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0.撞破不说破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201 2020.09.12 11:15

  蒋秀英今年四十三了,大陶洁二十一岁。

  她皮肤挺白,瓜子脸,大眼睛,过去也是分厂里有名的美人儿。

  陶洁技校毕业分来的时候,蒋秀英一眼就看中漂亮的陶洁了,找车间主任,死活要让陶洁跟着她。

  于是,这一老一少两个美人儿就凑一块儿去了,成了车间里的一景。

  只是,蒋秀英性子比陶洁刚烈了不少,骂人嘴上不留德,年轻时候没少吃亏。

  不过,她年轻的时候,厂子还处于计划经济时代末期,工人地位还是很高的,日子没有现在这样艰难。

  听说蒋秀英两天没上班,高崎就让刘进问问车间主任马树钢,蒋师傅干什么去了?

  刘进就捂着电话通话口,问坐在一边的马树钢:“主任,高哥让我问问你,蒋秀英蒋师傅干什么去了?”

  马树钢看一眼刘进,冲高崎的面子,还是说:“她请假说家里有事儿,休息两天,别的没说。”

  刘进就把马树钢的原话,转达给了高崎。

  高崎也奇怪,蒋秀英家里有事儿,陶洁怎么没说呢?

  陶洁平时在厂里话不多,回到家对着高崎,却喜欢说话。一般厂里有什么事,特别是她师傅的事,她一定会说给高崎听的。

  不管怎么样,高崎还是决定去蒋秀英家里看看。

  蒋秀英家就住在厂职工宿舍里面,高崎知道地方。

  他就买了些水果当礼物,直接骑车去她家了。

  唐城的职工宿舍,分了三个相隔不远的居住生活小区。

  最老,也是最大的一个小区,就在工厂西边一公里的地方,住着一千多户人家,都是厂里的双职工。

  这个小区,原先是一排排的平房。八十年代初,第一批厂职工宿舍改造的时候,拆了平房,建了四层楼。

  如今过去了将近二十年,村里的楼房,已经显得十分破旧了,水泥的街道也变得坑洼不平。

  蒋师傅两口子,买的是老职工调离以后,空出来的旧楼。他们有一个女儿,在城里的重点中学读初中,就住在学校里。

  上一世,高崎和陶洁结婚以后,来过多次她师傅家里。有时候是自己主动过来玩,有时候则是蒋师傅包了水饺,叫他们两口子过来吃。

  蒋师傅的水饺,做的特别好吃,这个高崎还是有记忆的。对她家的住址,他也记得特别清楚。

  高崎进了宿舍区的时候,已经快上午十点了。轻车熟路的,很快就到了蒋师傅家的单元门口,她家住的是楼顶。

  高崎把自行车停在单元门口,锁好了,提着水果直接上四楼。

  到了门口,敲半天门,屋里也没有动静。看来,蒋师傅是不在家。他只好下楼。

  就在他转身的工夫,门却开了,蒋师傅出现在门口。

  “高崎,你怎么来了?”蒋师傅看到他,显然感觉挺奇怪。

  因为这时候,高崎还没和陶洁来过他们家,高崎应该不知道她住在这里。

  高崎就转回身来说:“蒋师傅,我有个事儿想麻烦你。听他们说你没上班,就过来了。”

  “快进来!”蒋师傅对人一向挺热情,就往屋里让高崎。

  这种老的职工宿舍,楼道很窄,还堆放不少杂物,屋里也不宽敞。

  两室一厅的房子,也就五十来个平米,一间客厅稍大一些,有十七八个平方。

  蒋师傅把高崎让到客厅里的沙发上坐着,转身给他找烟倒水。

  “你别忙,蒋师傅。”

  高崎跟她客气。在她转回身来的时候,高崎却发现,她穿的对襟花棉袄前襟的扣子,扣错了一个,一个衣襟长,另一个衣襟短了。

  而这时候,他也听到了关着门的大卧室里面,有一声轻微的响动。好像是有人走路,碰到了屋里的什么东西。

  原先跟着陶洁常来,高崎知道,蒋师傅的丈夫原来在锻压分厂干锻工,工作累,就喜欢上了喝酒。

  后来喝酒上瘾,早上都得泡着馒头喝一茶碗酒。再后来,不知怎么就中了毒,肾功能出现了问题,一直做透析做了两年,才勉强把命保住,从此身体就变得干瘦干瘦的了。

  他们结婚那一年的春天,那时候高崎还没和陶洁好,她丈夫才查出了肾病,在职工医院住好长一段时间的院,分厂还组织大家给捐了款,高崎也拿了十块钱。

  也就是说,现在,她丈夫出院没多久,还在做透析。

  高崎做其他事情很笨,分析推理和观察能力却很强。这与他做修理工,需要观察推理判断设备故障有关系,也跟他经常在社会上混有关系。

  出去平事,对方有多少人,有没有准备干架,人都在哪个地方藏着?这些事情,都得有敏锐的感觉,要不然净吃亏了。

  这时候,他脑子里自然而然就对蒋师傅开始分析了。

  十一月下旬,天已经挺冷了,宿舍区还没开始供暖,屋里不暖和。蒋师傅扣子扣错了,说明她是听到敲门,才匆匆忙忙开始穿衣服。

  大卧室门关着,说明她开门之前,是在大卧室里被窝里躺着的。听到敲门才慌忙起床出来开门。

  大卧室里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是谁?

  如果是她丈夫,两口子完全可以一起出来见客,干吗还要躲在屋里?

  碰响了屋里的东西,说明这人对屋里的摆设不熟悉。她丈夫会对自己家里的摆设不熟悉?

  这快到中午了,两口子不起来收拾做饭,却在卧室被窝里躺着,有点不正常。

  况且,她丈夫有肾病,现在还在做透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瘾?

  “蒋师傅没上班,你家里有事儿啊,我能帮上忙不?”他就顺口问。

  蒋师傅给他倒了水,又拿了烟,就在他旁边坐下来。

  听他问,就叹息一声说:“还是你赵师傅,又住院了。”

  她说的赵师傅,就是她的丈夫了。

  高崎就问:“严重吗?”

  蒋师傅就说:“老毛病,打几天吊针,住院多透析几回,好的快一些。这不,我中午给他回来做点饭,待会儿给他送去。”

  这就可以证实了,卧室里那人不是她丈夫。

  蒋师傅之所以要开门,可能是担心她丈夫回来了,万一敲门她不回应,自己开门进来,反而更会坏事。

  他丈夫那个病,只是身体虚弱,并非不能走路。职工医院离这里不远,他打完吊针,见蒋师傅迟迟不回去,自己回家来也是正常。

  厂里这种乱七八糟的事儿,多的是,高崎也不想管,他只是习惯了推理。

  只是,这事儿出在他比较尊重的蒋师傅身上,他还是感觉着有些别扭。

  别扭归别扭,他还是不会说破,也不会出去胡说。

  “对了,你找我什么事儿啊?”蒋师傅突然想起来了,问他。

  高崎说:“也没什么大事儿。赵师傅身体不好,你还是先照顾赵师傅吧?我改天再来找你说。等明天我和陶洁去医院看赵师傅去。”

  说着站起来就要走。

  “哎,你这孩子。”蒋师傅倒急了,“你有事儿就说,这么吞吞吐吐的,你想憋死我呀?”

  高崎有些为难说:“还是等你忙过这阵子吧?”

  “不行!”蒋师傅人向来快言快语,“先把你的事儿说了。”

  高崎只好说:“我是打算请你给我和陶洁做个媒,到陶洁家里去一趟。”

  “哦,这事儿。”蒋师傅就让高崎坐下,然后说,“这事儿陶洁原先跟我商量过,我也很愿意做这个媒。可是,陶洁爸妈那边死活不同意,你们又背着他们把证领了,这话就不好说了。”

  高崎就说:“蒋师傅,这几天我背着陶洁,已经把她爸妈那边的工作做通了,他们已经同意了。只是,陶洁和他们闹顶了,两下里赌气,他们没个台阶下。只要你去了,他们会同意的。”

  “真的?”蒋师傅脸上就露出欣喜来问,“哎,你用什么办法,把她父母给说通的?可别告诉我你去她们家犯浑了。”

  高崎赶紧否认说:“那我哪儿敢啊,陶洁知道还不得把我给吃了?”

  高崎本来不想给她讲太详细,她里屋还藏着个人呢,而且还得中午给她丈夫送饭。

  可蒋师傅是个热心肠的人,这时候反而非要让他说怎么回事,他只好大致说了一下情况。

  “这个办法好!”蒋师傅听了,不由就夸赞说,“看着你平时笨的要死,这事儿咋办这么聪明呢?”

  高崎只是嘿嘿地笑,笑完了说:“那蒋师傅你忙,我先回去。等你有空了,咱们再商量。”接着又叮嘱,“这事可千万不能让陶洁知道。”

  “明白,明白。”蒋师傅说,“还等什么呀?明天我就和你去陶洁家,让陶洁替我一天,去医院给我们老赵送两顿饭!这事儿不能拖,万一陶洁爸妈那反悔了可就坏了!”

  无论高崎怎么推辞,蒋师傅都坚持要趁热打铁。

  高崎没有办法,只得答应明天一早过来,和她一起去陶洁家。蒋师傅则下午给陶洁打电话,说她有事出门,让陶洁替她照看一下赵师傅。

  就是中午下班的时候送个午饭,早饭她和高崎走前先送过去,晚上估计她就回来了。其余他自己能自理,不用管他。

  说好了,高崎告辞出来。

  蒋师傅非要送他下楼,高崎推辞不掉,只好说:“蒋师傅,你别下来了,你衣服扣子扣错了。”

  蒋师傅低头一看,脸色就变了,站在那里没有动。高崎就趁机下楼了。

  他那句话的意思,蒋师傅无论怎么理解都行。反正,他不希望她和那个男的有什么,就算有什么,也别这么不在意。

  他知道了可以替她瞒着,别人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