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7.人间悲剧(3)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117 2020.10.24 13:26

  以往金瀚绅见到小崔,那都是趾高气昂,爱理不理的,不训斥就算不错了。

  小崔今天总算见识到了,这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别看高崎穿着个蓝布棉袄,土里土气的,打扮时尚洋气如金老板,也得拿他当大爷看。

  大家坐着喝茶,高崎才慢条斯理地问地龙:“你为什么打她呢?”

  地龙就有些不好意思,讪笑一下说:“我真不知道她是你的人,要是知道,绝对不会动粗。”

  金瀚绅就接话说:“是啊,是啊,我也不知道小崔认识你,要不我早就提醒地龙了。”

  老金这是往外摘自己呢。

  高崎说:“这个跟她认识不认识我没关系,你打她肯定有原因。我就是想知道,她为什么挨打?你在这儿说说,也好让她长点记性,省的以后再做错事,还得挨打。”

  听高崎这口气,好像不是为了小崔来找他的麻烦。

  地龙就说:“我是花钱买服务的,我挑中了她,她也过来了,总得给我服务吧?从给我按摩的时候开始,她脸上就带着一股不耐烦的样子,摸一下都不愿意。这个老金知道,我买的可是全套服务。再后来,办事的时候,她还是一脸嫌弃,不许我的手碰她妈妈。我实在忍不住,才打了她。”

  高崎听了就点点头,然后就问小崔:“他说的没错吧?”

  小崔低着头不说话。

  就算她从事了这种生意,可是当着三个大男人讨论这事儿,她还是有些害羞,有种自己被他们剥光了的感觉。

  那个地龙长的又矮又黑,还挺着个圆圆的大肚子,跟个大癞蛤蟆似的,实在是太难看了,让她感觉太恶心了,她这才会不想让他动她。

  高崎看小崔的样子,就知道地龙说的是实话。

  他就对小崔说:“你既然愿意干这一行,就得按着这一行的规矩来。你先坏了规矩,人家才会打你。要是你碰上个脾气暴躁的,说不准打的你更狠,知道不?”

  小崔还是不说话,只是低着头。

  她心里想,这人明明是在替那个癞蛤蟆说话,根本就没有帮她的意思。这些混黑道的,都没什么好东西。他不为我说话,又把我叫到这里来,干什么呢?

  正想着呢,就听高崎跟地龙说:“她不愿意,你换一个不就完了吗,干吗非要打她呢?”

  地龙就分辩说:“主要是她那个讨厌我的样子,把我给惹毛了,没忍住气。”

  高崎没理他这个解释,而是自顾自往下说:“打了也就打了,可你打的地方不对。你打她屁股,身上看不到的地方,干吗非要打脸呢?她别的本事没有,就靠这张脸吃饭。你给她打坏了,这不砸她饭碗吗?你看肿成这个样子,至少半个月上不了班。这半个月,你让她靠什么吃饭?”

  这就是道上讲理的规矩了。你想让对方服你,就得给人家讲出没法辩驳的道理来。

  你有道理,对方不听,那就坏规矩了。

  坏了规矩,你动粗就有理由了。

  如果对方顾忌你厉害,不敢给你动粗,他就不敢坏这个规矩。

  地龙是绝对不敢跟高崎动粗的。

  他就尴尬地冲高崎笑笑说:“高哥你说的对,我不该动手打她。”

  高崎说这么多,就是要地龙这句话。

  听他这么说,高崎就说:“她坏了规矩,你也打了她了,你们两下里算扯平了。可是,她脸让你打成这样,总得花钱去治吧?这副样子,门都没法出,你让她靠什么吃饭呢?”

  高崎这么说,地龙就明白了。按道理讲,打了人家,给人家点补偿,这个本来就应该这么做。他打完了人家没什么表示,是欺负老金不敢把他怎么样。

  如今,有高崎出头,他不拿点钱出来,这事儿铁定就平不了。

  地龙也挺痛快,就说:“既然有高哥这话,我没什么可说的,赔她就是。”接着问,“高哥,你说吧,我赔她多少合适?你说个数。”

  高崎说:“我从前在唐城量具干修理工的时候,这个女孩她对象是我徒弟。”

  他先说女孩的来历,也等于是告诉地龙和老金,他并不是无缘无故吃饱了撑的管闲事。

  然后他才说:“问你要多了呢,你嫌我做事不公平。要少了呢,我高崎也不是随便开口的人,面子上过不去。半个指头吧?”

  半个指头,就是五千。

  地龙心里暗骂,特么就打她那么几下,赔几百块不得了了,你可倒好,长嘴就敢要五千,你这不是抢钱吗?

  可回过头来一想,高崎刚才的话已经说了,要少了他的面子没处搁。

  高崎是谁呀?你让他开口了,想着拿个三两千的就糊弄过去,那不瞧不起高哥吗?

  没问你要一万,你就知足吧!

  “行。”地龙咬着牙说,“高哥把数说了,我也就不说什么了。我今天没带这么多钱,改天给高哥送过去。”

  高崎点头说:“行,今天咱们算认识了,地龙你算条汉子。”

  能让高哥夸一句,那在江湖上也是荣耀。

  地龙就嘿嘿两声说:“能让高哥看的起,我这五千没白拿。谢高哥夸奖了。”

  高崎想想说:“这样,你改天把钱送老金这里就行了,我先让老金替你拿上。以后有事多联系。”

  地龙答应一声,坐一会儿,就告辞走了。

  他走了以后,老金才对高崎说:“高哥,五千有点多吧?这小子就是表面吹吹呼呼的,实际不趁几个钱。”

  高崎就冷哼一声说:“我就是让他长长记性。别觉得自己手底下有几个人,就七个不服八个不忿,什么缺德事都敢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就他那几个人,在我眼里,屁都不算!”

  这话也对。

  岳帆和高崎之所以在唐城有一号,不只是他们打架狠,关键还是他们会武术。

  这流氓会武术,谁都挡不住啊。

  又和老金说几句话,高崎就说:“我占你这屋一会儿,想跟这女孩聊聊。”

  老金识趣,就站起来说:“那成,我给你拿钱去。”说完就出去了。

  屋里,就剩高崎和小崔,在那个双人的木头椅子上坐着。

  现在,小崔已经吓的直哆嗦了。

  原先她也听刘进偶尔提过高崎,只是知道这人能打架,却做梦都没想到,这是个连她老板都害怕的流氓头子!

  老金在她眼里,已经是最大的坏人了,经常欺负她们这些女孩。看中谁了,叫到屋里就办,从来不会管别人愿意不愿意。

  这就是个恶魔!

  想不到,这个高崎,比这个老金还坏!

  他单独留下自己,肯定没安好心啊。虽说他打着自己的旗号问地龙要钱,可钱要来,他给不给她谁知道呢?

  就算给她,也不能都给她,给她一半都算烧高香了。

  可就算给她一半,也不会白给她。

  他单独留她在屋里,肯定是为了享受她一下呗。

  对高崎这种流氓来讲,她就是待宰的羔羊,是没有任何能力反抗的。

  可是,她身上让地龙打的到处是伤,真的很疼啊。还有,胳膊上让他给烫个窟窿,也很疼啊。

  高崎微微侧身看她,她就吓一大跳。

  “你慢点,我身上有伤!”她大眼睛里流露出哀求的神色,看着高崎,话不由脱口而出,“我自己脱,那样不容易碰到伤口。”

  高崎就摇摇头,对小崔说:“你坐着别动。我和刘进也算朋友,朋友妻不可欺。”

  看着小崔还是惊恐地看着他,他就柔和了声音说:“我虽然能打架,这城里好多混混都怕我,可我不是混混,也从不干伤天害理的事情。”

  小崔就从高崎的眼睛里,看出了怜爱,坐在那里不动了。好一会儿,轻声啜泣起来。

  待小崔哭一会儿,他从茶海边上的抽纸盒里,抽几张抽纸递给她,让她擦泪。

  看小崔把抽纸接过去,他又给她倒杯水,放在她跟前。

  “知道这一行不好做,为什么还要做?”

  小崔已经慢慢平静下来,他就轻声问她。

  过一会儿,小崔回答他说:“挣钱多。”

  “就为挣钱多?”高崎又问。

  小崔说:“我和刘进开发廊,把所有的钱都赔进去了。我想赶紧挣回来,再开发廊。”

  高崎沉默好一会儿,才问她:“上一次都赔进去了,这一次就能赚回来?”

  小崔说:“能。我觉得能。”

  高崎就问她:“上一次怎么赔的,你搞清楚了吗?”

  小崔说:“嗯!不该好高骛远,把规模和档次搞那么大,应该留一部分资金在手里,从小发廊开始做。”

  高崎就点点头,然后问:“还有呢?”

  小崔说:“要去南方发达的城市学技术,不是会理发盘发就能开发廊。”

  高崎就又点点头,再问:“还有呢?”

  小崔说:“发廊的装修,管理,还有进货,各种美发材料怎么用,都得好好学习。”

  小崔的回答,让高崎很满意。这是个知道总结经验的女孩,将来应该可以有出息。

  高崎问她:“你准备在这里挣多少钱,再去开发廊?”

  小崔说:“也就挣个几千块,够我过了年,去南方学技术的就行。剩下的钱,可以边打工边攒。”

  高崎再问:“如果待会儿老金给你拿五千,够了么?”

  小崔想想说:“差不多够了吧?我手里还有一些。”

  高崎就点点头说:“你去把刘进喊进来来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