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3.只有我能帮你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092 2020.09.15 10:21

  这天晚上,陶洁到店里的时候,时间和平时差不多。

  六点刚过,天已经完全黑了,街上的路灯都亮起来,照的中心路一片辉煌。路两边的商铺,灯光也是连成一片。

  整个中心路,就沐浴在灯光的海洋里。

  商铺门口的大功率音箱,播放流行歌曲的,播放商品促销广告的,都把音量调到最大,把整个大街都吵的沸腾起来。

  陶洁进门,和胡丽丽、陈春梅打过了招呼,就直接上楼。

  她没有像往日一样,进门脱大衣,帮着整理衣物,而是直接坐到了楼上那组沙发里,不言不语,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正值晚上饭点,街上虽然热闹,大家忙着回家吃饭,进店的顾客并不多。

  高崎也是在这时候要晚饭,让附近的饭馆送过来。

  胡丽丽和陈春梅在楼下吃,高崎和陶洁在楼上。

  偶尔有进店的顾客,楼下胡、陈管,楼上就是高崎两口子。

  经过这许多时候的锻炼,高崎已经可以独立应付客人,陶洁也可以了,只是水平各有高低,没法像胡丽丽那样,把真正有购买欲望的所有顾客都想方设法的留下来。

  陶洁显然心情不好,高崎没敢直接问,而是把饭馆送来的饭在茶几上摆好,问她说:“吃饭吧?”

  “不想吃。”陶洁就说一句。

  高崎这才问:“怎么啦?”

  “师傅不肯要咱们的钱。”陶洁就冒出这么一句。

  这个结果,高崎已经预料到了。可是,他没法和陶洁讲明白,蒋师傅为什么不肯要这个钱。

  一来是他本来就嘴笨,不善于讲明白有些复杂的道理。

  二来,他是中年人的思维,当然就更能理解同是中年人的蒋师傅,心里想什么。而陶洁只有二十二岁,好多中年人心里过于细腻的想法,她是无法理解的。

  “先吃饭,吃了饭再说。”他就对陶洁说。

  陶洁也真有些饿了,就把大衣脱在沙发上,去洗手间洗了手,回来坐下,拿了筷子吃饭。

  陶洁的大衣,是店里胡丽丽才订的货,细鸭绒的品牌货,市面上要买到一千多的。而去年这个时候,陶洁还穿不起这么昂贵的大衣,穿的是那种粗呢子大衣,死沉死沉的。

  今年的陶洁,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已经都是高档货了,这在唐城量具,是很少有人可以穿的起的。

  上一世的时候,晚上和妻子出来逛街,看着妻子美丽的脸庞,映照在服装店外面的灯光里,看着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望向街边的品牌商店里面,那些五颜六色的时装,眼里满是羡慕的神色,高崎心里就难过的要死。

  他买不起妻子喜欢的那些衣服,他们的钱,要用来买楼,还贷。

  如今,妻子终于把最好的时装都穿在了身上,也算是实现了他心里一个小小的愿望。

  高崎有钱了,而且自己店里就有她喜欢的衣服,陶洁也就不再那么抠门,舍得穿了。

  有时候,工友们就说她:“陶洁啊,你穿这么一身来上班。挣一月能挣回你一双皮鞋钱来不?都这么有钱了,你还上什么班啊?”

  陶洁就不愿意穿着好衣服上班,可是高崎不让。

  “我们只活我们自己的,不用在乎别人说什么。我们有条件,为什么不穿?”

  有时候,陶洁就觉得,高崎的话还是挺有道理的。

  陶洁只吃了半个馒头,就不吃了。

  高崎知道她心里为师傅难过,就跟她说:“这事儿你别管了,我去和你师傅说。”

  “你不能去。”陶洁说,“师傅会抹不开面子的,万一想不开了,反而更麻烦!”

  高崎就不说话了。

  他经历过那个下岗的时代,见过更多的酸甜苦辣咸,比蒋师傅更惨的,他都见过。

  人到了面临生死存亡的地步,哪里还顾得上讲究什么面子?

  蒋师傅这是刚刚开始,还顾忌面子。再发展下去,她就会知道,面子值几个钱?一家人都因为她的牺牲而活着,才是硬道理。

  蒋师傅是他尊重的好人,他不想让她像以前那样,活到没脸没皮。他也不想让陶洁因为她师傅而难过。

  这个事儿,他不能不管。

  “师傅对我真好,”陶洁还放不下她师傅,感叹着说,“都这样了,还忘不了为我的事儿操心。”

  高崎就不动声色,看着陶洁问:“你什么事儿啊?”

  “我爸妈啊。”陶洁说,“他们也真是,来了不找我,偷偷去找我师傅。”

  “找你师傅干什么?”高崎就明知故问。

  陶洁说:“我爸妈拗不过我,同意咱们的事了。蒋师傅和他们说好了,给咱们当媒人,礼拜天要咱们带着你爸妈,还有她,一块去我家,商量订婚的事儿。”

  陶洁说这话的时候,话里就带了不少的兴奋出来。但陶洁矜持,还是劲量压抑内心的激动与兴奋。可高崎还是可以听出来的。

  二十二岁的陶洁,在高崎眼里,就多了许多的孩子气。前脚还在为她师傅难过,后脚就因为父母同意了她和高崎在一起,而变得兴奋了。

  “真的啊?”高崎也装出一脸兴奋来说,“那咱们现在就去跟我爸妈说去呀?”

  陶洁说:“离礼拜天还早呢,咱们明天去说也不晚。明天我请半天假,下午咱们去你家。”

  高崎就十分爽快地答应着。

  他爸妈这边就在城里住着,有时候还会到店里来看看他们。他妈也是干售货员的,有空也会来帮忙,说胡丽丽这里不对,那里不对的,净来给他捣乱。

  但陶洁父母的事情,高崎没敢跟父母说,唯恐他们说漏了嘴,让陶洁知道了难堪。

  他和蒋师傅本来就商量好了说辞,就说陶洁爸妈来找过蒋师傅了,不管他们的事了。

  然后,蒋师傅就答应当媒人,领着男方的家长和两个人,去陶洁家认门。

  蒋师傅会特意嘱咐陶洁,她爸妈不让她知道他们来找过她这件事,因为他们好面子。到时候别说漏嘴了。

  对这一点,陶洁深信不疑,因为她也好面子。

  如此一来,两边就都可以瞒住,陶洁也就可以和父母和好如初。即便将来这事儿漏了,他们已经和好了,也就都不会计较。

  第二天说好了要去高崎家,上午陶洁还是要去上班。

  那时候破败国企里,做工人也是很难的。没有保底工资,干多少活拿多少钱,不干就没有工资。

  想多干活,就得和组长搞好关系,有活了人家才肯给你。

  活给你了,你得保质保量地把活给人家干出来。要不然,下次人家就给别人了。

  所以,陶洁得先去上一上午的班,把组长派的急活赶出来,别给人家耽误了事。下午没事了,或者没有急着要的活了,才好请假忙自己的事。

  原来的时候,陶洁的组长是她师傅,还好说话一些。现在,她师傅因为自己对象的病,整天的请假,已经没法担任组长了。

  话说回来,她师傅是组长,她就更不能耽误干活,不给她师傅长脸。

  她师傅当组长的唯一好处,就是可以偷偷照顾她一下,多给她点活,让她挣的多一些。

  早上起来,陶洁去上班了,高崎就给蒋师傅打电话,说有事情和她商量,要去她家里找她。

  在高崎看来,蒋师傅这个事情,是拖延不得的,时间长了,没有不透风的墙,坏名声更容易传出来。

  而在蒋师傅那里,知道她这个事的,就只有陶洁和高崎两个人。

  万一将来走漏了风声,蒋师傅第一个要怪的,恐怕就是他们夫妻两个。

  蒋师傅已经在班上了,去车间办公室接了高崎的电话,还以为是高崎和陶洁的事情出了差错,就又请了假,着急忙慌地回家等高崎。

  她为人热心肠,谁的忙都肯帮,这大概也是高崎比较尊重她,不忍心看着她一步步地,走到不可收拾的那一步的一个主要原因。

  高崎到蒋师傅家的时候,蒋师傅已经在家里等着他了。

  在蒋师傅家的沙发上坐下来,高崎没有多说废话,直接就奔了主题。

  他说:“蒋师傅,如果你愿意跟着那个人,我就什么都不说了。如果你不是真心想跟着他,我就有办法,帮你把债都还上,还不耽误给赵师傅治病。”

  蒋师傅脸“腾”一下就红了,愣了半天,才弄明白他说什么。

  在她觉得,高崎突然就说这个,太莽撞,让她接受不了。

  可是,高崎这人不会东拉西扯,干什么都喜欢直奔主题。这事儿早晚都得说,越抹不开面子不好意思说,就越说不出口。

  好一会儿,蒋师傅才平静了心绪说:“小高,我知道你是好心。可是,该说的我已经和陶洁都说了,这事儿你们帮不上忙。你只要不把这事儿说出去,我就感激你了。”

  “蒋师傅,你错了。”高崎一脸严肃说,“这事儿别人恐怕真帮不上忙,只有我能帮你。”

  “你怎么帮我啊?”蒋师傅根本不信他,有些心不在焉,顺口问他。

  高崎说:“你如果想跟那个男人断,我可以让那人同意你和他断,而且他不敢往外说一个字,保住你的名声。”

  “然后呢?”蒋师傅就问,“你帮我把债都还了?那你这个人情,你的钱,我拿什么还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