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撕心裂肺的美好回忆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070 2020.08.13 10:42

  正是饭点,肯德基店里,熙熙攘攘,座位都不好找。

  这种洋快餐,刚刚兴起。对富人来说,可能不屑一顾。可对城里住着的普通人来说,就算美味了。

  从店内的熙攘来看,以城里人的收入,吃这么一顿洋快餐,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了。

  可对高崎这些唐城量具的工人来说,这顿洋快餐,还属于高档消费。

  高崎买的这些东西,正好盛满一个托盘,也就刚刚好够他和陶洁吃饱的,却花了一百多块钱。

  这相当于高崎一月工资的四分之一,相当于陶洁的三分之一。

  试想,一月辛苦下来,谁又舍得,把一月四分之一,或者是三分之一的收入,去吃一顿饭呢?

  如果高崎没有那个凭先知先觉得到的财富,他也不会舍得。

  为了攒够买楼的钱,高崎每日都很节俭,抽最次的烟,酒直接不喝,在厂里食堂,也是打最便宜的菜。

  弟弟还在念大学,他的工资得交给家里,家里父母的收入,也十分低廉。

  卖银元得来的钱,已经超过十万了,可他一分钱都没舍得花。

  他要给妻子一个最好的家,还有一个最好的婚礼,这是他上辈子欠妻子的。

  今天,这是他第一次花这个钱,为了妻子。

  陶洁等了好久,才等到一对情侣离开,占了一个火车厢式的座位。

  这种座位,是面对面的,一边可以坐两个人,后背是一米半高的椅子靠背,正好把另一边坐着的人全部挡住,形成一个独立的空间。

  排队买东西的人也很多。

  陶洁占好了座位,也正好看到高崎端着托盘,从柜台那里出来。她就赶紧站起来,向着他招手。

  高崎看到陶洁了,咧着嘴傻笑,然后就端了托盘走向她。

  上一世,他从来没有和妻子来店里吃过肯德基,但他知道妻子喜欢吃。

  每每厂里发了奖金,或者从其他渠道弄点钱来,他都会偷偷跑到肯德基店里,买个炸鸡桶,或者买一份鸡翅,揣进怀里,然后匆匆赶回家里。

  回到家里的时候,食物还带着他的体温。

  妻子肯定要责怪他。他们的钱都有更大的用处,吃了是最划不来的蠢主意。

  面对妻子的责怪,他就只是嘿嘿地傻笑。

  妻子知道他是心疼她,有时候会掉眼泪。

  可妻子从来也不会自己吃,都是要和他一起吃,还会给他倒上一杯酒。

  他不肯吃,妻子也不吃。

  最后的结果,就是一人一半,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块,把这份带着他体温的洋快餐消灭掉,外加他喝一杯酒。

  想起这些,想起妻子离开了自己,再也不会回来,高崎往往撕心裂肺,直到把自己灌醉,再也不想。

  如今,妻子真的回来了,真真切切地就在自己身边,自己的眼前。除了感谢上苍给他重生的机会以外,他没有理由不让妻子过上最幸福的日子。

  陶洁看他端了满满一托盘食物来,吃惊地看着他问:“你不想过了呀?”

  高崎哪里是不想过了?他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啊!

  他不会说话,只是冲着妻子,呵呵地傻笑。

  “咱们以后,要花很多钱的。”妻子说,“咱们不能像别人一样,这么奢侈的。”

  妻子不会怪罪别人,这就是她表达不满的最严重方式了。

  高崎就找理由:“不要紧,我工资高一些。”

  “那也不能这样啊,我又不是小孩子,不用你哄我的。”

  工资高这个理由,站不住脚。

  唐城量具,不是干部,当工人,没有工资高这一说。

  “我,我懂维修技术,经常出去帮别人修设备,挣不少钱的。”

  他终于找了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的确,那时候正是国家入世的前夜,乡镇企业刚刚兴起,买不起新设备,都是从国企里搞点淘汰的旧机床用。

  旧设备经常出问题,他们知道唐城量具的工人技术水平高,就经常偷偷请他们,利用业余时间,去给他们修设备。

  高崎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事情。别人打听着找来了,他也去修。

  但他这个人实诚,不知道跟人家讲价钱,修一次设备,挣不了几个钱。有时候碰上丧良心的老板,还会拖欠了,以各种理由不给钱,白干了。

  在别人来讲,这可能是个挣钱的门道,对高崎来讲却不是。

  不过,这不妨碍他用这个理由糊弄陶洁。

  陶洁还真相信了他这个解释,问他:“你一月给人家修设备,能挣多少啊?”

  高崎算计着,将来买房的钱,还有办婚礼的钱,都得从他这个谎里圆出来,干脆心一横,就吹牛说:“比工资高多了。有时候修一次,人家就给一千多!”

  陶洁不怎么信,可她知道高崎实诚,不会对她撒谎,也就半信半疑了。

  “修设备很辛苦的,挣钱也不容易。以后,咱们还是不要这么奢侈,把钱用到正地方。”陶洁说。

  “只要是买了你喜欢的东西,就是花到正地方了。”高崎说。

  陶洁低了头,羞涩地一笑,心里甜甜的。

  “我喜欢的东西多了,咱们不是条件不允许吗?”她说,“就这一次,再不要来这里了,好吗?”

  高崎看着妻子,妻子害羞的时候,真的很好看。

  可是,他没法答应妻子这个要求。

  过一会儿他才说:“陶洁,你不要担心钱。为了你,我会有很多很多钱,真的。”

  陶洁听不懂他这句话的意思。

  就那么一个半死不活的工厂,外面工资都翻番了,他们还只是拿几年以前的工资,上哪儿挣很多钱啊,抢银行吗?

  “快吃吧,要不一会儿都凉了。”她说。

  他还是和过去一样,不肯吃。

  他不吃,陶洁也不吃,最后就是一人一块地平分。

  那个曾经让他撕心裂肺的美好回忆,终于回来了,再次变作了现实。

  此刻的高崎,心里洋溢着的,全是幸福。

  陶洁却是在想着他们未来会遇到的各种困难。

  她是初中技校毕业,分到唐城量具来的。她的家,在离这里一百多里的另一个小镇,父母也都是做工的,没什么本事,家里也没有有本事的亲戚。

  父母也知道她在唐城量具过的不好,可没什么办法把她调回家里去。

  再说,唐城是地级市,唐城量具就在城市附近,怎么说也比他们这个小镇好。人家都盼着调过去,他们怎么能把女儿往回调呢?

  于是,她妈就想了一个大多数人都会想的办法。

  女儿长得好,可以找个有本事的对象。

  于是,陶洁休息回家,就被不断地安排相亲。

  第一个是在唐城机关做公务员的,三十了,死了老婆,有个六岁的女儿。

  陶洁没见,当着母亲的面,哭了。

  母亲也觉得有些唐突了。

  第二个,条件好了一些。二十八,在本地的中学当老师,家里母亲瘫在床上,需要人照顾。

  对方答应,只要成了,就调陶洁回来,到效益好的国企上班。

  陶洁不是嫌对方家里有病人要照顾,而是这种介绍的方式,和对方的急功近利,迫切的条件交换,让她无法接受。

  她本来就不善言辞,这种交易式的见面,让她觉得,自己卑微到了极点。

  两个人见面,对方说了自己的这些承诺,就再没什么好谈的。

  然后就是第三个,第四个。

  或多或少,都是交易式的。陶洁有容貌,对方有资本。用对方的资本,来交换陶洁的容貌。

  少女都是怀春的。她是人,不是商品。

  陶洁礼拜天去厂里上班,不回家,就是为了躲避这种见面。

  陶洁相中高崎了,没有太多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为她打跑了老摩托,还被老摩托报复,打伤了,住进了医院。

  那个替她挡住小混混的高大身影,给了她从没有过的安全感。

  他会保护她。有他在,小混混也好,其他人也罢,仗势欺人的领导也好,都不敢再欺负她。

  就从那个时候,她开始注意他了。

  只是,和别人比起来,高崎有些过于老实和木讷了。看见她,连个招呼都不会打,只知道红着脸傻笑。

  这是她不喜欢的。

  凭直觉,她知道高崎也喜欢她,只是老实的生怕被她发现。

  一个多月的仔细观察以后,她发现,高崎老实,并不木讷。

  修理设备,判断故障很重要。判断错了,本来十分钟,一螺丝起子就能搞定的事情,有可能就得鼓捣半天。

  高崎判断故障一般很准,很少出错。

  这不仅说明他技术高,还说明他很聪明。

  聪明的人怎么会木讷呢?他只是见了她害羞而已,见了别人就不是这样。

  他喜欢她,所以才会见了她害羞。

  可他的老实是真的。

  指望这么一个老实人,主动向她表白,这是不可能的。

  她一个大姑娘,总不能去向他表白吧?

  这个难题,也难为了陶洁一个月。

  陶洁也是那种少言寡语的女孩,平时只会跟自己的师傅,或者最好的朋友说几句话,跟其他人也很少交流。

  没事的时候,她喜欢看书。

  那天,偶尔从书本上看到一句话:美好的感情,一旦错过了,也就错过了,从此只能留下遗憾……

  她合上书,想了好久好久,也就终于有了这故事的开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