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2.为了还钱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257 2020.09.14 09:38

  蒋师傅和陶洁说这些,其实并没有和那个男人断的意思,也更没有找陶洁借钱的意思。

  她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封住高崎的嘴。

  和那男人断了,谁给她钱啊?蒋师傅要强,是断然不肯借别人的钱的。

  俗话说,救急不救贫。要强的蒋师傅,还不起的钱,她是不肯借的。

  大家都不富裕,借了人家的没能力还,谁又肯借给她呢?与其向人家开口遭拒绝,不如干脆就不开这个口。

  陶洁根本没弄明白,她师傅为什么要跟她诉这个苦,却一心想着借钱给师傅,来帮她和那个男人断了。

  她即便拿了钱给她师傅,她师傅恐怕也不肯要。

  不过,蒋师傅并没有像高崎想的那样,滑落到无可挽救的地步,只是和一个男人偷偷在一起,这事儿就还有彻底解决,保住名声的可能。

  “要不,这事儿你别管了。”哄好了媳妇,高崎就跟陶洁商量,“还是我找蒋师傅说吧?”

  “不许你去!”陶洁忽然就又恼了,“也不许你往外说这事儿!守着我师傅,就更一个字都不许提!”

  “为什么?”高崎问她。

  “你傻呀?”陶洁就没好气说,“我师傅要是知道你也知道她这种事,她还怎么有脸见人啊?”

  陶洁按常理分析,也没有错。

  那时候的女人,都是比较要脸面的。特别是像蒋师傅这个年岁的人,如果这种事情传出去,跟杀了她也没什么区别。

  被高崎撞破了秘密,蒋师傅私下里,还不知多么难堪,甚至有可能一夜无眠,才想出个通过陶洁封住他的嘴的办法。

  既然如此,他更应该找蒋师傅谈谈,打消她心里的顾虑。

  可和比自己母亲小不了多少岁的蒋师傅,谈这种事情,他也感觉很为难。

  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先静观其变。把钱给陶洁,由着陶洁给蒋师傅试试看,她不要的时候再说。

  第二天早上十点左右,高崎还是找了个面包车,去职工宿舍接了蒋师傅,然后一起去陶洁家。

  一路上,蒋师傅只问他服装店经营的情况,关于借钱和她与那个男人的事情,一个字也没提。

  蒋师傅不提,高崎也不会主动说。只捡些能说的,关于服装店的事情,和蒋师傅说。

  然后,就是说些蒋师傅提亲之后,陶洁父母同意了,接下来该怎么办的事情。

  接下来,当然是蒋师傅带着高崎的父母,去陶洁家,两家家长见个面。然后就是定亲,结婚了。

  可这后来的事情,都得陶洁参与,怎么和陶洁说,她父母突然同意了这个事情呢?

  蒋师傅就说高崎:“只要陶洁她爸妈愿意了,剩下的事儿我去做,你甭管了。”

  高崎还是信任蒋师傅的。陶洁是她徒弟,她一定会有办法让陶洁转过弯来的。

  到了那个小镇,高崎和面包车司机在小镇外面,停了车等着,蒋师傅自己去陶洁家。

  这种提亲的事情,高崎是不好跟着的。

  当天中午,陶洁父母留蒋师傅在家吃饭,高崎就和司机在镇子外面的公路边上,找个饭馆吃一顿,等着蒋师傅。

  不出所料,陶洁爸妈很痛快就答应了这门亲事。理由,则是闺女死活就要嫁给那个高崎,他们拦不住。拦不住就不拦了,只好同意。

  陶洁爸妈不揭破这里面的秘密,蒋师傅自然也不多嘴,只说高崎怎么怎么好,找这么个女婿,陶洁一点不亏之类的话,连高崎开服装店这事儿,都没说半个字。

  下午两点,蒋师傅从陶洁家告辞出来,陶洁爸妈非要送她到公路边上的车站。

  高崎和面包车就在公路边上等着呢,他们送过去,就看到高崎了。

  蒋师傅就死活不让送。好在车站到陶洁家有好长一段距离,蒋师傅死活不让他们送那么远,陶洁爸妈也没有过于坚持。

  蒋师傅一个人从镇子里出来,上了高崎租的面包车。

  高崎已经在车里等着,见蒋师傅坐进来,就问她:“他们没变卦吧?”

  “没变卦,好着呢。”蒋师傅就说,“说定了,礼拜天,带上你父母,还有你和陶洁,咱们一起回来,商量定亲!”

  高崎就嘟囔:“证都领了,还要定亲,这不反着来吗?”

  蒋师傅就说:“反着来你怪谁呀?谁让你们不经过大人同意就领证的?记住了,这事儿千万不能让陶洁她爸妈知道!”

  高崎就乐呵呵地答应着。

  面包车到了职工医院,蒋师傅下车,高崎没有下来,和面包车一起走了。

  蒋师傅的对象,这时候已经打完吊针,在床上坐着,和临床的几个人聊天,没有什么事情了。陶洁中午送了饭过来,待到上班时间,回去上班了。

  蒋师傅就问他,是在医院里住着,还是回家住?

  她对象还是选择在医院里住着。

  这病容易反复,更不宜多活动,增加肾脏负担。

  蒋师傅就说:“那行,你在这住着,我回去做饭,完了给你送过来。”

  出了病房,蒋师傅直接去了护士值班室,给陶洁打电话。

  那时候,厂里的职工医院,和厂里车间的电话,都属于唐城量具的内部电话,可以随便打的,并不花钱。

  蒋师傅给陶洁打电话,主要是告诉她,她已经回来了,晚上这顿饭,就不用陶洁过来给她对象送了。

  至于做媒这件事,她是打算明天上了班以后,再抽机会和陶洁单独讲的。

  她对象就是才发病的时候看着挺吓人,经过透析,恢复过来,也就和正常人差不多,她也就不用请假在医院里陪着了。

  上班还可以干两个活挣点钱,在家里可是一分钱没有的。歇班多了,养老保险都要自己交的。

  陶洁知道她师傅回来了,反而更要过来。

  昨天晚上,高崎跑了三个自动取款机,才取出一万块钱来,让陶洁带着,准备给她师傅。

  那时候,一般一个银行支行外面,只有一台自动取款机。一台自动取款机的最大取款数额,是不能超过五千块的。

  陶洁知道师傅为了钱,竟然做出这种事来,是比她师傅还要着急的。

  蒋师傅前脚到家,陶洁后脚就来了。

  她就觉得奇怪,问陶洁说:“我不是和你说不用过来了,你怎么又跑来了?”

  陶洁就从背着的包里,拿出一个报纸包好的小包来,放到蒋师傅家客厅的茶几上,对蒋师傅说:“师傅,高崎做服装生意,挺挣钱的,所以,我们现在不缺钱了。这是一万块钱,你先拿着,不够了我再给你拿。”

  蒋师傅就一脸吃惊地看着陶洁问:“我没说要跟你借钱啊?”

  陶洁说;“可是,师傅你缺钱用啊。赵师傅住院得花钱,我妹妹上学也要花钱,咱们厂发这点工资,也就够吃饭的。”

  蒋师傅就严肃了脸色说:“陶洁,高崎挣钱也不容易,这钱你拿回去,师傅不要!师傅如果真需要钱了,我会张口跟你借的。”

  陶洁就有些着急,半天说:“师傅,你不拿这个钱,还是要去找那个人。这事万一有一天让赵师傅知道了,你怎么办啊?”

  蒋师傅就默默地在沙发上坐下来,许久才说:“走一天算一天吧。谁让我没有别的本事呢?你赵师傅也没有别的本事。为了救命,他怨谁呀?”

  说到这里,眼泪就止不住地,默默流下来,大颗大颗地落在自己穿着的裤子上。

  陶洁也哭了。

  “师傅,你不能这样!”她哭着说,“以前,我不知道,也没有能力帮你。可是,现在我有能力帮你了。我求求你师傅,你就把这个钱收下!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咱们从头开始,不行吗?”

  蒋师傅就默默地摇头,许久才说:“洁呀,哪有那么容易呀?你赵师傅那个分厂也和咱们差不多。这些年,买房子,孩子上学,我们根本就没攒下钱。平时也没觉出啥来,紧紧手,少穿两件衣裳,日子也就过去了。

  可谁想到,你赵师傅会得这个病,一下就不行了。当时我就觉得,这天都塌了呀!

  这个病,花钱就跟流水一样啊,几千块钱,转眼就进去了,可人还是不见起色。

  父母,亲戚朋友,都借遍了呀,连一半医药费都凑不齐。要是没这个人主动借我钱,你赵师傅的命,就没了呀!我当时也知道,这人从一开始认识他,就对我不怀好意。可是,我那时候需要钱呀,顾不了那么多。

  钱借多了,他开始动手动脚,我也不敢反抗,只好半推半就了。可是,你哪里知道,那时候你赵师傅还在医院里躺着,生死未卜,我哪有那个心思呀?可人家不管呀,人家借钱,就是为了得到我。我拿了人家的钱,就得拿身子还呀!”

  说到这里,蒋师傅就再也说不下去,呜呜地哭出声来。

  这些苦,她没处诉说,跟谁也不敢说。要不是为封高崎的嘴,不得不和陶洁说,恐怕这些话,就只有一辈子烂在肚子里了。

  陶洁只能陪着她哭,边哭边劝她说:“师傅,我知道你心里苦。可是,原先咱们没办法,现在咱们不是有办法了吗?”

  蒋师傅就不哭了,痴痴地看着陶洁,过一会儿就忽然笑了。

  “傻孩子,没你想的这么简单啊。”

  蒋师傅的笑,原来是惨笑。

  “大家都缺钱啊。”她说,“你赵师傅这个病,花老了。两边父母那里攒的那点棺材本儿,都让他给造进去了。兄弟姐妹的钱,亲戚的钱,都借遍了。再加上这个人的钱,好几万了!

  父母的钱,不还就不还了,兄弟姐妹,亲戚的钱,早晚要还呀!这不是一万两万能还清的事儿啊!

  和这个人,不光是为了给你赵师傅看病,还是为了还钱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