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0.兄弟重要还是钱重要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058 2020.10.03 16:15

  其实,高崎心里的幸福,很简单。

  妻子好好地活着,永远在他身边,他就别无所求了。

  上一世,妻子在的时候,他们穷,日子很艰难。可是,他很幸福。

  这一世,如果妻子不在,再有钱,他也感觉不到幸福。

  妻子那俊俏的模样,那会说话的眸子,那笑起来出现在腮边的酒窝,还有那细腻洁白,修长的小手,就是他的幸福,他的一切。

  挣钱,只是因为妻子有那么一点小小的虚荣心,要住上楼,要过得不比别人差,让她的父母知道,她没有选错人。

  如今,这一切都做到了,他已经没了什么奢望,更没了什么追求。

  安心地守护着妻子,和妻子平安地携手白头,走过这一生,就是他的幸福了。

  来生,他们还要做夫妻,互相仅仅是一个眼神,就可以知道对方的心意。

  可以故意干些蠢事出来,听妻子唠叨他。对他来说,这也是一种享受。

  除此之外,剩余下来的时间,可以帮一下自己那些兄弟,让他们不走前世的老路,这也是他唯一愿意做的了。

  他和陶洁出去待了十天,正月十七这天回到家里。

  家里,水饺馆十六就开业了。蒋师傅一个人在家里闷的慌,就不等陶洁,先开业再说。

  服装店这边,只休息了大年初一一天,初二胡丽丽就来开了门。

  她和丈夫不在一个频道上,在家里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整天吵架,还不如来服装店舒心。

  这个服装店,就和她的一样,什么都是她说了算,反而比待在家里心情愉快的多。

  过年营业时间可以短一些,还可以把儿子带过来,就在店里写寒假作业。

  幸福的婚姻千篇一律,不幸的夫妻各有各的不幸,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胡丽丽自己的事情,羞于向任何人说起,高崎也就不知道,在这个麻利能干的女子身后,还有怎样的痛苦。

  从外面回来的第二天,郑国霖就给岳帆打电话,两个人在电话里嘀嘀咕咕半天,高崎就要出去找岳帆。

  “不许再喝酒,也不许抽烟,你听到没有?”陶洁就严肃着脸嘱咐他。

  按照陶洁的计划,过了年,他们打算着要孩子。

  可是,高崎抽烟喝酒的,对孩子不好。

  按照书上介绍的科学知识,高崎必须戒烟戒酒一年,他们才能要孩子。

  那个时候,陶洁二十三周岁,十月怀胎,有了孩子正好二十四,是最佳的生育年龄。

  上一世,这时候他们根本就不敢想要孩子,两口子想的是省吃俭用买楼。

  直到两年以后,他们终于买上楼住进了新房,才考虑要孩子。可是,陶洁却因为省吃俭用,严重营养不良,怀不上孩子了。

  然后,就是去厂职工医院复查,出了那个令高崎回忆一下都不敢的事故……

  如今,那些噩梦,终于不用再发生了。而且,陶洁要逼着高崎戒烟戒酒了。

  原先不让高崎抽烟喝酒没理由,这下让陶洁抓着理了。

  从出门旅游那天开始,高崎就不能再抽烟了,这罪遭的,可难受了。

  不过为了妻子,为了他们将来的孩子,再难受高崎也得忍着。

  好在他烟瘾不大,酒瘾现在也还没有。出去十天,基本可以做到不抽烟了,不喝酒也没问题。

  这些,他守着陶洁肯定能做到,就怕离开陶洁的视线,立刻就变一个人,旧态复萌。

  高崎答应一声,立马就跑,找岳帆去了。陶洁看着他的背影摇头,也是毫无办法。

  岳帆已经找过他叔了。

  眼看要三十的人了,上班不好好上,整天带着几个人在社会上混,他叔也头疼他。

  这突然就想着干点正事儿了,他叔当然得支持他一下。

  不过他叔觉得,岳帆自己挑头搞武馆,恐怕不合适。

  这小子长这么大,就没干过一件让大人放心的事。在他叔眼里,岳帆除了打架就没有会干的。

  他叔建议他,最好不要一个人搞。那个高崎,买卖能做那么好,应该有些头脑和能力,岳帆不如和高崎合伙,一人出资一半。

  高崎来找岳帆的时候,岳帆就把他叔这个意见,跟高崎说了。

  “我叔的意思,还是咱们俩合伙,他让我听你的。”岳帆说,“要不然,他不会帮我。”

  其实,论头脑,岳帆一点也不笨,而且十分聪明,组织能力也相当不错。要不然,他也没法在社会上混出名头来。

  “那你的意思呢?”高崎就问他。

  “我觉得我叔说的有道理。”岳帆说,“你看你两个买卖都干的不错,我直接不懂这东西。武馆怎么弄,所有的事你来办,找关系算我的。剩下的,我管教学员。”

  说到这里,他就有些歉意地看着高崎说:“我知道,你两个生意,已经够忙了。可是,我叔不同意我单干。我单干了,他如果真不管,上哪儿找学员去啊?”

  高崎就安慰他说:“你吧,主要是对你自己太没信心了。平事儿这行,是一般人能干的吗?我觉得,开武馆比平事儿好干多了。”

  “你拉倒吧。”岳帆不信,“做买卖是干正事儿,跟混社会一样的话,我怎么没见这些小痞子有趁钱的?”

  高崎不想和他争辩。这事儿等干起来了,岳帆兴许就知道该怎么干了。

  “好吧,”他说,“咱们合伙。你算算需要多少钱,我好准备钱。”

  岳帆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说:“又得让你费钱,你回去跟陶洁怎么交代?”

  高崎说:“就算你自己干,钱还不得一样我出,有区别吗?”

  岳帆就争辩说:“那个不一样。那个你出,将来我得还你。这个合伙,我可以少还你一半。”

  高崎就笑了说:“如果武馆不挣钱,你拿什么还我,拿命还啊?咱们弟兄,如果讲钱,还叫弟兄吗?啥也别说,咱们努力去干,干出番事业来,再不指望平事儿吃饭,才是正道!”

  岳帆就没再说什么。

  平事儿、要账这种行当,就是在刀尖上跳舞,随时都有坐牢的危险。碰上硬茬,还有生命危险。

  高崎就是因为看到这一步,知道这不是正事儿,才要帮他,让他带着老虎、梁超,早早离开这一行,别再冒险。

  不是弟兄,谁肯这么不计代价地帮他啊?什么叫兄弟?这才是兄弟!高崎对他的这个恩情,岳帆会记一辈子。

  既然商量好了要干正事儿,岳帆就得赶紧行动,找地方,打听需要的训练器材价格,乱七八糟一堆的事情得提前做。

  怎么教学,需要什么器械,这个岳帆就是从武校毕业的,不外行。找地方就靠他叔的本事了。

  本来,岳帆还想让高崎留下,和他一起吃饭。

  高崎就冲他傻笑笑说:“我今天得早点回去。那个什么,陶洁不让我喝酒了,抽烟也不行。”

  刚才坐着商量事儿,岳帆给高崎烟,高崎就不抽。

  这下岳帆就又烦了说:“高崎,不是我说你。你这人哪里都好,就是怕老婆这招不好,这女人不能惯着。大丈夫何患无妻啊?”

  高崎就替陶洁分辩说:“不是,是我们打算要孩子,不能抽烟喝酒,对下一代不好。这个陶洁说的对。她说的对,我才听。不对我当然不听了。”

  岳帆懒得和他废话,挥挥手让他走了。

  高崎料不到,他跟岳帆说的这句话,很快就会打自己的脸。

  陶洁还有不讲理,说的不对的时候呢。说的不对他能怎么着?也得忍着。

  一个星期以后,岳帆就给了高崎消息。

  市文化宫那里有个小舞蹈训练房,现在空着,可以租给他用。他们的武馆,也可以落在文化宫的名下,名义上算下属单位,实际独立核算。

  岳帆已经去看了那个训练房,地方有五百来个平米,只是许久没用了,里面的镜子墙和办公设施都坏了,连改造带装修,还要买训练器械,估计要花一万好几,还有房租,加起来就得有个小三万。

  “你手里有这么多钱吗?”岳帆就有些担心地问。

  高崎说:“放心吧,钱我有。不过我又考虑了一下,既然是合伙,咱不如把老虎和梁超也拉进来,算他们一股。这样他们干着也上心,你也容易管住他们,不让他们去社会上混。”

  岳帆觉得高崎说的有道理,就答应了。

  高崎就说:“咱们就先按三万股本,你我一人占一万,他俩一人占五千,你看呢?”

  岳帆没有意见,他只是担心老虎和梁超手里,根本就没有这么多钱。

  高崎说:“钱还是我出,记在他们名下。”

  岳帆好久才说:“这么着,对你就太不公平了。”

  高崎不高兴说:“不和你说了吗,弟兄们,不能讲钱。弟兄重要还是钱重要?”

  岳帆就不再提这个事,对高崎说:“那行,我去找老虎和梁超,和他们商量去。”

  岳帆走了,高崎也得惦记着回家,和陶洁商量钱的事情。

  最近他忙和陶洁的婚礼,夫妻俩又出去旅游,就没时间出去卖他的银元。

  婚礼和旅游都花不少钱。他花钱的速度,已经远远大于他卖银元换钱的速度,手里已经没钱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