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9.我也是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105 2020.10.02 16:53

  下决心嫁给高崎的那一刻,陶洁是做好了过苦日子的准备的。

  不料一不小心,由着高崎胡闹,却把日子过成了现在这样,这是她过去想都不敢想的。

  看着高崎一步步地把日子越过越好,她也认识了一个与她过去的想像,完全不一样的高崎。

  高崎并不仅仅是外表看着的憨厚。憨厚的后面,还隐藏着一颗细腻的心。

  为着他们将来幸福的的日子,他一步步地盘算着,最终让他们的婚后生活,摆脱了贫穷。

  他还有一颗火热的心。没有他的帮助,师傅蒋秀英恐怕永远都没有机会,走出自己悲惨的人生。

  高崎也有缺陷,他不懂文艺。

  他只知道实实在在地活着,让陶洁吃好的,穿好的,不能累着,也不要太辛苦。

  兴许对他来说,这,就应该是陶洁需要的幸福了。

  他不会花言巧语地哄陶洁,没有花前月下,没有甜言蜜语,也没有浪漫的玫瑰之约。

  对文艺的陶洁来说,这个恐怕就是一种遗憾了。

  可是,高崎对她的好,足以弥补这一切了,她应该知足。

  她只能把那个从少女时代就殷盼着的,花前月下的文艺,永远地埋在心里了。

  在高崎面前,陶洁不固执。

  高崎买了初六去南方大城的机票,她也没说什么,就跟着他去坐飞机。

  其实,跟高崎在一起的每一天,她都是快乐的。

  这个有时候笨拙地可笑,有时候又不小心露出他的精明的男人,总是可以给她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虽然,这些惊喜,大多都是物质上的,没有多少文艺的元素在里面。

  长这么大,第一次坐飞机,看着下面逐渐模糊变小的田野和城市,看着雪白的云彩,和云彩上面碧蓝的天空,她紧张也兴奋。

  她是个内敛的女孩,更多的喜怒哀乐,都是在心里的。

  飞机起飞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向着座椅挤压,她害怕极了,也紧张极了,却也只是用手抓紧了高崎的手。

  “不怕,一会儿到云彩上面就好了。”高崎就抓着她的手安慰她。

  妻子的手柔软细长,每回抓在手里,高崎都有一种莫名的心动。

  “你怎么知道,你做过飞机呀?”为缓解紧张和害怕,陶洁就故意和他抬杠。

  高崎就摇摇头。

  “没有,我就那么想。”

  其实,高崎是坐过飞机的。

  上一世跟着岳帆混,陶洁没了,他也就不怎么顾忌个人安危,和岳帆也做过几回大买卖。去帝都帮人家卖文物,就是坐飞机去的。

  他挣来的钱,基本就是和弟兄们喝酒了。有时候剩下点,就支援了父母和弟弟。

  岳帆和老虎他们,如果不改变上一世的活法,结局都不会太好。就算岳帆不去司老大那里,他也会去赵老大、孙老大,或者随便哪个混黑的老大那里,去充当打手,早晚还是要出事。

  因为以后的社会他知道,越来越法治化,一般的混混会失去生存的空间。

  没了这些小混混,老百姓的生活更加安逸,平事儿这一行,也会慢慢消失。

  像老虎他们,不是被抓就是找个大的势力跟着,给人家当枪使。出了事,要替人家背锅,最后还是要进去。

  开武馆也不是个长久的事业。随着武术热的慢慢退潮,这一行也就会很快失去市场。

  可是,这一行还算个正当行业,能暂时收拢住岳帆他们那颗不安逸的心,慢慢软化他们的性格。

  也许有一天,弟兄们在经营武馆的过程中,摸上搞商业的门道,认识到打打杀杀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成熟了,再去做别的,也就行了。

  有了中年思维的高崎,想问题就不是岳帆那样的,单刀直入的想法。而是知道循序渐进,一步一步地,潜移默化,润物细无声。

  可是,重生的他,还是不懂陶洁心里的文艺。

  上一世,两口子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来,陶洁只顾柴米油盐了,也没条件讲究什么文艺。

  这一世,有了条件,陶洁这点小资情调,就又萌生出来。

  她希望高崎记着一年里所有关于爱情的日子,在那些日子里,能给她一个小惊喜。

  这惊喜不需要花多少钱,哪怕只是一句充满了柔情蜜意的情话。

  重生回来的高崎,心里装的东西太多了,天天都在算计,都在思考,是很难记住什么七巧节、情人节、圣诞节的,记住过年就不错。

  过去的这一年,他甚至忘了陶洁的生日,直到过去两天,这才想起来。

  他去蛋糕店,花三百块做了一个大蛋糕,晚上的时候提回来,搞得陶洁莫名其妙。

  “你傻呀?就我们俩,能吃完这么大一个蛋糕吗?你就不能买个小一点的,意思一下不就行了?再说,都过了,就算了。你都不如,去花店买一束花,哪怕就买一支玫瑰呢……”

  在这方面,高崎还真就是傻。那天晚上,他愣是把那个大蛋糕给吃完了,一点没剩下,弄得陶洁哭笑不得。

  你订做蛋糕,就不知道买点小蜡烛,回来点上,温馨地说一句:老婆,祝你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嗨,算了,这要求对高崎来说,实在是过于奢侈了。

  这次蜜月旅行,高崎选择去南方,而不是和那时代的大多数年轻人一样,选择去帝都,也是为了陶洁心里的文艺。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二十四桥在南方。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寒山寺和枫桥,还是在南方。

  这些,高崎不懂,可都是陶洁喜欢的风景。

  常记溪亭日暮,沈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她最喜欢的那位婉约派女词人,也在南方度过了她的大半生的生涯。

  他们只在南方大城里呆了一天,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去大商场里购物,主要是为双方的家人们买礼物。

  别的女孩子,都喜欢逛商场,买一件衣服可以逛一天。

  陶洁不喜欢,她觉得那是浪费时间。

  她买衣服,就是高崎看着好看,她也觉得可以穿出去,穿着合身就好了。

  原先没钱,去服装街买地摊货,多逛一会儿是为了省钱。现在,用不着了,也就直接不去逛。

  节省下来的时间,高崎就领着她,去找那位大文豪的故居了,然后就是那些充满了文艺气息的小弄堂。

  然后,他们就直奔李清照、杜牧、张继们生活过的地方去了。

  终于看到了小桥流水,江枫渔火,山外青山,陶洁很知足,也很幸福。

  这天,他们就到了旅行的最后一站。傍晚十分,两个人站在白堤上,前面不远,就是著名的断桥。

  更远的山上,应该是那座巍峨的雷峰塔的。可惜,这时候还没有。

  两个人在西湖玩了一天。明天,他们就要坐火车回唐城了。

  高崎当然还是想坐飞机,那样陶洁不会太辛苦。陶洁还是有些小家子气,再舍不得坐飞机了。

  “坐一次,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行啦。”她就劝高崎,“飞机在天上飞,总不如火车安全,坐火车还不是一样能回家?不就是挤点吗,人家可以挤,咱们为什么不可以?”

  高崎辩不过陶洁,干脆就不在这事上和她争辩。有他在,他可以保护她,不让别人挤到她,坐火车就坐火车。

  只是,看着陶洁在西子湖畔流连忘返,有些依依不舍的样子,高崎就问她:“是不是还没玩够?”就说,“还想玩的话,咱们还可以再多玩几天,不用担心钱,钱足够。”

  陶洁挽着他的胳膊,在白堤上往回走,听了就摇摇头说:“和大家比起来,我已经够幸福了。有你,有那么好的房子,还能有你陪着,到这么多想去的地方来。厂里那些同事,恐怕好多人一辈子都不会有我现在拥有的这么多,我知足了。”

  过一会儿,高崎说:“成,咱们回家。明年有时间了,咱们还是出来玩。以后每一年,我都会带着你出来。咱们争取把所有你想去的地方,将来都走一遍。”

  高崎这话说的,还是满文艺的。

  陶洁就半转过身来,看着他笑,然后说:“你也不能总是依着我。以后你想去哪里,我也会陪着你去的。”

  高崎说:“你想去哪里,我就想去哪里。”

  陶洁这才发现,高崎除了和他那帮兄弟喝酒,好像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

  他们没有像其他恋人那样,互相认识好久,彼此了解了才结婚。

  他们虽然在一个车间,早就相互认识,却没有什么交集,仅仅是见面点头。

  从决定嫁给高崎到现在,仅仅只有半年时间。

  她想好久,就站下来,看着高崎问:“你呢,你平时都喜欢什么,去哪里会让你高兴?”接着就又补充说,“不许说和岳帆他们喝酒。”

  高崎就认真想想,他还真没什么爱好。他只好诚实地冲陶洁摇摇头。

  陶洁就在心里叹息一声,又问他:“那你觉得,在哪里,或者怎么样,你才是幸福的?”

  高崎脱口而出:“有你在的地方,就是幸福!”

  这才是最文艺的话!

  陶洁那双大眼睛,渐渐晶莹起来,一下就扑到高崎怀里去了。

  “我也是!”她搂着他的腰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