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0.体罚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063 2020.10.27 10:32

  陶洁是实在受不了刘进了,忙过中午饭点去,找个僻静处给高崎打电话,让他过来管他徒弟。

  下午四点半,水饺馆逐渐上人,大家开始忙碌。刘进还是那样,看手机,闲逛,没事去和陶洁搭讪。

  陶洁烦他了,虽然不好意思说他,可也不愿意搭理他。

  这小子不是那种自觉的人,愣是看不出陶洁烦他来,还一个劲地在柜台里自说自话。

  偶一抬头,就见对面玻璃窗外面,高崎的脑袋趴在上面,两只大眼珠子正死死地盯着他。

  他吓一跳,立马跑出去找抹布擦桌子。

  刘进看见高崎,那基本上就是老鼠看见猫,腿肚子都打哆嗦,一个劲往前转。

  高崎进门,也不说话,走到刘进跟前,薅着他袄领子就把他给薅厨房里去了。

  柜台里的陶洁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恶人就得有恶人缠。这个刘进,就得高崎这个恶人来收拾他!

  过一会儿,陶洁觉得不对了。高崎打人狠她是见识过的。打老摩托,那根本就不给对手还手的机会。那个架势,好像一下就能把人给打死!

  陶洁害怕了,赶紧往厨房里跑。

  刚进厨房外间,就见两个年纪大的妇女,在一边围着小矮方桌包饺子。另一边,刘进趴在地上做俯卧撑。高崎站在他一边,屁股依着案板边沿,也不说话。

  而走廊中间,服务员们端菜端水饺,来回穿梭忙碌。

  这一幕着实诡谲。

  刘进在地上,累的呼呼喘气,可是不敢停下来。

  昨天高崎给他那一巴掌,半边腮帮子现在还肿着呢。他停下来,高崎立马就在他屁股上踢一脚,疼啊!

  “高哥,我坚持不住了,饶了我吧?”

  “还偷不偷懒?”高崎问他。

  “不了。”刘进回答。

  “还聊不聊天了?”

  “不敢了。”

  “你给我记住,下次再让我碰上,你就得给我坐一百个俯卧撑!”

  陶洁笑着就退回来了。

  这个高崎,治人还真有一套。

  过一会儿,刘进出来了,满头大汗,脸累的通红,可是不敢停留,立刻拿着抹布收拾桌子去了。

  过一会儿,高崎也出来了,搬把椅子坐在柜台一边,跟尊大神似的,瞪眼瞅着刘进干活。

  这回刘进卖命了,擦桌子,收拾碗筷盘子往厨房送,一住不住。

  就是这样,高崎还不满意。每当刘进走过他身边,他还得训斥两句。

  “你中午没吃饭啊?年纪轻轻的,跟死了没埋一样!”

  “你那抹布用多久了,洗了没有?没干没净,你猪托生的?洗抹布去!”

  刘进不敢回嘴,高崎怎么说他就得怎么做,慢了还得挨骂。

  陶洁在柜台里面,尽量憋着不乐。

  这刘进在厂里给高崎当徒弟,时间也不短了,也不知道他在厂里,是怎么熬下来的?

  她可不知道,在厂里高崎根本就不管刘进。要管的话,这小子早成人了。

  过了晚上八点,店里开始变的逐渐冷清,陶洁也该到服装店那边,和胡丽丽对账了。高崎才去和蒋师傅两口子打了招呼,陪着陶洁离开。

  临走,还不忘嘱咐刘进:“以后就这么干!要是让我看见你再偷奸耍滑,看我不让你做俯卧撑活活累死!”

  出了店门,一路走着,陶洁就忍不住地笑。

  “哎,你是怎么想到要刘进做俯卧撑的?”她就问高崎。

  高崎告诉说:“这不是我想的。岳帆在武术馆里,惩罚不听话的学生,就是让做俯卧撑。”

  “体罚学生,人家家长愿意啊?”陶洁就问。

  高崎说:“嗨,你不知道,一开始岳帆也不敢这么干。后来实在让个别孩子气的不行,打不敢打,就逼着他们做俯卧撑。

  这好些家长啊,其实把孩子送来让岳帆教,也不是为了学武术,就是孩子太调皮,别的老师教不了。知道岳帆严厉,才特意把孩子送过来,让岳帆管两天。

  你还别说,岳帆还真能给管过来。他从小就调皮捣蛋,最知道这帮熊孩子怕什么。

  好多孩子经过他调教,比以前老实多了,学习成绩也上去了。现在,岳帆治皮孩子倒出名了,调教皮孩子快成他的职业了。”

  说到岳帆了,高崎心里就是一动。他想起孙继超告状的事情来了。

  告状肯定不是条出路。

  后来的社会上,好多官员也不是靠告状落马的,而是靠舆论监督。表叔、笑容叔,都是因为网络上宣传扩大,成了新闻,引起公愤,才最终被调查落马的。

  岳帆的叔叔是教育局长啊,高崎和陶洁举行婚礼,婚礼的司仪,就是市电视台的著名节目主持人。岳帆是通过他叔认识的那位主持人,高崎花高价雇来的。

  如果通过电视,把孙继超手里掌握的,那些关于唐城量具干部们的一些材料公布出去,也会引起不小的轰动。

  在舆论作用下,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些事情,一起同情唐城量具的工人们,形成轰动效应,说不定就会引起上级重视,认真过来调查,最终把那些干部绳之以法!

  他忽然就被自己脑海里,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念头吸引了,再也无心和陶洁说话,只是稀里糊涂应付着她,和她一路走到自己的服装店里去。

  第二天,高崎就去武术馆找岳帆,想和他说说这个事情。

  临走,他嘱咐陶洁,他去岳帆的武术馆,没准儿会回来的晚一些。如果刘进还不听话,不好好干活,就打电话告诉他,他回来就收拾他。

  昨天晚上,他没有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告诉陶洁。

  陶洁是真的年轻,过于幼稚,往往会把一些还只是想法,毫无把握的事情,当做可以成功来希冀。往往是抱的希望越大,后来的失望就会越大。

  就比如她会期望告状的事情会成功一样,总是抱着希望。

  当某一天,她得知告状失败的时候,心里就会十分失落,整个人的情绪也会不好起来,愈发觉得这世界不公平,让她那原本平和心态,无端增加许多负能量。

  与其如此,倒不如不让她知道的好一些。

  高崎到武馆的时候,岳帆已经带着学生们上课了。老虎和梁超做辅助教练,教学生们具体科目,也没时间陪他说话。

  武术这个东西,讲究一招一式,动作规范好看,所谓的花架子,跟高崎的实战技法,完全是两回事。

  老虎和梁超都出身武校,具体学过这些东西。武馆办起来以后,他们又跟着岳帆,进一步规范了动作,教初级学员,已经没有问题了。

  武馆的钱,都是高崎投的。

  岳帆这个人高傲,不喜欢沾别人便宜,尤其是朋友的便宜。和朋友在一起,他可以吃亏,显得自己大度,但不能沾便宜,那样他心里就会不得劲。

  所以,他做武馆以来,十分刻苦努力,想尽一切办法挣钱,总惦记着要先把高崎投进去的钱赚出来,还给高崎。

  每天的课,他都是安排的很满,争取多带几个班,多赚一些钱。

  弄一摞备课本,班次表也搞好几张,把一天的时间计划的满满的,一堂课挨着一堂课,几乎没有多余的时间。

  不过这样反倒有个好处,就是别人想找他平事儿,他也没有时间去了。不是极度符合他抱打不平的心意,一般的事儿,他就不掺和了。

  他那个女朋友看他整天忙,再没时间陪着她玩,不声不响就和他分手了。

  对这件事情,高崎还觉得很不好意思,建议他聘两个专业教练,分担一些工作,别把自己搞的太紧张。

  岳帆只是答应,却始终没有真去聘教练。他还是心疼钱,惦记着早把本钱给高崎挣回来。

  有时候,办武馆还真没有出去平事儿挣的多。但平事儿这活不是天天有,而且要冒很大的风险。有时候一月没什么事儿,大家只能喝西北风,是不能当养家糊口的正当职业的。

  武馆不管怎么说,是个正当职业,收入相对稳定。更重要的,这是岳帆最喜欢干的工作,而且没有风险。

  高崎想找他说事儿,也只有等到中午,大家一起吃饭。

  高崎不会武术,帮不上什么忙。他早早过来,也是想锻炼一下。

  出击速度,反应速度,重心技巧。这些技击最基本的东西,只有经常使用,才能不退步,熟能生巧。

  中午十一点半,岳帆下了最后一堂课,这才有工夫过来和高崎说话。

  下午还有两节课,大家也没时间多聊,就一起出门,去附近的饭馆吃饭,边吃边聊。

  吃着饭,高崎就把自己的想法,对岳帆说了。

  岳帆骨子里,是有许多侠义思想的。高崎想帮工人们一下,他不反对。

  不过他告诉高崎,电视台属于宣传部门,和教育局不是一回事。岳帆的叔叔去教育局之前,是在宣传部门工作的,这才认识那位主持人,也不是很熟。

  不过岳帆还是答应高崎,去找那位主持,帮他问一下。

  岳帆的这个回答,让高崎很失望。他没有想到,电视台不归教育局管。

  没有直接关系,人家不见得肯帮这个忙。

  想一下,他就对岳帆说:“你可以告诉他,我愿意出高价,求他帮这个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