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3.不占理的事不干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073 2020.08.26 11:03

  高崎这脑子还当真不行。

  幸亏陶洁不答应和他一起下岗做买卖,要不然还麻烦了。

  “那好。”他就说,“我去做一年,如果不行,我就去人家厂里,找临时工干。”

  陶洁听了,有些闷闷不乐,这不是她需要的。

  她需要的,就是和高崎这样在一起,一起上班,一起下班。虽然日子穷点,可是他们出双入对,这就是幸福。

  “先不急着交申请,等等看吧?”她说,“听说这次下岗名额上边给的多,我们磨工工段僧多肉少,没准儿我想留下都留不下。”

  过一会儿,高崎就闷声闷气地说:“只要你不想下岗,没人敢让你下岗。”

  陶洁就责怪地看他一眼,严肃了脸说:“不许为了这事儿犯浑,听到没有?”

  高崎看看陶洁,她大大的眼睛里含着嗔怒。

  “知道了,我不犯浑。”他说。

  下午上班,刘进来了,没有活,坐在连椅上打盹。

  高崎过来,坐到他身边,用手指头戳他肩膀一下。

  刘进吓一跳,打了个哆嗦醒过来,才弄明白是高崎在戳他。

  高崎那手指头有劲,戳的他肩膀还挺疼。

  “干啥啊,高哥?”他就问,“想下棋呀?他们占着桌子打牌呢,下不成。”

  高崎说:“你帮我写个下岗申请,交到分厂办公室里去,告诉刘群生,老实给我批了。”

  刘进就吃惊地看着他问:“你也想下岗?”

  高崎就说他:“小声点,别让别人知道。”

  刘进就小声问:“你下岗,干什么去呀?”

  在刘进眼里,高崎除了会打架,就是会干活,脑子不灵光,下岗没准儿会饿死。

  “别问那么多,让你写你就写!”高崎就说。

  刘进和他商量说:“高哥,我也打算下岗,和我女朋友一起开发廊去。要不,你跟着我们干吧?你把下岗的补贴给我,就算你入股了。这样,我们一人两万,就是六万,可以租更大一点的门店。”

  高崎就摇头:“我不和你们掺和。”

  刘进就问:“那你下岗准备干什么呀?”

  高崎还是那句话:“别问。你记着给我写了,交办公室就行了。”

  说完,他就站起来说:“吴师傅要是下午来了,你就给我请个假,没来就算了。”

  组长吴有晨可能家里有事,一天了也没看见人影。

  分厂里有活,都是各车间主任亲自跑到维修组里来,挨个给大家递烟,看哪位大爷高兴,去他们车间给修设备。

  遇上这种事,一般高崎都会第一个先去。不过今天高崎惦记着下岗的事儿,就没去干活。

  他交代完了刘进,就直接出工房走了。

  以后,他就不来这里上班了。

  也别说,在这里呆这许多年,特别是他,前后两世,都快三十年了,对这里还是有感情的。

  这要走了,心里还是挺不是滋味的。

  厂里本来就乱糟糟的,都要申请下岗了,谁还会来上班?何况他还有更多的事要做。

  不过,高崎下午还是要回来。

  他走了,下午陶洁下班,到他那里去,就没有人骑车带着她了。他想去城里,给陶洁买辆摩托车。

  这个时候,市面上开始流行那种专供女士骑的踏板摩托车,很小巧,很漂亮。城里有不少女孩子在街上骑着。

  唐城量具的工人,因为工资收入低,很少有买的。但也有几个家里富裕的,比如干部们的子女,或者老婆,有买了来骑着上班的。

  而现在流行的,结婚给女孩子们的彩礼,其中就包含了这种摩托车。

  他原本也是要买了来,结婚以后让陶洁骑的,为此他还背着陶洁去店里问过。

  这种车,车轱辘粗,直径也比自行车小很多,这样整个车就重心低,骑起来比自行车稳当的多。而且,这车是碟刹系统,比自行车的涨轧要好使,安全许多。

  他还在店里亲自骑着试了一下,的确比自行车安全。

  但他不敢让陶洁知道。

  陶洁就知道攒着钱,啥都不让他买。如果跟她商量,她肯定不同意。不过他背着她买回来,她也没有办法。

  提前商量了,陶洁不许买的东西,他买回来了,陶洁会生气。还不如直接就先斩后奏。

  这是他跟陶洁在一起生活,总结出来的最好办法。

  他也不和陶洁说,径直一个人,坐了公交车去城里,直接去了他看车的那家专卖店,花两千三买下一辆红色小踏板来。

  店主给他组装好了,连车牌都给他带着。

  然后,他就骑了这车,直接去电机厂找岳帆去了。

  岳帆原来在市体育馆做武术教练,打架把人给打成了重伤,给劳教了一年。

  出来以后,教练的工作做不成了,就被下放到电机厂定子车间做了绕线工。

  他正在车间里干活,透过工房窗子上的玻璃,远远就看见高崎,骑了辆大红的小踏板来了,就摘了手套迎出去。

  “嗨,你怎么买这么一辆车骑呀?”他拦下高崎问。

  岳帆平时是骑一辆250的,走起来相当拉风。他劝高崎也买一辆,高崎心疼花钱,没舍得买。

  高崎从踏板上下来,回答他说:“这不是给我买的,这是给陶洁买的。”

  岳帆知道陶洁是高崎的马子,去唐城量具找高崎,也远远见过陶洁,就是还没打过招呼。

  高崎不让陶洁和他们这些人接触,怕她知道了他们有时候会出去打架,担心。

  像岳帆、高崎这些人,都是厂里管不了,也不敢管的活祖宗。高崎来了,岳帆也就不干活了,拉着高崎去更衣室,坐着抽烟聊天。

  高崎来找岳帆,还是为服装店的事。岳帆在城里认识的人多,说不定会有办法。

  这家伙仗着自己会武术,喜欢替人家平事。

  有时候做门面生意的商家,得罪了社会上的小痞子,小痞子不依不饶,商家就会通过人托人的关系,找到岳帆。

  岳帆做事公正,无论是商家还是小痞子们,都能服他。

  当然了,想给人家平事,就得有自己的势力。这也是岳帆为什么要上赶着结识高崎的原因。

  高崎狠,敢打小痞子,关键还是他们气味相投,不欺负好人。

  平事多半是仗着名气,和弟兄们的助威,和平解决。不过有时候碰到硬茬,也只能动手。

  岳帆、高崎这些人,各个身手不凡。打人狠,敢拼命,往往四五个人就能对付一群小痞子。所以,一般也没人敢真去惹他们,和他们动手。

  给人平事,对方总是要给点辛苦费,岳帆事后就和大家平分。

  上一世,高崎也是仗着时常从岳帆这里挣这点辛苦费,才能给陶洁买肯德基吃,买楼也添进去不少。

  要不然,就他和陶洁那点工资,两年之内买楼又装修,根本就做不到。

  高崎有时候不回家,陶洁只知道高崎去外面给人家修设备挣钱去了,却不知道他是靠修理小痞子挣钱去了。

  岳帆不只是给商家平事,小痞子之间两股势力干架争地盘,他有时候也管。

  还有势力大的单位,拖欠了个人或者小私企的钱不给,他也会出头要账。有时候还当医闹,反正只要不伤天理又挣钱,他就肯干。

  高崎不一样,觉得没道理的事情,岳帆叫他也不去,不管挣多少钱也请不动他。

  岳帆没有家,马子总是走马灯一般地换,直到死都没成家,是得过且过的主儿,日子过得倒也逍遥自在。

  高崎就不行了,他得为了家,为了陶洁奔忙,钱就永远不够花。

  可是,为了陶洁,他心甘情愿。

  后来陶洁没了,他就跟岳帆差不多,醉生梦死的,甚至比岳帆都不如了。

  两个人在更衣室里,坐着抽烟。

  高崎还没说自己的来意,岳帆先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机来,放到两个人坐着的,前面的桌子上说:“你去买块手机吧,这样弟兄们找你也方便,省的老往你们单位打电话。”

  高崎肯定知道,现在市面上已经有手机了。而且,他应该也买的起。

  可是,现在的手机电话费很贵。

  以他现在对陶洁那么好,他买个手机,肯定就得也给陶洁买一个,两个人一月的电话费,估计至少得一百块钱。

  花一百块钱养手机,陶洁非和他急了不可。

  他宁肯不要手机,也不愿意招惹陶洁着急。

  “过一阵子再说。”他就对岳帆说。

  然后,他就把自己想下岗,来城里做服装生意的想法,跟岳帆说了。

  岳帆就奇怪地看着他问:“你下什么岗啊?就凭你现在的名头,你就是不上班,估计你们厂都不敢把你怎么着,还得给你交养老保险。如果你再硬气点,去找找你们领导,撂两句狠话,我估计他们连工资都得给你发着。”

  高崎知道,岳帆就是这个样子,经常不上班,厂里还得照样给他开工资。

  “不占理的事,我不干。”高崎说。

  岳帆就点点头。

  “哥们儿就佩服你这个劲,安贫乐道。”

  然后他就说:“铺面的事你放心,我再和老虎、梁超他们几个知会一声,保证给你找到,而且是最好的。”

  高崎说:“我不要最好的,只要价格合理,差不多就行。”想想就叮嘱岳帆说,“公平交易,别欺负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