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0.选对了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2980 2020.09.02 10:57

  岳帆直接让出租车把他们拉到一家酒馆门前。

  折腾这许久,已经快到吃晚饭的时候了。

  下了出租车,进酒馆要了个单间,大家都坐下来,岳帆这才把和范老大在屋里谈话的经过跟大家说。

  “他加到一万五的时候,其实我就想松口。只不过抱着侥幸心理,想再挤挤他。没想到这小子沉不住气,直接自动给我加到两万了。”

  岳帆得意地说。

  这一下,大家就都热闹起来,咋咋呼呼的,屋里乱七八糟,连想进门问他们吃什么的服务员,在门口站了半天,都没敢进来。

  2000年,混混们出去平个事儿,一下就能弄这么多钱,在整个唐城都没有。一次大家分个三五百,就算多的了。

  待大家闹个差不多,岳帆就叫梁超出去点菜,一并嘱咐老板,没他的话,谁也不要上他房间里来。菜也是等他吩咐了再上。

  梁超去办完这些回来,岳帆才提这钱怎么分。

  终于要分钱,大家就安静下来,看着岳帆。

  “还是老规矩,”岳帆就说,“大家每人算一份,我和迷糊一份半,有意见没有?”

  他们当头多拿半份,这半份里还包含了吃饭和打出租的各种费用。

  大家当然没意见。其他的混混,没有岳帆这么仁义的,往往是自己拿一半,剩下一半归手下弟兄。

  看大家没意见,岳帆就又说:“这一回,要是没有高崎,大家就都给焐到那个小院里了,后果不堪设想!高崎一个人揍趴他们这么多人,还没一个重伤。这功夫,这火候拿捏的,我都不见得有这本事。”

  说到这里,他就对高崎说:“哎,哥们儿,要不以后这老大咱俩轮流当,再有事儿你来主持怎么样?”

  刚才大家在屋里,兴奋地大吼大叫的时候,高崎就那么默默地坐着,也没出声。

  在他心里,他是老炮,可不能跟这帮小青年一样,没个耐性。

  在心理上,他还是四十岁的心态,没法跟这帮人装嫩。

  听岳帆问他,他就摇了摇头说:“老大就是你的。我打仗不怕,动脑子不行。”

  他这是说的实话。他脑子本来就反应慢,比起岳帆来,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所以,还是让弟兄们跟着岳帆,更不容易吃亏。

  虽然岳帆这回轻敌,差点吃亏,可是平时基本就不吃亏。特别是像跟范老大要账这样的差事,讨价还价,尔虞我诈,高崎直接干不了。

  岳帆听他不肯干,就真诚地说:“高崎,我不是和你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你什么脑子不行啊?这一回你就比我强,要不是你能算到他们还有后手,弟兄们几个就栽了。”

  高崎就嘿嘿一乐说:“我蒙一回行,别的不行。老大永远得你当。”

  高崎死活不干,岳帆也没办法,就对大家说:“这回,高崎拿双份,大家有意见没有?”

  大家还是没意见。

  当时的情况大家也都看到了,没有高崎,别说弄这么多钱来,就是全须全尾儿的从城东村出来,都是奢望!

  “以后,谁能像高崎这样,为弟兄们担起责任来,也照样拿双份儿!”岳帆又补充说。

  然后,就开始分钱。

  高崎两份四千,岳帆和赵迷糊一人一份半,三千。其余一份,两千。

  分钱的时候,高崎也不说话。

  等岳帆把钱分完了,高崎就拿两千出来,放到桌子上,对岳帆说:“这两千放到你那里,我不是托弟兄们给找个服装店吗?这就算辛苦钱了。”

  岳帆就不高兴说:“高崎,你瞧不起弟兄们是不是?为你找店铺,是弟兄们份内的事儿,你往外拿钱,这不生分了吗?”

  高崎就认真说:“不是那么个事儿。满城里找店铺,跑路、吃饭,总得花钱吧?”

  岳帆就问他:“那不应该吗?”

  高崎就笑笑:“我还有另一层意思。”

  岳帆问:“什么意思?”

  高崎说:“我吧,你也知道,平时事儿多,也没工夫和弟兄们常聚。这个钱,除了找店铺吃饭,剩下的,弟兄们在一块凑,我要是没工夫,就算我出的份子。”

  无论岳帆怎么说,高崎都不肯把那个钱拿回去。

  最后岳帆说:“好吧。这钱放我这里,哪天有事儿了,你需要的时候,记得问我要。”

  岳帆心里明白,高崎其实是不想比弟兄们多拿一份钱,找个借口把钱拿回来。

  看岳帆收了钱,高崎就站起来说:“对不住了兄弟们,我家里媳妇等着我吃饭,不回去不好交代,我先告辞了。”

  又对岳帆说:“这顿饭算我的,别和我争,算我不能陪弟兄们一起高兴,给弟兄们赔罪。从那两千里出。”

  岳帆知道他怕老婆,别人要拦他,不让他走,他就给他打个圆场,让他走了。

  高崎走了以后,岳帆问大家:“知道他为什么拿两千出来吗?”

  老虎说:“高崎不肯比我们多拿。”

  “对了。”岳帆说。接着问,“这叫什么?”

  梁超说:“仗义!”

  岳帆说:“对。他真把咱们当弟兄,才会这么干。”

  赵迷糊就笑:“就一点不好,怕老婆。”

  岳帆却严肃了说:“这么大本事,对老婆却唯命是从,这是爱!我喜欢有爱的兄弟!”

  想想又说:“铺子的事,大家得尽心尽力。不过,高崎有话,公平交易,不许欺负别人。”

  高崎裤兜里揣了两千块钱,去存车的那里取了自行车,就骑着直奔肯德基店了。

  这一回,他买了两个炸鸡桶,拼命往家里蹬,自行车跑的飞快。

  他是怕炸鸡桶凉了,陶洁吃不上热的。

  两个炸鸡桶,一人一个,陶洁就不用舍不得吃,非要和他平分了。

  回到那个小镇,天已经黑透了。

  进了院门,正屋里亮着灯,踏板摩托车放在院子里,陶洁已经回来了。

  他进正屋,陶洁已经看见他,从屋里出来了。

  “干什么去了,回来这么晚?”陶洁的语气里,就有了些责怪。

  说着话,就往厨房走。

  “我去做饭。”陶洁说。

  高崎就喊住她,把用工服包着的两个炸鸡桶拿出来,冲她晃了晃说:“光馏一下馒头,热热稀饭就行了,咱们吃炸鸡,一人一桶。”

  陶洁脸就沉下来,从他手里接了两个炸鸡桶,转身进屋,放在八仙桌上。

  高崎也跟着进屋。

  “高崎,两个炸鸡桶一百多,”

  高崎就拦住她的话说:“不到一百,今天优惠,四十八一个。”

  “有区别吗?”陶洁还是不高兴,“咱一月挣几个一百呀?你一天花一百,一个礼拜工资就花完了。剩下的钱哪里来?从你中奖的钱里往外拿?你这还要下岗做买卖呢。我看不等你这买卖做起来,你这钱就花差不多了!”

  高崎就嘿嘿地笑:“我没花工资,也没花卡里的钱。”

  陶洁就奇怪,看着他问:“那你花的什么钱?”

  高崎说:“我去给人家修设备去了,人家给了两千。我就买两个炸鸡桶。”

  “两千!”陶洁轻喊一声,“这是谁有钱没处花呀,你修一天设备,就给你两千?”

  高崎分辩说:“谁说修一天啊?明天还得去呢!说不定后天还得去,修好了才行。”

  陶洁就问:“这设备还没修好呢,人家就把钱先给你了?要万一你修不好呢?这老板缺心眼儿吧?”

  高崎就吹牛说:“咱是谁呀?我在厂里修设备,你又不是没看到,有我修不了的设备吗?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

  高崎把自己这点聪明,全用到哄老婆上去了。

  修理流氓混混,愣变成修理设备了。这可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陶洁还真让他给糊弄住了,也就不问,去厨房馏馒头和稀饭。

  高崎又喊住她,把剩下的一千九,从兜里拿出来给她说:“这个,给你。”

  陶洁不接,说:“你自己拿着吧,出去干活累,吃点好的。”

  高崎就把妻子的手拿过来,把钱硬塞到她手里。

  妻子的手很小,白嫩而又光滑,十指修长,十分好看。

  “我还有。”他说,“不许为了那个踏板烧油,就不吃早饭省油钱。中午饭更得吃!去食堂打饭,打四块一份的。你瘦了,不好看。”

  高崎虽然不善于表达,可是,他知道陶洁心里想什么。

  陶洁攥着钱,眼睛里晶莹闪烁。

  她一点也没瘦。自从和高崎在一起,她吃的和穿的,反而比以前好多了。

  “你把自己照顾好了,白白胖胖的,我才放心,知道吗?”他说。

  陶洁就笑了。

  “胖了就不好看了。”她说。

  高崎就摇头,然后说:“我就喜欢你白白胖胖的,那样我心里才舒坦。”

  陶洁终于忍不住,扑进他怀里。

  自己的男人,不图自己好看,只图自己不吃苦,不受罪,这才是真爱。

  陶洁当初赌博似的选择了高崎,心里惶恐过,唯恐他将来对她不好。

  到这时候,她知道,自己选对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