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9.发财了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051 2020.09.01 08:08

  面包出租车驾驶室的门打开,岳帆跳了出来。

  接着,从侧门两边,一下就下来六个人。副驾驶上跳下一个人来,下车后站到了岳帆身后,正是一人干翻十多个外省人的高崎。

  那些拿了铁锨、棍子,向着面包车围过来的,那十几个范老大的手下,看到岳帆,就都站住了,没一个敢靠前的。

  岳帆站在车跟前,冲着办公室大喊:“范老大,你弄这么十来个怂包,就想跟我干架吗,还不赶紧特么的给我滚出来?”

  范老大在办公室里面,已经看见岳帆了,心里就是一哆嗦。

  这架势,明摆着就是找他干架来了。

  就他手底下这十几个人,直接就不够岳帆一个人揍的,他还带着七个人一起过来!

  赵迷糊他认识,这家伙看着整天一副睡不醒的样子,真打起架来,那个狠劲,岳帆都不见得比他狠。

  还有个高崎。这家伙看着一副老实忠厚相,谁能想到他也这么狠?

  老摩托范老大也认识,在几千人的唐城量具能混的出名,绝对不是孬种。可经不起高崎一顿胖揍。

  那十几个外省人他见识过,都够狠,竟然不是他一个人的对手!

  别说外面是八个人,就只有这仨活祖宗,范老大也没一个敢招惹的。

  他立刻陪着一副笑脸,从办公室里开了门。可岳帆弄个面包车把他门口给堵上了,他身子又胖,怎么出去呀?

  出不去,他也不敢让岳帆挪车啊?

  他只好猛吸一口气,从车和门框夹成的缝隙里往外挤。

  费九牛二虎之力,弄一身臭汗,总算挤出来,跑到岳帆跟前,陪着笑脸打招呼:“哟,帆哥来了,进屋坐,进屋坐。”

  接着就回过身来,变了脸色对围着的手下喊:“都特么的滚!不认识帆哥吗?”

  岳帆看他客气,这才冲车里的司机招招手,司机跑到驾驶位上,把车倒了出去,还在驾驶室里,冲范老大勉强挤个抱歉的笑容。

  都是一帮不吃人粮食的,他谁都得罪不起。

  岳帆就大摇大摆进了范老大的办公室。

  进门之前,他嘱咐高崎:“守着门,谁敢进门,直接往死里打!”

  高崎也不搭腔,两腿一分,站在门边了。

  这架势,直接就是一尊活金刚,看着都让人害怕。

  其他几个弟兄,岳帆没吩咐,他们也不进屋,就都在高崎旁边,学高崎的样子,排一排站着。

  范老大看看这阵势,腿肚子都哆嗦了。跟在高崎身后进屋,走不利索,差点摔个跟头。

  办公室里,还有一个二十多的女孩,一个四十多的中年人。

  “让他们都走!”

  高崎进来,看也不看他们,直接往门口墙边那排真皮沙发上一坐。

  范老大冲那俩人努努嘴,那俩人就出去了。

  岳帆不发话,他也不敢坐,陪着笑,在一边站着。

  岳帆也不让他坐,看无关的人出去了,门重新关上,这才打量他一眼问:“你当初让我收拾那帮外省人,是怎么跟我说的?”

  范老大就回答说:“就是想让帆哥替我出口气。”

  岳帆就点点头,又问他:“你为什么不带自己的弟兄去?”

  范老大笑着说:“帆哥你知道,我这个买卖,本来就名声在外的。我怕动静闹大了,派出所插一脚。我不心疼花钱吗?有这俩钱我让帆哥你挣,不比便宜那帮孙子强多了?”

  岳帆“哼”了一声说:“你这俩钱,很不好挣啊。”

  接着就问:“那帮外省人的底,你真不知道?”

  范老大还故意装轻松:“几个外省人,有什么了不起,还禁得住帆哥你一顿拳头啊?”

  岳帆的声音就冷了:“我是问你,那帮外省人的底,你知道不知道?”

  范老大心里就一沉,兀自嘴硬说:“这个我不是很清楚,不过他们也没在这边闹什么大动静,应该不是硬茬吧?”

  岳帆就烦了,声音一下高了:“我问你,知不知道他们的底,你特么跟我胡搅和什么?”

  范老大就装出一副老实相来说:“不知道。”

  岳帆瞪起眼来,吓范老大一哆嗦。

  “有种你再给我说一遍!”

  范老大不敢出声了。

  “你特么自己带人去,让人家给削了,以为我不知道?想让我给你报仇就说报仇吧,还敢糊弄我!”

  范老大知道糊弄不过去了,只好承认说:“帆哥,是,我是想让你给我出口气。可是,可是我怕我把他们说的太厉害了,你不敢去。”

  “放屁!”岳帆大怒,“你以为我特么跟你一样没出息?比这厉害的老子见多了。”

  范老大就赶紧拍马屁:“那是啊,帆哥你是谁啊?我就知道他们不是你的对手。”

  “放屁!”岳帆继续骂,“你小子不安好心吧?想借外省人的手除了我,是不是?”

  范老大吓一跳,赶紧分辩说:“绝对没有,帆哥我发誓!”

  “你发誓?”岳帆一脸鄙夷,“你发誓和放屁有区别吗?范老大,行啊,你小子够黑,竟然敢借外省人的手整我,我看你是在这个地盘上呆够了。”

  这个罪过要是坐实了,岳帆非弄死他不可!

  范老大脸都白了,颤抖着声音说:“帆哥,帆哥你别冤枉我,我真没有那个意思。”

  “那你自己说,你明明知道这些外省人不是善茬,为什么不告诉我,还跟我说他们没几个人?你说!”

  范老大只好说实话了:“帆哥,这帮人真的很厉害,我是真怕你不敢去。不过我也不敢害你,我都把人手安排过去了,都在附近藏着,真的。你要是吃亏了,我范老大豁出命去,死也得和你死一块儿,不信你问他们啊。你们打架,弟兄们都看见了,一个人就把十多个给揍趴在街上了。我知道帆哥你没事,才放心回来的。你来的时候,我也是刚进门。”

  岳帆听他这么说,脸色才缓和了,一脸得意说:“我岳帆是谁啊,几个外省人就能让我害怕?你以为跟你手底下这帮怂包一样?”

  范老大终于松一口气说:“就是,就是,帆哥手底下这些兄弟,个顶个好样的。”

  岳帆就冷眼看着他问:“你真带你的兄弟过去了?”

  范老大就拍胸脯说:“骗你我是小狗!是看帆哥你解决他们那么轻松,我们才没露面。我们不敢抢帆哥你的功劳。”

  岳帆突然就笑了。

  “范老大,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你那点弯弯绕,想和我玩,你还差点。我岳帆能在唐城混的有一号,也不是都靠玩武巴抄。”

  说到这里,他就指指自己的脑袋。

  “主要是靠这个,明白吗?”

  范老大脸色难看,讪笑着回答说:“明白,明白。”

  “你明白个屁!”岳帆突然就变了脸。

  “鹬蚌相争,渔人得利。”岳帆冷冷地说,“你肚子里打什么鬼注意,我早特么猜着了。你是想让我和外省人拼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然后你出来捡便宜,是不是?”

  范老大的脸又白了,哭丧着说:“帆哥,我真没有!”

  “少特么废话!”岳帆厉声说,“你敢跟我玩心眼儿,范老大,我可告诉你,我至少卸你一条腿,你信不信?”

  “信,我信呀帆哥。”范老大直接认怂。

  他不认怂也没法。

  岳帆轻松解决了外省人,他和外省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岳帆肯定知道了。

  岳帆都知道他被外省人修理过,那还有什么他不知道?

  耍赖不承认?和别人行了,不讲理都行。和岳帆?岳帆比他横啊!

  这一回,是让岳帆抓着了他不地道的证据了。有这个证据,他承认不承认的都没用,岳帆真敢收拾他。

  果然,岳帆就直接张口了。

  “范老大,你自己说吧,这事儿怎么解决?”

  范老大咬咬牙说:“帆哥,这回是我不对。这样吧,原先我答应给弟兄们的酬劳加倍,一万怎么样?”

  两千年,一万绝对不少了。

  岳帆冷冷一笑说:“范老大,看来你是瞧不起我们兄弟呀?特么敢这么坑我,加倍你就想算完?”

  范老大就再狠狠心说:“我再加五千,一万五总行吧?”

  岳帆就从沙发上站起来了。

  “行,你有种!这梁子咱们就算结下了。你特么以后最好别出这个门,天黑了最好是多雇几个人看着你。现在想好了,留那条腿,最好提前告诉我,我给你个面子。”

  “两万,两万总行了吧?”范老大快哭了,“再多,我实在拿不出来了。”

  面包车终于离开了沙场,岳帆难掩心里的激动,在副驾驶座位上,举着一个军绿书包,回头向后座的七个人挥了一挥。

  “发财了!”

  话音里,带着难以掩饰的激动。

  岳帆平日做事沉稳,有勇有谋,很少喜形于色。他在车上,守着一个出租司机,就这么兴高采烈,足见这回是收获颇丰了。

  这个时候,混混们知道用自己的特长挣钱的还不多,岳帆就算是比较有头脑的。

  这是他在市面上混这么多年,挣钱最多的一次了。

  做了这个挥军绿书包的动作之后,岳帆就回过头去,一直到下车,都没再说一句话。

  弟兄们久在外面混,也知道这时候守着外人不便多问多说,也就都保持着沉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