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5.岳帆之死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079 2020.09.27 14:59

  上一世,岳帆的死,盛世大舞台是脱不了干系的。

  这是一个包括舞台表演、歌厅、舞厅,还有隐秘营业项目的综合娱乐场所。

  原本是南方人经营。后来,位置所在的,那个由城中村改造而来的街道头头,司季勇,就看上了这地方。

  司季勇当初竞选土皇帝,就是靠暗势力的。他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南方人就把这个地方低价给他了。

  明面上,他是街道头头,暗地里,他是盛世大舞台的老板。

  这种娱乐场所,藏污纳垢,三教九流都来。司老大手下那几个暗势力,就难免有些支撑不了场面,他就找了岳帆。

  岳帆功夫好,仁义,在整个唐城,多数道上的兄弟给面子。

  岳帆如果肯负责盛世大舞台的保安工作,对司老大来说,会省不少麻烦。

  后来,岳帆经不住诱惑,的确是去那里做保安经理了。

  一年多以后,盛世大舞台有人闹事,被保安给打死了。

  这事惊动了全国媒体。墙倒众人推,盛世大舞台里,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都给媒体刨了出来,影响就大了。

  出事那天,岳帆在经理室。当他知道出事的时候,人已经死了。

  当时现场混乱,人怎么死的,众说纷纭。

  这么大的事情,又惊动了媒体,必须得有人出来顶锅。弄俩小保安顶锅,上面不满意。必须得有个说得过去的人物,出来承担责任。

  司老大肯定不想顶锅,岳帆有过前科。

  最终,盛世大舞台关门,岳帆被判了十五年。

  至于这里面到底有没有人暗中操纵,做了什么手脚,没人能说的清楚。

  岳帆性格倔强,自己没做过的事情,自然不肯承认。他一直在里面申诉,高崎也在外面,带着老虎、梁超和赵迷糊他们,到处活动找人,试图翻案。

  翻案的事还没有眉目,岳帆却死在了监狱里。据说,是急性脑膜炎发作。

  高崎在跑岳帆这个案子的时候,接触了不少人。案子里的一些内幕,已经开始忽隐忽现。他心里已经知道,岳帆冤枉,苦于抓不到证据。

  岳帆的死,大家都不相信是因为疾病。

  依照岳帆的性格,司老大敢陷害他,出来以后,他不会放过司老大。

  岳帆死了,赵迷糊瘸了。

  高崎知道,这事司老大脱不了干系。他带着老虎和梁超,直闯司老大的豪宅。两条柳木短棍,干翻了十几个保镖。两条藏獒,被他生生用棍子砸碎了脑袋。

  司老大差点让疯虎一般的高崎给吓死,直接服软,给他跪下了。

  在老虎和梁超死命拉着的情况下,高崎才没要司老大的命。

  司老大答应,花巨资给岳帆出殡,自己亲自抬棺,高崎才饶了他。

  那时候,陶洁已经没了,高崎根本就不打算活着了。要不是担心连累了老虎他们,司老大命就丧在他手里了。

  出殡那天,司老大和高崎在前面,一人一边,老虎和梁超在后面,抬着岳帆的棺材,徒步穿过唐城的主要大街,往殡仪馆去。

  雪白的纸钱,漫天飞舞。雪白的经幡,拍成两列,在前面引路。后面,是一长溜的花圈,和上千送葬的人流。

  岳帆仁义,唐城许多商户和弱势群众,都受过他的好处。自愿赶来送葬的人,络绎不绝。还有的在路边摆设香案,棺椁经过的时候,鞠躬祭拜。

  而高崎为了弟兄,舍命相拼,逼司老大全程抬棺的举动,也感动了道上所有的兄弟。

  从此高崎的名字,威震唐城。

  道上再提仁义两字,必定要提岳帆和高崎这一对兄弟。

  什么是仁义,什么才是兄弟?这才是!

  可是这些事情,应该是五年以后才发生的事啊?

  现在,司老大才刚刚接手盛世大舞台,岳帆怎么就要过去看场子呢?

  难道,司老大刚接手盛世大舞台,就找过岳帆了?

  上一世,岳帆这时候没跟他提过这事。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件事情提前了五年呢?

  难道,他和陶洁的命运改变了,也影响到了岳帆?

  可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岳帆和盛世大舞台有任何牵扯了。

  这时候,岳帆已经喝醉了,估计他说什么,岳帆都不见得能听进去。

  高崎对岳帆说:“咱们不是混混,看场子是混混干的事情,咱们不能干。”

  岳帆喝多了,咧着嘴傻乐:“你特么的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你风风光光娶媳妇过日子,哥也想啊。可是哥没钱,哥找个挣大钱的地方,怎么就是混混了?”

  高崎知道和他掰扯不清楚了,就说:“你要钱我有,我的就是你的。”

  岳帆就摇头。

  “兄弟,你有老婆了,钱得给老婆花,哥不花你的。”

  人醉心不醉。

  高崎就不再说什么了。

  和个醉汉,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酒店里,其他来参加婚礼的客人都走了,只剩了他们这一桌。

  陶洁还在外面,等着高崎出来。

  几个要好的姐妹也没走,还想着让陶洁带着,去他们的新房看看。

  高崎紧着不出来,薛雪就有些不耐烦了,问陶洁:“那屋里都是些什么人啊?怎么一点眼力劲儿没有?人家这是结婚,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哪有这样不管不顾,喝起来没完的?”

  就催着她去找高崎,让他把那帮人赶紧打发走。

  陶洁也有点烦岳帆他们了。可想想为了给她这场豪华婚礼,那哥几个跑前跑后,忙好几天。

  特别是岳帆,为了找一辆婚礼那天接她的豪车,不知跑了多少地方。

  陶洁还是懂高崎的。

  他能纵容他这些兄弟,关键时候,能帮他的,也是这些兄弟。

  她没有进屋催高崎,实在让薛雪她们给催的急了,只好把手机掏出来,给高崎打个电话,问他什么时候能结束?

  高崎看看几个弟兄意犹未尽,就让陶洁她们先走,他在酒店陪着他们,待会儿再走。

  酒店里剩下的烟酒饭菜,就让弟弟高峰和他几个同学,弄回他妈家。

  快过年了,上大学的弟弟高峰,也放假回来了。高崎把婚礼拖到这个时候,也是为了等着弟弟回来。

  听高崎这么说,陶洁就没再说什么,挂了电话。

  也只能这样了。

  陶洁挂了手机,去吩咐了高峰,就要领着几个姐妹,去黄金国际,参观她的新房。

  陶洁不喜欢招摇。

  在黄金国际有房子这事儿,她一直没好意思和别人说,就是最好的朋友薛雪也没提。

  薛雪结婚,买的是山上的房子,当时那个得意劲,烧包的都不行了。

  要知道,就算是山上的房子,唐城量具刚刚结婚的年青人,也没有几个可以买起的。

  看着薛雪那个得意劲儿,陶洁就没法张口说自己的房子了。

  山上的房子,和黄金国际差着不少档次呢。她怕说了,打击到薛雪。

  薛雪问的时候,她只好说还没买呢,到时候再说。

  薛雪去过她和高崎住的那间平房。当时就问陶洁,是不是高崎不打算买房子,就在平房里住啊?

  陶洁就胡乱回答她说:“平房也挺好的。有这么多邻居,大家对我们可好了,经常过来串门,我都舍不得搬走了。”

  这确实是陶洁的真心话。平房里的邻居们,住在一起久了,相处的跟一家人一样。

  陶洁漂亮,勤快,性子柔顺,能理解别人。就像理解薛雪一样,唯恐伤了她面子。

  所以,大家都喜欢她。这回举行婚礼,邻居们好多都来了。

  听陶洁的意思,还真有要在平房里过日子的意思,薛雪还说陶洁一顿。

  同学里面,陶洁是最漂亮,最懂事的一个,高崎凭什么不给陶洁买楼啊?

  她就撺掇着陶洁,逼高崎回家跟父母商量,不买楼就不结婚。

  当初,她就是这么逼自己的对象家,才把楼给逼出来的。

  陶洁听了就只是笑,不说话。

  薛雪也知道,陶洁的性子不是她,干不出来这种事。她也就那么一说。

  陶洁那么喜欢高崎,她可不想挑拨人家夫妻关系。

  陶洁有手机,薛雪也不知道。

  两千年,唐城量具的工人,买不起手机。除了厂里分厂厂长级别的干部,公家给配了手机,工人基本没有带这东西的。

  以陶洁的性格,更是不肯让别人知道。

  她平时也不打电话,上班手机放在包里,锁在工具橱里,换了工服去工房。

  高崎想找她,只能打车间的电话,让别人去磨工工房里找她。

  她那个手机的作用,就是她要找高崎,或者找父母的时候用。

  找高崎,如果是在在厂里,她都是偷偷找个没人的地方,给高崎打电话。找父母,一般都是回家以后才打电话。

  别的女孩喜欢招摇,她恰恰相反,唯恐和别人不一样。

  今天是举行婚礼的日子,高崎总是不出来,陶洁着急了,这才不背着别人,掏手机出来,给高崎打电话。

  看到陶洁有手机,薛雪眼睛都直了。

  “陶洁,你有手机啊,啥时候买的?”薛雪一惊一乍的。

  陶洁不愿意让她知道,也是知道薛雪的性格,高傲,喜欢攀比,唯恐自己不如别人过的好。

  话说回来,工厂里的姊妹,哪一个不是这样的?

  陶洁是怕薛雪知道了,逼着对象也给她买,回去两口子吵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