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终于等来了那句话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030 2020.08.12 10:26

  高崎拿了修理工具,去了磨工工房。

  见了妻子,他还是憨厚地笑一下,问问床子的故障情况。

  妻子就告诉他说:“就是磨头自动进刀的时候,经常不走,得用手摇着才走。”

  这个毛病不大,断续进给那个液压阀堵了。可这东西在磨头主轴总成下面,需要把磨头总成拆掉,这个就有点麻烦了。

  高崎什么也没说,开了行车过来,用钢丝绳把磨头固定好,挂在吊钩上,然后就开始拆机床。

  一住不住地干了一个多小时,就到下班时间了。

  这时候,磨工工房里,就剩了妻子和他两个人。

  “要不,明天再修吧?”妻子在他身后说。

  “很快就完了。”他干着活回答妻子。

  这时候,液压阀已经修好装上了,就只剩下把磨头从行车上放下来,装回去。

  他装回磨头的时候,就是妻子说那句话的时候。

  磨头装回去了,然后完成最后一步工作,装前面挡板的六个内六角螺栓。

  高崎的手已经紧张的,对不上螺栓的螺丝孔了。

  “你娶我吧?”

  他终于等来了那句话。

  他用戴着的,黑乎乎的手套,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惊诧地回过头来。

  这时候,他的脸就变了黑一道白一道了。

  “你娶我吧?我嫁给你!”

  “你,你为什么要嫁给我?”

  “你,人好,不怕,不怕坏人。厚……厚道。”

  妻子的脸通红,嗫喏着,最后就没有了声音。

  高崎笨嘴笨舌,平时就很少说话,这会儿更是激动地不知道怎么说。

  妻子在他身边等一会儿,没听到高崎回答。就说:“你,你要是不愿意,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这声音小的,得亏现在工房里极为安静。要不然,根本不知道妻子是在说话。因为,高崎没有看到她的嘴唇动。

  “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高崎终于说话了,“我是怕自己配不上你,你跟着我受委屈。”

  “只要你对我好,我就不会受委屈。生活苦点,没什么。”

  这一回,妻子的声音大了一些。

  “陶洁,我,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这句话,他比上一世的时候,说出来的,快了许多。

  妻子就抬起头来看他,然后就慢慢地笑了。

  妻子眼睛好看,笑起来更好看。嘴唇薄薄的,也很好看。笑起来,嘴角两边,便会出现两个小酒窝,一边一个,当真迷死个人。

  高崎还是只会看着妻子傻笑。

  “呵呵,呵呵,呵呵呵。”

  连笑了三声,一句话也没说。

  “呵呵,呵呵,呵呵呵。”妻子就学着他笑,然后就真笑了。

  “呵呵呵呵。”他还是只会傻笑。

  “这床子,你还装不装啦?”妻子问他,表情依旧有些忍俊不禁。

  “装,五分钟。”他拿起六角扳手,回身去装挡板。

  妻子要帮他,他不用。

  “这上面全是油腻,会把手弄脏,我自己来。”

  装好了挡板,妻子已经拿了棉纱过来,让他摘了手套,先把手上的油腻擦干净。这样洗手的时候,容易洗干净。

  “你去哪儿吃饭?”妻子问他。

  上一世,他回答“食堂”两个字,弄得妻子很失落。过去许久,他才想起来,应该和妻子找个饭馆,一起去吃一顿饭。

  从此,妻子就是自己女朋友了,这么晚了,连个饭也舍不得请人家吃么?

  这一世,他说:“我和你去吃肯德基吧?”

  妻子和那时的所有女孩子一样,喜欢吃这些刚刚传入不久的洋快餐,喜欢快餐店里面那种暖暖的,暧昧的味道。

  那个时候,城里还只有肯德基,没有麦当劳,麦当劳只有省城才有。

  妻子听了说:“咱们还是随便吃点吧?炒两个菜吃就行了。”

  那时候的洋快餐,对工薪阶层来说,价格不算便宜。

  “也行,我知道有个地方,酸菜鱼做的好,酸辣土豆丝炒的最好吃,还有蛤蜊,也做的好吃。”他说。

  这些,都是妻子喜欢吃的。

  妻子走了以后,妻子喜欢吃的菜,哪里做的好吃,他就都知道了。

  “你,你怎么哭了?”妻子看着他,奇怪地问。

  终于再次赢回了妻子,终于可以重新开始。高崎努力压抑内心的激动,眼泪还是不听话地往外流。

  “没哭,我激动的。我,我很早很早就喜欢你,你,你知道的。”他语无伦次。

  妻子就笑,接着就娇羞地把头低下去。

  “你去洗手换衣服吧?我去厂门口外面的公路上等着你。”妻子轻声说。

  “哎,哎!”他答应着,慌不择路地跑了。

  高崎回钳工工房,打了四次水,把手洗的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油污,还把脸也洗了一遍,换上自己唯一一套拿的出手的西裤和雪白的短袖衬衣,锁了门,匆匆往外跑。

  出了厂区大门,远远的,他就看见,妻子已经在公路边上站着了。

  妻子也是怕厂里的人看见,害羞,所以才会离开厂区大门那么远。

  虽然离得很远,身影有些模糊。可是,高崎一眼就可以认出来,远处那个身影,就是妻子。

  魂牵梦绕的身影啊,无数次地出现在他的梦里,怎么会认不出呢?

  他加快了脚步,几乎是小跑着,向着妻子所在的地方去了。

  妻子穿了一件浅蓝底色,满是白色百合花的连衣裙,愈发显的身材苗条轻盈

  那是妻子最好的一件裙子了。结婚两年,妻子竟然没有舍得再为自己买一件裙子。

  想起这些,高崎眼里就忍不住泛酸。他还是努力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做出一副欢快的表情,来到妻子的身边。

  “你早出来了?”他说。

  妻子看看他问:“你没有骑车?”

  他把自行车放在厂里了。

  那个自行车,是他永远的痛,他不肯再用这车带妻子。

  妻子也有一辆自行车,二六弯梁的那种。可妻子今天穿了连衣裙,骑车不方便,应该是没有骑。

  妻子穿了自己最好的衣服,又没有骑车,显然也是为今天的约会,做了准备的。直觉上,她觉得高崎可以答应她。

  她希望高崎用他的自行车,带着她去城里。

  “天这么热,咱们不骑车了,坐公交吧?”高崎就说。

  他宁可放弃骑车带着妻子,一路行来的浪漫,也要首先保障妻子的安全。

  “那回来就没有公交车了,咱们怎么办啊?”妻子就问。

  “咱们打的回来。”他就说。

  那时候,公路上跑的,有好多黄色的小面包,大家亲切的称之为“蝗虫”。坐这样的出租车,就叫“打的”。

  “蝗虫”起步五块,超过五公里,每公里多收两毛钱。

  他们从城里打车回来,也就十多里路,花不到十块钱。

  可那时候的十块钱,对唐城量具这种效益不是很好的国企工人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那时候,有不少效益好的私企,工人工资都超过一千了,他们一月却只有三四百块。

  高崎能拿四百多块,属于厂里工资高的,陶洁才拿三百块钱。

  陶洁显然不同意“打的”。可是,高崎已经做了决定,她也可以顺从。

  在一起生活两年,只要高崎坚持要做的事情,她心里不同意也不会反驳。

  他们在唐城过去的百货大楼,也就是现在的唐城商厦那一站,下了公交车。

  从这里下车,也是高崎的主意。因为唐城唯一一家肯德基,就开在唐城商厦里面,一楼旁边的房子里。

  两个人并肩走,却谁都没有拉谁的手。

  高崎心里记着,这是和妻子的第一次约会,不能拉她的手。因为当年他们并没有拉手,就这么并肩走,还要隔开一些距离。

  陶洁害羞,更不会主动去拉高崎的手。

  两人此刻,虽身体保持着距离,心却已经没有距离了。

  “咱们去哪儿啊?”陶洁就问高崎。

  高崎说:“去吃肯德基。”

  陶洁说:“太贵了。咱们还是随便找个餐馆,炒两个菜吧?二十块钱花不了。”

  “只要你喜欢吃,再贵也值得!”

  “我从来都没吃过,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啊?”

  “我,就是知道!”

  陶洁就不说话了。

  一个车间的车工薛雪,和陶洁是好朋友。有一回,薛雪对象买了个肯德基的炸鸡桶,给薛雪送过来。薛雪就跑磨工工房里来,和陶洁一起吃。

  那是陶洁第一次吃肯德基,她的确喜欢肯德基那个香酥的味道。

  可是,高崎是怎么知道的呢?

  看来,这个老实人,背地后里也不怎么老实,随时注意着她呢。

  想到高崎也会注意她的一言一行,陶洁心里就升起一股莫名的幸福来。

  肯德基店里有不少人,都在柜台那里排队,很是热闹。

  高崎就让陶洁去找个座位占着,自己去排队。

  妻子喜欢吃炸鸡桶,他知道,所以根本不用问她。

  排上队,他要了一份大桶的炸鸡,要两个汉堡,又要一份薯条,两杯牛奶。

  那时候还没有手机扫码支付,要么现金,要么刷卡。

  高崎刷卡。

  卖银元得来的钱越来越多,老是藏到地下烟道里不是个事儿。高崎就去办一张银行卡,把钱都存卡里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