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9.我不是混混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026 2020.09.11 11:28

  听说他就是高崎,郭老黑就有点傻。

  他正琢磨高崎说的是真是假呢,高崎就站起来了,一把薅住了他的袄领子。

  “不相信是吧?走,我带你去看看营业执照。”

  说罢不由分说,拽着郭老黑就下楼。

  比起高崎来,郭老黑身子矮一些,力气更是跟他没法比,跌跌撞撞就被高崎给拽下楼,拽到门口,墙上贴着的营业执照那里。

  高崎直接把他的脑袋快按到营业执照上了。

  郭老黑竟然不敢反抗,乖乖被高崎按着,一动不敢动。

  这就是气场了。

  高崎这种狠人,一旦把气势使出来,还真不是一般小痞子扛得住的,吓都给吓傻,别说反抗了。

  就连胡丽丽和陈春梅,也让高崎给吓得,站在原地动不了地方。

  “看清楚了?这上面有照片,有名字,相片是不是我?我就叫高崎!”

  高崎说完,根本不等郭老黑回答,摁着他的脑袋就往贴营业执照的那面墙上撞。

  “年纪轻轻不学好,我再让你装黑道!我再让你收保护费!我再让你黑岳帆!我再让你说认识梁超!”

  说一句,他就摁着他脑袋往墙上撞一下。脑门撞在墙上,就“咚”地响一声。

  郭老黑现在的年龄明显比高崎大,他还说人家年纪轻轻的。他又把自己当成那个老炮高崎了。

  胡丽丽就站在不远处,干张嘴说不出话来。这么撞,是要出人命的!

  她知道再不阻止高崎,那人就给高崎撞死了。可这时候她双腿发软,没一屁股坐地上就不错,又哪里走的了路?

  高崎摁着郭老黑的脑袋,连着“咚咚”地在墙上撞了四下,这才松了他。

  松了他郭老黑也站不住,已经给撞晕了。

  高崎一松手,郭老黑就瘫在地上了,裤子一片精湿,直接吓尿了。

  高崎跟没事人一样,转回身来对胡丽丽说:“待会儿他醒了,给他杯水喝,让他滚蛋!”

  说完,高崎重新上楼了。

  胡丽丽腿软了好久,才能慢慢走道。那边陈春梅人直接就傻了,只是站着一动不动。

  胡丽丽心说,我还喂他水,没准儿人都让你给撞死了,这下出大事了!

  这个高崎,平时看着少言寡语,人也很温和,对她很有礼貌,一口一个胡姐叫着。要不是她亲眼见着他和岳帆在一起,打死胡丽丽她都不信,高崎是混混。

  这下她信了,一般人有出手有这么狠的吗?绝对没有!她终于知道混混为什么可怕了,一言不合就杀人啊!

  可这人是高崎杀的,她该不该报警呢?不报警,这不成共犯了?到时候恐怕就说不清楚了。报警?高崎就在楼上呢!要是让他知道她去报警,他再把她也给杀了咋办呢?

  也就在她胡思乱想这阵儿,地上瘫着的郭老黑竟然醒了,慢慢站了起来。

  胡丽丽看着郭老黑,又直接傻了。

  这人给撞成这样,还死不了?

  郭老黑虽然站起来了,可还是站不稳,走路直晃悠,只好先扶着墙站着,不敢动。

  胡丽丽就想起高崎的吩咐来了,赶紧找个杯子,从饮水机里接一杯凉水,又对些热的,估摸着差不多不冷不热,给郭老黑端过去。

  郭老黑把杯子接过去,把水喝了。

  说也奇怪,他喝了那杯水,人竟然好了,还知道把水杯还给胡丽丽,说声“谢谢”。

  然后,然后竟然转身自己走了!

  然后,胡丽丽直接就不敢上楼了,楼上有个混混高崎!

  胡丽丽心里扑通扑通乱跳,接待顾客也是三心二意,乱七八糟,前言不搭后语。

  陈春梅倒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怕过那一阵去,还一个劲跟在胡丽丽屁股后面捣乱。

  “咱们老板怎么那么厉害呀?真敢打人啊?那人咋不还手呢?”

  “闭嘴!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别说!”

  这一回,胡丽丽知道混混可怕了。

  转眼又过去半个小时,快六点了,天早已经黑下来了。

  高崎在楼梯口那里喊:“胡姐,你上来一趟!”

  陶洁快回来了,高崎得嘱咐好胡丽丽,这事儿不能让陶洁知道,要不然又得挨骂。

  胡丽丽不想上去,可又不敢不上去,腿打着哆嗦,终于还是上了楼。看见高崎,笑也不是,哭也不是,脸上那个尴尬啊。

  这时候是饭点,进店的人不多。

  高崎就让胡丽丽坐在沙发上,柔和了语气问她说:“那人走了没有?”

  “走,走了。”平日说话嘴皮子又快又利落的胡丽丽,这时候说话变结巴了。

  “刚才吓着你了?”高崎就露出抱歉的神色来说,“对不起啊,胡姐。”

  “没,没事儿。”胡丽丽尽量想表现的轻松一些,可嘴还是不听使唤。

  高崎就坐在她跟前,放缓了语气对她说:“胡姐,你不用害怕,我不是混混,也不是痞子,不欺负人。我平生最恨这些痞子跟混混欺负好人,就经常跟他们干架,所以他们怕我。他们干坏事,欺负好人,我从来不会。你放心好了。”

  胡丽丽哪里能放心?刚才在楼下,都琢磨着给多少钱也不干了,明天辞职呢,太吓人了!

  高崎看她还是害怕,就又说:“胡姐,你别怕。你看,原来那店主两口子,在存货上坑了我,我如果是痞子,能和他们算完吗?我不也没去找他们吗?”

  胡丽丽想想,可也是。要是高崎真是痞子,这夫妻俩恐怕要倒霉!他们想不到,胡丽丽会一心一意帮高崎,把存货里面的猫腻,告诉他。

  要是高崎真是痞子,胡丽丽早就闯祸了!

  就听高崎又说:“胡姐,我知道那两口子都是老实的生意人,平常人,我不也就拿对平常人的态度对待他们吗?吃亏就吃亏了,谁叫我不懂呢?所以,你别怕我,我不会对你,对小陈那样的。”

  胡丽丽想想,还真是这样。高崎平时对她和小陈,比原先店主夫妻对她,好多了,也客气多了。

  胡丽丽就冲高崎笑笑说:“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高崎也笑,然后就解释说:“像刚才那个小痞子,我不那样对付他不行。不一次就打怕他,他不长记性,还会来找麻烦。”

  胡丽丽说:“你打他那么狠,会打死他的!”

  高崎说:“胡姐你放心,我有数,打不死的,顶多就是轻微脑震荡,晕过去,一会儿自己就好了,没事的。”

  胡丽丽不服气说:“你怎么就这么有把握?要万一撞巧了,把他给撞死怎么办?”

  高崎就笑笑说:“好,胡姐,我听你的,以后下手轻点。”

  从高崎的笑容里,胡丽丽就能猜出来,高崎在敷衍她。

  “你知道那样打不死他,他一会儿就会自己醒过来,是不是?”她问。

  高崎不回答她,只是说:“胡姐,人又不是泥捏的,哪有那么容易死呀?”

  胡丽丽就明白了,高崎打人有数。可这得打多少人,才能这么有数啊?想想都可怕!

  这时候,高崎就又嘱咐她说:“胡姐,刚才那事儿,可千万不能让陶洁知道!麻烦你嘱咐一下小陈,千万不能和陶洁说这个。”

  这时候,胡丽丽逐渐镇定下来,也不觉得高崎可怕了。

  她就问:“怎么,你怕陶洁知道啊?”

  高崎就苦笑说:“是啊,陶洁知道了,又得熊我一天。”

  胡丽丽就看着他笑。

  这个男人,还真有意思。这么大本事,能把小痞子给吓尿裤子,竟然怕媳妇,见了媳妇,就乖的跟只乖绵羊差不多了。

  “放心吧,我去嘱咐小陈。”

  她话音刚落,就听陈春梅在楼下说:“陶姐,你回来啦?”

  高崎立马就从沙发上站起来来了,慌里慌张下楼。

  临下楼之前,还偷偷再嘱咐胡丽丽一遍:“千万别漏了!”

  第二天上午,高崎没来店里。

  他得去找陶洁的师傅蒋秀英,让她帮他去陶洁家说媒。

  这也真有意思,两个人都领了结婚证,住到一块儿去了,还得再找媒人说媒。

  可世俗里就得有这么个手续,高崎也不能不按着世俗的规矩来。

  关键,还是要通过说媒,让陶洁爸妈有个台阶下。

  可这事儿还不能让陶洁知道。

  不能让陶洁知道,就不能去厂里找蒋秀英,她和陶洁在一起啊。

  他就给车间打电话,找刘进。

  高崎可以在下岗之前不上班,刘进可不敢。他不上班,铁定没工资。

  电话是车间主任马树钢接的,一听是高崎,二话没说,直接亲自去叫刘进了。

  刘进接电话,高崎就让刘进去磨工工房,看看陶洁师傅上班没有?

  “找着她,就问问她,中午下班回家不回?”高崎嘱咐刘进,“你就告诉蒋师傅,我中午去她家,找她有事儿。记住,这事儿千万不能让陶洁知道,和蒋师傅也这么说。听明白没有?”

  刘进去找蒋秀英了,高崎就拿着自己那块诺基亚3310等着。

  现在,他和陶洁都有手机了,不管对方在哪里,有事儿可以立刻互相找到,方便了许多。

  过一会儿,刘进又回来,拿起电话来告诉高崎,蒋师傅已经两天没来上班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