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8.惊喜还是变了惊吓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063 2020.08.21 09:04

  第二天上午,陶洁跑回来的时候,依旧是跑到钳工工房的门口来。

  高崎看见她,依旧是欣喜若狂又不敢声张,努力控制住自己狂喜的心情,慢慢从工房里走出来,和她走到一起。

  然后,两个人就一前一后,去了防空洞那边。

  “你妈不是不许你回来了吗?”高崎问。

  陶洁就嗔怪地举起小手来,打他胳膊一下说:“我回不来,你特别高兴是不是?”

  这个举手打他的动作,是上一世没有的。

  这一世,他们发展的更快一些,彼此也更熟悉。

  这都是那个高崎买下的,小屋的功劳了。这小院和小屋,让他们有了更多单独相处的时间。

  这也是高崎发现了是哪个分厂领导想欺负陶洁的功劳。

  这让他们的关系,过早地公开了,才有了陶洁和他在一起吃午饭,又跟着他回小屋,在一起吃晚饭的事情发生。

  高崎就嘿嘿地笑,笑完了说:“我担心再也见不到你了,一晚上没睡。”

  这句台词,也和上一世一模一样。

  高崎的眼睛红红的,的确是一晚上没睡。

  可不再是担心陶洁不回来了,是为了琢磨今后要干些什么?

  陶洁说:“爸妈以为我胆小,不敢不听他们的话。可是,这个话我不能听,听了就见不到你了。我表面答应他们,他们上班以后,我就跑出来了。”

  高崎看着陶洁,嘿嘿地笑。

  陶洁就嗔怪他:“就知道傻笑!爸妈知道我跑回来,一定会来找我的。你快想想办法,咱们怎么办啊?”

  高崎说:“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他已经知道,这时候,陶洁心里,早就想好主意了。

  过好一会儿,陶洁才红着脸和他商量说:“要不,咱们把结婚证领了吧?这样就算生米煮成熟饭,爸妈也就没办法了。”

  陶洁已经把身份证带在自己身上了。她的户口,也不在家里的小镇上,入厂时就迁到厂里户籍室的集体户口上。

  这样,只要他们去厂里开个结婚证明,就可以去工厂所在的镇民政科,去领结婚证。

  陶洁的爸妈,做梦都不会想到,从小老实腼腆的闺女,会想出这么一招,来反制他们。

  “嗯!”高崎就重重答应一声。

  陶洁从高崎这一个字的回答里,听出了极度的兴奋来。

  她就看高崎一眼,然后说:“你不许胡思乱想。咱们领证是迫不得已,没正式办婚礼之前,你不许欺负我!”

  高崎就赶紧山盟海誓地保证说:“我不欺负你,办婚礼之前,我碰你一下我是小狗!”

  要这么算,他可不止碰陶洁一下了,早就是小狗了。

  陶洁也就是那么说说,大家心里都明白各自是什么意思,她也不去和高崎咬文嚼字。

  过一会儿,她就不无担心地说:“就怕,就怕分厂卡着,不批咱们的结婚申请。”

  一般到了婚配年龄,只要写个申请,分厂一般都会批准。然后拿了这个证明,去总厂的办公大楼妇联办,去换个总厂妇联办的证明,再拿着这个证明,去镇上办结婚证就行了。

  当时,高崎不明白陶洁为什么会有这个顾虑?

  现在,他明白了,她是怕分厂厂长刘群生贼心不死,不给他们开证明。

  不过这个担心是多余的,刘群生根本不管这个事情。这事归分厂妇女主任管。

  当年也是高崎拿了由陶洁执笔,两个人都签了字的申请,找到妇女主任,直接开了证明,然后就去总厂妇联办换证明了。

  “他不敢!”高崎就对陶洁说,“你写申请,我去开证明。”

  于是,这两天,他们就啥也不干了。去分厂开了证明,又去妇联办换了证明,去照结婚照,再到厂职工医院去做婚检。

  最后,去镇上领结婚证。

  一个星期以后,两个人终于从镇上的民政科,拿到了他们想要的结婚证。

  从民政科出来,走到镇政府的大门外,两个人站下来,互相看了对方一眼。

  这时候的陶洁,还是有些怅然若失。

  想着自己胆大包天,背着爸妈就和这个男人领了结婚证,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啊!不由心里就有一些惴惴不安。

  高崎却只知道一个劲地傻笑。

  他终于又和妻子成了真正的夫妻了。重生以来,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了地,也只会高兴地傻笑了。

  陶洁就问高崎:“你傻笑啥啊?”

  高崎冲着她乐,说两个字:“高兴。”

  陶洁就板起脸来说:“有了证也不许欺负我!”

  高崎说:“不欺负。”想想就又说,“只许你欺负我。”

  陶洁就让高崎给逗笑了。

  这家伙,平时看着憨憨地。越和他相处,就越觉得他特可爱。

  她笑完了就说:“我也不欺负你。咱们在一起,要互相让着,不许吵架。”

  “嗯!”高崎就用重重的声音回应她。

  这个场景,和当年一模一样。

  高崎的眼泪,不由夺眶而出。

  陶洁看见了,就担心地问:“你怎么哭了?”

  高崎用袖子擦了眼泪说:“高兴的。”

  陶洁脸上就露出了那对酒窝。

  “傻样!”

  镇政府到唐城量具,有一站公交车的路程,他们还是骑自行车,高崎载着陶洁过来的。

  高崎对用自行车载陶洁,还是有些顾虑。可是,坐公交花钱,陶洁不肯,他只好还得利用他那辆自行车。

  对这辆自行车,高崎表现出了异常的关心。

  每天在厂里没事的时候,他就把自行车

  检查一遍,轮毂,脚踏板,前把轴承……最上心的,就是前后涨轧,必须绝对连接可靠,保证一下刹死。

  检查完了,还得把自行车擦的铮亮,一尘不染。

  两个人从镇民政科往回走的时候,到了唐城量具,高崎却没有往厂里走。

  妻子和他领证,是被父母逼的。可是,不管怎么说,这么没有父母的同意,就把自己嫁了,陶洁心里会很难受。

  他准备给她一个惊喜,让她忘了心里的不快。

  这个惊喜,他已经准备了好久了。

  “咱们去城里。”他说。

  “去城里干什么啊?”陶洁不明白,就有些担心地说,“咱们为办这个证,都请好几回假了,这月要少拿不少钱的。”

  现在的高崎,可不在乎这几个工资。

  再说分厂那些领导,消息灵通着呢。他高崎是干什么的,他们肯定心里有数。敢扣他的工资,那就不是钱的事情了,那是想着在太岁头上动土呢!

  高崎依旧坚持要去城里。

  陶洁以为,他这是高兴的,要去城里和她吃顿好的,庆贺庆贺。

  估计,他是想去肯德基。

  这的确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日子。

  虽然吃一顿肯德基要花不少钱,陶洁心疼。可是,为了这个特殊的日子,豁出去了!

  她也不想扫高崎的兴,就不再说什么,安心地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由着高崎驮她去城里。

  到了城里,高崎没有载着她去肯德基店,而是直接去了黄金国际。

  在小区门口下了自行车,陶洁就有些奇怪地看着高崎问:“咱们到这里来干什么啊?”

  高崎没有回答她。

  待她下了车后座,他把自行车停在小区外面,售楼处的门口,锁好了,再次跑回她身边来。

  他问她:“陶洁,你说,咱们在这个小区里,有一套属于咱们自己的房子,你会高兴吗?”

  陶洁说:“当然高兴啦,谁不愿意住好房子呀?”接着就说,“好啦,不做梦啦。这里咱们已经来看过一回啦,不去啦。”

  高崎不走,严肃了面容说:“陶洁,咱们不但要在这里拥有一套房子,而且要拥有一套最好的,你最满意的房子。”

  陶洁就点头说:“嗯,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我相信,咱们只要肯吃苦,肯努力,不乱花钱,早晚有一天,这个愿望会实现的。”

  高崎就纠正她说:“不是早晚有一天,而是现在。现在,我们就会有一套!”

  陶洁就愣了,迷惑地看着他,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

  高崎就去拉她的手。

  “走,咱们去售楼处,让他们领咱们,去看属于你的房子。”

  陶洁死命往后挣,不肯跟他进售楼处。

  “等等,你等等!”她喊着,“你刚才说什么,凭什么我们在这里会有房子啊?”

  高崎只好站下,对她解释说:“其实,你回家和父母商量咱们的事,我在这里,已经把咱们的房子买好了,就等着咱们领了证,好把你的名字,写在咱们的房本上。”

  陶洁狐疑地看着他,摇摇头说:“没明白。”接着就解释,“高崎,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肯和你在一起,是因为你人好,我也喜欢你。我们不去跟人家比物质享受,只要以后的日子,我们在一起,每天都像现在这样,高高兴兴,快快乐乐的,对我来说,就是幸福了。生活苦点就苦点,无所谓的,真的。可是,可是你跟我说,我们可以住在这里。你不是说,你家里没钱吗?父母都是普通工人,收入不高,还有个弟弟在上大学。可,这里有房子,又是怎么回事?”

  看样子,陶洁是让他给吓着了,小脸激动地通红,说话也有些语无伦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