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1.脚臭的原因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046 2020.10.18 11:13

  孙继超过来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

  高崎在小区门口等着他,怕他找不着他住的那栋楼。

  被白雪覆盖了的小区,愈发显得静怡而优美。

  翘檐小亭子,静悄悄地立在披了银装的皂角树和加拿大小叶枫树深处。覆盖上了白色的石子小路弯弯曲曲,中间被行人踩出了一排黑色的脚印。

  高低起伏的草坪,此刻也变了白色的雪原。在这雪原里,几颗高大的塔松错落有致地分布着。

  一路走着,孙继超就就一路夸这小区,简直跟公园一样,太美了。

  高崎也挺喜欢小区里的环境。有时候坐在自家阳台上,看着这被绿色植物完全覆盖了的小区,就能坐上大半天,的确是一种享受。

  可物业费也不便宜,一月三百多块钱。如果指望他在厂里上班的那个工资,恐怕交完物业费,就离喝西北风不远了。

  进了屋,看到地上铺的蹭明瓦亮的地板砖,孙继超就更加惊奇。

  “吔,这地砖这么亮,我得换鞋吧?”孙继超在门口,犹豫着不敢进来。

  “不用,进来吧孙师傅,没事儿的。”

  为了不让孙继超感到不舒服,高崎也不换鞋,直接进屋。

  他屋里铺的是当时最好的微粉地砖。那时候还没有现在的抛釉砖,并不能跟镜面一样明亮。

  但微粉砖的光洁度,也足以让在外面踩了雪的鞋子,留下一串黑印子了。

  “你还是找拖鞋,把鞋换了吧。”孙继超就说,“你看这踩的,忒脏了。”

  高崎只好去找来拖鞋,让孙继超把鞋子换下来,孙继超这才进屋。

  “这房子这么大!”孙继超就又感慨,“这房子得是最大的了吧?”

  高崎回答说:“哪儿啊,还有比这大的呢。”

  “还有比这大的?”孙继超四下里打量着说,“你这家具也够气派。这屋里咋这么暖和呢,怎么看不着暖气?”

  “这是地暖。”高崎就解释说,“这个不用暖气片,水暖管道铺在地下。”

  “是吗?”孙继超就蹲下来,拿手摸摸地面,接着就惊起地说,“还真是,这地是热呼的!”

  他妈家住的是老平房,至今还是要生炉子,他也只见过带暖气片的房子,还没见过高崎家这样的地暖。

  高崎让孙继超在沙发上坐,自己去烧水泡茶。

  “高崎,你这家具是什么木的啊,看着这么漂亮?”孙继超还没新鲜够。

  高崎最头疼的,就是过去唐城量具的工友到他家里来,问这问那,让他感觉很难为情。

  他不是喜欢炫耀的人。把家弄这么好,只是为了陶洁能过上好日子,可从来没想跟谁炫耀。

  “红木吧?”高崎说,“我也不懂。”

  “这可不便宜,这一屋子家具下来,得一万多吧?”孙继超就又问。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高崎说,“这个都是陶洁弄的。”

  “你这做买卖还真是挣不少,一月得挣个四五千吧?”孙继超还问。

  “没有那么多吧?也就比上班多少强点。”高崎说。

  他同样不想炫富。

  但,接着,他就有点后悔让孙继超脱鞋了。

  孙继超脚臭。地暖的热量是从下面往上走。这一下,屋里立刻就满了一股臭脚丫子味儿了。这要陶洁回来,估计能把她直接给熏出去。

  孙继超也发现,自己这脚的味道着实不好闻。他就又问高崎:“你家厕所在哪儿?我去洗洗脚,都把你家给熏臭了。”

  高崎一个劲说没事儿,孙继超还是去了洗手间,脱了袜子洗脚。

  他在洗手间洗脚这个工夫,高崎就赶紧打开窗户,把臭味儿往外放放。

  这也怪不得孙继超。唐城量具,即便如孙继超这样的车间管理人员,工资也不高,都在厂里的宿舍楼里住着。

  厂里的宿舍楼,除了中层以上干部住的,房子宽敞一点,其他房子都是七八十平的小房子,好多还没有暖气,还在烧取暖炉子。

  有暖气的,厂里自己供暖,也不是很暖和,屋里有个十七八度就算不错了,多数时候也就十四五度。

  老旧的宿舍,洗手间撒气漏风,洗澡很冷,大家也就不可能经常洗澡。

  没来这楼里住以前,高崎也不经常洗,一般一个礼拜也就洗一回澡。他的脚也总是臭烘烘的,要不陶洁每天晚上第一件事,就是督促他洗脚呢。

  现在,陶洁就把督促他每天洗脚,改了督促他洗澡了。

  孙继超在洗手间把脚洗干净,不臭了,把袜子揣在裤兜里藏好,避免二次污染,这才出来,坐在沙发上,和高崎坐着说话。

  两个人唠半天,也就说些过去高崎在厂里的事情。

  高崎知道,孙继超这人,不是那种好串门子聊天的人。今天来找他,肯定有什么事情。

  可是,高崎毕竟是中年人的心态了,能够沉得住气。孙继超找他干什么,孙继超不说,他也就不问。

  又说一阵厂里的事,孙继超就故意把话题往厂里一些不公平的事上引。

  “大家都盼着工资调整呢,到现在也没个信儿。”孙继超就感叹着说,“当官的能干点私活,弄个小金库,不缺钱花,可工人不行啊。再这样一月只发四五百块钱,这物价又涨这么快,日子都快没法过了。”

  “你不也是当官的吗?”高崎就说他。

  “我一个小调度,算什么官啊?”孙继超说。“不过说实话高崎,我如果想弄点零花钱,也不是没有办法。刘群生打着分厂的名义,弄活来在外面自己开个小厂子干,一年少说也挣个几十万。咱们车间主任马树钢,也是弄私活偷偷在厂里干,挣了钱自己揣起来。他们都偷偷干自己的,我这么干估计他们也不敢说我什么。

  可是,大家要是都这么干,唐城量具早晚就会垮掉,大家就都没有饭吃。”

  高崎就没有接话。厂里的事情,他不懂,也不想掺和。

  孙继超就说下去:“现在,不只是一个分厂这么干,大多数有能力的分厂,都这么干,肥了少数人,穷了大家伙。这个现状不改变,上面就是搞什么政策,下岗多少工人,厂子也好不了。说实话,这帮干部,才是最应该下岗的!蛀虫太多了!”

  高崎还是不接话。

  国企里,这种现象太普遍了。好多人削尖了脑袋往上钻,为的是什么,不就是这个吗?

  采购肇欣桐,全分厂的生产资料都归他买,虚开发票落点外快,都买了东西讨好刘群生,最终就被提为二车间主任。到了主任位置上,就拼命捞钱。

  肇欣桐干一年车间主任以后,也在唐城买了好地段的房子。

  这种事情,已经成了普遍现象,不是他这种小老百姓能够管的。

  “我想好了,想去趟省城,找相关领导反应一下唐城量具的这些事情。”孙继超突然就说,“希望上级领导能派个调查组进驻唐城量具,彻底清查一下这些不正之风,让那些不顾工人死活,只管自己贪足的干部,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

  孙继超突然就这么说,吓高崎一跳。

  高崎想想就说:“孙师傅,你说的这些事情,好多大家伙都知道。可是,你有足够的证据吗?”

  孙继超说:“无风不起浪。只要上级肯下来调查,一查一个准!你没听工人怎么说吗?把唐城量具任何一个分厂厂长抓起来,不用审,直接枪毙,保证不冤枉他!

  当然这话有些偏激,可是事实就是,大多数干部,不是在给工人谋活路,而是浑水摸鱼,在挖工厂的墙角!照这样下去,下岗裁人有什么用?再好的工厂,也架不住这帮蛀虫,早晚让他们给彻底败光了这点家底!”

  高崎就叹一口气,对孙继超说:“孙师傅,我说说我的看法,你肯听吗?”

  孙继超看看他。

  在他眼里,高崎是个闷葫芦,只进不出,跟他说什么都没有关系。再说他现在已经不在厂里上班,更是不用顾忌。

  高崎嘴笨,平时也从不表达自己的看法。今天他突然有看法了,这倒是挺奇怪的。

  “你说,我听着呢。”孙继超就说。

  “我觉着吧,”高崎说,“咱们都是些小老百姓,过好自己的日子就不错了。厂里的大事,实在不是咱们能管的了的。

  就说孙师傅你,当初你要是听我的,和陶洁师傅一起弄那个水饺馆,现在一月怎么着也能弄个两三千,老婆孩子也能跟着你享福。

  像你现在这样,在厂里拿这几百块钱的工资,还得操心受累,多不值得啊?”

  这在孙继超听来,就算是高崎说话比较多的一次了。

  原来的高崎,一次说话,顶多十几个字,多是表达是或不是,对或不对一类的肯定或否定句,再就是我要怎样,或者这事该咋办一类的祈使句,很少发表自己对别人,或者是对工厂的看法。

  不过也难怪,高崎现在做买卖了,而且做着仨买卖,都效益很好。在这唐城,都不能算小老板了。

  高崎当老板长了见识,当然就会有自己的看法。

  可是,孙继超觉得,高崎的这个看法,很不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