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5.勤俭朴素的大孝子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284 2020.09.17 11:05

  高崎从蒋师傅家出来,就回城里的服装店了。

  昨天说好了,和陶洁一起回父母家,商量去她家的事情。陶洁下了班会来服装店,和他一起回家。

  厂子离市区远,陶洁平时上班,中午就在厂里食堂吃,高崎就在店里吃,平时也没时间回家。

  高崎昨晚给他妈打了电话,说今天中午和陶洁一起回家。

  知道他们中午回来,高崎妈就在家里包好水饺,等着儿子跟媳妇回来,一起下了吃。

  陶洁人漂亮,性格也好,不像别人家媳妇那般的小心眼儿,到了婆婆家斤斤计较。人也勤快,来家就下手干活,拖地收拾屋子做饭,从来都不闲着,也没拿自己当客人。

  和上一世一样,对这个大儿媳妇,老两口是说不出来的满意。

  唯一的遗憾,就是人家闺女家父母,不同意这门亲事。为这事儿,高崎爸妈也犯愁。

  这会儿听说陶洁爸妈同意了,不止陶洁高兴,高崎爸妈也高兴,算是去了一块心病。

  婆媳俩都真心换真心,处的跟娘俩似的,高崎也就敢晚上把陶洁一个人留在他妈家,推脱店里有事儿,去一下就回来,单独跑出去了。

  他出去,不是因为服装店真有事,也不是和岳帆他们去鬼混,还是为了蒋师傅的事。

  这个事他不出面,蒋师傅还是会和上一世一样,在厂里落个不好的名声。

  蒋师傅那么好一个女人,就算没有陶洁这层关系,高崎也不忍心看着不管。

  供应处那个刘处长,他不认识。但有一点他心里清楚,这世上的好人,大都怕坏人。像刘处长这样的人渣,虽然不能算好人,一样也怕坏人。

  高崎不欺负好人,在唐城量具的好人眼里,还算不上坏人,不见得可以让刘处长害怕。

  他得找个在唐城量具人人都怕的痞子,和他一起去吓唬刘处长,才能镇住他,让他再也不敢去找蒋师傅,甚至提也不敢再提这件事情。

  自在城中村打了那一回架,高崎在唐城的痞子圈里,已经有名了。

  服装店主要靠胡丽丽,岳帆有事找他,他也跟着去。

  岳帆也不是痞子,基本不干欺负人的事情。用他的话说,叫替天行道。

  只要不违背良心,高崎就跟着去,有时候也背不住和别人干架。

  如此一来,他的名声,在唐城的痞子圈里,也就有一号了。

  唐城量具的好人不知道他,厂里的痞子们,都是和社会上的痞子圈通着的,他们都知道高崎。

  他这时候找个厂里的痞子帮忙,估计不管找谁,大家都会给他这个面子。

  唐城量具人人都怕的痞子,自然就是老摩托赵国栋莫属了。这小子是本厂子弟,从小到大,干过的坏事数不胜数,早就臭名远扬了。

  高崎和赵国栋一直没什么来往,但他知道,老摩托喜欢堵博。

  在唐城量具的单身宿舍里,住着个叫刘强的痞子,在厂里也很出名。刘强可以算五毒俱全,在自己宿舍里,常年设个赌局,从当中抽份子钱。

  高崎就骑了陶洁的踏板,直接奔刘强的宿舍去了。

  工厂的单身宿舍,都是门对门的筒子楼,基本没人管理,乱糟糟的。楼道里也没有灯,到了晚上黑漆漆的,不是住在这里,或者是经常过来的熟人,没人敢进来。

  唐城那些犯了事的痞子们,也喜欢跑到这城郊结合的三不管地带,躲避警察的追捕。

  高崎摸着黑上了刘强住着的三楼,再摸着黑走到走廊最里面,在南边那个门口停下来,敲了敲门。

  好一会儿,门打开一条缝,露出半个脸来。

  那张脸高崎不认识,对方好像也不认识他。

  “找谁呀?”那人一脸厌烦地问,声音不大。

  “赵国栋。”高崎只回答了三个字。

  “你是谁?”那人又问。

  “高崎。”

  这句话管用,那人整个脸就露出来了。

  “这里没有姓赵的。”他回答高崎。

  “你去和刘强说,高崎来了。”高崎冷冷地说。

  那人还想在门口挡着,高崎推他一把,把他推到一边去,自己走进去。

  屋里灯光昏暗,七八个人围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没有扑克牌也没有麻将,只放着几个带盖的陶瓷杯。

  这是一种赌点的游戏,解释起来挺复杂,带盖的陶瓷杯子,就是赌具。

  而赵国栋,就坐在靠窗的那个位置上。

  高崎就回过头来,照着那个开门人的脑袋,扇了一巴掌,“啪”一声脆响。

  “你不说没姓赵的吗?”

  对这种小痞子,越客气他越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你只有比他还横还狠,他才怕你。

  那人挨了高崎一巴掌,竟然没敢还手,乖乖躲到一边去了。

  屋里本来乱哄哄的,这下就立马静了下来。

  显然,里面好多人都认识高崎,没人敢出声。

  “赵国栋,你出来一下。”高崎站在门口,对老摩托说。

  老摩托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恐慌,坐在那里没动地方。

  一边刘强就过来了。

  “高哥,给个面子,这里可不适合打架。”

  高崎和老摩托之间的梁子,好多人都是知道的。

  高崎看看他,冷着脸说:“谁告诉你我要打架?”

  就不再理他,对着老摩托说:“我找你有事,不和你打架。我在门口等着你。”

  说完了,直接出门,在走廊另一头等着老摩托。

  他知道,老摩托不敢不出来。

  不出来,等于是他认怂。认怂他也不敢不出来。

  如果高崎真是找他有事,驳了高崎这个面子,日后高崎就不会是一个人过来找他。如果高崎把岳帆、老虎他们也一起带过来,他就得有麻烦。

  果然,时候不大,老摩托出来了,在门口东张西望的,有点小心谨慎的样子。

  高崎就在走廊另一头,打着了打火机,照亮自己的脸,然后再冲老摩托招招手。

  老摩托就过来了,走到高崎面前问:“什么事儿?”

  高崎用打火机照亮自己这一边,就是为了让老摩托看清楚,就他自己,不是来找他麻烦的。

  “帮我找个人行吗?不白用你。”高崎就回答他。

  “谁啊?”老摩托问。

  “供应处刘处长。”高崎说,“你给我帮帮腔,镇镇他。”

  赵国栋问:“你高哥出马,还用的着我帮忙啊?”

  高崎认真说:“在唐城量具,你名声比我好使。”

  高崎都夸他名声大,老摩托就有些得意了。

  “到底什么事儿啊?”他问高崎。

  听语气,是愿意给高崎帮忙了。

  “你跟我去就行了,”高崎说,“我不是想真动手收拾他,吓住他就行。”

  “好吧,我给你这个面子。”

  老摩托就跟着高崎走了。

  他倒是不想给高崎这个面子。可高崎身后有一帮厉害弟兄,随便拿出一个来都不是他敢得罪的。

  不给面子,高崎不用亲自出面,随便找个人,他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刘处长住的宿舍区,离单身宿舍也就几百米的距离。高崎把陶洁的踏板就放在单身宿舍的楼下,一路和老摩托走过去。

  走在路上,高崎掏出烟来,和老摩托一人一支点上,边走边说他为什么要找刘处长。

  “我有个远房的姨,家里遇上点难事儿,借了这家伙点钱,现在还不起。这家伙就想让我姨拿身子还他,天天去骚扰我姨。我就是想吓住他,让他以后不敢去找我姨。”高崎就告诉老摩托。

  他不想让老摩托知道,他说的这个姨,到底是谁。

  “就这么点事儿,还用咱们亲自去。你早说一声,我找俩小兄弟就办了。”老摩托说。

  两个人一路走着,抽着烟说话,远处看着,就跟两个好朋友差不多。

  没一会儿工夫,就到了刘处长家的楼下,两人直接上楼,到门口敲门。

  一会儿门开了,里面出来一个人,五十来岁,挺黑的国字脸,长得很敦实,给人一种老诚严肃的感觉。

  这人正是刘处长。

  刘处长在唐城量具也算挺出名,高崎对他有印象。

  刘处长的出名,是因为他的简朴和孝顺。

  他平时总穿一身洗的有些发白的涤卡中山装,骑个锈迹斑斑的老式弯把大梁自行车。都二十一世纪了,谁还穿涤卡中山装,打扮的跟进城务工的农民一样?

  所以,在唐城量具的职工们心里,刘处长是最简朴的干部,应该和贪污沾不上边。

  可谁也不会想到,就是这么个人,后来出了事,从他家的床铺下面,搜出来的钱有几十万。都是一万一沓地绑着,整齐地铺在床铺下面的。感情这家伙每天都睡在老头票上。

  高崎是真不知道这个梗。要是知道,说不定还会惦记着再讹他些钱出来,给蒋师傅还债用。

  刘处长的另一个好名声,就是孝顺。

  据说他爹是个酒鬼,顿顿饭都得喝酒,谁都劝不住。

  刘处长父母家住在城里,每个礼拜天,他都会去城里看父母。去之前,到街上的小卖部里,花十二块钱买一捆啤酒,绑在那个老式弯把自行车后架上,驮了给他爹喝。

  为了他爹少喝点白酒,他才每个礼拜天驮一捆啤酒回去,让他爹喝啤酒,这样摄入体内的酒精量就会少一些。

  在唐城量具的小卖部里买啤酒,一捆十二瓶,比在城里买要便宜两块钱。

  为省这两块钱,刘处长就在自家这里买好了,骑自行车驮二十里地,到城里他父母家去。

  从表面看,这还真是个勤俭朴素的好官,大孝子。

  高崎不关心这些。他只知道他借钱给蒋师傅,又趁机欺负她,蒋师傅不愿意和他了,他又逼着她还钱。

  这就叫趁人之危,欺负良家妇女,不是好东西!

  刘处长看到门口站着两个他不认识的年轻人,也是吓了一跳。

  高崎他不认识,那个高崎身边的矮个,他还是很快就认出来了,唐城量具有名的小痞子,老摩托赵国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