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2.工人不如小商贩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151 2020.08.25 10:13

  高崎不傻。

  陶洁的一些暗示,他不是不明白。

  只是,陶洁在他心里,过于文艺,过于圣洁了,他唯恐自己的莽撞,伤害了她,或者给她留下什么遗憾。

  这辈子,他不想给妻子留下任何遗憾。

  所以,在不能完全拿准陶洁的想法之前,他不敢轻举妄动。

  “我不傻。”他的大手,在妻子光滑的脊背上抚摸,“我就是怕惹你不高兴。你不高兴,我心里恐怕比你还不高兴。”

  “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高兴。”陶洁说。

  妻子在他怀里,吹气如兰,又把他给逗的,心里痒痒的。

  陶洁是属于那种该大的地方大,该苗条的地方苗条的身材。不像有些女人,肉都长在了腰上和腿上,该长肉的地方,却不长肉。

  陶洁的肉,都长在了该长的地方。这是高崎早就熟悉了的。

  原先是直接不敢再想妻子的身体。如今,妻子又活生生地在自己的怀里了。高崎只想想妻子就在身边,都会产生不可抑制的幸福。

  不过,这是妻子的第一次,他不敢再碰她,怕伤着她。

  终于强忍着冲动,闭上眼睛。两个人就在这小屋的黑暗里,慢慢进入了梦乡。

  从那一天开始,他们才算真的成为了夫妻。

  再次成为夫妻之后,高崎就发现,陶洁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文艺了。过去陶洁不好意思和他说的话,突然就都好意思了。

  比如,第一天在这里留下来,陶洁会把洗脸盆里弄上水,柔声对他说:“你洗洗脸吧?顺便也洗洗脚。”

  他洗脚的时候,她还会把擦脚的毛巾给他拿过来。

  真正成了夫妻,陶洁就会吼他:“洗脸,洗脚,你脚臭死了!刷了牙再睡!”

  细细想来,妻子和其他人的媳妇,没什么不同,会生气,也会发脾气,更会对他不客气。

  可是,记忆里的妻子,为什么会那么文艺呢?

  细细想来,妻子离开他太久太久了,他只记住了妻子的好,和妻子最令他着迷的那一部分。

  不过这样也好,他不用像刚刚重生回来的时候那样,处处小心翼翼了。

  国庆假期之后不久,厂里就下了通知,要办最后一次下岗。

  下岗和辞职是不一样的。

  下岗职工要和厂里签主动解除劳动合同的协议书,厂方保证下岗工人在分房,孩子上学、医疗等的待遇上,和在厂里的工人一样。

  同时,还会给每个工人两万块钱的下岗一次性补贴。

  另外,市劳动局,社保处,还会给每个下岗工人发放三个月的失业保证金,还会免费对下岗工人进行技能培训。

  高崎只对两万块钱的一次性补贴感兴趣。

  陶洁的父母,不愿意把陶洁嫁给他,就是因为他是一个破国企的工人,这辈子永远不会有什么前途。

  有房子又怎么样,有十万块钱又怎么样?房子不当饭吃,十万块钱总有花完的时候。

  花完了,他一样还是个穷光蛋,一样还是个每月只有四五百块的穷工人,陶洁一样还是要跟着他吃苦。

  将来有了孩子,上幼儿园上学,补课学特长才艺,还得花钱。钱从哪儿来?两个十万也不够!

  他们宁可逼着闺女嫁一个卖服装的小商贩,都不肯让陶洁嫁一个穷工人。

  他辛辛苦苦在厂里干,学技术,学手艺,最后还不如一个小商贩。

  记得上高中的时候学政治,老师说,工人阶级是这个国家的领导阶级,这可真是领导阶级!

  他早就不想做这个工人了,为了陶洁,也为了让别人瞧得起。

  上一世,妻子没了,做什么都无所谓。

  这一世,不能再这样混下去了。

  他不辞职,就是在等这最后一次的下岗机会,等这两万块钱。

  陶洁爸妈不是喜欢服装贩子吗?他就当服装贩子。他这个服装贩子,要比他们看上的那个服装贩子有钱。

  他才不要那个简易棚子改的服装店,他要有自己正规的服装店,卖品牌服装,才不卖那些地摊货。

  这样,陶洁的爸妈,就该心甘情愿地把闺女嫁给他了吧?这也是他答应陶洁,婚礼之前说服她爸妈同意的那个办法,给陶洁的第二个礼物。

  搞品牌服装店,就得花钱。房租,货款,十万块钱都不见得够。

  加上主动下岗这两万,应该够了吧?

  另外,他也不打算让陶洁在厂里干了。辛辛苦苦不挣钱,受这个罪干吗?还不如两个人一起做买卖呢!

  中午吃饭的时候,高崎还是去厂里食堂打了饭来,和陶洁在钳工工房里一起吃。

  他们吃饭的那张桌子,就是高崎没事和刘进下棋的那个桌子。

  五零角铁焊的框架,上面镶了一张电木板,电木板上刻着象棋棋盘。平时没事,大家也在这上面打扑克。

  两个人对面坐着吃饭,高崎突然就说:“我们申请下岗吧?”

  高崎的话,吓陶洁一跳,她正惦记着怎么不被下岗,保住自己的工作岗位呢。

  陶洁拼命工作,不敢请假,就是怕这个下岗的政策。

  虽说是要求职工主动报名申请,厂里才会给办理。可那个时代,人们的思想并不开放,又有多少人愿意主动下岗的呢?

  每一批下岗,都好像是有名额规定的。达不到规定数额,就得领导出来,研究决定要谁下岗。

  有时候,一个组里被分到个名额,大家都不想下岗,领导没法决定,就得抓阄解决。

  谁抓到了那个下岗名额,下也得下,不下也得下。

  陶洁最怕这个。

  如果是这样,她每天这么努力,就都白干了。

  “你疯啦?”

  听高崎说要她和他一起下岗,陶洁的声音就有些高,“咱们除了做工,什么也不会,下岗干什么啊?”

  高崎就把自己心里,那个开服装店的想法,告诉了陶洁。

  陶洁考虑半天,还是摇了摇头说:“高崎,这个办法不好。”就感叹着说,“做生意不是那么容易的。我们镇上当初有好几个跑到市里来做生意的,大部分都赔了。成功的只有一个,就是我妈给我说的那个。”

  想想,就又给高崎算账说:“你看,你虽然中了二十多万,我也觉得很多很多了。可是,你非要买那么好的楼,连各种费用,就花了差不多一半。

  然后,你又非要找正规装修公司,这一下就又花出去两万多!咱们还要买家电,家具,还有过日子用的好多东西。等这些都买完了,手里还是剩不下几个钱。

  这城里像样点的铺面,一年租金就得两三万,这合着一天就得挣出一百多块钱来,才刚刚够你交房租的,这还不算水电和交税。算上这些,一天至少要挣出二百块来才行啊,相当于我大半个月的工资呢!再加上进货的本钱,十万块钱都不够!

  你琢磨着,咱们一天能挣二百块钱吗?要是挣不出来,你手里剩下的这些钱,一年就会赔光的!”

  陶洁的一番精打细算,把高崎都给说的犹豫了。

  就他这样的,做买卖肯定会赔钱。

  可是,不做这个买卖,陶洁的父母一辈子都瞧不起他。

  上一世,就是如此。

  万一他们不答应把陶洁嫁给他,不来参加婚礼,陶洁就会不要婚礼,他就没法给她一个永生难忘的婚礼。

  赔就赔吧,反正他有银元往里面贴。实在不行,就先干一年再说。到时候反正婚也结了,陶洁爸妈也同意了,奢华婚礼也有了,退了门面,不做就是了。这辈子靠卖银元,也足够了。

  反正,这个工人是不能再当了。

  他就问陶洁说:“人家都能挣钱,为什么我们做就不挣钱啊?”

  陶洁说:“人家懂行啊。你不懂行,脑子又不灵光,肯定不行。”

  高崎就继续争辩:“不懂我可以学。”

  “就怕你学也学不会!”

  高崎就反驳:“我学不会,你也学不会吗?我知道你聪明,一定能学会的!”

  陶洁想半天,摇摇头说:“高崎,做服装生意,做不好会赔好多钱,我们没有那么多钱拿来交学费的。”

  在高崎听来,陶洁的每一句话都有道理。

  可是,不去做服装生意,所有的矛盾就都没法解决。

  “我们不做,怎么会知道挣还是赔?”他还是坚持说,“反正,总得试一试。”

  陶洁知道,高崎是个很倔强的人。他用这种语气说话,就已经说明,他心里打定主意了。

  陶洁最终还是妥协了。

  她叹一口气说:“好吧,你觉得可以,你就去做吧。不过,咱们两个不能都下岗。”

  高崎就问:“为什么?”

  陶洁说:“都下了岗,万一赔钱了,咱们就没有退路了。你自己去做,万一赔了,咱们顶多不做。我在厂里,好歹还有一份固定的收入。只要咱们节俭着花,还是能把日子过下去。”

  高崎想想,陶洁说的,还是有道理。

  “要不,你去做生意,我留下来。”他说。

  陶洁想想说:“我在厂里都混不好,出去做生意,肯定不行。你去做,赔了你还有修设备的手艺,找个工作也不是很难,还是你下岗吧?”

  高崎就不言语。

  他忽然想到了,陶洁的确不适合去做这个生意。

  他自己去做,就是赔了陶洁也不知道,他可以继续卖银元,换了钱来补贴家用。等他都卖了那些银元,有了大钱,再让陶洁不干了也不迟。

  如果让陶洁去和他一起做这个买卖,赔了陶洁就知道了,他还是没有理由拿出钱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