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2.吵架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3062 2020.10.07 15:00

  知道高崎生气了,陶洁的语气就软下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她小声分辩说,“我是觉得岳帆这种人,根本就不可能干正事。咱拿钱给他开武馆,还不如让他来咱们店里打工,把工资给他开高一点就是了。”

  “亏你想的出来!”高崎这话声音就有些高。

  “岳帆是什么人?你让他来给咱们打工,这不等于是侮辱他吗?”

  高崎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都是瞪着的。

  陶洁不敢看他,可心里还是不愿意。

  她就小声嘟囔:“那也不能把咱们辛苦挣来的钱,让他拿了去瞎折腾。明知道肉包子打狗,还要给他那么多。几千块钱也就够了,一下就是三万!咱开个水饺馆,才花了多少钱啊?”

  “这怎么是瞎折腾呢?”高崎说,“你别觉得岳帆除了打架就什么都不会,他很聪明的,学问比我好多了。为开这个武馆,他还给大家制定了纪律,工作时间,不许打架,不许喝酒,不许说脏话,他是很认真的!”

  陶洁才不信。

  “认真有什么用啊?”她反驳说,“整天的在社会上鬼混习惯了,开个武馆,一下就能变成好人?反正我不信。”

  “你的意思,岳帆就不是好人是不是?”高崎就又急了,“他不是好人,我呢?也不是好人是不是?”

  陶洁就坐在那里不说话。

  “你就说吧,这钱你到底借不借?”高崎问她。

  陶洁说:“你要征求我的意见,我就是不借!”

  高崎就深深叹了一口气,他还是想和妻子说明白,为什么要花钱帮岳帆。

  他想了一会儿才说:“陶洁,一开始我想办法挣钱,就是不想让你活的那么辛苦。现在,你已经不需要那么辛苦了。钱在我眼里,只要够你花就可以。多了,没有什么用处。岳帆是我兄弟啊,咱们这钱暂时用不着,拿来帮帮岳帆,不行吗?”

  “钱还有多的时候啊?”陶洁直接不服气,“我师傅的账还没还完呢!我把这钱给师傅还账,她最后还能还我呢。你借给岳帆,还能回来吗?”

  陶洁只要不讲理,高崎是一点办法没有。

  “我和岳帆的交情,不是可以用钱来衡量的。”他还试图继续讲理,“我也不愿意你把钱看的这么重,重过我的兄弟情义。”

  “什么兄弟情义啊?”陶洁更不服气,“你只要跟岳帆他们凑一块儿,不是喝酒就是打架,我巴不得你没有这种兄弟呢!”

  这话就又戳着高崎的痛点了。

  他就没好气呛陶洁说:““我如果不能打架,把老摩托给打跑了,你肯嫁给我啊?”

  这下高崎也戳到陶洁心里的痛了。

  “高崎!”陶洁也急了,喊着他的名字说,“我嫁给你就是因为你能打架,是小痞子吗?那我干脆嫁给老摩托好了!”

  高崎直接闭嘴了,因为妻子真生气了。

  陶洁嫁给他,是因为他能保护她不假,可如果他是和老摩托一样的小痞子,陶洁肯定不会嫁给他。

  陶洁嫁给他,是因为他忠厚,老实,善良。

  这个话题不该说。

  说起这个,陶洁伤心了,眼圈都红了。

  “那时候,老摩托欺负我,刘群生也欺负我,可我也不是随便的人。我没贪图你什么,就觉得你人好,会一辈子对我好,不是因为你能打老摩托。早知道你跟老摩托一样,我才不嫁给你!”

  说着说着,陶洁就真哭了。

  “我就是不想让你把钱拿出去造了,因为我们挣钱也不容易!你干吗要这样想我?你愿意跟岳帆混你就混去,我才不管你!存折就在家里床下面,你爱借给谁就借给谁,用不着来问我!”

  高崎不愿意惹妻子生气,看到妻子哭了,他就不想再和她争执下去。

  原本还想为她擦擦眼泪,哄的她高兴了再离开。

  可是,陶洁看不起岳帆,的确有些让他生气了。

  他就没管她,自己站起来走了,留陶洁一个人在屋里。

  高崎走的时候,没有和蒋师傅打招呼,直接就出了饭馆。

  蒋师傅在后面厨房里包饺子,隔着玻璃窗子看到了。

  高崎人憨厚,却不是没有礼貌。每回来找陶洁,都是先和她打招呼,再去找陶洁。走的时候,也要和她打声招呼。

  这次,却有些反常。

  陶洁在那个单间里,一直没出来。

  蒋师傅就有些不放心,放下手里包着的饺子,拍拍手上的面,站起身来,去单间找陶洁。

  蒋师傅进单间的时候,陶洁已经不哭了,可是眼圈却红红的。

  陶洁皮肤白皙,只要一哭,眼圈就会泛红,瞒都瞒不住。

  “呀,这是咋了,你们吵架了?”蒋师傅赶紧坐在陶洁身边,一脸紧张地看着她问。

  陶洁知道瞒不过师傅,也不想瞒着她。

  从进厂开始,蒋师傅就拿着她当自己闺女一样。她在这里没有亲人,也拿着师傅当她的另一个妈来看待。

  她就把刚才的事,都和师傅说了。

  蒋师傅坐在那里,寻思半天,才对陶洁说:“洁呀,高崎不是个乱花钱的人。

  你看现在街上年青人,多少骑摩托车的呀?按说他现在这条件,为自己买个摩托车,不是很简单吗?可他不买,倒是给咱们店里买个三轮摩托车。

  他喜欢你,对你好,给你买个踏板,自己现在还骑自行车。

  从这方面看呀,高崎知道节俭。他给岳帆花这个钱啊,肯定是不得不花。”

  陶洁说:“可是,这个钱,明摆着就是要赔进去呀!”

  蒋师傅就叹息一声说:“洁呀,男人啊,有时候做事,和咱们是不一样的,他们想的更长远一些。

  就比如下岗这个事儿,当时咱们想的什么呀?下岗就没了活路,天都会塌下来!可是你看,咱们听高崎的,这比在厂里的时候,日子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有时候吧,咱们女人,真的是头发长,见识短。高崎借钱给岳帆这个事儿,他肯定是想好了。真要像你说的那样,明知道是赔钱,他一定不肯干的。”

  陶洁想想,师傅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高崎是个很会算计的人,主意都在心里。他肯借钱给岳帆,说不定还真有自己的谋划。

  就说这个水饺馆,没干的时候,谁能想到这么挣钱?

  当时高崎投进去那么多钱,陶洁也是反对的,万一赔了怎么办?

  可是现在看来,如果当时不投那么多,跟她和师傅想的那样,弄个小门店,只她和师傅在里面包水饺卖,哪能有今天的局面?

  “可这不只是钱的事儿。”陶洁想想,还是对师傅说,“我是不想他把钱借给岳帆,继续和他往来,让岳帆把他给带坏了。”

  蒋师傅就笑了。

  “洁呀,”她就劝陶洁说,“俗话说,局外者清啊。你是整天和高崎在一块儿,看不到他的好了。在我看来呀,高崎这孩子,不是凡人,很了不起呀。”

  陶洁愣愣地看着师傅,不明白她这话的意思。

  蒋师傅就解释说:“你就看看一起下岗的这些人,做生意的,有几个能跟高崎一样,做这么好的?你看他为咱琢磨的这个水饺铺,开始的时候,他弄这么多东西来,又是搅面机,又是冰柜的,开始我觉得没一样有用。现在你看看,离开哪一样行啊?能把事情想这么周密,别说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就是我这个岁数的人,也不行啊。哎,你说,他这么大的本事,当初在厂里的时候,怎么就没人发现呢?真是埋没人才了!”

  接着,就看着陶洁笑了说:“还是咱们陶洁眼光毒,这么厉害一个人,别的姑娘都看不出来,被你一眼就给挑中了!”

  陶洁脸就红了,娇羞着说:“你说啥呀师傅,不跟你说了!”

  蒋师傅就看着陶洁乐,然后说:“我是说呀,就他这么一个人,哪能让岳帆给带坏了呢?岳帆能带坏他,得比他本事大才行啊?我是琢磨着啊,高崎是看在兄弟的情分上,想拉岳帆一把。他嘴笨不会花言巧语,可是哑巴吃饺子,心里有数。你呀,该相信他,他比你聪明,用不着你替他操心。”

  师傅的这句话,一下就让陶洁想通了。

  “我这就回家,给他取钱去!”她就对师傅说,说完了就往外跑。

  蒋师傅就在身后嘱咐她:“路上骑车慢着点,别急着往回赶,这里有我呢!”

  高崎从水饺馆出来,直接就奔自己的服装店去了。

  自接手服装店到现在,高崎一直是只往里面投入,没有往外抽钱。

  随着胡丽丽的用心经营,服装店的资本逐渐增大,已经恢复到原来店主夫妻在时的规模,经营良好,营业额大增。

  高崎就让胡丽丽干经理,负责全面工作,又在她的建议下,雇了四个服务员。这样可以招待更多的顾客,服务条件就上来了。胡丽丽还可以省出更多的时间来,操心管理和进货,还有销售模式,搞促销活动,把积压的旧货尽量去卖个好价钱。

  陶洁死活不肯拿钱出来,给他和岳帆办武馆。妻子上一世太不容易,高崎不想让她在这一世受哪怕一丁点的委屈,就只能打服装店的主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