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8.对练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021 2020.10.13 16:49

  老虎和梁超,肯定不能用一天的时间,把整个练功房粉刷一遍。

  “你们怎么干完的?”岳帆就问老虎。

  老虎实诚,容易问出实话来。

  果然,老虎就说:“我们去二中和三中,找来二十几个小弟,他们干的。”

  那个时候的唐城,除了唐城一中这所重点高中,进去的都是学习好的孩子,其余二中、三中,学生的学习成绩都不怎么样。

  高中里,已经有许多的孩子,有了混社会的潜质了。

  别看老虎和梁超,在岳帆跟前跟听话的跟乖猫一样,在外面,那也是有名有号的人物。高中里,有不少孩子愿意跟着他们混。

  于是,梁超就出主意,直接去中学里,找那些孩子,让他们逃学一天,过来给他们刷房子。

  这些个熊孩子,本来也是混网吧打架惹祸的,没几个认真上学。能跟着老虎和梁超混,是他们的骄傲。

  甚至在学校里,有人就拿着老虎和梁超的名字吓别人,说是他们的小弟,别人就不敢欺负他们。

  两个人一招呼,竟然来了二十几个半大小子。梁超买来好多涂料辊子,还有长竹竿,大家把辊子绑在竹竿上,一人负责一段,就开始干活了。

  这一下,两个家伙就不用干活了,开始当监工。

  这里没刷着,那里再来一遍。哬,开心死了。

  中午刚过,整个练功房竟然给刷了一遍。两人请大家去饭馆吃饭,回来继续干,填补一下刷的不好的地方,把地面打扫干净。

  岳帆和高崎回来的时候,他们早就干完了,孩子们也都回家了。

  岳帆听了老虎说经过,不由就笑了,对着梁超说:“你小子,要是当年把这些聪明,用到学习上,还愁考不上大学?”

  梁超就说岳帆:“少教训我吧,就好像你考上大学了一样。”

  岳帆就要发作,高崎就拦着他,看看梁超说:“以后咱们得干正事儿了,不能再和这帮学生这样了。要不然,你在学校露脸多了,人家好学生过来学武术,认出你来,就不好了。”

  梁超就挠挠头说:“这不都是让帆哥给逼的吗?这么大一间房子,他非要我们俩一天刷出来。”

  其实,四个弟兄里面,就岳帆年纪大一些,剩下他们三个,都年龄差不多,二十四五岁。

  但高崎说话,梁超和老虎还是要听他的。

  一来他说话总是很有道理,二来他比他们能打。

  最关键的一点,还是高崎具有超出他年龄的沉稳,总让两个人觉得,高崎好像比他们大了好多。

  其实,高崎重生回来,也的确在心理年龄上,比他们大出许多了。

  上一世这个时候,老虎和梁超没这种感觉,三个人在一起经常打闹,倒更像兄弟一些。

  直到陶洁没了,高崎变得更加狠笃、阴沉,才让梁超和老虎对他感到害怕,不怎么和他闹了。

  再后来,岳帆也没了,高崎俨然就是他们的老大。

  听梁超埋怨让他们刷墙,岳帆就又过来收拾梁超。梁超打不过他,只好逃跑。

  高崎就喊他们说:“别闹了,咱买的东西还在车上呢!”

  岳帆这才想起来还有正事,赶紧招呼大家去外面,把卡车上的东西弄到屋里来。

  司机大概是知道这帮家伙没一个好人,看卸完了车就要走,岳帆让他留下来吃饭都不肯。

  他们从省城买回来最多的东西,就是防摔的海绵垫子,有十几张。

  大家把海绵垫子抬进来,拼接到一起,占了练功房三分之一的面积。

  梁超和老虎,从武校毕业以后,估计就没有再见过这种练习对打用的海绵垫子了,一下就勾起了他们在武校时候的回忆。

  本来卸了车,大家要去吃饭的,两个人就把吃饭这茬给忘了,往海绵垫子上跑。

  “把鞋给我脱了,要不都踩脏了!”岳帆就喊他们。

  两个人倒是听话,把鞋都甩在垫子外面,只穿了袜子上去,开始了对练。

  高崎在一边看着不说话。

  两个人花架子太多,基本还是武术那一套。

  当年,岳帆只偷偷教了高崎实战用的技击,却没有教老虎和梁超。

  教他的时候,岳帆说过,技击这个东西,是不能随便教别人的。

  这东西一招致命。品德不好的人,不能教,不能控制自己的人,也不能教。

  另外,没有天赋的人,也不能教。

  技击是要了解人体构造,预判人体在做某一个动作的时候,重心会往哪儿偏移,弱点会在哪里。

  没有天赋,这些思考不能迅速完成,教也教不会。

  这些,都是教岳帆的那个退役教练告诉他的。

  他之所以不教老虎和梁超,是因为他们俩三条一条都不占。两个小子吃喝嫖赌的,要不是有他约束着,估计早变小痞子了。

  梁超和老虎在垫子上对打了一阵,觉得没意思了,就喊高崎,让他也上来练练。

  他们知道打不过岳帆,怕被修理,也不敢叫他。

  高崎是他们当中,唯一不是武校毕业的,对他的路子,他们不熟悉。但高崎能打,他们已经见识过了,就想着看看,他们和高崎能有多大差距。

  那天在城东村打架,岳帆已经明显看出来,高崎懂技击。他也想见识一下高崎的套路,就没有开口阻拦。

  梁超和老虎两个人,都野惯了,不让他们见识一下自己的本事,以后恐怕很难管住他们。高崎就这么想。

  他没有拒绝两个人的邀请,把鞋慢慢脱了,走到海绵垫子上。

  待他走到中间,梁超首先发难,跑两步跳起来,一个飞踹,冲着高崎就过去了,架势着实威猛。

  高崎站在那里不动,也没亮什么架子。

  梁超刚开始做动作,他就知道这小子下一步要干什么了。

  待梁超的腿快到了,准备弹直的一刹那,高崎突然就往前迈了一步,恰巧就躲开了梁超飞过来的方向。

  这时候,梁超的动作已经用老了,再也无法改变方向,从高崎背后飞过去,摔到垫子上了。

  垫子外面的岳帆,看的眯起了眼睛。

  从高崎对梁超来势的判断上,他已经看出来,高崎对人体运动,有着深刻的认识。

  这家伙要是无师自通,靠打架琢磨出来的,那可真是个技击天才!

  他不由就想。

  反正地上是海绵垫子,高崎不怕梁超摔疼了,就没有出手拉住他。

  一边老虎看的心痒,左腿支地,右腿抬起,打算玩一个横踢。

  就在他右腿刚刚抬起来的那一刻,高崎就已经看出来,他忘了海绵垫子是软的,重心向左偏移,海绵垫子下陷,整个人身体的重心,也向后方偏移了。

  高崎忽然侧身,就在老虎右脚抬起,左脚失去重心的那一刻,右脚在他左腿脚踝那里轻轻一勾。老虎立马失去重心,身子就向后仰倒下去,摔了个四仰八叉。

  时机掌握的恰到好处。不是练家子,经历过多次实战,没有这个火候。

  这时候梁超已经鲤鱼打挺起来了,跑过来一拳打向高崎面门。

  高崎微微一侧身,抓住梁超手腕子,借着他往前冲的势道,往他左边一拧一送。

  梁超这是自己把胳膊伸过来,又用自己的力气,让高崎借势来了个反拧,身子立刻反转,手给拧到背后,半边膀子顿时失去了力量。

  要是对待敌人,高崎再用膝盖顶一下梁超的屁股,梁超这膀子就得脱臼。

  高崎没往下使动作,直接松手,左脚掌伸到梁超前面左小腿下端,两手在他腰上一推,梁超也失去了重心,往前扑过去,在垫子上摔了个狗吃屎。

  在一边看着的岳帆,就又眯起了眼睛。

  不用看了,技击里的小擒拿术。

  这小子,竟然和他一个套路。难道,他们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

  梁超和老虎不玩了,他们和高崎不是一个档次。

  武术对练那一套,双方出什么招式,都是预先排练好的,看着两个人打的挺热闹,其实一点用没有。

  这和练舞蹈排练,其实是一个套路,就是一种舞蹈。

  两个人和高崎对练,就完全不一样了。在梁超和老虎看来,高崎简直就是不安套路出牌。可不管怎么说,他们俩打不过他一个,不服也得服。

  “高哥,你这本事是哪儿学的?”梁超就问高崎。

  高崎说:“帆哥教的。”

  的确,高崎的本事,都是岳帆教的,可不是这一世教的,是上一世教的。

  梁超明显不信。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对练这两下子,梁超已经明显感觉出来,高崎可能比岳帆要厉害。

  他眼珠一转,就冲岳帆喊:“帆哥,敢不敢上来,和高哥比和比和?”

  岳帆正有此意。他倒不是想跟高崎比个高低。有这垫子,不怕受伤,他可以借机试探一下,他们是不是师出一门。

  “好啊。”他就拿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来说。

  看着岳帆要脱鞋上垫子,高崎一屁股坐在垫子边上,拿过鞋来穿鞋。

  “不比,我打不过他。”他说。

  岳帆都脱了一只鞋了,见高崎已经把鞋穿上了,也只得作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