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8.又喝大了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070 2020.09.30 10:59

  高崎继续劝他说:“按照你这个道理,大家也会觉得我也是坏人。可是,这个也并没有影响我经营店铺。不但干服装店,我还和人家合伙开水饺铺,生意不一样红火吗?

  是不是坏人,取决于自己,不在于别人怎么看你。你自己不干坏事,别人凭什么说你是坏人?”

  岳帆听着高崎说,坐在床上抽烟,好久不说话。

  过一会儿他问高崎:“哎,你说,我让我女朋友出面去办武术馆,我在背后里教学生,这么着行不行?”

  高崎故意皱着眉想半天问:“你哪个女朋友啊?”

  岳帆就探直了身子去打高崎。

  “你特么的明知故问!”

  两个人认识时间不是最久,关系却是最好的。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惺惺相惜吧?

  岳帆的女朋友经常换,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好多漂亮女孩看上他,主要还是因为他在唐城的痞子圈里有一号。

  这么一个让好多小痞子们见了都害怕的主儿,也应该是有钱的。

  好多漂亮女孩们,可能就是这么认为的,大多都是倒追他。

  岳帆也喜欢漂亮女孩,人家愿意跟他,他也不拒绝。

  于是,人家要什么,只要他有钱,就舍得给人家买。

  钱总有花完的时候。花完了,女孩要什么他就没有招了。

  岳帆不是痞子,不会因为女孩不肯跟他了,就报复人家,逼着人家不许和他散。

  他也不会因为没钱了就不讲原则,不顾后果,无恶不作地去找钱。他性格孤傲,也不肯借别人的钱。

  女孩来去自由,不跟他了,他也不会强求。

  没女孩帮着他花钱,他挣钱的速度,就大于他往外造的速度。

  然后他就又有钱了,然后不久,就会又有一个漂亮女孩在他身边,帮着他花钱。

  如此恶性循环。

  最后这个女朋友,高崎知道已经一个月了,和前面几个也没什么不同。

  才跟着岳帆的时候,穿的皮鞋都是人造革的。现在,脚上那双长筒皮靴,是岳帆掏五百多块,从第一百货给她买的,真皮的。

  估计是岳帆又把钱都花在这女孩身上了,手头开始拮据,这才想到要去司老大那里挣钱。

  高崎不赞成岳帆把武术馆放在他女朋友名下。

  他那些女朋友,也就是那么回事。今天是他的,明天还指不定是谁的呢。

  “这个不一样。”岳帆就分辩说,“她是真心对我的。虽然年龄比我小不少,可是她最会关心我了。”

  高崎就笑笑,不说话。

  在他看来,世界上一辈子只知道傻傻地对他一个人好的女孩,除了陶洁就没有第二个。

  就冲问岳帆要那双五百多块的长筒马雪,也可以知道这女孩心里想要的是什么。

  这时候,就听岳帆叹口气说:“就算武术馆落在我名下,特么的我也得有钱啊?租场地,购置各种训练器械,没个两三万下不来。我上哪儿弄那么多钱去?算了吧,不想这个了,咱们去找梁超和老虎去。这都初四了,初六你就度蜜月去了。临走之前,咱弟兄们得好好热闹一回。”

  高崎慢慢说:“钱,我有。你去打听一下,弄武术馆得投多少钱?我给你出。”

  岳帆眼睛里亮了一下,接着就暗淡下去。

  “我知道,你是不愿意我去司老大那里。”他说,“放心吧,哥们儿也就那天头脑发热,说那么一嘴。我岳帆还没堕落到给他看场子的地步。”

  高崎认真说:“我说的是真的。这事儿我想很久了。只有弄个武术馆,不光你有事儿干,梁超和老虎也有事儿干,省的这俩家伙闲的整天在外面惹祸。”

  岳帆就摇摇头说:“高崎,我不能借你的钱。这不是一千两千的小数目,这个要是赔进去,我还不起。”

  “我不用你还。”高崎说,“咱们是弟兄,一个头磕在地上,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岳帆还是摇头:“高崎,你不是我们,你有家。这么多钱拿出来,给弟兄们造,陶洁知道了会和你吵架。我不想让陶洁瞧不起你这些弟兄。”

  “我没有借钱给你造着玩,”高崎就解释,“我是让你拿钱干正事儿。你要借钱给你码子买衣裳,我一个子儿都不给你。”

  岳帆就不出声了。

  高崎说:“你想啊,帆哥。你和老虎他们,早晚总得有个正事儿干吧?要不老是这样下去,年龄一天比一天大,你让老虎和梁超跟着你混,总得混出个人样来吧?要不你怎么跟他们父母交代?”

  岳帆还是不出声。

  “我还有钱,你放心拿去用。”高崎又说。

  岳帆就摆摆手说:“高崎,这事儿先放放。过了年我去找明白人打听打听,主要看开武馆能不能挣钱?另外,我也得征求一下老虎和梁超的意见。”

  两千年,社会上还在盛行武打电影,年青人好多喜欢练武术。这个城市里,冒出来许多自由搏击、跆拳道和柔道馆,这时候办武馆,凭岳帆的本事和省武术冠军的头衔,肯定挣钱。

  岳帆认识的人多。记得有一会,岳帆还和教育局搭上了关系,他们进了一大批教育书籍,都卖给城里的几所中学了,赚了不少钱。

  如果岳帆有这层关系,只和学校搭上关系,每年开寒暑假武术培训班,也可以大赚一笔。

  他就把自己这些分析,都和岳帆说了。

  岳帆听了问:“你怎么知道我能和教育部门搭上关系?”

  高崎就含混说:“我就是那么一说。”

  岳帆就笑了说:“你还真蒙着了,我亲叔就是教育局长。”

  高崎恍然大悟,怪不得岳帆能把书卖进学校里。

  “那就没问题了。”高崎说,“你还想什么?过了年就干呗。”

  这事儿就这么差不多定下来,他们中午出去喝酒,就喝的更痛快。

  梁超和老虎也都是武校毕业的,算是岳帆的小师弟。将来岳帆托人活动活动,弄个初级教练证书,应该没有问题。就算教练证书弄不到,在武馆干陪练,总没问题吧?

  看着弟兄们为他提出来的,这个开武馆的主意兴奋着,高崎也高兴,不免就多喝几杯。

  回到家的时候,依旧是天黑了,依旧是醉的找不着东西南北。

  本来,是晚上接着喝,喝完了去唱歌的。高崎怕回去晚了陶洁不高兴,就没敢跟哥几个一起,自己先回来了。

  进门的时候,陶洁在客厅沙发上坐着,冷眼看着他,也不说话。

  高崎就知道妻子生气了,站在门口,大着舌头说:“对,对不起,老婆,我,我给你敬礼,给你认错。”

  说着,还当真抬起手来,给陶洁敬个礼。只是这一抬手,差点失去平衡,坐在门边上。

  陶洁就开口了:“我两点打电话,你就说快了,快完事了。我四点又打电话,你还是说快了,马上就走。高崎,我不是不让你交朋友,也没不让你喝酒,可你总得差不多吧?喝这么多,身体受的了吗?”

  高崎就扶着墙,扶着墙边的大鱼缸,慢慢往客厅里走。

  刚才在外面,还觉得没有什么事了,这怎么一进门就不行了呢?

  高崎心里就纳闷。难道看见自己媳妇给吓的?

  不能啊,人家都说酒可以吓醒,哪有越吓越迷糊的?

  陶洁已经看出他走路都不行了,就站起来,过去扶着他。

  “你这样喝下去,都变酒鬼了!”她就责怪他。

  高崎就傻乐:“这不过年嘛,弟兄们凑一块儿,高兴。”

  “你就只顾着自己高兴吧,”陶洁生气说,“你自己打电话跟你爸妈解释,我都没脸跟他们说了。”

  说着话,陶洁把他弄到沙发上坐着,赶紧给他弄水喝。

  高崎还一脸懵逼:“跟,跟我爸妈,解释什么啊?”

  “你说解释什么呀?”陶洁说,“我两点打电话,你说晚上回家吃。妈来电话让我们晚上回家吃饭,我就答应了。然后四点了你不回来,我就不放心,又给你打电话,你还是说回来。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你让我怎么和你妈解释?”

  高崎眯缝起眼来,看对面电视墙上挂着的石英钟。

  “才,才六点,咱们,咱们现在就走,还来的及。”他说。

  陶洁恨的只跺脚。

  “你醉成这个样子,怎么去呀?去了你爸妈怪罪我不管你,我怎么说呀?再说这个点去了,让你妈怎么想我?我这不是故意躲避干活,到点来混饭吃吗?”

  “哎哟,”高崎就直扑棱脑袋,“你们女人,怎么有那么多小心思啊?一家人过日子,哪有那么多讲究?”

  跟醉汉你就没理可讲。

  陶洁也不和他废话,从他裤兜里把手机给他翻出来,拨了他爸妈家的电话,递给他说:“你跟妈解释去!”

  高崎爸妈家的电话,是高崎给装的。那时候装个电话要交一千八,爸妈舍不得装。

  有个电话,爸妈找他方便,弟弟在学校里,往回打电话也方便。

  高崎接过电话来,电话已经通了。接电话的是弟弟高峰。

  “你跟咱妈说,我和你嫂子马上就过去。”说完了,他就把电话挂了。

  陶洁这个气。

  “你喝的都不会走了,怎么过去呀?你壮的跟头牛一样,我弄得动你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