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1.推理失误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270 2020.09.13 05:02

  这天下午,陶洁下班就没有到店里来。

  天黑的时候,她打电话回来说,她师傅的对象又住院了,她在医院里陪师傅,要晚一些回去,就不去服装店了。

  陶洁人善良,对师傅极好。估计是蒋师傅下午打电话,她听说了,立刻就去了医院。

  高崎就说:“要不待会儿我也过去吧?顺便去接你。”

  陶洁不让。

  “你过来干吗?我有摩托车,骑的快。你弄个自行车,我还得慢慢骑等着你。不用了。”

  高崎就嘱咐她,天黑了,路上不要着急,慢点骑。

  这天晚上,高崎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陶洁还没回来。

  他就有些担心。

  有心给她打电话,又怕她正骑车走在路上,听到电话响,忙着接电话出事。

  想想,就推自行车出门,要沿路去迎她。

  刚到院子里,隔着木板做的院门缝隙,就看到了外面摩托车的灯光。

  打开院门,陶洁推着踏板,开着车灯照明,已经到了门口。

  “怎么回来这么晚?”高崎就问她。

  陶洁推车进院子,把车支好,顺口说:“和师傅唠会嗑,唠晚了。”

  高崎心里就有些慌。

  蒋师傅直言快语的,别再把明天去陶洁家的事儿给漏了。

  他就跟着陶洁进屋,想用套话的办法,把陶洁跟蒋师傅都聊了什么,给套出来。

  这是他跟着岳帆混练就的强项。

  “你吃饭了没有?”他跟着陶洁进屋,顺口问她。

  “吃了。”陶洁边走边说,“师傅包的饺子。我最爱吃她做的饺子了。”

  “你这么长时间不回家,你师傅劝你回家了吧?”高崎就冷不丁问一句。

  原本,是想顺着这个话题,问问蒋师傅围绕这个话题,都说了什么话?

  陶洁很敏感也很聪明,托蒋师傅去她家做媒这事儿,只要蒋师傅多少漏一点口风,陶洁就会猜到,那他费这么大的事,可就前功尽弃了!

  不料,陶洁却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坐在里屋床沿上,不言不语。

  高崎去外屋,给陶洁弄一杯热水来,端给她。

  外面已经挺冷了,晚上骑摩托车容易冻着,他让她喝杯热水暖和一下。

  陶洁接了杯子,在手里捧着,过一会儿却问:“高崎,你手里现在还有多少钱?”

  高崎看看她问:“干吗?”

  陶洁说:“不干吗。我就寻思着,你看吧,我师傅她对象这个病,老也好不了。透析医保又不给报,花钱花老了。你如果手里钱宽裕,咱们是不是可以帮帮她?”

  高崎就笑一下说:“你这小财迷,历来都是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花,这回怎么这么大方了?你可要想好,就你师傅现在这个条件,借给她钱,她没有能力还的。”

  陶洁就叹息一声,过一会儿说:“我知道。可是高崎,咱们也不能总是为钱活着吧?这人命总比钱金贵吧?我肯借她,就没打算让她还。所以我才问你,要是咱的店铺盈利很多的话,你就多借点。要是盈利少,你就少借点。我把自己这俩月攒的钱,我的工资,还有你的,你给我的,修设备挣的那个钱,都拿出来,也有个接近三千了。”

  高崎就问:“你想借给她多少?”

  陶洁说:“师傅说,每个月做透析,省着也得一千出头,赵师傅还得做一年。我琢磨着,最好是能有一万,就差不多了。”

  “行,你不用动你攒的钱。我去银行ATM机那里,给你取。”

  一万块钱,在两千年的时候,绝对不算一个小数目。

  高崎手里有钱,倒不怎么太在乎。

  陶洁却有些担心地问:“一下拿这么多钱出来,不影响咱的生意吗?”

  高崎回答说:“不影响。这生意很赚钱的。要不然你也别干了,下岗回来,咱们一块干,多好啊?”

  陶洁就摇摇头说:“再说吧?等你经营一阵子,咱们有了储蓄,不怕赔了,我再考虑下岗。”

  高崎知道劝不动她,就不多说,直接出去,给陶洁取钱去了。一个小时以后才回来,手里拿着他上班常用的那个翻皮的工具包。

  他把工具包放到陶洁坐着的床沿跟前说:“一万块钱,在这里面了。”

  陶洁从工具包里,把钱拿出来,是厚厚的一沓蓝灰的老头票。

  “甭数了,我跑了三个银行的ATM机,才凑够一万,数好几遍了,没错的。”高崎说。

  陶洁就抬起头来看他,大眼睛里流露出抱歉的神色来。

  “自从跟了你,我总是给你找麻烦。”陶洁说,“一点也没帮上你。”

  高崎也坐到床沿上,搂着她说:“你怎么这么说呢?你肯跟着我,我就很知足了。我去挣钱,就是为了给你花的。”

  陶洁就趴到他怀里去了。

  “我知道,你做买卖也很不容易。”她在他怀里说,“我也是实在没办法。师傅对我那么好,我不能不帮她。”

  “知道,我知道。”高崎搂着陶洁,拍着她的背,安慰她说,“咱们还有钱,你不用多想。”

  他知道,一万块钱,在陶洁看来,已经很多很多了。这是他挣来的,她就这样给他借出去了,有可能还拿不回来,陶洁心里很不落忍。

  高崎倒没觉得怎么样。

  厨房下面,还埋着一大缸银元呢,钱有的是,只是没有理由拿出来花。

  高崎想到的,是另一个问题。

  上一世,他们没有钱,陶洁也从来没跟他提过借钱给她师傅。

  不过,就算那时候他们没钱,陶洁知道她师傅缺钱,也会像今天这样,对高崎讲,先拿出钱来,能帮她师傅多少,就帮多少。

  可是,那时候陶洁没提。

  为什么没提呢?因为她师傅不缺钱。

  为什么不缺钱?

  今天早上,他去她师傅家,蒋师傅那扣错了扣子的棉袄对襟,就已经说明一切了。

  破落国企的工人,日后发生的事情,高崎见识的太多太多了。

  为了挽救她男人的命,这应该就是无奈的选择了。

  那么,好好的,陶洁怎么突然想起来,借钱给她师傅呢?

  难道,蒋师傅的事情,陶洁知道了?

  她是怎么知道的?

  今天她回来这么晚,说是跟她师傅唠嗑唠晚了。

  是蒋师傅告诉她什么,还是她也像他早上一样,碰上她师傅在做不好的事情了?

  碰上的可能性不大。

  陶洁是直接去的医院,然后跟她师傅一起回的她师傅家。

  就算有人去找她师傅做那个,有外人在,也不可能守着陶洁就说这个。

  那么,就是蒋师傅自己跟陶洁说了。

  “你是不是知道你师父什么事儿了?”他突然就问陶洁。

  陶洁一下就从他怀里起来了,眼睛里露出恐慌来。

  妻子的眼睛会说话。

  陶洁什么都不说,高崎也明白了。

  可是,蒋师傅为什么要跟陶洁说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呢?

  有了四十多岁人生经验的高崎,略微思索一下,就明白了。

  上午他对蒋师傅说,她扣子扣错了。蒋师傅做贼心虚,从他说话的语气里,已经听明白,他什么都知道了。

  在她想来,高崎知道了她的事情,就一定会告诉陶洁。反正陶洁早晚都会知道,她也就无所谓了。

  她留下陶洁唠嗑,把这事告诉她,其实是想通过陶洁给高崎带话,让他理解她的难处,不要把这个事情传出去,她实在是没有办法。

  做为一个爱面子的女人,当面来和高崎说这个,她没有这个勇气,就只好借陶洁的口说了。

  不到万不得已,恐怕她连和陶洁说的勇气都没有。

  怪不得上一世蒋师傅的事情,陶洁不知道,也不会想到要借钱给她。

  上一世,没有他撞破蒋师傅的事发生,蒋师傅也就不会对陶洁说这些。

  那么,既然她对陶洁说,是为了让陶洁说给高崎听,她就会把自己的遭遇,对陶洁仔仔细细讲清楚,好让高崎可怜她,不忍心出去说这个事情。

  她没有想到,陶洁理解不了她的意思,也不会像她想的那样,会和高崎说这些事情。

  陶洁想到的,是她师傅有钱了,就不会去干那些事情了,名声也就保住了。

  所以,陶洁才会回来,问高崎要钱。

  现在的蒋师傅,已经走到那条不归路上去了。就算她肯要陶洁给她的钱,再不去干那种事了,名声就会好了吗?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

  “你都知道什么了?”陶洁恐慌地看着他问。

  高崎只回答了她一句话:“没有不透风的墙。”

  陶洁是不愿意让任何人知道师傅的这种事情的,高崎也不行。

  这就如她爸妈如果知道了高崎有钱以后,再来同意他们的婚事,她就会感觉到爸妈很丢人,是一个道理。

  “这事儿知道也不能往外说!”

  高崎已经知道了,陶洁想瞒他也瞒不住,只好叮嘱他说。

  “知道,我不说。”高崎就保证说。

  陶洁就叹息一声说:“师傅有钱了,就不会去求那个男人,趁着知道的人少,和他断了,兴许还来得及。”

  “一个男人?”

  这个和高崎的想象完全不一样,他不由就脱口而出了这么一句。

  “是啊。”陶洁回答了他一句,接着就变了脸色,吼他,“高崎,你混蛋!你把我师傅想成什么啦?”

  推理出现巨大判断失误,高崎只好道歉:“对不起,我错了。”

  “你说,你是怎么知道我师傅的事的,听谁说的?”陶洁开始不依不饶了。

  “我,我其实不知道,就是蒙你给蒙出来了。”高崎只好撒谎。

  “高崎,你越来越坏了!”陶洁不由恼羞成怒。

  这下高崎就顾不上别的了,只好先哄媳妇再说。

  陶洁好哄,不管高崎犯了什么错,只要搂住她,不让她动,把她搂在怀里,温存一阵子,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高崎力气大,搂住了陶洁在怀里,陶洁也就动弹不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