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6.轻敌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137 2020.08.29 11:04

  高崎跟着陶洁进屋。

  陶洁从水缸里舀水洗漱。

  那时候城市以外的小镇,多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以前的老旧房屋,自来水还没有安装到户,只在宽街上,有几处公用的水龙头。各户用水,就要准备梢桶,到宽街水龙头那里,装满梢桶,把水用扁担挑回家。

  家里还要准备一口水缸,挑回来的水,就存在水缸里。

  水缸和梢桶、扁担,都是中学教师留给高崎的。他们家住楼了,再用不着这些。

  高崎也就是在前面的小院里,和陶洁租房子成家的时候,学会了跳水。

  陶洁洗漱,高崎就在她屁股后面劝着:“二十七块钱,真的不多。陶洁你想啊,咱们楼都能买起了,十多万都花了,还在乎这二十多块钱吗?”

  “你不在乎我在乎。”陶洁边刷牙边含混不清地说,“我有不花钱的自行车骑着,干嘛要花钱骑这东西?要骑你骑吧,我不骑。”

  高崎讲理从来没有讲过陶洁,只好吓唬她说:“这摩托车老是不骑,自己就会坏的,到时候坏了,修起来花钱更多。”

  他说这话的时候,陶洁刚刷完牙,把口里的水吐到脸盆里。

  这时候就回过头来看着他问:“真的假的?”

  高崎一脸严肃说:“当然是真的了。你忘啦,你的磨床,时间长了不用,不也是不好使吗?”

  这个倒是真的。

  陶洁就问:“这个也和磨床一样啊?”

  高崎认真说:“当然一样了,这东西也有变速箱,离合器,曲柄活塞系统,也是个小机床啊?我就是干修理的,还能不懂啊,骗你干什么?”

  陶洁把牙刷和缸子,放到脸盆架一边的托板上,噘着嘴说:“都怨你,花那么多钱,买个活祖宗回来!”

  高崎就偷着乐。

  “洗脸、刷牙!完了洗脚!”陶洁洗漱完了,就开始催促高崎。

  妻子爱干净,自从在这里住下了,临睡之前,洗脸刷牙洗脚这三样,高崎就一样也别想落下。

  想想上一世妻子没了,自己回到家里来,再没有人这样催促他。那时候的高崎,每晚都承受着撕心裂肺的痛。

  可是,他晚上又必须回到家里来。

  他相信人是有灵魂的,妻子肉体走了,灵魂一定舍不得离开他,肯定在屋里陪着他。

  他晚上不回家,妻子一个人会害怕的。

  如今,妻子又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了,这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

  他们已经处在不同的世界里,周围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努力下,悄悄地发生着改变,相信他们的命运,再不会重复上一世了。

  上一世这个时候,他们还没租房子,妻子还在厂里的单身宿舍里住着。

  可是,现在,他们已经住在一起了。

  第二天早上,妻子要起来上班。

  高崎已经决定下岗,就不去上班,想着睡个懒觉。

  但他忽而就想到,妻子这小财迷,骑摩托上班要烧油,她一定能想出把早饭省出来不吃,当油钱的损招来。

  你就是叮嘱她,不许不吃早饭,不吃早饭对身体不好。她也会答应的好好的,到时候照样要不吃,把早饭钱省出来。

  想到这个,高崎只好起来,和妻子一起洗漱,然后和她一起到宽街上吃饭。

  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她干蠢事。

  在院子里洗漱的时候,陶洁就问他:“这下岗还没开始办呢,刚刚开始报名,你就不上班了,不好吧?”

  高崎就回答说:“我都决定下岗了,还上什么班啊?”

  陶洁说:“可你总得干到下岗办下来吧,要不然这月厂里扣你工资怎么办?”

  高崎就瞪眼说:“还有敢扣我工资的,谁呀?”

  陶洁脸就沉下来说:“高崎,你怎么这么无赖啊?你不上班,凭什么不能扣你工资呀?”

  高崎就点头说:“对,对,不上班就该扣工资。不过我都上这么些年班了,兢兢业业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离下岗也差不了几天,厂里不会这么点人情味儿都没有吧?”

  陶洁就嘟囔:“现在还有什么人情味!别人像你这样,绝对会扣工资。”

  高崎就不接话了,估计接话就得挨骂。

  和妻子去宽街上吃了早饭,看着她骑上踏板,高崎就叮嘱她:“时间还早,不用着急,慢点骑。”

  陶洁就撒娇一般说:“我知道啦。”就又叮嘱他,“不用着急找铺子,中午要记得吃饭!”

  看着妻子走远,高崎又回了小院,继续到屋里躺着睡回笼觉。

  直到上午十点,他这才骑了自行车,去电机厂找岳帆。

  昨天惦记着给陶洁把摩托车送回来,没敢和岳帆吃饭,他就想趁着中午的时候,和他一起吃顿饭,顺便叫上老虎和梁超他们。

  他得求着他们给找铺子,提前找个借口,一并请请他们。

  上一世,他因为有陶洁,攒钱买房子,平时吃他们的多。直到后来剩下他孤家寡人,才开始舍得掏钱请客。

  到了电机厂,岳帆没有上班。他就找个公用电话,给他打电话。

  原来,岳帆已经和梁超他们凑一块了,在宜景楼那里打扑克。

  “给你厂里打电话,他们说你没去上班,”岳帆告诉他,“我正想让老虎骑我的250去找你呢。”

  听岳帆的口气,是要聚了弟兄们干什么事。

  他就在脑子里想,这个时候,他们曾经干过什么事?想半天也没想起来。

  到了宜景楼,一个单间里,六七个人坐在里面打扑克,抽烟抽的屋里乌烟瘴气。

  这些人,按理说他都认识,以后都合作过,一起干过事。

  但现在,他应该只认识老虎和梁超,另外还有岳帆。他们四个属于以岳帆为首的一帮。高崎加入的晚,到现在,也就跟着他们一起出去平过两回事,也没真动手打架。

  其余的那四个,是以外号叫赵迷糊的,三十多的人为首的另一帮。

  赵迷糊大名叫什么,高崎一直也不知道。

  后来混熟了,叫他赵哥,或者直接叫迷糊。

  赵迷糊这人也挺仗义。

  他和岳帆差不多,平时上班,偶尔靠给人家平事赚点外快,基本没什么劣迹。

  在唐城,他的名声不如岳帆大。

  看见高崎进来,岳帆就让他坐在自己身边,对他说:“烟在桌子上,抽自己拿。”接着就问他,“你玩两把?”

  他们在玩一种叫“拖拉机”的游戏,输家是要掏钱的。一把下来小了几块钱,大了几十块。

  高崎一般不掺和这个,就摇摇头,顺手从桌子上拿起烟盒,抽一支点上。

  岳帆就不玩扑克了,对着大伙说:“介绍我一个兄弟,高崎。”

  然后又给高崎介绍他现在应该不认识的那四个人。

  大家互相打过了招呼,岳帆这才说正事儿。

  “城东那个城中村,大家估计都知道。”岳帆说,“里面都是等拆迁的,还有外地来做买卖的租客,挺乱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一帮外省人,弄几个小妞洗脚。洗脚就洗脚吧,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估计是买卖不好做,就开始讹人。找俩本地老娘们儿,在车站、宾馆附近,拉那些外地单身客,说是有地方午休,还有小姐。结果客人去了,就把小姐和客人堵屋里,讹人家钱。

  本来这事儿我也不想管。结果这帮家伙不长眼,讹柳新桥卖沙的范老大了。当时范老大看他们人多,闷声吃了个哑巴亏,交钱走人。

  他觉得自己手下那几个小弟兄不是人家对手,就找我这儿来了。都特么不是什么好鸟!

  我是琢磨着吧,既然范老大舍得花钱,就想给弟兄们找点外财。刚才高崎没来,大家已经商量了,觉着挺划算,愿意干。”

  说到这里,就问高崎:“你干不干?”

  刚才高崎进来的时候,看到这么多人都在,就想起来是什么事儿来了。

  这是他跟着高崎平事儿以来,第一次动手打架。

  这一次,岳帆轻敌,吃了亏。

  后来,城东村那帮外省人打听了岳帆的底,知道惹不起,主动找上门来,道歉认错。

  岳帆原来是打算把这帮人赶出唐城的,自己却没干过人家。人家又主动上门认错,他要人家离开唐城的话就说不出口,只讹了人家几个钱,给弟兄们当医药费,这事儿也就完了。

  但不管怎么说,岳帆这次是栽面儿了。

  听岳帆问他,高崎就问:“范老大手底下十几号人,为什么自己不干,让我们干?”

  赵迷糊一脸不屑说:“他那十几个怂人,也就是充充场面,要要账,吓唬吓唬那帮建筑承包商行。真要打架,都特么的怂包。

  他心里对他的小弟们没底,才不敢回去找面儿,转头来找岳帆的。”

  看来,不止岳帆轻敌,就是赵迷糊也没拿这个当一回事。

  高崎就摇摇头。

  “范老大能霸住柳新桥的沙场,本身就是个狠主儿,才不会轻易怕几个外省人。”

  岳帆听着高崎话里有话,就看着他问:“怎么说?”

  高崎说:“我觉得,范老大找你,没安好心。”

  岳帆想想,就问高崎:“你的意思,是范老大知道他弄不过人家,拖我们下水,他好趁机捡便宜?”

  高崎说:“差不多。反正这回去,咱们得准备干架,不能轻敌。”

  赵迷糊就笑了说:“兄弟,你想多了。我们弟兄是谁呀?几个外省人,翻不了天。你跟着我们干的少,干多了就不怕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