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9.攀比的结果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119 2020.10.26 12:16

  两口子说一晚上话,不只是高崎告诉陶洁,这一天来他做了什么;陶洁也会告诉高崎,她都做了什么。

  而且,多数时候,是陶洁说的多一些。

  从上一世,他们就一直是这样。

  所以,上一世,高崎失去陶洁,就意味着再也没有人,在晚上和他这样絮絮叨叨,这是他永远都无法适应的。

  上一世,陶洁没了许久,高崎晚上回来,都会坐在屋里,面对着墙壁,说许多话,那是说给陶洁听的。

  说着说着,他就哭了,哭上好久好久。

  这天晚上,因为孙继超和刘进的事情,他们的话题,就一直没有离开唐城量具的人和事。

  陶洁告诉高崎,幸亏下午她回店里去了,薛雪突然到店里去找她了。

  自从因为薛雪拿店里衣服的事,她们关系就不如在厂里的时候好了,薛雪也再不来找她玩。

  这一次,薛雪来了,穿着打扮也不一样了,很时髦,也很时尚。

  陶洁不怎么喜好打扮,穿衣服也很随便,只要自己喜欢就好,不讲究什么品牌。

  所以,她只会用很时髦,很时尚来形容薛雪的穿戴,说不上人家穿的是什么品牌来。

  不过,薛雪背的那个小白包她记住了,是薛雪告诉她的,叫香奈儿。一个小包包,就要两千多呢。

  “真是吃饱了撑的,两千多买那么个东西,放到哪里都怕碰着了,磨坏了,小心翼翼的。那是背包啊还是遭罪呢?”

  陶洁就评价说。

  高崎就笑,然后问她:“她不是一直在车间里干车工吗,哪儿弄钱买这么贵的东西?”

  陶洁就告诉他说:“她早不在车间里干了,去厂部干文书了。说是过了年,办公室主任老蔡退休,刘群生就会提她当办公室主任。”

  高崎就把眉头皱起来,好一会儿说:“就算她现在就是办公室主任,也没有这么多钱啊?”

  陶洁说:“我也这么想。可她告诉我说,厂部和车间不一样,另有一份钱拿的,还不让我对别人讲。”

  高崎问:“她来找你干什么?”

  “臭显摆呗。”陶洁就不高兴说,“有啥好显摆的?我是不想要,想要我也买得起。薛雪哪儿都好,就是这个毛病让人讨厌,气人有笑人无的,看见别人比她过得好就眼红。”

  高崎突然就问:“哎,你说,如果那时候你答应了刘群生,他是不是也会提你去厂部做文书?”

  这时候,两口子已经躺进被窝里了。陶洁就伸手掐高崎,掐的高崎“唉哟”一声。

  “叫你不说人话!”陶洁呵斥他说。

  接着,她就不动了,好一会儿,突然从被窝里坐起来,看着高崎问:“你的意思是说,薛雪和刘群生……这怎么可能!”

  高崎仰躺在枕头上,看着坐起来的陶洁,深深叹息了一声。

  上一世的薛雪,仗着公婆在学校门口开的小卖部,混的始终比陶洁好,她用不着剑走偏锋。

  这一世,陶洁的命运已经彻底改变了,甩了她不止一条街。

  薛雪不如陶洁漂亮,长相上却也可圈可点。刘群生不敢打陶洁的主意了,把目光投向薛雪,顺理成章。

  薛雪被陶洁比下去,急于摆脱贫困,顺水推舟的事情,不是做不出来。

  陶洁似乎也想明白了这个问题,脸色就变得很难看。

  “我不该和她计较那几件衣服。早知道,我送给她都行。”她话语里,就带了深深地懊悔。

  高崎就幽幽地说:“没有用的。她衣服有了,还没有包呢,你也送给她?包有了还没有鞋呢,还有首饰,房子。她想要的,多了去了。”

  “哎,你说,这个刘群生,怎么这么不要脸啊,这样的人,也能当干部,真是没有天理!”陶洁就恨恨地说。

  “当干部的,有几个要脸的,要脸能当上干部?”高崎问她,“你还记得你跟我说,那时候刘群生和你说过,唐城量具的中干,都有小蜜,就他没有。为了面子,他也得找一个小蜜。这句话,不全是胡说八道。”

  陶洁就皱眉问:“我什么时候和你说过这句话了?”

  高崎愣怔一下,反问她说:“你没说过,那我怎么知道的?”

  这话好像是上一世陶洁说过,这一世好像没说。他给记混了,只好强词夺理。

  这话刘群生的确是对陶洁讲过,陶洁却没记得和高崎学说过。

  不过高崎说的也有道理,她如果不说,高崎不会知道。

  那就是她说了,只是忘了说过了。

  她就不追究这个问题了,而是问高崎说:“你说,孙师傅想告状这个事儿,能成功吗?”

  高崎问:“这说着薛雪呢,你怎么又想起孙师傅告状来了?”

  陶洁就叹口气说:“只有孙师傅告状成功了,刘群生这些坏人,才能得到惩罚!要不然,他们还不知道要害多少人呢?”

  高崎没法回答陶洁这个话。

  告状的事情,本来就希望渺茫。就算告成了,刘群生们,也不见得会得到他们该得到的惩罚。

  “那不是咱们能管的事情,赶紧躺下睡觉吧。”高崎就说陶洁。

  陶洁就慢慢地躺下了,抱着高崎,好一会儿才问他:“你为什么总觉得,这个状告不赢呢?”

  这个问题,还是高崎回答不了的。

  “你说,这个世界,就真的没有公平,好人活不长,坏人活千年吗?”

  还是没法回答。

  “我直接问薛雪,她肯定不承认。你帮我想想,有个什么办法,才能不让薛雪干蠢事呢?”陶洁还在问他。

  高崎终于开口说:“这种事,恐怕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你最好跟她提也不提,装作不知道。要不然,恐怕你们之间,朋友都没得做了。”

  “要不,你去找刘群生,吓吓他,让他放过薛雪?”陶洁就又开始求他。

  高崎就有些为难说:“这种事,我怎么好插手啊?没凭没据不说,人家两个人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去凭空插一杠子,这不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吗?”

  “薛雪是我最好的朋友!”陶洁开始不讲理。

  高崎说:“你最好的朋友也不行。这个事情你要明白,这和当初刘群生骚扰你不一样。当初是你不愿意,而且你是我女朋友,我出头是理所当然,揍他他都不敢声张。薛雪和你不一样,明白吗?”

  “怎么就不一样?就一样!你就是不愿意管!”

  高崎只好耐心解释:“不是我不愿意管,是没法管。这事你也不要管。”

  “就是你不愿意管,我偏要管!”

  陶洁由不讲理变了耍赖,高崎就不搭理她了。

  妻子懂道理,她心里一定明白,高崎是对的,只是非要嘴上图痛快,他还搭理她干什么?

  陶洁终于不说话,慢慢睡着了。

  临睡之前,嘴里还嘟囔一句:“要是孙师傅告赢了就好了。”

  孙继超的告状之路,是不会有结果的。

  可是,这一天发生的事,却让高崎心里,很是不平静。

  工人,在工厂里做一辈子,其实很辛苦。不只是辛苦,还要忍受这些干部们的欺凌。

  他们除了做工,其他都没有经验,就算有了那两万块的下岗补助,拿了来做本钱,大多数因为没有经商经验,也会连本带利赔个精光。

  他如果没有卖银元得来的那么多钱支撑着,就算有岳帆给他找的,这么好条件的商店,也早晚会把本钱赔进去。这还是对他这个有了先知先觉的重生人来讲的。

  刘群生们不被拉下马,薛雪和小崔那样的悲剧,就会不断上演。还有蒋师傅、孙继超、刘进……

  他没有什么大的本事,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是不是可以帮上孙继超呢?

  高崎就这样胡思乱想着,也睡过去了。

  第二天,刘进还真来蒋师傅水饺馆报到了。进门看见陶洁,就一口一个嫂子的喊着,嘴可甜了。

  陶洁知道顾及人家的隐私和面子,就假装不知道他和小崔的事。

  她已经和蒋师傅说过了,店里生意好,大家忙不过来,也正好缺人。

  她就安排刘进收拾客人吃过的饭桌,把碗筷都收拾到厨房里去,把桌子擦干净。

  刘进嘴甜,很讨人喜欢。陶洁也挺同情他的遭遇的,总觉着高崎让小崔一个人去南方,把人家小两口硬生生分开,这事儿做的有点过了。

  可时候一长,陶洁算是明白了,还是高崎了解他这个徒弟。

  本来这收拾碗筷擦桌子的活,是端菜的服务员顺手就做了。陶洁不让刘进端菜,是怕他新来,不熟悉端菜的规矩,忘了看厨房里盘子下面压着的桌号,把菜上错了,才不让他上菜,只收拾碗筷擦桌子。

  可就是这一样活,这位大爷也干不好。往往是客人都坐下了,桌子上吃过的残羹剩饭还在上面,刘进还坐在一边玩手机发短信呢。

  陶洁为人腼腆一些,不好意思叫他,还是得端菜的服务员过来,自己去收拾。

  后来实在不行,陶洁只好叫他去收拾,那也是拨一拨转一转,急陶洁一脑门子汗。

  不玩短信了,他就跑到陶洁柜台里,和陶洁闲搭讪。什么店里装修太土气啦,服务员没有统一着装啦,不会说普通话啦,乱七八糟挑一堆毛病。最后还打听蒋师傅两口子拿多少钱,服务员拿多少钱?

  把个陶洁给烦的,恨不得给他两巴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