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7.心情不同的不眠之夜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2938 2020.08.20 10:45

  陶洁被二姨找个由头叫出去以后,她父母和高崎之间的谈判,才算正式开始。

  陶洁妈首先发难。

  她语重心长说:“小高啊,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和我们小洁也般配。可是你也得为你们的将来想想啊?

  你们那个唐城量具,是全市闻名的老大难企业。下放到省里,省里不要。下放到市里,市里也不要。连区里都不肯要。为啥啊?挣不出钱来,光赔钱呗。听说都欠了银行一个多亿了!

  现在,外面的厂子,工人工资都翻番了,一月少的都拿七八百,多的拿到一千好几。你们呢,一月就那二三百块钱,够吃还是够喝的?你们将来结了婚,日子怎么过?”

  上一世的时候,陶洁妈也是这样说的。

  高崎只是一个劲重复一句话:“我不会让陶洁吃苦,你们放心。”

  可他还是让陶洁吃苦了,这是他那个时候,无法改变的现实。

  这一次,他还是这样回答了陶洁妈。

  不过,他是真的可以做到,不再让陶洁吃苦了。

  只可惜,他还是没法说出用什么办法,来改变他和陶洁的命运,不让陶洁吃苦。

  没有切实可行的办法,只是凭着嘴上说,陶洁父母如何肯信他?

  他不敢把自己有十多万块银元的事情,说出来。这事情是谁都不能说的,万一外人知道了,举报他,那麻烦可就大了。

  “你让我们怎么放心?”陶洁妈当然不能相信他的空口无凭。

  “你是有其他谋生挣钱的本事呀,还是可以离开那个破工厂,找一个收入高一些的工作?”陶洁妈就问。

  这个,到现在高崎也没想好,只好和上一世一样,不回答。

  “你什么本事没有,挣不来钱,又凭什么说,不让我们闺女跟着你吃苦呢?”

  这时候,陶洁爸也开口了:“小高啊,虽然我们第一次见面,可是我还是能看出来,你是个有良心的好孩子。

  这做人啊,不能只考虑自己,还要考虑别人,对不对?你如果真喜欢我们家陶洁,就应该首先为她考虑,为了她好,对不对?

  我们家陶洁,只要不跟你,有的是有条件的青年,愿意娶她,给她更好的生活。

  你如果真是为了她好,你就得好好想想,你是愿意让她跟着你吃苦呢,还是让她过得更幸福一些好?”

  陶洁爸的这番话,当年差点就把高崎给说动了。

  他的确除了修设备,没有其他的本事,也的确不能让陶洁过上富裕的日子。

  陶洁妈就趁机接话说:“你说让我闺女跟着你,连个房子都没有,你们将来可怎么过日子?”

  那时候的高崎,的确买不起房子。

  他还是无法回答陶洁妈的话。

  这一次,高崎就回答说:“我会在市里,买最好的房子,给陶洁住。”

  陶洁爸就说:“小伙子,别吹牛。就你们家这么个情况,你这么点收入,你拿什么买啊,指望借钱吗?那结婚以后,我们家闺女不还是要跟着你还债,要吃更大的苦?

  这种事情我见的多了。为了图结婚一时的风光,借一屁股债。结果结婚以后还不起,为这个自杀,结了婚再离婚的,有的是。你这样说,我们反倒更不放心了。”

  这时候,陶洁妈就出去院子里一趟。

  二姨看见她出来了,就借口没了这没了那,让陶洁到前面街上的小卖部里去买。

  看着陶洁出门,陶洁妈就重新进屋,对高崎说:“小高啊,该说的我们都跟你说了。闺女,我们不能给你。我们不是要指望闺女挣钱的那种人家,可我们也得真心为孩子的未来打算。孩子小,不懂事,我们当父母的,可不能眼睁睁看着孩子往火坑里跳!

  你如果拿不出让我们相信,我们小洁跟了你能过得幸福的理由来,你最好还是现在就走吧,我们不能把闺女嫁给你。

  我们也不怕让你知道,我们已经给小洁说了个男朋友,人家是做服装生意的,在市里服装城里有店铺。将来小洁也不用再上班,直接跟着对象,在服装城卖衣裳就行了。

  要不是你掺和进来,我们小洁现在,恐怕是早就和男朋友结婚了。”

  看高崎还坐着不走,想着等陶洁回来,陶洁妈就又说:“你走吧,不用等小洁回来,她也不会回来了。别指望我们小洁会和你好。我们的意思,就是她的意思。

  本来她这次回去,我们就是要她和你说清楚的。我们小洁天生腼腆,不好意思和你开口。我们这才让她把你叫过来,我们老两口亲自把话和你说清楚。

  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从现在开始,小洁也不用再回去上班了,她对象会去厂里,把辞职手续替她办好的,以后就再不上班,只坐在店铺里卖衣服就行了。”

  陶洁父母制造的这个假象,太像是真的了。

  陶洁在分厂里工作,需要高崎保护,所以才肯跟高崎。

  她都不用上班了,就不需要高崎保护了。

  而且,陶洁也的确是已经不在家里了,她自己走的。

  以陶洁的性格,她很有可能心里已经不愿意跟高崎了,嘴里却不好意思说,就把他叫到家里来,自己躲出去,让父母来替她说。

  当时高崎就是这么想的。不过这回,他知道自己想错了。

  高崎最终还是和过去一样,乖乖走了。

  他得按着过去的故事,把自己这个角色演下去。要不然,就不会有后面陶洁跑回厂里,和他去领结婚证那个故事了。

  那一次,他以为再也看不到陶洁了,心里很是难过。

  可陶洁爸妈说的又很有道理。

  为了陶洁好,将来可以不跟着他吃苦,他应该主动放弃这段感情。

  那一刻,他万念俱灰。

  这一次,他的心情,却和来的时候没有多少区别。

  因为他知道,陶洁爸妈是骗他的,陶洁很快就会跑回唐城量具去找他,所以心里一点也不难过。

  虽然,他无法跟陶洁爸妈说明白,他为什么可以让陶洁过上幸福的日子。

  可是,他可以用现实来告诉他们,陶洁跟着他,比跟那个服装城的小老板,要幸福的多。

  陶洁买了东西回来的时候,当然高崎已经不在了。

  她想着去追高崎。

  陶洁爸就发了火:“你今天敢迈出这个门,我就打断你的腿!”

  那一天,是高崎人生里的第二灰暗时刻。

  下午回到单身宿舍里,躺在床上,大瞪着两眼,心里一片茫然。

  他用什么来保证陶洁的幸福?他有什么资格让这么一个漂亮温柔的女孩,来做自己的妻子?

  一直躺到下午张斌下班回来,他仍旧是双眼一片茫然,连张斌喊他吃饭都懒得回话。

  他就那样躺着,大瞪着双眼,一直到第二天天亮。

  继续在厂里干下去,他肯定会失去陶洁。

  可不在厂里干下去,他又能做什么,又会做什么?

  他舍不得陶洁。没有了陶洁的日子,他不知道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就那样胡思乱想到天亮,仍旧是毫无头绪。

  第二天上班,组长吴有晨吩咐他干活,他第一次拒绝。

  “我感冒了,干不了活。”他对吴有晨说。

  要不是陶洁在中午之前赶了回来,跑到钳工工房门口向他招手,估计他有可能真的会一病不起,甚至大病一场。

  这一次,已经是两世为人。

  他不再茫然失措,因为他知道,第二天中午之前,陶洁就会跑回来找他。

  可是,回到小镇的那个小院子里,他依旧是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再一次听到陶洁父母对他轻视的这些话,仍旧让他心里不舒服。

  他忽然就意识到,在厂里做那个设备维修工,的确没有什么前途。

  现在手里的二十万块钱,可以说是自己中奖了。

  可二十万总有花完的时候。

  花完以后呢?他再有钱,该和陶洁怎么解释?

  工资攒的?给人家修设备挣的?

  妻子聪明,这些糊弄鬼的话,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凭什么让陶洁相信?

  陶洁父母的话提醒了他,他不能在厂里干这个维修工了,他得找个挣钱的买卖干。

  原先那个时候,躺在宿舍的床上,他就想过要做买卖。

  可是,那时候他没有本钱。

  现在,他可以有本钱。

  做什么呢?做什么挣钱呢?

  这个时候,随着人们物质生活的提高,好多人手里有了闲钱,无论男女,都在赶时髦,希望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做服装生意,的确是一个来钱的好门道。

  可是,怎么进服装,进哪些服装好卖,怎么定价,他没一样明白。这生意可怎么做呢?

  嗯,抽机会,得去城里转转,留心一下人家怎么做这个买卖,再找明白人打听一下,自己想到的,那些不明白的问题……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不过,心情与上一世截然不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