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4.无商不奸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357 2020.09.06 10:38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这年的十月下旬,天气渐渐凉了。

  高崎接过仟佰聚时装店来,也有一个星期了。

  胡丽丽雇了个服务员,叫陈春梅,只有十七岁,郊区农村的。十四岁就到城里来打工,做过饭馆的服务员,干过包装工,还在街上擦过皮鞋。

  出来打工,又没有文化,做什么都很辛苦,做什么也都不赚钱。

  好在她在城里历练了三年,见人已经不再腼腆害羞,脑子也不笨,只是普通话讲的不太好。

  胡丽丽一月给她三百,白天和她一起看店,顺便教她说普通话。

  晚上,陈春梅就住在店里,这样可以省去租房住的费用。

  做服装店,高崎其实帮不上什么忙,主要负责收钱、记账。

  其实,这个他也做不好,什么八折九折的弄不明白,还得胡丽丽来弄,他基本就等于是废物点心一个。

  服装店在比较繁华的中心路上,一般都是要营业到晚上九点以后才关门的。

  晚上陶洁下了班,也会过来帮忙。其实也帮不上什么忙。

  这做服装生意也是有讲究的,怎么招徕顾客,怎么把衣服卖出去,都得慢慢学。

  陶洁过来,也就是帮着整理一下摆挂的衣服。剩下的,跟顾客交流她会紧张,脸红,还不如那个胡丽丽招来的陈春梅。

  高崎也看出来了,妻子不是干这个的料,所有的事情,都得指望胡丽丽。

  他就和胡丽丽商量,晚上让她再加会儿班,到九点,大家一起下班。一月再给她加五百块的工资,一日三餐都是高崎出钱买。

  暂时先这么干着,等他慢慢熟悉一些了,能应付顾客了,胡丽丽再正常下班回家。

  2000年,在唐城,可以一月挣到两千块钱的,还真没有多少人。

  胡丽丽答应了。

  服装店的生意还可以,每天都有那么千数块的营业额。抛去成本和员工工资,还能剩个百十块。礼拜天营业额基本可以翻番。

  这也是高崎敢给胡丽丽加五百块钱的底气。

  可是,再刨去水电房租,高崎这个老板,恐怕基本就是白忙活了。

  这个营业状况,远没有当初店主夫妻说的那么好。

  高崎也不在乎。反正他有银元卖着,服装店自己不熟,不赔钱就行。

  这已经比当初他赔钱的设想好多了。

  其实,这辈子能重新看到活蹦乱跳的陶洁,他已经知足了。钱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他弄钱的目的,就是让陶洁过得好一些。

  可是很快,他就明白他经营服装店,为什么不挣钱了。

  一次在店里和胡丽丽偶然闲聊,胡丽丽告诉他,店主夫妻并没有对他撒谎,这个店的生意,过去真的很不错。

  九月份的时候,南方几家“仟佰聚”的供货商,就寄来了冬秋季服装换季的服装样品和图案。

  驻唐城的服装公司代理商,也送来了新一季的服装资料。

  店主夫妻只打算做到年底,就没有备南方远处的货,只选择了附近的几家代理商。

  选择附近的代理商,也是贪图卖完了可以随时去进货,不用备货。

  对服装的款式,也是有意减少种类和数量。

  现在,新款的服装基本卖完了,店里卖的,主要是以前的存货,和附近代理商的几款时装。存货款式有些过时了,卖的自然就不好。

  这些存货,按理说都应该降价处理,连成本价都卖不到的。胡丽丽没敢降到成本价以下卖,就是因为高崎是按这个价给原店主夫妻付的钱,已经吃亏了。

  所谓无商不奸,高崎总算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

  店主看着人很不错,说话又那么和气,好像让他赚了很大便宜一般。

  原来,留给他的,都是不好卖的存货,还按成本价和他结账。

  他在房价上没有获利,却在其他地方上找了回来。

  胡丽丽告诉高崎,做服装就是这样。举个例子,一款服装进个十件,头三件就可以把成本卖回来,剩下的卖多少都是利润。

  还是这个例子,一款十件服装,也就剩下个两件三件的,店主已经卖出七八件去了,投入的成本早就翻番。剩下的这两三件,都是积压很久的,给钱就卖,但绝对卖不出成本价来了。

  也就是说,仓库里这些服装,都是原来店主卖剩下的,给钱就能卖的服装了,半价给高崎,高崎都吃亏了。

  说到这个,胡丽丽就对高崎说:“高老板你也别怪我,当时你和他们夫妻谈买卖,我跟了他们这么多年,不好当面向着你说话的。”

  胡丽丽的做法,高崎当然可以理解,并不怪她。

  店主是岳帆的朋友,高崎不好再去为这个找人家。再说这也怨不得旁人,只能怪他经验不足。

  “那咱们以后怎么办呢?”他就问胡丽丽。

  胡丽丽就叹口气说:“只能先忍着了。想办法把这些货卖出去,回收些成本,再进一些当季的货,生意就能好一些。”

  “那我们为什么现在不进新货呢?”高崎就问。

  胡丽丽就吃惊地看着他。

  那晚大家一起吃饭,陶洁说过,高崎已经没有钱了。就十多万块钱,都给了店主夫妻了。

  “进新货需要钱啊。”胡丽丽说。

  高崎就问:“需要多少?”

  胡丽丽想想说:“现在秋天差不多过去一半了,秋货就还是这样,只进附近代理商的,凑合过去算了。但附近代理商的货,他们自己也往外卖,而且会比我们卖的便宜,我们不好卖。所以,过去我们一般不进或少进他们的货,都是进南方厂家的货,那样品种款式不重样。这女人买衣服,就讲究个和别人不重样,这样定价权就掌握在我们手里,利润就可以高一些。”

  高崎听半天,还是稀里糊涂。他就说:“你直接告诉我需要多少钱就行了。”

  胡丽丽犹豫一下说:“最少也得四五万吧?我是按照往年的经验推算的。这顶多够维持咱们到冬季,有时令货可买,不用总卖这些过时货。”

  高崎想想就又问:“那要店铺恢复到和过去一样红火呢?”

  胡丽丽说:“想红火,就得货卖全呀,各种款式都得进点,那样,少说也得进十多万的货才行。”

  高崎说:“行,你就按红火,货卖全的标准来,看看需要进什么货,一共得花多少钱,给我个具体数。”

  胡丽丽站在那里犹豫半天才问:“老板,那天老板娘不是说,咱们没钱了吗?我要按着老标准算出来,和厂家联系,是要立刻就得付款的。”

  尽管高崎让她称呼他“小高”,叫陶洁“小陶”就行,可胡丽丽还是觉得那样有些不尊重,依旧叫他老板,不守着陶洁就叫老板娘,守着了叫这个陶洁不高兴,才叫她小陶。

  听胡丽丽问,高崎有些不知道怎么说。想半天才说:“钱,我肯定有。可是,这个不能让陶洁知道,你明白吧?”

  胡丽丽就更糊涂了。

  你们虽然没举行婚礼,可证都领了,这有钱怎么还瞒着陶洁呢?

  胡丽丽就一脸茫然,摇了摇头。

  高崎又琢磨半天才说:“我吧,有些事情,陶洁是不知道的,知道了我怕她不高兴。所以,有些钱也是不能让她知道。”

  说到这里,他就没法往下说了。

  他这个解释,估计连他自己都整不明白,胡丽丽上哪儿整明白去?

  “哎呀,总之,进货有钱。不过你得想办法替我保密,这事儿千万不能让陶洁知道!”他干脆就来不讲理的了。

  不料他这么一说,胡丽丽无师自通,反而明白了。

  高崎不是一般人啊,他和岳帆一样,属于大混混。大混混的钱,肯定多是来路不明的。

  陶洁一看就是老实人家的孩子,高崎又一个劲讨好她,估计这些来路不明的钱,他不敢让陶洁知道。

  “我明白了,老板。”胡丽丽就说,“那我去联系厂家,算账去。”

  只要把店铺经营好,她有高工资可拿,她才不管高崎的钱是哪里来的。

  听胡丽丽说她明白了,高崎反而糊涂了。心说,你明白什么了?我自己都糊涂了!

  反正不管怎么样,能瞒住陶洁,别人他也不在乎。

  他就叫住她,再次叮嘱说:“千万不能让陶洁知道。这个也得叮嘱好小陈。”

  胡丽丽就满口答应:“放心,我不会坏你事的。”

  胡丽丽选好了服装的款式和数量,又打电话和厂家联系,确认,最后就拿出一个准确数字来,得花十五万左右。

  这个还真难不住高崎,他一直在找机会往外卖银元。

  进入二十一世纪,银元的价格一直在上涨。原先他卖十万块钱的银元数量,现在能卖到二十万。他抽空忙闲的,已经又卖了不少,手里差不多又有二十万了。

  胡丽丽联系好了服装,就让高崎赶紧去银行办承兑汇票,把钱给厂家打过去,人家好发货。

  高崎从来没办过承兑汇票,还得胡丽丽和他去办。

  钱过去了,三天以后,各服装厂的服装陆续到货。

  那时候,货只到火车站,还得自己去火车站提货。

  这个,高崎也整不了,也得胡丽丽和他去,雇三轮车拉回来。

  不过有这一回,第二回估计他就会了,再不用胡丽丽跟着。

  这个都不难,难还是难在怎么糊弄陶洁上。

  进货以后,仓库肯定就有些满了,晚上陶洁过来收拾衣服,肯定就会发现。这一点,高崎也想到了,心里正盘算编什么谎糊弄陶洁。可店里新货多了,顾客渐渐也增多了,大家一忙,他就把这茬给忘了。

  谎还没编出来,陶洁已经发现了。

  这天晚上,陶洁下班回来收拾衣服,突然就在仓库门那里喊高崎。

  “这里面怎么多了这么多衣服啊?”

  高崎就傻了。

  是啊,多出来这么多衣服,总不会是别人送的吧?可谎他还没编好呢。

  还是胡丽丽,听陶洁在楼上喊,赶紧就从楼下上来,不慌不忙回答说:“啊,那是才进的货。”

  高崎听了就有些着急。进货得花钱,不让你和陶洁说,你怎么先告诉她了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