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1.你不傻我傻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191 2020.08.24 11:07

  结婚证都领了,房子都开始装修了,陶洁还没有去见未来的公婆,这个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两个人自从确立了恋爱关系,高崎就没有瞒着家里。

  领证、中奖、买房子,父母也都知道。

  陶洁父母那里一直不同意,陶洁不想让高崎爸妈为难。

  在那个时代,女孩子去见了男方的父母,就基本等于是认可了这门亲事。

  接下来,就是男方父母托媒人到女方家提亲,然后就是定亲。

  双方家长在媒人的撮合下见面,在一起坐下来,商讨两个年青人的婚事该怎么办?

  这是当时必须走的仪式。

  陶洁的父母不同意,这些仪式就没法进行。

  陶洁去高崎家,会让高崎父母感到为难的。

  所以,陶洁决定,在父母同意之前,先不去高崎家。

  高崎的爸妈理解陶洁的想法,觉得这孩子很懂事。

  可领了结婚证,陶洁在法律上,都已经是高家的儿媳妇了,再不去见公婆,就是不懂事了。

  陶洁原本想着,领了证以后,就和高崎商量去见他的父母,却不料为了装修,俩人互相不说话了。

  去高崎家,当然就是礼拜天合适。

  明天就是礼拜天了。这个该死的高崎,就是不哄她,不主动和她说话。她就只好先开口了。

  听陶洁开口说话,高崎只顾着乐了,却把妻子给惹哭了。

  上一世他们结婚,没有婚礼。因为是先斩后奏,陶洁的父母不知道。

  他们先是在那个高崎买房子的小镇,租了前院那个房子,住在一起,就算结婚了。

  事后,也只是在厂里邀请了两个人关系比较不错的同事,办了两桌酒席。

  结婚以后许久,到年底了,陶洁的父母才知道,赶过来。

  生米煮成熟饭,父母确实也没有办法,只好认可了这门婚事。

  然后,小两口就开始了为房子而艰苦奋斗的日子。

  这一世,仍旧没有陶洁的父母准许并参加,陶洁肯定还是要和上一世一样,不同意举办婚礼。

  没有婚礼,就没有尴尬。

  宴请同事的时候,陶洁就可以像上一世一样,推说在高崎家里举行过婚礼了,爸妈已经回去了,就免去了父母不露面这个难堪。

  可是,高崎知道,没有婚礼,是妻子心里终生的遗憾。

  高崎不能再让妻子留下这个遗憾,他要给妻子一个最奢华的婚礼。

  十月一的时候,陶洁没有回家。她用这种不回家的方式,和父母抗争,希望父母能谅解她,答应她和高崎在一起。

  可是,父母也和她杠上了。

  她不回家,父母也不来找她。不和高崎散了,他们宁可不认这个闺女。

  陶洁挺伤心的,高崎知道,就尽量哄她,让她开心。

  自陶洁来家见了父母之后,高崎的爸妈对陶洁很满意。陶洁来家了,总是做好多好吃的招待她,嘘寒问暖的。

  可也不能假期总在高崎家里呆着,高崎就带着她去城里散心。

  这一回,手里有钱了,陶洁不再拒绝高崎给她买好衣服,也舍得吃肯德基,他们还去看了电影。

  陶洁懂事,自己买东西,也给高崎买,还给他的父母买,连高崎的弟弟也有份。

  逛商场的时候,他们还买了结婚戒指和首饰。

  高崎有钱了,跟父母也没法说钱是哪里来的。就跟对陶洁撒谎一样,照此办理。

  儿子没什么本事,只能当个穷工人,又过于老实,却找了这么好一个媳妇,高崎爸妈是绝对没有想到的。

  陶洁家里嫌儿子没出息,又不同意。

  儿子在这个时候中二十万,是老天在帮他。高崎爸妈也同意,中奖的钱归高崎自己支配,用在和陶洁成家上。

  花钱上,陶洁节俭惯了,什么都想挑最便宜的。

  妻子上一世就是这样,挑最便宜的,还得和人家讨价还价半天。

  这一回,高崎不听陶洁的,买就买最好的。

  结婚戒指,陶洁觉得有个金的就行了,而且也不用买一对儿。

  高崎以后也不会戴戒指,干吗要花那个冤枉钱?

  这个高崎同意。可他不同意买金戒指,非要给陶洁买个钻戒不可。

  钻石恒久远,象征着他们的爱情,海枯石烂。

  架不住高崎在一边鼓动,陶洁只好勉强同意。

  一枚钻戒,便宜的都得两三千,高崎直接买了个六千多的。

  把陶洁心疼的,脸都白了。

  就这么个破玩意儿,有也行没有也行,能吃还是能穿啊?

  高崎就嘿嘿地笑。

  他终于看见了自己的妻子,戴上了钻石的戒指,这是他上辈子欠着妻子的。

  接着,不容分说,拉着陶洁去买金项链,这也是他欠着妻子的。

  高崎要买金镯子的时候,陶洁死活不干了。

  一枚钻戒,珀金项链,加上给自己和高崎还有他的家人买的衣物,再加上吃喝玩,一天的工夫,一万多块钱出去了!

  “我不要,我从来不戴镯子的!”

  在金店柜台那里,陶洁就跟高崎急了。

  “你买吧,你买了你戴,反正我不戴!”

  高崎只能作罢了。

  假期第二天,陶洁死活不和高崎出门了,说什么都不去。

  “出门就花钱,呆在家里挺好,不用花钱。”陶洁说。

  高崎就不理解,说她:“人家都是恨不得男朋友给花钱买东西。你看薛雪,他对象给她买东西,买啥要啥,不买还跟着要呢!你可倒好,给你买你还不要!跟我求着你一样。”

  陶洁就说:“薛雪是薛雪,我是我。你看着薛雪好,你找她去!反正你现在有钱了,薛雪就稀罕钱。”

  就好像你不稀罕钱似的。高崎就在肚子里腹诽。

  高崎第一次发现,妻子还有这么不讲理的一面。

  假期剩下的两天,陶洁就在高崎家里,帮着高崎妈打扫卫生,收拾屋子洗衣服。晚上吃了饭,再让高崎用自行车带着她,送她回单身宿舍。

  父母不同意就敢和别人去领结婚证,陶洁已经做的够出格的了,再不能在高崎父母家住下,那让高崎父母怎么看她?

  国庆假期第一天,晚上高崎用自行车送陶洁回单身宿舍去。

  唐城到陶洁的单身宿舍,中间就路过高崎买房子的那个小镇。

  快到小镇路口上的时候,陶洁忽然就在自行车后架上,对高崎说:“咱们每回都要多跑十里地,你把我送回去,不累吗?”

  高崎笨,没明白陶洁的意思,就顺口回答说:“不累。”

  陶洁就又说:“要不,你把我送到你住的房子那里,你再回家住。这样,你就可以少骑十里地。”

  高崎想想,也有道理。就在小镇的路口上拐了弯,去自己的小平房。

  到了以后,陶洁怕黑,他得把她送到屋里,给她把铺弄好,看她洗漱了,准备睡觉,这才让陶洁插门,自己离开。

  就在他准备出门的时候,陶洁就又说:“要不,你留下来吧?”

  虽然陶洁的声音很小,几乎不能听见,他还是听见了。

  “嗳!”他就答应一声。

  反正两个人已经领证了,在法律上就是夫妻,他为什么不能留下来?

  这一晚上,陶洁是穿了衣服睡觉的,高崎也是。

  陶洁文艺,心里有许多纯洁的不染一丝尘埃的幻想。高崎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玷污了她这些白纸一般的幻想。

  两个人就那么和衣而眠,傻乎乎地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两个人还是回高崎家吃饭。

  晚上吃过了饭,还是高崎送陶洁来小屋。

  把她送过来,走还是不走呢?高崎还在犹豫。陶洁就用大大的眼睛,幽怨地看着他。

  一瞬间,从她那会说话的大眼睛里,高崎好像明白了什么,吱唔半天说:“要不……我还,还是留下来吧?”

  陶洁就看着他笑,问他:“干嘛啊?”

  陶洁笑靥如花,高崎却又紧张起来。

  “不干嘛啊,”他说,“咱们还像昨天晚上一样。你放心,我不会欺负你。”

  陶洁就没再说什么,转身洗漱去了。

  这一宿,高崎却辗转反侧,无论如何睡不着了。

  陶洁的文艺,和封建是不能划等号的。她需要的,是一份温馨,一份幸福,却并不需要他这么老实,这么笨拙。

  昨天晚上,她不要他送她回单身宿舍,恐怕就暗含着什么意思了。

  高崎终于开窍了,迅速回过身来,看着睡在一侧的陶洁。

  为了保证自己可以不动陶洁,他们是背靠着背睡的。高崎回过身来,就看到了陶洁的脊背。

  陶洁脱了外套,只穿着碎花的衬衣。就一床被子,两个人是横着盖的。

  他就慢慢的把一只手,从被子里面,搭到了陶洁身上。

  陶洁兴许是睡着了,没发觉,并没有动。

  高崎等了一会儿,终于鼓足勇气,把手伸过去,搂住了陶洁。

  这一次,陶洁有了反应,迅速回过身来,钻到了他怀里。

  他抱紧她,好一会儿,才悄悄问:“你说,咱们用不用等到结婚那一天啊?”

  陶洁不说话,过一会儿,见他没动静,就说:“我们证都领了,不算结婚啊?”

  高崎终于明白陶洁的意思了,顷刻就美羊羊变了灰太狼。

  被子终于不用横着盖了。

  上一世的新婚之夜,他过于猴急了,弄疼了陶洁,这也成了他一辈子的遗憾。

  这一次,他知道温柔了,知道慢慢把陶洁的情绪给调动起来。

  风平浪静之后,两个人相拥而眠,却许久又都睡不着。

  好一会儿,就听陶洁在他怀里吃吃地笑。

  “你笑啥?”他轻声问。

  陶洁说:“笑你傻,还能笑啥?”

  高崎不服说:“我哪里傻?”

  陶洁说:“好,好,你不傻,我傻行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