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永远的谜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101 2020.08.06 10:30

  高崎请假,并不是真的有朋友结婚去帮忙。

  上一世,妻子跟着他,就没有享过一天的福。

  没钱买房子,工厂里工资又不高。

  想买房子,就得从牙缝里往外挤钱。

  妻子几乎是把所有的好吃的,带油水的食物,都给他了,自己中午就是馒头就咸菜。

  “你干维修工,消耗体力大,得保证营养。我干磨工不累,再说我还得减肥,咸菜馒头才不长肉。”

  妻子这句话,一直在他脑海里萦绕了好多年。

  妻子一点也不胖,不但不胖,还有些偏瘦。

  为了买那套房子,一年下来,妻子更瘦了,连身体的曲线都要没了。

  高崎心里疼。

  可是,妻子要强,结了婚连房子都没有,妻子面子上过不去。

  他们终于有了房子,然后就是装修,添置家具。

  还是没钱,还得从牙缝里挤。

  终于,家越来越像个家的样子,他们有能力要孩子了,妻子却总是怀不上。

  妻子有些营养不良了,医生怀疑她有厌食症。

  那一天,他们就是去医院复查。

  结果,妻子就再也没有回来。

  这一世,他不能再让妻子受这么大的委屈了。

  他得有钱,让妻子风风光光地,幸福地活一辈子才行。

  结婚的时候,没钱买房子,他们就在城郊的一个小镇里,租了一间房子住。

  那房子,是一个跨院的东屋,南屋住着房东。

  这是上百年的老房子,房租相对便宜。

  据说,这房子周围好大的一片房屋,都属于当年一家大户人家的。

  这大户人家,从明初就是官宦,历经两朝三代,方圆百里都是首富,富不说抵国,赶上这唐城,据说没有问题。

  新社会以后,由于各种原因,这户人家衰落了。死的死,走的走,已经再没有后人在这里居住,偌大一片宅院,也都分给了小镇的居民。

  2012年,这里城市化改造,建商品住宅楼。

  挖地基的时候,就在一户人家的住宅下面,挖出了一个地窖。

  地窖里,有整整一大缸银元,足有十几万块。

  这个消息,当时轰动了整个唐城。

  那时候的高崎,已经变成了酒鬼。

  他晚上在家里喝着酒,看电视新闻的时候,看到了这条消息。

  他一下子就认出来了,那个地窖所在,正是他和妻子当时租房子住的,往里一进院子里的偏房。

  旧时小镇的房子,好多都是院子套院子的。

  去里面的院子,就要经过高崎租房子的那个院子。

  院子外面,并没有单独的路可走。

  这大概是因为这一片住宅,原来就是属于一家的缘故。

  他清楚地记得,后面那进院子,住的是一个中年教师,在镇上的小学里,教语文课。

  学校里盖了教师宿舍楼,教师一家早就搬到宿舍楼里住去了,并不在这里居住,只是偶尔过来看一看,房屋有没有损坏漏水。

  他和妻子过来租房子的时候,正赶上那中年教师回来。

  “还租什么房子呀,你们直接买我这个院子就行了,不贵,三千我就卖。”

  教师曾经这样对他们说过。

  那时候,城里的商品房也就四百一个平米,他们还是买不起。

  “你们大国企里的工人,不会连三千块钱都拿不出来吧?”

  那教师还笑话他们。

  他们真拿不出来。

  高崎一月工资加奖金,不到五百块,妻子一月只有三百块钱。抛去吃喝,剩不下多少。

  况且,他们还要攒钱结婚,买商品楼,有钱也不会到这种破败不堪的地方买房子。

  可是,现在高崎知道,那房子西面的偏房下面,埋着巨大的财富!

  高崎就是个普通工人,没有什么觉悟。

  为了这一世,让妻子过上幸福的日子,他什么都肯干,才不会考虑,那地下的财富,应该属于谁?

  他请假,就是要去找到那个小镇小学里的中年教师,从他手里,把那个小院子买下来!

  买下那个院子,需要钱。

  高崎没有钱。

  他上班挣的钱,结婚之前交给父母,结婚以后交给妻子,手里只留下十几块钱买烟,没钱了再要。

  父母住在城里。父亲和他一样,在一家工厂里当工人,母亲在一家小合作社的商店里当售货员,明年就到退休年龄,该退休了。

  他还有个弟弟,在外面上大学。

  他脑子不行,学习一直不好,只能进厂当工人,弟弟却考上了大学。

  父母要供弟弟上大学,日子过得也很紧张。

  高崎懂事,知道父母不易,挣钱也就都交给父母。

  这一次,他回家,张口就要三千,没有个正当的理由,估计他妈也不会给他。

  他已经想好了理由。

  确认自己穿越回来了的时候,他就在想要钱的理由了。

  果然,他回家要钱的时候,他妈就说:“妈尽量攒钱,也是为了你将来娶媳妇用的。你现在没有正事,可千万不要乱花钱啊!”

  他结婚的时候,他妈给了他三千块钱,那是她能拿出来的全部了。

  这三千块钱,他和妻子买了家具床铺,锅碗瓢盆,再买点新衣裳,根本就剩不下几个。

  妻子父母那里,坚决反对女儿嫁个工人,一分钱没给,连妻子平时上交的工资也不给。

  当时,妻子后悔把钱都给了父母,一脸歉疚。

  高崎就看着妻子傻笑。

  “有你就够了!”他对妻子说,“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将来,我们会靠自己的双手,创造咱们幸福的生活!”

  妻子就抿着嘴乐,然后就扑到他怀里去了。

  这些,都是高崎脑海里,永远抹不去的,最美好的回忆的一部分。

  “妈,我不是要花这个钱。”高崎就对他妈说,“这不厂里要职工入股嘛,不入要开除的!说是这礼拜就交入股的钱,我这个级别的工人,要交三千。我这才回来问你要钱。”

  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对他妈撒谎。

  “唉!”他妈就打个唉声,“你爸那厂子也要入股,一下子就要五千!我上哪儿给你们淘弄这么多钱呀?”

  高崎记得他爸厂里入股的事情。

  要不是他爸厂里入股,他结婚的时候,他妈可以为他拿更多的钱出来,妻子就不用整天的啃咸菜了。

  当时的工厂,许多都在要工人入股,实行股份化改造。

  只是,唐城量具没有执行。

  但说要入股,高崎妈就没有丝毫怀疑,去银行,把家里所有的钱都给了高崎。

  高崎爸当然也不会反对,他们厂里已经交钱入股了。

  攥着他妈给的三千块钱,高崎没有回工厂,而是直接奔了那个小镇的小学,去找中年教师,要把他那个院子买下来。

  那位小学教师也很觉奇怪,他还没贴卖房告示呢,怎么这个年轻人先知道他要卖房了?

  “你怎么知道我要卖房子?”他问高崎。

  高崎这才发觉,自己忘了一件事情。

  这一世,他并不认识这位教师,也不应该知道他要卖房子。

  “我听厂里同事说的。”他不善于撒谎,说的这个理由就有些牵强。

  万一教师刨根问底,问他听哪个同事说的,叫什么名字?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幸亏教师的确跟别人说过,让给打听着,看有没有要房子的。

  兴许这年轻人,就是从听他说过这事的朋友那里打听到的。

  他就没仔细问,想着带高崎去他老家那个小院里看房子。

  “不用了,房子我已经看过了,挺合适。”高崎就说。

  他急于买下那个院子来,心情就溢于言表了。

  幸亏那时候人们的思想,还远没有当下这么复杂,防范意识也不强。

  要不然,教师立刻就会怀疑他买房子别有用心。

  也幸亏他还知道讨价还价,没有教师要三千就给三千。

  讨价还价的本事,是跟着妻子去市场上买东西学会的。

  他们穷,不管买什么,都得买最便宜的,还要把价格压到最低。

  久而久之,妻子就学了一手砍价的本事,高崎跟着,也受益匪浅。

  “老师,我没有那么多钱,手里只有两千五,你看,你能不能便宜一些?”

  两个人谈价格的时候,他就说。

  虽然这还价的表现有些低劣,可他一脸诚恳忠厚相,还是让教师觉得,他说的是实话。

  “哎呀,这个价格,有些过于便宜了。要不,你再找朋友借借?”教师就和他商量。

  其实,在那个房子还不值钱的年代,教师那个院子,连两千块钱都卖不出来,这个他是心里有数的。

  当初忽悠着高崎夫妇三千买下来,也是看高崎有些傻气,媳妇又有些老实,蒙他一蒙的。

  “真没法借了。”高崎说,“这两千五,还是跟朋友借了一部分,实在借不着了。要是有钱,我也不买这个房子,太破旧了。”

  最终,房子以两千五百块成交。两个人去镇上房管所变更了房主姓名,这事儿就算完成了。

  那时候房子过户很简单,还没有后来那些收百分之几手续费一类的繁琐手续。

  院子很小,正屋两间,每间不过十多平米。西面偏房就是做厨房用,只有一间。

  看这样子,这院子过去可能是那大户人家给下人住的地方。

  而那个地窖,就是建在偏房的地下。

  主人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个地方存那么一大缸银元?这地窖里面,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故事?就永远成为一个谜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