给自己买衣服,除了参加朋友婚礼,或者和陶洁出去玩,上下班基本就是披一件工服做外套。

  厂里原先是一年发两身工服,后来因为实行分厂制,他所在的分厂效益又不怎么好,就改了一年一身。

  但高崎有原先攒下的工服,就还是拿工服当外套。到了厂里干活,再换上干活穿的,那沾了油腻,有些脏的工服。

  早上八点上班,他七点一刻从那个小院里出来,在小镇的宽街上,找个早点摊子吃饭。

  花一块多钱,包子、油条或者是火烧,外加一碗稀粥或者是豆腐脑。

  小镇上住着的,大多是附近工厂里的工人,好多都是到这宽街上买早点吃了上班。

  于是,宽街上便有不少的早点摊子。

  几个小桌、一些小凳子,外加一个液化气罐,或者是烧煤的炉子,再加一个加工食品的案板,就是一个早点摊。

  密集的早点摊子,加上熙来攘往,等着吃了早点去上班的工人们,早上的宽街,竟然显得有些拥挤和闭塞。

  自行车响着铃,摩托车按着喇叭,在吃饭的人堆里穿梭过去。无论是坐着吃饭的人,还是骑在车上穿梭的人,都一脸从容,习以为常了。

  早上过了,早点摊收工,宽街静寂下来,又变得宽了。水泥地上,留下一滩滩污水,一堆堆垃圾,一片狼藉。

  这场秋雨过后,天气就冷下来。

  早上的时候,连叫的欢畅,响声一片的蟋蟀们,也失去了活力。只能够听到在某些角落里,还残存着的几只,偶尔发几声有气无力的“嘟嘟,嘟嘟嘟”。

  七点五十,高崎已经到了维修组的钳工工房。

  他没有像往日一样,到班上先换工作服准备干活,而是直接坐在连椅上了。

  昨天是礼拜天,陶洁回家了。

  陶洁回来,就要和他一起再回去,带着他去见她的父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