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7.单纯的日子更幸福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086 2020.10.12 19:05

  社会发展到二十一世纪初,改开的成果,已经充分地在城市里显现出来。

  首先,就是国营店铺被一家家个人买卖取代。

  唐城最大的百货公司倒闭了,代之的,是在全国出了名的品牌商厦,什么华联、振华、三联一类的。

  剩下的繁华街道两边的店铺,也被个人租了去,成为私人店铺。

  然后,商业的繁荣,就带动了饮食业、娱乐业。

  两千年的唐城,除了被商业店铺占据的繁华街道,在其周边的,稍微破旧些的街道上,就出现了网吧、卡啦OK歌房一类的娱乐场所。

  大的娱乐场所,唐城也有两家。一家就是城南的司老大为老板的盛世大舞台,经常聘请一些专业或者非专业团体,过来演出节目。

  当然了,这是正规演出。非正规演出,都是要等到午夜以后。据说,是有白俄女子的那种表演的。

  还有更非正规的,就在楼上更隐秘的地方。也是据说,一个白俄女孩,一夜的价格,可以高到近两千块钱。

  另一家大娱乐场在城北,主要以迪斯科舞场为主。

  夜幕降临的时候,男士要门票,女士随便进出。主场舞厅里灯光黯淡,音乐爆震,以不把舞厅所在的整栋建筑震塌为标准。

  除了舞厅,也经营练歌房和酒吧。也有更隐秘的服务。

  这个,时代发展到现在,就不用详细介绍了。

  在那个时代,这些场所,还真不是收入低的人群,可以消费的起的。

  舞厅里,一杯奶茶就要二十块钱,而唐城量具的工人,一月才能挣到四百块钱……

  唐城是个工业城市。

  到这个改开逐渐进入加速的时期,WTO已经近在咫尺。可那些工厂里的工人,却的确没有和城市一起,进入这个加速的时代。

  城市的中心,开始高楼林立。离开这个中心,周边依旧是低矮的平房,和鲜有的几座二三层的建筑。

  这些地方,街道虽是水泥的,或者是沥青的,却依旧很窄,依旧很破旧,依旧污水横流。

  街道两边的平房,虽然也大多变成了商铺,却还是破旧的墙面刷一层墙漆。有些地方,还可以看到土坯垒就的墙体。

  在离城二三十里地远的唐城量具,就更是另一个世界。

  那个时代,交通还远没有现在这样发达,公路上没有路灯。只有一路公交车,把唐城量具和唐城连接在一起。

  公路也是破旧的,没有白色的标线。很窄,只能容两辆汽车相对开过。

  唐城量具有自己的学校、医院、商店,基本就是一个封闭的世界,人们没有什么事情,也不会去城里。

  当城里的人们,已经工资翻倍,进入了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唐城量具,恐怕真正的生活水平,还停留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

  这样的情况,在北方的工业城市里,绝对不是个案。

  仅仅举一个例子。

  在唐城量具,男的去理发店剃一次头,连刮胡须,五块钱就够了。

  如果在城里,同样是剃头,却要花十五块钱,而且你还很难找到专门剃头的店铺了。人家都改了美发店了,要给你设计发型,洗头什么的乱七八糟弄下来,你稍不留神,说不定就要花二三百块钱。

  花半个月的工资去剃一次头,对唐城量具的工人们来说,简直就是讹诈,要命都不会去的。

  这种情况,对女士来讲,就更严重。像陶洁,在唐城量具的理发店里,收拾一次头发,顶多花二十块钱不得了。可如果去城里,恐怕就要花好几百。

  这也是刘进那小子,要和女友下岗,去城里开美发店的原因。

  城里的钱好赚啊。

  两千年的时候,城里的美发店、美容店比较多见,洗头房、足疗店多半分布在管理比较混乱,更破旧灰暗一些的地方,还不是遍地开花,到处都是。

  生活在唐城量具这种封闭国营工厂里的女工,又像陶洁这样安分守己的,不知道外面的足疗店是什么,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也只有经过那段国企生活的人们,才会真正明白,他们当年经历了什么。

  可是,高崎什么都经历过了。

  上一世,他也没有这些经历,竟然没有感觉出来,只知道干活挣钱的陶洁,是这么的可怜。

  现在的高崎,感觉出来了。

  在他的开挂之下,陶洁终于进了城,住上了最好的楼房。可是,两个店铺,依旧把她给拴的死死的。

  陶洁不放心高崎,始终认为他憨厚,不是那么精明。而做买卖是有风险的事情,她就必须替高崎把所有的账目都管起来,这样才能避免风险发生。

  于是,白天她在水饺馆收钱、包饺子干活,晚上过了饭点,看看不忙了,就跑到服装店里来,和胡丽丽对账。

  两个店铺一天的账目,她心里都有数了,才会安心地回去睡觉。

  这天晚上,陶洁审完了高崎,心里放心了,就依偎在他怀里,安心地睡着了。

  可这时候的高崎,却再没有了原本喝酒之后的困倦,睡不着了。

  上一世,妻子算计了一辈子,吃了一辈子苦。

  这一世,他终于把她从那个穷工厂里给拽出来,觉得她可以幸福地活着了。

  可是,两间店铺,又把她给缠住了,至今不知道什么叫足疗店。

  妻子心小他是知道的,做事处处小心,心里有事,不处理完了,就很难入睡。

  唉,怎么才能改变妻子这操心忙碌的命,让她好好地享受幸福呢?

  想想现在,再想想上一世他们贫穷的生活,高崎忽然觉得,那个时候,好像比现在要幸福的多。

  那个时候,日子虽然很穷很苦,可是大家没有想这么多的事,操这么多的心。

  陶洁只要在厂里把活干好了她就开心,总是会用那双明亮、会说话的大眼睛看着高崎,让高崎感觉心里暖暖的。

  唉,单纯而幸福的日子啊,因为他的一念之差,就那么逝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第二天,高崎和岳帆约好了,去文化宫碰头,留下老虎和梁超在家里给练功房刷涂料,他和岳帆去省城,买训练需要的器械,再雇个卡车拉回来。

  物资紧缺的时代还没有完全过去,好多专用器械,唐城并没有生产厂家和专卖店,还需要到大城市里去买。

  “这么大一个地方,从墙面到屋顶,你让我们俩一天刷出来,你这不要我们的命吗?”梁超就跟岳帆抱怨。

  岳帆就说他:“那你说怎么办?要不我留下来干活,你和高崎去?”

  “也行啊。”梁超乐着说。

  岳帆就给他的后脑来了一巴掌。

  “行你个屁!老实在家呆着,把活给我干完!”

  老虎性格比较沉稳,和高崎差不多,不怎么说话,也不抱怨,拉着梁超去买涂料和刷墙用的工具。

  按照高崎的意思,是两个人做火车去省城,买好了器械以后,在省城雇个车拉回来。

  岳帆可不掉这个架。帆哥要是在唐城弄不来辆卡车坐着去,那还叫帆哥啊?

  一个电话,卡车就来了。高崎给司机买两盒阿诗玛,司机还不敢要,直到岳帆发话,这才敢把烟揣起来。

  这一回去省城,高崎没敢顺便带了银元去卖。

  上一世,随着时间的推移,岳帆越来越意识到钱的重要了,也想着法子弄钱。

  以后他做的,好多的事情,高崎都不愿意跟着掺和,就是因为他为了挣钱,已经不把侠义放在第一位去考虑了。

  这也是高崎要设法让岳帆开武馆的一个原因。他不想让岳帆因为钱,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痞子和混混。

  意识到钱重要的岳帆,干过多次替别人倒卖不敢卖的文物的事情,对文物,也可以算半个行家。

  现在的岳帆,是不是懂银元,高崎不知道。

  万一岳帆懂文物,让他看见自己有银元,从银元的摩擦痕迹和包浆上,他就可以推断高崎的银元,是一直在某个地方藏着的,而且不只是身上带着的这么多。

  那样,银元的事情就会暴露。

  所以,高崎就不打算利用这次去省城的机会卖银元了,只和岳帆去买器械。

  对要用的武术器械,哪里有卖的,哪里有生产的,岳帆熟门熟路。

  这小子绝对聪明。别人上个武校,能把老师教的东西学到手就不错。他这武校上的,不仅可以弄个全省冠军,还能学会与武术不是一个路子的技击。

  不仅如此,武术器械从哪里可以搞到,他都门清儿。

  即便知道到哪里去买需要的器械,两个人带着卡车,买了所有需要的东西,回到文化宫的时候,天也黑了。

  而这时候,练功房里灯火通明,梁超和老虎,已经把偌大一个练功房,从墙面到屋顶,给彻底粉刷干净了。

  灯光下,屋里一片雪白。

  虽说是临走的时候,岳帆逼着他们要把活都干完,可也就是那么一说。

  这么大的工作量,这俩小子能干一半就不错。

  可你也不能说让他们干一半,那样他们连一半的一半也给你干不完。

  这就是岳帆的聪明了。明知道他们顶多能干一半,却偏要让他们全干完,就是怕他们偷懒。

  可岳帆没想到,他们竟然真干完了,还粉刷的不错,保质保量,这是怎么回事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