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3.花钱了好也不好了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141 2020.09.05 10:24

  陶洁的眼神里,出现的疑问的神色。

  高崎立马看出来了,就赶紧偷偷背着陶洁,给店主使眼色,摇手。

  店主聪明,立刻就明白了,陶洁恐怕不知道她这个男人和岳帆是怎么回事。

  他急中生智,立刻改口,把“帆哥”两个字前面,加上个“你”字,就变“你帆哥”了,成功蒙混过关。

  店主夫妻介绍的,还是昨天那些东西,陶洁也没有表示异议。因为她听出来了,店主夫妻恐怕是欠了岳帆极大的人情,这是为了报答岳帆,的确是让他们捡了个便宜。

  另外,店主昨天还忘了一件事情,就是关于这个店的店名。

  “这店名叫仟佰聚,”店主说,“这是我们开张之前,请了省城一位名卦师给取的,当时花了五百块的润笔费,在九十年代初,也不算个小数目。

  自开业以来,我们就一直用这个名字。托这个名字的福,我们生意一直很红火。我们的意思,是你们接手以后,最好不要动这个名字了。好多老顾客,也知道这个名字,专门奔这个名字过来。”

  对这个,陶洁也没有异议,高崎就更是怎么着都行。

  然后,店主又说些做买卖,要供财神,武财神和文财神的不同,如何供一类的话题。

  高崎原来不怎么信这些东西。重生回来,妻子又活蹦乱跳地在他身边了,他就开始信。

  可按照规矩,他得供武财神关二爷才对,店里供的,却是文财神赵公明。

  请神容易送神难,换财神是不吉利的。

  是不是干脆俩财神爷他一起请来供算了?他就在心里想,也不知道他们在一起,会不会打架,行是不行?

  大家正挤在二楼的沙发上坐着说话,岳帆就来了。

  大家就一起下楼,去接岳帆。

  这一回,没人敢喊岳帆叫帆哥了,店主直接用你代替“帆哥”俩字。

  只有陶洁叫了一声“帆哥”说:“谢谢你给高崎帮忙。”

  岳帆去找高崎次数多了,有时候也到小镇他们那个家里,晚了还留下来吃饭,和高崎喝两杯酒,陶洁也就认得岳帆了。

  对这个,高崎早有防范,就编了个和岳帆是小时候朋友的故事哄陶洁。当然了,这个故事也得讲给岳帆听。

  岳帆对这个还不高兴,嫌高崎惯的陶洁没有个样。可高崎坚持,他也没办法。就不守着陶洁谈任何关于社会上的事。

  陶洁在厂里上班,接触的多是些女工。女工间也不会谈社会上的事,她也就不知道,这“帆哥”可是如雷贯耳的一个名字,完全不是她想的,高崎一个朋友那样简单。

  看到陶洁,岳帆立刻满脸堆笑:“弟妹过来啦?我今天就是来当苦力,有什么事你尽管吩咐。”

  在唐城,还有谁敢用帆哥当苦力?也只有陶洁可以了。

  于是开始盘库。

  在楼上的角落里,还有一间单独的房间,有二十来个平米,就是用来存放卖的衣服的。

  今年很早的时候,店主夫妇就打算着过了年,去帝都和儿子、孙子一起生活,就有意减少了进货量。到这个时候,已经不进货了,只是卖存货。

  原来这个总是满满的仓库,就空了一半。

  高崎和岳帆出力气,往仓库外面搬服装,胡丽丽负责点数,陶洁则拿了纸笔记录。

  饶是只有一半的存货量,加上店里摆的样品,最后一算账,也价值十多万。

  忙到中午,基本算是清点了一遍。店主打电话让附近的餐馆送了午饭,大家就在店里吃了,下午再复核一遍,做到准确无误。

  加上剩余两个月的房租,店主又给去个零头,高崎应该付给店主十二万八千。

  在那个时代,一下可以拿出十多万,绝对可以算上富户了。

  店主怕高崎一时半会儿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就说:“反正我们过了年才走,我们走之前你再把账和我们结清也行。”

  他不知道,高崎不是没有钱,而是不知道用什么理由,不让陶洁怀疑地把钱拿出来。

  他就说:“不用,我现在就把钱给你们。”

  店主就心想,这个混混还真不简单,比岳帆都有钱。

  陶洁是想按着店主的意思,晚一些和店主结账。她以为高崎手里也就十多万,都给了店主,将来做买卖,万一哪个地方需要钱,再上哪儿淘换去?

  可高崎已经把话说出来了,她也不好意思改口。

  高崎知道店主夫妻对自己这样的人心存顾忌,就想尽快结清,免得人家心里不踏实。

  当下结清账目,这店从这时候开始,也就归了高崎了。

  高崎不打算今天再营业了,要从明天开始照常营业,还如过去一般。

  看看快到饭点,他就打算请店主夫妻和胡丽丽,一起吃个饭。可是他出面请,怕人家不好意思来,就偷偷和陶洁说。

  陶洁从来没办过这种事,有些为难。可想想人家确实优惠了他们许多,以后还要用到胡丽丽,就只好硬着头皮去和他们说。

  这个饭,店主夫妻是不好推辞的,也就爽快答应了。胡丽丽那边自然也满口答应。

  唐城的饭馆,高崎上一世基本是和岳帆吃遍了。哪家饭馆好吃上档次,他心里自然知道,就领着大家去了江南小筑。

  这是一家南方人开的饭馆,以江浙菜和广东潮州菜为主。

  饭馆跟个大号的蔬菜大棚差不多,穹顶都是玻璃钢瓦的。阳光经过玻璃钢瓦照进来,变得十分柔和,屋内四季如春。又种植了许多的江南树种,宛如南方的园林。饭桌也就分布在这些绿色的景观里。

  这是当时唐城最漂亮的一家酒店了,进门小桥流水,满眼绿色,如置身野外一般。

  陶洁从来也没见过饭点还有这样布置的,不由得瞧花了眼。

  饭吃的十分融洽,气氛挺热闹。有陶洁在一边看着,高崎不敢放开了喝酒。他不怎么喝,岳帆也就喝不多,这反而让大家有更多的时间说说话。

  店主夫妻经营服装店,也就雇了胡丽丽一个人。不是不想再多雇人,也不是雇不起,而是没有合适的。

  这些年,他们雇过的人不下几十号,都没有干住。

  店主对自己的服装店十分上心,与其雇个不满意的,得罪了顾客,反而不如不雇。

  平时就是女店主和胡丽丽在店里守着,男店主管账,常年招聘着临时工。有时候正好没有临时工,胡丽丽又有事休息,两口子就得忙个不亦乐乎。

  但是挣钱,忙并快乐着。

  陶洁不来店里,高崎接手以后,店里就短一个人。所以,开业以后,高崎还得尽快找个临时工。

  大家议论这个的时候,陶洁也能听出来,她最好的选择,就是也下岗,和高崎一起经营这个服装店。

  可是,她思虑再三,还是觉得不保险。

  毕竟,在厂里干,挣的少,可那是稳挣不赔,只能公家给她钱,公家不能问她要钱。

  经营服装店,弄不好是真往里赔钱的。

  那个时代,国企的工人,封闭在国企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对外界的接触,实在是太有限了,见识和思想境界,也就相对狭隘。

  不知道有多少人,当时就守在那样的半死不活企业里,宁肯挨饿,也不敢出来闯荡一下。

  熬吧,熬到退休就好了。这是当时大多数国企人的想法。

  一顿饭吃下来,六个人花了四百多块,又让陶洁心疼了一把。

  “就是比别的饭店多点花花草草,有什么呀?我想看花花草草,去旅游野炊不也一样吗?还不用花钱。菜量还那么小,这不坑人吗?以后再不去这种地方吃了!”

  回来的路上,陶洁坐在高崎的自行车后座上,一个劲地嘟囔。

  高崎也不搭腔,只是蹬着自行车往前走。

  吃饭的时候,陶洁还说人家菜做的好吃。这一会儿工夫,知道花了她四百块钱了,就又什么都不好了。

  高崎不懂经营,就把临时工招聘和服装进货这一堆的事情,都交给胡丽丽来做。

  胡丽丽也挺尽心,对每天来应聘的女孩进行考核,留下最好的,让不入她法眼的直接走人。

  那时代,城市里的人,还在迷恋进公家的单位,宁可拿少一点的工资,可公家的单位给交养老保险。

  在私人的店铺里干,多挣些钱,自己交保险不是一样吗?

  在她们心里,还就是不一样。

  因为公家的单位不会倒闭,进去了就不用担心失业。挣的少,可是钱按时给。

  私人的单位,谁知道哪一天就会不干了倒掉?那样还得去找工作,提心吊胆的,一点也不稳定。

  所以,来店里应聘的,多是农村里来到城市,找工作的。

  那时候农乡差别也很大。农村女孩的土气,从脸上都能明显地分辨出来,别说穿戴了。说话就更不行,扭扭捏捏,本地话都说不好,普通话就直接不用提了。

  所以,卖服装的,找个合格的导购,那时还叫服务员,实在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胡丽丽试了三天,总算找一个看着不太像农村人的,让高崎给她身店里的衣服穿上,又教她怎么化妆。

  捯饬半天,看着像那么回事了,说话上又露了怯,一口高粱茬子的普通话,连胡丽丽都听不明白。

  可这就算矬子里面拔出来的将军了,不行也得凑合着用了。

  导购也是服装店的门面啊,形象和服务让客户不满意,一样会影响生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