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7.螳螂捕蝉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046 2020.08.30 10:48

  岳帆也觉得高崎出道不久,有点害怕了。

  他就拍拍他的肩膀说:“没事儿,有哥哥我呢。”

  然后,他就跟大家说:“咱们中午就在这里吃饭,喝点酒。都别喝多啊,防备着真得动手,喝多了手脚不利落,再让人家给办了。”

  看看快到中午,就让梁超去吩咐老板,给他们上菜,大家一边吃喝,一边听他说怎么干。

  城东村的中心地带,有一条大街,在大街北头,左手有三间平房,是个足疗店,店里有四个女人做洗脚工。

  明面上是洗脚工,暗地里就是暗门子。

  有客人过来洗脚,她们就跟客人兜揽生意。

  开始的时候,也就是这些。后来,就开始讹人了。

  他们找了两个本村的中年女人,去车站或者宾馆附近转悠,一般选择单身,看着有钱的外地客人,以介绍小姐为名,把人家骗到这里来。

  当客人和小姐在屋里办事的时候,就有几个男人在门外砸门恐吓,屋里小姐就趁机把客人身上的钱搜刮干净。

  遇上客人没有被吓住,不配合,门外的几个男人就会闯到屋里来。客人再不配合,就当真动手打客人,直到客人把身上的钱全部交出来。

  一般外地客人遇上这种情况,被讹了之后,都是选择匆匆逃离,自认倒霉,并不敢报警。

  就算报警,城东村即将拆迁,乱哄哄的,属于三不管地带,地形又复杂,客人是外地的,也很难说清楚自己是在哪里被讹诈的。

  岳帆就说自己的计划。

  “他们做案,都是选择上午九点以后,下午四点以前,大家都在上班工作,村里人少的这一段时间。”岳帆说。

  “待会儿,大家吃完了饭,都单独行动,去那个足疗店附近,尽量分散开,不要引起他们的注意。我呢,扮个外地人,到车站跟前转悠,让他们雇的那个女人注意我,把我给引到足疗店里。

  等门外那几个男的出来,往屋里闯的时候,大家就一起跟着冲进去,把他们都堵在屋里,制服他们。剩下的,就好办了。”

  岳帆说完,大家都没什么异议,就准备吃完了饭行动。

  上一世,他们就是这么干的。

  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都冲进去,人家外面还有一大帮人,也跟着冲进屋里。

  屋里面积狭小,施展不开,他们反倒被对方给制住了,在十几条铁棍和长刀逼迫下,动弹不得。

  岳帆说完了,高崎就插话说:“咱们不能都进屋里去。”

  岳帆奇怪地看他问:“为什么?”

  高崎说:“我怕他们外面还有后手。再说,屋里地方小,万一打起来,人多施展不开。”

  赵迷糊就又说话了:“几个外省人,还敢跟咱们动手?你也太高看他们了。”

  岳帆是比较有头脑的,高崎的话他听着有道理。

  想了想,他就说:“这样,如果他们人少,不超过四个人,我们这一帮四个人进去就行了。迷糊你带你的人在外面把着。”

  赵迷糊还没答应,高崎就又说:“你们进去,我和赵哥在外面守着。”

  岳帆想想,高崎不是怕事的人。他要守在外面,估计是他觉得外面比屋里危险。

  他就对赵迷糊说:“就这样,我,老虎还有梁超,我们三个对四个绰绰有余。迷糊你和高崎,还有你的人,在外面守着,保证不放外面的人进来。”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吃过了饭,大家分散开,三三两两,各自向城东村去。

  岳帆穿上西装皮鞋,还背了个大公文包,打扮的像个外地来出差的公务员,坐公交向车站去了。

  老虎和梁超一帮,高崎自己走。

  在街上走着,路过一个土杂店,高崎就走了进去。

  他看见土杂店里,倚在墙边的擀面杖了。

  擀面杖有长有短。他拿起一根半米多长的来,在手里掂了掂,问店老板:“这是什么木头做的?”

  店老板告诉他:“柳木,买回去使一辈子,保证不带坏的。”

  高崎就点了点头:“我买两根。”

  付了钱,高崎把两根擀面杖都别在后腰里,用外面穿着的工服盖上,出了店门。

  店老板望着高崎的背影,半天摇了摇头。

  他都卖大半辈子擀面杖了,还没见过有这么拿擀面杖的呢。

  高崎到了那个足疗店不远处的时候,哥几个大多都到了,分散在足疗店周围。

  老虎和梁超在街南面,站在一帮围坐在一起打麻将的老头后面,看他们打麻将。

  赵迷糊带着三个弟兄,在一家小酒馆里要了酒菜喝酒。

  一切,看着都挺正常。

  高崎却知道,这些外省人在街中段还租了一个院子。那个院子里,住着十几个二十到三十岁的男人。他们平时白天在屋里睡觉,晚上出去溜门撬锁,做盗贼的生意,都是些亡命之徒。

  从街中段到北头,挨着北头的足疗店不远,有一段比较宽敞的地方。高崎就在那里,找了个不显眼的角落,蹲了下来。

  一个小时之后,岳帆背着大公文包,远远跟在一个中年女人后面,从一条小巷里绕出来,进了足疗店的大门。

  老虎和梁超看见了,从街南头一前一后隔着两三米远,慢慢走了过来。到了高崎坐着的地方,看高崎一眼,就继续往前走了。

  路过足疗店门口,他们也没有停留,直接走了过去。

  两个人跟着岳帆久了,都有经验,知道怎么不引起别人的怀疑。

  而在小酒馆里喝酒的赵迷糊四个人,并没有动地方。

  时间不大,足疗店里走出来一个年青女人,到对面一个小巷子里,进了一个小院。

  这是岳帆在足疗店里,挑好了需要的女子。那女子先去对面巷子里的小院,岳帆一会儿就会跟过去。

  他们故意把这个事搞的如此神秘,被骗的人反而更容易相信,这是真的。

  他们就是靠这个办法,蒙骗了许多的受害人。

  小巷子里偏僻,倒更容易让这些人实施犯罪。

  果然,一分多钟以后,岳帆也从足疗店里出来,去了先前那个女子去的那个小院子。

  又过去十分钟,街中段那个院子里,就走出四个壮汉来,向着岳帆进去的小巷子去了。

  他们直接进了院子。

  院子离这大街有一段距离,里面发生了什么,只要不闹大动静,在街上是根本听不到的。

  从街北头返回来的老虎和梁超,也看到了那四个壮汉。他们也加快了脚步,向着小巷子里去。

  梁超走到小巷子口的时候,向着赵迷糊他们喝酒的,那个小酒馆的方向看了一眼。

  赵迷糊明白他的意思。刚才进去的四个壮汉,一个个都长得人高马大,梁超是担心他们三个对付不了,想让他们也一起过去。

  赵迷糊犹豫了一下,还是带着自己的三个弟兄,直接奔小巷子去了。

  他们先在院门口汇合。

  这时候,就听着院子里有男子砸门的声音,一个粗浑的男声,操着外地口音喊:“把值钱的都给我交出来!不然,老子们进去宰了你,就地挖坑,把你埋在院子里,这辈子都不会有人知道!”

  梁超看见赵迷糊他们过来,就悄声说:“你们怎么都来了?高崎还在外面呢。”

  赵迷糊就又让两个人出去。

  梁超说:“还是赵哥你出去吧?外面没个抵实的,万一出事就坏了。”

  赵迷糊就带一个兄弟,再次出去,和高崎汇合。

  而这边院子里面,无论那四个壮汉怎么恐吓,岳帆在屋里始终没有动静。

  四个壮汉失去了耐心,终于破门而入。

  梁超在外面听到里面门响,一脚就把院门踹开,带着大家闯了进去。

  这时候,赵迷糊已经带着那个兄弟,在外面找到了高崎,走到他坐着的那个角落里。

  高崎看见他过来,就有些不满说:“你过来干吗?”

  赵迷糊一脸不在乎说:“这会儿里面都快动上手了,我们用不着藏了。看住院门,不让别人再进去就完了。”

  高崎就再不说话。

  这些人,现在还都年青,经验不像以后那么充足,不知道这种买卖,看似保险,其实危机四伏,一旦出现意外,后果就会很严重。

  没有过多的经历,就不知道这事儿的危险,警惕性也就不高。

  赵迷糊后来被人打断一条腿,落了个终生残疾,就吃亏在这上面。

  高崎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街中段那个院子。

  十分钟以后,那个院子的大门开了,冲出来十多个年青人,手里带着家伙,沿着大街向北飞跑。

  高崎“噌”一下就站了起来,速度快的吓赵迷糊一跳,他都没看见高崎是怎么站起来的。

  待他看清街上的情况,就被吓傻了。

  让高崎不幸言中了,他们果然埋伏着后手!

  十多个带着铁管、砍刀的家伙,向着这边冲了过来。

  他们三个,打十多个,能打得过吗?他不由有些犹豫了。

  就在他犹豫的这个时候,高崎已经站到街上那个宽阔一些的地方了,挡住了那帮人的去路。

  “我娘哎!”赵迷糊又吓一跳,这小子是什么时候跑那里去的?刚才他还在这里坐着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