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2.蛮不讲理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015 2020.09.04 11:29

  高崎出名之后,最头疼的,就是大家怕他。

  其实,他除了和混混干架,其他也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可大家就是怕他。

  这一点,让他心里很是不舒服。

  在跟别人交往的时候,他就尽量低调,尽量让人家觉得他憨厚好接近,就是一个普通人。

  这样十多年,在和别人交往当中,就练出了些通过说话,让别人不怕他的本事。

  和胡丽丽的一番对话,就让胡丽丽觉得他这个人挺老实忠厚的,一点也不像个混混,渐渐消除了对他的戒心,说话也自然起来。

  接下来,就得交接盘库了。盘库这活牵扯到钱,得仔细一点。

  店主就建议,最好是专门抽出一天来,歇业一天。他们两口子也过来,高崎这边也叫个人过来。

  岳帆就说:“明天我把老虎和梁超都叫过来帮忙。”

  高崎赶忙制止他说:“不用,我明天把我对象叫来帮忙就行。”

  老虎和梁超太像痞子了,高崎怕把人家吓着。

  岳帆想想,就明白高崎的意思了。做买卖,最怕他们这些人跟着搅和。

  “那我明天呢,来不来?”岳帆问高崎。

  高崎说:“你要没事就来呗。”

  店主家和岳帆有交情,他还是希望岳帆能过来。

  约好了明天店铺歇业,大家早上八点,还是在店铺这里碰头。看看快到中午,高崎约岳帆一起出去吃饭,顺便也邀请店主一起去。

  店主也怕这些小痞子,就推说中午忙脱不开身,不去。高崎只好和岳帆去了。

  两个人找家酒馆,岳帆又给老虎和梁超打电话,让他们过来一起。

  这顿饭吃完了,就下午四点了。

  高崎难得和兄弟们凑帮喝酒,大家在一起热闹说话,时间就拖的有点长。

  从酒馆里出来,大家喝的就有点多了,趁着酒兴,老虎想去城东那边快活快活。

  城东村的外省人虽然走了,那个地方属于三不管,其他暗门子还是有的。老虎这家伙好色,知道的地方不少,连价格都知道。

  那个时候,城市在扩大,逐渐把过去一些农村包围进城市里,这就是城中村了。

  这种地方,租房子便宜,村里房子也缺乏规划,道路乱七八糟,又脏又乱,环境复杂,不好管理。经常会有外地的女人,或在酒馆里,或在一些理发店、美容店里,从事些不正当的交易。

  她们穿着暴露,在小巷子的暗影里,或者酒馆、美容店、足浴店门口,或坐或站,公开招呼过往的行人,也很少有人去管。

  这些女人不贵,一次三五十的都有。

  老虎这么说了,梁超也附和,岳帆就有点活动心思。

  可是,高崎不去。

  他这一生,有陶洁一个人就知足了。

  岳帆见他不去,也就不去了。

  “你们这俩混蛋,这就叫酒后乱性!”

  他反而骂上那俩人了。

  大家在酒馆门口分手。

  岳帆喝的有点多,走路有些摇晃了,还坚持要骑着他的250送高崎回去。

  高崎不让他送,也不想让他继续骑车,怕他出事。

  岳帆不听,高崎只好抢过他的摩托车钥匙来,带着他回他父母家。

  高崎本来就酒量大,四个人里面,他算是最清醒的。

  即便如此,他骑在车也上也不是很稳当,但比让岳帆自己骑回去,要安全一些。

  送了岳帆回家,高崎坐公交车到家的时候,陶洁已经下班回来了。

  闻到高崎身上浓烈的酒味儿,陶洁就有些不高兴。

  “又去哪儿喝了,和谁喝的?”她冷着脸问。

  高崎就告诉她,店铺找到了,朋友给找的,在中心路上,位置很不错。

  就把去看店铺的事,详细和陶洁说。

  “人家帮我这么大个忙,我能不请请人家吗?”他最后就分辩说。

  “谁说不让你请啊?”陶洁还是不高兴说,“你少喝点不行啊?让人家多喝。”

  高崎说:“你这不不讲理吗?我做东请人家,我不喝人家肯喝啊?这酒真不能不喝。”

  “喝也不能喝成这样!”陶洁还是不满意,“喝差不多就行了,干吗喝这么多?你就是不喝,我就不信人家会硬往你嘴里灌啊?还是你想喝!”

  高崎终于发现,陶洁和其他女人也没多少分别,蛮不讲理。

  他干脆就避开这个话题不谈,和她商量明天去盘库的事情。

  “明天你得请假,要不我一个人弄不了,你知道我脑子不好使。”他说。

  陶洁不想请假。现在厂里没有基本工资,都是挣工时,干一个活才有一个活的钱。请一天假不干活,这一天就没有工资。

  可她也确实担心高崎稀里糊涂的,让人家给骗了,也只好答应他,明天跟着他去店铺交接盘货。

  虽然高崎说了租店铺的经过,人家原价转给他,一分钱不多要他的,可是陶洁还是担心高崎让人家给骗了。

  这家伙实诚,认死理。如今社会上骗子这么多,就喜欢骗他这种脑袋不转弯的人。

  这种事情,她不出面也的确不行。

  她并不知道,像高崎这种人,就是上赶着让骗子去骗他,骗子也得有这个胆才行。

  骗了他,他后来到过闷儿来,除非他找不着你。找着你,你骗他一块,他不硬讹你十块,那就不是高崎了。

  2000年,卖银元也不是小老百姓敢干的。买个十个八个,问题不大。多了,上百块地去卖,没有经验,早进局子里去交代,银元哪里来的了。

  上一世,帮人卖值钱的,不能见光的东西,高崎也没少跟着岳帆干。省城,甚至是帝都的文物市场,他都去过。哪家是干什么的,他门儿清。甚至是好多店铺老板们的底,他都知道。

  所以,他知道他手里的银元,到哪里卖不会出事,也知道怎么去卖。

  只要有时间,高崎还是去卖银元。他不敢保证,人家经营赚钱的服装店,到他手里会继续赚钱。还是卖银元保险,这是实实在在的钱。

  这,就不是年青人浮躁的思路,而是中年人老成的想法了。

  第二天一早,高崎就带着陶洁,去中心路的服装店,用自行车带的。

  他人高马大,分量太沉了。他怕两个人一起骑陶洁的踏板,再把那个只有50CC排量的小车,给压坏了。

  上一世,带着陶洁从居住的山上下来,扎线断掉,就是因为他太沉,自行车不堪负重。

  这一世,他给陶洁买那个踏板,就是不想带她。唐城有坡的路太多了。

  他有的是力气,带着陶洁,和他自己骑车也没有多少区别。

  陶洁不肯花钱坐车,他就用自行车带着她。

  当他们来到店铺的时候,店主夫妇和胡丽丽已经都到了。

  看到陶洁,店主夫妇也是眼前一亮,这女孩,的确是太漂亮了。

  都说漂亮女孩喜欢混混,这话还果然不假。也不知道这些女孩子是怎么想的。心里就对陶洁产生了一些不好的看法。

  可跟陶洁攀谈起来,女店主就开始喜欢这女孩。陶洁说话,自然带一丝文气,慢声细语的,也不做作,自然而然就给人一种亲切感。

  陶洁在别人眼里,也基本就是这个样子,没有高声,从不着急。

  只有和高崎单独在一起,陶洁才不讲理,急了还会高声呵斥他。

  胡丽丽看到陶洁,也挺吃惊。她自己觉得自己就长得可以了。脸色白皙润泽,一笑俩虎牙自然露出来,给人以欢快阳光的感觉。虽然三十三了,这可爱的长相,还是给了别人只有二十几岁的感觉。

  店主夫妻之所以肯如此高薪用她,除了她自身能力之外,也跟她这靓丽的长相分不开。

  进店的客人,因为她这欢快的长相而心情舒畅,被她成功说服,买店里衣服的几率,会成倍提高的。

  她偷偷在试衣镜里,看她和陶洁的形象和面容,明显就被陶洁压下了一个档次。

  幸亏陶洁在厂里上班,不来坐店。要不然,胡丽丽的心情能一下黯然好多。时候长了,心情不好,还不一下就老去好多岁?

  但陶洁还是很有亲和力的,虽然是老板娘的身份,却依旧谦逊温婉,好像她才是服务员,胡丽丽是老板娘。

  新的老板娘到了,店主夫妇就又和陶洁介绍一遍店里的大致情况。

  昨天和高崎说,高崎稀里糊涂。今天来的这女孩,看着比高崎明白,男店主就决定再说一遍。

  他也希望他们夫妻走了以后,这个店继续兴旺下去。

  陶洁也外行,可和高崎比起来,她在用心记,还会不时问些自己不明白的问题。

  高崎是人家前脚说了他后脚忘,说完了一问,还是乱七八糟。

  只是说起和岳帆的交情来,男店主用了“帆哥”这个社会上给岳帆封的名号。

  陶洁一开始没听出来,因为她认识岳帆,也叫他帆哥。她只知道岳帆是高崎从小的朋友,那是高崎骗她的。

  后来她反应过来。店主都五十多了,岳帆还不到三十,店主怎么也叫岳帆帆哥呢?

  店主第三次提到“帆哥”这俩字,陶洁的眼睛里,就有了疑问的神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