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小资情调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032 2020.08.23 12:14

  陶洁对那个有着落地玻璃阳台的房子,满意地无法再满意了。

  而且,房间都很宽大。

  这对住惯了家里狭窄的平房,和只有十六平米,还要住两个人的单身宿舍的陶洁来说,就是天堂了。

  她在那个目前还只是毛坯房的大房子里,流连忘返,一间屋一间屋地反复转着看,连中午饭都不肯吃了。

  高崎要和她出去吃饭,她不去。

  “就饿一顿,没事的。”她就对高崎说,“咱们早点回去,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炒肉片,你可以喝酒。”

  他们有房子了,而且还是唐城最好的小区,最好的房子。

  而且,他们手里还有十多万块钱,算个小富豪了!

  晚上,在高崎买的小屋里,两个人在外屋中学老师留下的那个八仙桌旁,面对着面吃饭。

  陶洁就问高崎:“你说,我现在回家,把咱们的事情告诉爸妈,他们会不会同意咱们的事啊?”

  高崎喝一口酒,沉默半天,摇了摇头。

  陶洁就奇怪地看着他问:“为什么?”

  高崎说:“你不要觉得这十万块钱很多。只是对我们来说,很多。可是外面的工资已经翻番了,只有我们唐城量具没翻。”

  陶洁不出声,默默听着他往下说。

  高崎就继续说:“现在物价涨的这么快,咱们唐城量具的工资,再不翻番,大家就生活不下去了。所以,早晚得翻番。”

  陶洁就叹息一声说:“还不知道哪猴年马月呢!”

  高崎知道,到年底之前,唐城量具的工资就会翻番。

  这时候不翻番,是因为厂里工人还是太多,工厂负担不起。

  不翻番,大家都撑不下去,到十月份办下岗的时候,就会有更多的人报名下岗。

  这是厂里早就预谋好的。高崎不是重生回来,也不会知道。

  “问题不在于什么时候翻番。”高崎就对陶洁说,“问题是咱们手里这十万块钱,将来会贬值。你看,按咱们现在的工资算,这十万块钱,咱们俩加起来得挣十多年。可按翻番工资算呢?也不过就五年多一点。随着物价越来越高,用不了几年,咱们说不定一年就能挣到这个数了。”

  高崎说的,都是未来必然发生的事实。

  陶洁却不相信说:“啊?咱们俩一年就可以挣十万啊,那不发大财了?”

  高崎就摇一下头说:“那时候的物价就都涨上去了,咱们买的那个小区的楼房,说不定就一万块一个平米了。”

  陶洁就笑他:“净瞎说。现在五百咱们就买不起,一万谁还买得起呀?”

  高崎知道和妻子整不明白这个问题,干脆就往下一个问题上说。

  “我的意思是说,十万块钱和一套房子,并不能保证让你爸妈放心,真心同意我们在一起。你又背着他们和我领了证,他们知道了,会更生气。万一再为这个彻底翻了脸,以后再想和好,就更困难了。”

  陶洁脸上就显出焦虑来,问他说:“那怎么办啊?”

  高崎说:“放心吧,我向你保证,咱们办婚礼之前,我会让你爸妈高高兴兴,同意咱们结婚的,这是我送给你的第二个礼物。”

  陶洁看他半天,还是不放心,问他:“真的假的?”

  高崎就严肃了脸色说:“真的。”

  陶洁就说:“那你现在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有什么办法?你告诉我了,我心里也踏实不是?”

  高崎淡淡地说:“告诉你了,就不灵了。就跟这个房子一样,要是你提前知道了,我们就得和薛雪一样,上山去买小房子去了。”

  陶洁就笑。

  你别说,高崎说的,绝对有道理。

  她还想张口,高崎就制止她说:“别问了,问也不告诉你。”

  说完,就自顾自只管喝酒了。

  陶洁就噘嘴,有些生气地问他说:“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傻,跟个小孩子差不多,什么事都不愿意和我说啊?”

  高崎不回答她。

  重生回来的高崎,毕竟是四十岁的高崎。只有二十二岁的陶洁,在他眼里,基本也就是个小孩子。

  陶洁知道高崎的脾气,他不想说的事情,你问也问不出来。她干脆也就不问,等着看高崎有什么高招能把她爸妈给说的高高兴兴同意他们在一起?

  但接下来,两个人又因为房子的装修,发生了更大的争执。

  陶洁想着,和大多数人一样,请个临时的包工队来干。

  她去问过了,这些承包活的临时包工队,装修这么一套房子,连人工带材料,也就五千块钱左右。

  高崎不同意。

  他要找市里的专业装修公司,让他们根据户型,设计装修方案,采用全实木,连家具都一起订做。

  最后所有材料人工算下来,要花两万多块钱,顶一套山顶的房子钱了。

  这绝对不是普通老百姓能够接受的了的,更是勤俭惯了的陶洁无法接受的。

  两个人发生了相恋以来,最严重的争执。

  上一世的时候,他们省吃俭用,受苦受罪两年,总算攒够了钱,在山上买了那套房子。陶洁就是和薛雪一样,找包工队来做的装修。

  包工队做的价格便宜,但质量粗糙,用的材料也全是最便宜的。当时看着还行,住进去不到一年,就到处起皮,没法看了。

  陶洁肠子都悔青了。

  装修已经弄完了,总不能拆了重来,只好窝囊着就那样凑合住了。

  这一次,高崎不能再让妻子后悔了。

  他根本不听陶洁的劝说和解释,直接抛开她,自己打电话,找市里最好的装修公司,亲自去和人家谈价格。

  “这是我中奖得来的钱,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不用你管!”

  被陶洁嘟囔烦了,他直接就给她来了这么一句。

  陶洁气的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直接就不搭理高崎了。

  高崎意识到自己话说重了,再回过头来认错,道歉,陶洁就是不开口说话了。

  她不搭理高崎,可是中午还是跟着高崎一起吃饭,晚上照旧跟着他回他的小屋。

  高崎知道妻子这个毛病,他们从来没有真的生过对方的气。

  妻子采取不理他的这个方式,就是最严厉的,对他表达不满的方式了。

  其实,高崎知道陶洁就是耍个小性子。

  妻子性情温顺,不会跟他真生气。

  可是,他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唯恐先说话了,她再重提装修的事情,不许他花那么多钱请专业装修公司,那就全毁了。

  不搭理整好,反正结婚证都领了,你也不能为这个再和我离婚去。

  两个人就开始在一起演哑剧。

  如此别扭了三天,还是陶洁忍不住,先开口说话。

  那天下午,他们下班,陶洁照例是在车棚那里等着他。

  原先,她都是自己走到总厂大门外面等他的。

  领了证以后,陶洁就更大胆一些,敢在分厂的车棚边上等着他了。

  他们骑了车子,一路在公路上走着,逐渐离开了下班人群的视线,陶洁就突然在后座上打他后背一下。

  “你这个木头!”陶洁恨恨说,“你就不能先开口,哄哄我啊?”

  高崎不说话,只是咧着嘴偷偷乐。他在前面骑车,陶洁看不见他乐。

  陶洁等半天,听不到高崎说话,越想越委屈,竟然在后座上哭了。

  虽然她没有哭出声,可高崎就是感觉到了。他突然就把自行车停下来,下了车子,掏了手绢,为陶洁抹眼泪。

  “我没不搭理你,我说话了,你没听见。”他语无伦次地分辩。

  “你就没说话!”陶洁不信他。

  “我不对。”他突然就拿起陶洁的手,在自己脸上打一下说,“你打我出出气,别哭了。”

  陶洁就笑了。抽回手去,过一会儿说:“我本来就没生气,就是想让你哄哄我。”

  高崎还真不知道怎么哄陶洁。

  他抓耳挠腮想半天,对陶洁说:“要不,我给你学两声狗叫吧?”

  陶洁又笑了,是让他那个笨样儿给气笑的。

  她就叹一口气说:“好了,咱们走吧。”

  上一世的妻子,从来没让高崎哄过,高崎也就不知道怎么哄她。

  那时候的陶洁,让生活压的喘不过气来,也没有时间,没有心情搞这些小资情调。

  现在,有了这二十万块钱,他们攒钱的节奏,完全可以放缓至少十年,陶洁也就有了心思,搞这些让高崎感觉陌生的东西了。

  看来,自己还得重新学一门功课,那就是如何哄老婆开心。

  骑在自行车上,高崎就在心里想。

  其实,陶洁还蛮享受和高崎这样沉默着过日子的模式。

  高崎本来就嘴笨,多数时候是词不达意。

  两个人不说话,却不影响高崎关心陶洁。

  比如买菜的时候跟在她后面付钱提菜,所有出力气的事情,他都抢着干。

  再比如吃饭的时候,把好吃的省出来给她留着。

  这时候,陶洁就会把他省出来的分成均等的两份,高崎不吃,她也不吃。高崎无奈,只好把属于自己的那份吃了。

  陶洁有时候觉得,这个游戏还蛮好玩的。两个人心意相通,此时无声胜有声。

  突然开口搭理高崎,也是因为有重要的事情,要和高崎商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