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6.痞子的江湖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012 2020.09.18 01:54

  看见老摩托,刘处长就有点恐慌,说话声音也有些颤抖。

  “你们找谁,敲错门了吧?”他有些怯怯地问。

  老摩托就冲着他坏笑:“就找你。”

  “找我?找我干什么?我不认识你们。”

  看到老摩托那个有些瘆人的笑脸,刘处长就更慌了。

  “我们认识你呀。”老摩托继续笑,“特么你自己干了什么事儿,自己不知道啊?”

  “我,我干什么事了?”刘处长也不知道是装糊涂还是真糊涂,就问一句。

  高崎就说:“进去说。”

  刘处长当然不肯让他们进门。

  “你们私闯民宅,我会报警的!”他鼓足勇气,说出这么一句来。

  老摩托就又笑了。

  “行啊,哥们儿等着你报警。我和警察打交道多了,还在乎你报警?你老小子是不打算这辈子好好过了,是不是?”

  刘处长是真不想惹这些痞子。得罪了他们,后患无穷啊。

  今天给你砸块玻璃,明天给你把门锁用胶水粘死,光恶心都能恶心死你。

  这还都是轻的。他儿子闺女都在厂里上班,孙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痞子们随便找上哪一个,都够他喝一壶的。

  “你们到底找我什么事啊?”他不敢报警,只好妥协。

  “不告诉你了吗?进屋说,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老摩托还真卖力。这些吓人的话,高崎就不会说。

  严格说,他不是痞子,也不是混混,老摩托这一套,他学不来。

  刘处长无奈,只得让他们进屋。

  刘处长住的这个楼,是干部楼,四室一厅,一百多个平米,比普通职工住的宽敞了许多。

  当然了,比起现在城市里的许多楼房来,百十平米的房子不新鲜。可是,那个时候唐城量具普通职工的楼房,宽敞的也就七八十平米,大多在五六十平米左右。还有不少住不上楼的,在平房里住着,也就三十来平米顶天了。

  更有像高崎这样的年青工人,连平房也分不到,结了婚只能出去买或租房子过日子。

  据说,当年好像上边有个什么文件,规定了干部的住房标准。

  想来,上面文件的意思,应该是干部住房,最高不得超出多大的面积。这却给唐城量具的干部们,提供了建造干部住房的依据。

  于是,在唐城量具还有好多年轻工人,结了婚好多年都没有房子住的情况下,唐城量具领导,利用上面这个文件规定的干部最高住房面积,建了厂长楼和中干楼,统称干部楼。唐城量具的在职领导们,一下子就在住房上鸟枪换炮了。

  这事发生在八十年代。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唐城量具的工人和干部们之间,逐渐拉开了距离。

  刘处长家的客厅里开着灯,他老婆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高崎不想打扰他的家人,就悄声对他说:“找个没人的屋。”

  刘处长就领着他们进了自己的卧室。

  “谁来了?”他老婆就在客厅里问。

  “单位上来人问点事,你看你的电视。”刘处长就隔着走廊对他老婆说。

  那时候建造的老楼,一般进门就是一条走廊,然后各种房间沿着这条走廊分布。

  刘处长带着两个人进门,他老婆在客厅里看不到,只能通过客厅开着的门,听见动静。

  进门右手第一间是卧室,第二间才是客厅。刘处长就带着他们进了卧室,顺手把门关上。

  卧室靠墙中间放着一张双人床,左边是一排大衣橱,右边是窗子。刘处长开了卧室的灯,又去窗边把窗帘拉上。

  屋里只有一把木质的椅子,其余就没有座位。刘处长只能让高崎和老摩托坐在床沿上,他自己在他们对面的椅子上坐着。

  高崎不知道,就在他坐着的这张床上,靠墙那边枕头下面的位置,铺低下一万一沓的老头票,就在下面并排码着。

  “你们找我,到底什么事?”刘处长坐在椅子上,开口问。

  高崎说:“你给过谁八千块钱,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我也不想追究了。那个女的是我姨,她本来就不想和你有任何关系。

  我就是来问问你,这事儿到此为止,你不要再去找我姨,也不要再提这事一个字,这么办行不行?”

  高崎这么一说,刘处长就明白,他们找他的目的了。

  这家伙竟然不自量力,忘了他们是痞子了,竟然还还想着讨价还价地拿上一把。

  “哎呀,这八千块钱,也不是个小数目。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他沉吟着说。

  高崎的火“腾”一下就顶到脑门子上了。

  “这个办法,是最好的办法。为什么说是最好的办法?你心里比我都清楚。

  刘处长,我告诉你,我这是先礼后兵。你如果不同意,非要鱼死网破,那我也不在乎。我姨那身价,八千你也就买个手指头。你准备好八万,少一个子儿?刘处长,我也不是吓唬你,你有闺女,也有老婆,还有儿媳妇,将来我就照此办理,咱们以牙还牙,不服咱们就走着瞧!”

  岳帆其实是很有文化的,出去平事儿,说话都是一套一套的,成语用的还挺多。高崎经常跟他出去平事儿,就把他这一套给用上了。

  高崎说到这里,老摩托就开腔了。

  “你还不知道这是谁吧?我给你介绍介绍。这是高哥,高崎。你去唐城随便打听打听,凡是道上混的,有没有不认识高崎高哥的?怎么着啊,高哥开口了,你还真想驳他的面子?”

  看刘处长还在犹豫,高崎就站起来了。

  “行,你有种。我先找你老婆过来,咱把你干的这下三滥不要脸的事儿说给她听听!”

  说着就要出门,刘处长赶紧把他拦住了。

  “你先坐,先坐,咱们好说好商量。”

  “这事儿没商量。”高崎冷冷地说,“我今天来,就是要你一句话,答应还是不答应?刘处长你给我记好了,要不是为了我姨的面子,你现在能好胳膊好腿地坐在这里跟我说话,特么的我就跟你姓!你还想要钱!你再倒花俩八千,能把这事儿平了,你就是我爹!我没时间跟你啰嗦,赶紧说,答应还是不答应?”

  刘处长那里还没开口,老摩托抬手就在他脑门上拍了一巴掌。

  “特么的给你脸了是不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

  刘处长哪里见过这阵势?终于意识到,他面对的是痞子,而且是唐城量具最厉害的痞子。老摩托这一巴掌,差点让他吓尿裤子。

  “答应,我答应了!”他赶忙喊。

  “记好了老家伙,”高崎恶狠狠地说:“这事儿要是漏一点风声出去,坏了我姨的名声,我还是当你没答应。你就小心着吧,把你家那几个不带把的都藏好了,别特么让我找着!”

  痞子恐吓人,都是有一套办法的。

  第一,得让对方知道你不是好人。第二,就是两个人跟说相声似的,互相配合,一唱一和,把对方彻底震慑住。

  到这个时候,你提什么条件,对方只能接受,不敢说不字。

  老摩托和高崎,都算这方面的高手。两个人配合,相当于两个相声名角说相声,用不着背台词,信口拈来,就配合的惟妙惟肖。

  从刘处长家出来,两个人一路走回单身宿舍。临分别,高崎从兜里掏出两盒红塔山,另外又拿出一百块钱来,给老摩托。

  “谢了啊,这点钱拿回去喝酒,我还有事,就不单独请你了。”高崎说。

  老摩托只拿了两盒烟,钱不收。

  “都是道上的兄弟,以后有事儿互相照顾着就行了。”他说。

  “行,我记你这份人情。”高崎说罢,把钱收起来,和老摩托就此分手。

  痞子们之间,就是有这个好处。互相之间,认了你是道上的,给你帮忙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收钱算是你骂他。

  同样,高崎记下老摩托这份帮忙的情分,以后遇上什么事情了,也会帮他一把。

  这个,兴许就是现在这个社会的另一种江湖吧?

  前前后后,把整个事情办妥,没用俩小时。高崎回到他妈家的时候,还不到九点。

  相信从此以后,那个刘处长,就不敢去骚扰蒋师傅了。他家是城里的,没准儿就能认识一两个痞子。他如果有心去打听一下的话,就准知道高崎的的名头,就更不敢自找麻烦了。

  那个时代,在城里,痞子还是不少的。从十几岁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辍学学生,到三十几岁,像那天高崎在店里打的那个,郭老黑那样的社会老油条,简直就是多如牛毛。

  现在,这些人几乎都销声匿迹了,这也算是社会的一大进步吧?

  像蒋师傅遇上的这种事情,对方有权又有钱,一般普通老百姓还真是不好解决。可这事儿到了高崎这种人手里,就不算什么大事。

  这也是岳帆他们,能靠给人家平事儿挣钱的,这种职业存在的理由。

  凡事存在既是合理。

  大概那时候那个社会,不合理,不公平的事情,比之现在,实在是有些过于多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