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8.我就是高崎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093 2020.09.10 00:24

  38.我就是高崎

  陶洁爸想想,可不是?

  不同意没有道理,同意了还真就坐实了他们嫌贫爱富了。

  你说这天底下还有闺女这么干事的?吃饱了撑的没事干,考验自己爹妈玩!这台阶,还真是没法下了。

  看看火候差不多,高崎就让他们在新房才买的沙发上坐下来。

  “叔叔、阿姨,你们别上火,也别着急,我问过陶洁了。”他解释说,“一开始她就是不想在你们跟前显摆,才不许我说做生意这事儿。可你们当天不和她打招呼就让我走了,她有些生气,就更不肯跟你们说实话。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跟你们杠上了,才闹到今天这一步。”

  陶洁爸就叹口气说:“你说这个没有用。既然这闺女不想要我们,我们也不招她嫌,更不沾她的光。我们回去,你们该怎么过就怎么过,我们权当没养这个闺女!”

  陶洁爸要走,陶洁妈不想走。她不能把闺女养这么大,说不要就不要了。

  其实,陶洁爸也不是不要闺女了。闺女跟了个有钱人,而且还是她自己愿意的,在这儿过的也挺好,他已经不担心了。

  可是,因为误会,闹这么大一个台阶,他一时半会儿下不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回去,慢慢再想办法缓和这个误会。

  陶洁妈没明白陶洁爸的意思,以为老头真不要闺女了,那哪儿成啊?就赖着不肯走。

  陶洁爸就急了,拽着她往外走。

  高崎就又说话了。

  “叔叔、阿姨,我有个主意,能跟你们说说吗?”

  两个人就一起看着高崎。

  高崎就让他们先坐下,听他慢慢说。

  “其实吧,这就是闹误会了,”高崎就说,“陶洁没有不要你们的意思,你们也没有不要闺女的意思。今天你们来,陶洁又不知道,也不就等于你们还是不知道我们做生意这个事儿吗?”

  他就开始兜售胡丽丽教他的办法了。

  “待会儿我让出租送你们回去,过两天我让陶洁师傅当媒人,去你们那里提亲。你们同意了,陶洁气消了,这事儿不也就完了?”

  陶洁爸想想,这主意倒是不错。可是,他又觉得有点冤枉。

  他就对高崎说:“小高,我和你阿姨,真不是嫌贫爱富。”

  高崎就打断他说:“叔叔我知道。你们就是为了陶洁好,将来不受委屈,这个你们原先就说过。谁家大人不都是这样?我理解的。我不会因为这个,就认为你们嫌贫爱富,不会的。如果是那样,我就太不懂事儿了。”

  陶洁爸张张嘴,半天说:“你理解我们就放心了,就按你说的办。小洁的师傅,蒋师傅我们认识,我们在家里等着她。”

  送走了陶洁父母,刚刚下午四点,陶洁还没下班,高崎就赶回了店里。

  胡丽丽正在楼下忙着接待顾客,高崎看她没空,就自己上楼了。

  过一会儿,胡丽丽跑上来,看着他问:“怎么样,事儿成了?”

  高崎就冲胡丽丽伸大拇指:“胡姐,你真厉害!事儿都跟你想的一样。他们回去了,等着我找蒋师傅去他们家提亲。”

  胡丽丽就微微一笑,叮嘱他说:“这事儿千万别跟陶洁漏!将来她跟她爸妈好了,时候一长,就算漏了,她也会装不知道,不会再翻旧账了。”

  高崎就点头说:“胡姐,我听你的。你说,你怎么这么聪明,能想出这么高明的主意来?既不能让陶洁知道,她爸妈是知道了我有钱才答应的,伤她的面子,又不能让她爸妈下不来台。我就不行,差点让这事儿给憋死!”

  胡丽丽就一脸得意说:“姐不年龄比你们大吗?再说我还能白拿你这两千块钱啊?”

  高崎却知道,这事儿跟年龄没关系。

  论年龄,他比胡丽丽可大多了,可他就想不出这么高明的主意来。

  从这时候开始,他彻底服胡丽丽了。

  正想让胡丽丽坐下来,和她好好说说话,楼下就传来一个男人挺高的声音。

  “你们老板还没回来?”

  高崎就用疑惑的眼光看胡丽丽。

  胡丽丽就一脸厌烦说:“这人来好几回了,要找你。我问他认识你不认识?他又说不出你叫什么来。我就推脱他说你出门了,这几天不在,想不到他又来了。看着不像好人。”

  高崎就冲楼下喊:“我就是老板,你上来吧。”

  就又给胡丽丽使个眼色,让她先下去。

  胡丽丽往下走的同时,楼下就上来一个二十七八岁的中等个男人。和胡丽丽走个面对面,还故意往她跟前凑,贼眉鼠眼,上上下下地打量胡丽丽,吓的胡丽丽赶紧往一边躲。

  高崎在楼上看着,脸就沉下来。

  等那男子上了楼,他就伸伸手,示意他坐沙发上。

  那人也不客气,大马金刀往中间那个沙发上一坐,又开始打量高崎。

  高崎长相有些憨厚,不知道底细的人,根本想不到,这是个没人敢惹的大混混。

  高崎在他一侧的沙发上坐下来,问他说:“我就是老板,你找我有事吗?”

  那人说话很放松,也很随便。

  “早听说这个店换了老板,一直也没空过来。恭喜老板发财呀。”

  高崎不置可否,没有说话。

  “啊,你还不认识我?”那人问,“帆哥你认识不认识?”

  高崎就摇摇头。

  那人接着问:“原先这里的店主,那两口子,他们认识我。他们就没跟你提起过我?”

  高崎就又摇摇头。

  “我叫郭老黑,这一片大部分的店铺都是我罩着的,有个什么事儿,可以跟我说,我会替你出头。”那人又说。

  高崎还真不认识这个郭老黑。不过这家伙脸长的够黑,都黑的有点发亮,看着很恶。怪不得胡丽丽和他走个对面会害怕。

  道上的事情,高崎明白,就用不着胡丽丽给他出主意。

  他得先把这人的底给探清了,跟着谁混,有多大势力,然后才能想对付的办法。

  这探对方的底,也是一门道上的功夫。

  高崎不动声色,口气缓慢地问:“你刚才说帆哥,哪个帆哥?”

  “岳帆啊,你没听说过?”郭老黑问。

  高崎不回答他,而是问他:“你跟着帆哥混?”

  郭老黑也没正面回答他,而是又问他:“梁超,你认识吧?还有赵哥赵迷糊?”

  这是郭老黑在摸他的底。

  上来就摸他的底,说明这小子背后没人,怕撞枪口上。

  他还真不知道,他这回是真撞枪口上了。

  他问的时候,高崎就故意一概摇头。

  郭老黑就又说了几个当时挺有名的痞子,有些高崎认识,有些不认识。但他一概摇头。

  就这么几句话,他已经把郭老黑的底摸透了。这小子单混,不知怎么打听到这个店换了老板,想着过来骗俩钱花。

  一般有老大的小痞子,上门都直接说事儿,是不会抖这些关系的。再说敢收保护费的痞子,第一件事情,就是得把对方的底弄明白,他们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店的店主就是高崎。

  高崎当然也知道,中心路这一带有名的痞子是谁,至于对方收不收保护费,他也懒得操心。但他知道,没人敢来他这里收保护费。

  看高崎对他说的这些,唐城圈里叫的上名号的混混一概不认识,郭老黑就有点放心,开始吹他过去的经历。

  都干过什么事儿,跟谁干过,谁是什么脾气,什么性格,犯过什么案子。圈里的这些事情,看来他还挺熟,有影的没影的,都能吹上几句。

  他说这些,无非是想让高崎知道,他也是一号人物,想吓住高崎。

  这都是小痞子做事一向使用的手法。只有吓住你,下面问你要钱,你才能乖乖往外掏。

  高崎也不说话,就坐在那里,听他胡说八道。他知道,接下来,郭老黑吹完了,就该说正事了。

  果然,吹半天,觉得差不多镇住高崎了,郭老黑就说:“上家店主有点不仗义,这行里的规矩都不告诉你。他是帆哥罩着的,帆哥肯定也不会自己来干这种事情,都是打发我过来拿钱。不过话我也得替帆哥给你带到,钱我们不白收,有事儿你提帆哥的名字,别人就不敢欺负你。”

  “一般应该每月给你多少钱?”高崎就问。

  郭老黑说:“你这店大,原来老板都是一月给一千三的。你才来,帆哥说了,照顾你新人,先按一千给吧,以后生意红火了再说。”

  “这是帆哥说的?”高崎就问。

  “帆哥跟梁超说的。”郭老黑说的很自然,“我主要和梁超在一块,帆哥那边去的少。帆哥这人你不了解,他喜欢装正统,到现在还在电机厂上班当工人呢。这么大一人物,还当工人,也不怕弟兄们笑话。可帆哥说,”

  “你不知道吧?”高崎突然就冷冷地打断了他,“帆哥不是痞子,凭本事吃饭,从来不收人家保护费。”

  听他这么说,郭老黑就吓一跳,愣愣地看高崎。

  高崎就慢慢说:“你和帆哥这么熟,应该知道,他有一好哥们儿叫高崎。”就问他,“高崎,你听说过没有?”

  郭老黑说:“当然听说过了,前一阵在城东村,一个人打二十几个外省人的那个,我们也是朋友。”

  “我,就是高崎。”高崎一字一句说。

举报

作者感言

肖邦乱弹琴

肖邦乱弹琴

今天白天事多,这章提前发了。感谢所有书友大大们的支持!

2020-09-10 00:2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