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传奇从重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9.下岗喜与忧

传奇从重生开始 肖邦乱弹琴 2988 2020.09.21 11:23

  十二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唐城量具终于公布了下岗名单。

  这一次,下岗职工达到了一千五百多人,几乎占了在职职工的一半。

  企业实在是太困难了,这么多人,也实在是养不起。

  那时候的企业领导者们,见识和能力,还是有些落后的。

  他们不知道,一个企业,真正的财富,不是设备和资产,而是人力资源。

  当唐城量具再次获得拨款,准备东山再起的时候,却悲哀地发现,他们没有了熟练的,守纪律,高素质的技术工人,干什么都干不成了。

  高崎的维修组里,刘进是早就打算下岗的。利用下岗找补的两万块钱,和他女朋友到市里开发廊。

  让人意料不到的,是组长吴有晨也下岗了,主动要求下岗的。

  唐城量具双职工太多了。两口子都在一个工厂里,都拿不到几个工资,孩子上学,女人穿戴,都是钱啊。

  两口子那几个工资,吃饭勉强够了,其他的就捉襟见肘。

  别人家的孩子都上补习班,他家孩子上不起。人家的女人穿金戴银,他的女人并不比别人的女人差,却连一件像样的衣服也不敢买。

  实在是忍受不下去了。再忍下去,他和他老婆就都老了。

  再过几年,孩子上了中学,那个费用更高,他更供不起。

  都说,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吴有晨也不愿意自己的孩子,不能吃好的,不能上补习班,学习永远落后。

  与其这么窝窝囊囊地活着,不如放手一搏,豁出去算了。

  他爸妈家在城里住,离着火车站挺近的。他打算利用下岗找的钱做本钱,和妻子在火车站附近弄个流动摊位。妻子可以卖煎饼果子,他则卖些小吃零嘴报纸刊物,也可以卖些香烟瓜子。

  推着个小车,东西摆在小车上,城管来了赶紧跑就是。

  那个时代,城管是真砸车撅称没收货物的,确实有些土匪的架势。

  不是给逼急了,谁愿意做这危险很大的小买卖呢?

  而吴有晨入厂十几年,学的炉火纯青的设备维修技术,从此就再也没有了用武之地。

  用他自己的话说,这前三十年,都活狗身上去了!

  像吴有晨这样的熟练技术工人,车间班组的骨干,下岗的不在少数。

  这些人,都是聪明而且肯干的,不然也不会成为骨干。而那些平时就干活不行,吊儿郎当的人,是不愿意下岗的。

  工人都干不好,到社会上做别的,一样做不好。

  他们也有自知之明。与其下岗回去,啥也不会干,一分钱不挣,还不如在厂里混着。在厂里混着,还有人给发工资,交养老保险。下岗,连这点钱也没有了。

  唐城量具,失去这部分骨干和中流砥柱,以后的命运,恐怕更加难测。

  陶洁和她师傅,也一起下岗了。她已经答应了师傅,和她一起做买卖。

  去总厂办公大楼,签了自愿下岗协议,大部分人就直接从那里走了。蒋师傅却非要回分厂看看,去车间看看。

  陶洁就劝她说:“咱们都不属于这里了,还去看啥啊?”

  蒋师傅脸色有些难看,好一阵子才说:“师傅十六岁就进唐城量具,快三十年了,所有美好的青春和记忆,都留在这里了。突然就这么着离开了,就好像孩子没了娘一样,心里堵得慌。不去再看一眼,心里过意不去。”

  陶洁只好再陪着她,去车间里,看看那些她们曾经工作过的地方,使用过的机床,和留下的同事们说说话。

  看着师傅抚摸着自己使用的磨床,久久不肯离开,弄得陶洁心里也酸酸的。

  老实说,这地方,还真没什么可值得留恋的。

  陶洁来的时候,厂子的效益已经不好了,大家为了争活,互相拆台,互相告状,狗撕猫咬的明争暗斗。

  虽然陶洁很少主动参与这些内斗,可置身其中,难免就有许多不愉快的回忆。

  可是,想起来就要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她也有些留恋这里了。

  毕竟,在这里工作了四年,这里的一切,都是她熟悉的,有着家一样的感觉。

  她师傅经历过工厂红火时候的计划经济时代,就比她多了很多的美好回忆,恋恋不舍,也是必然的。

  两个人在车间里一直待到中午,高崎沉不住气,在店里给陶洁打电话,这才从厂里出来,往城里赶。

  高崎也在下岗名单里,可是他没有去办公大楼签协议。

  一千五百多人,挤在那么两间会议室里,凑这个热闹干吗?明天再去签字不行吗?

  可两个女人一旦下了决心下岗,反倒有些迫不及待了。厂里也是一再宣传,这是厂里最后一次办下岗,错过这次机会,以后想走,就算辞职,再没有特殊待遇了。

  高崎才不信这个。厂里那些干部,巴不得大家都走了他们省心,还省钱呢。省下钱来自己揣起来,不比分给大家强?

  说到钱了,俩女人又担心去晚了拿不到钱。听说下岗人多,厂里没那么多钱。

  高崎就在一边笑。女人啊,不管年纪大小,聪明与否,都喜欢听小道消息。

  这下岗补助是上级按人头下发的,跟唐城量具有什么关系?只要名单里有你,你就是下个礼拜去签合同,他们也不敢把给你的钱给咪起来。

  两个女人还是没听高崎的,通知签合同的当天,早早就去办公大楼那里,排队等着去了。结果就排一上午队,才总算把协议签了。

  她们后面,还有一多半人在那里挤着排队,估计到下午都不一定能办完。

  陶洁用她的踏板,带着她师傅到了服装店的时候,都过了十二点了。

  高崎打电话到餐馆,要了饭等着她们。

  蒋师傅的丈夫赵师傅,这时候早已经出院了,还是要每个礼拜去医院做一次透析,没法正常上班。

  像他这种情况,是完全可以申请病退的,可他又担心申请了工资太低。他所在的锻压分厂,工资还是高一些的。

  可是,他这个样子,将来能不能从事体力工作,医生也说不准。他就决定再等等看。

  万一自己好起来呢?找找领导,还可以在分厂里从事一些轻快的工作,也比拿病退工资高,病退了就没法再去上班了。

  为了每月能多拿那么二三百块钱的工资,一个过去的虎汉,竟然难为成这样,也着实令人唏嘘。

  生活艰难啊,没有任何办法。

  赵师傅正为办不办病退犯愁,心情不好。蒋师傅下岗这事儿,就没敢告诉他,编了个理由中午不回家,就跟着陶洁去了城里。

  中午在服装店里吃过了午饭,高崎就带着她们师徒,去了中心路边上那条小街。

  小街两边,已经有许多的商铺,卖百货的,五金的,小服装店,也有饭馆,乱糟糟的。

  在小街中段的路西边,一个七八米宽的,刷了姜黄色墙漆的新门店,已经装修完毕了。中间是敞亮的玻璃大门,大门两边是宽阔的玻璃窗。

  “这就是咱们的店。”高崎指着那个店,对师徒俩说。

  装修的时候,陶洁已经来过多次了,只有蒋师傅还不知道。

  “高崎,你这是啥时候弄的,也不告诉我。”蒋师傅就埋怨说。

  陶洁就替高崎解释说:“高崎怕你知道了,要跑过来帮忙。赵师傅还没好利落,你又得照顾他,又得上班的,再城里厂里这么远的来回跑,太累了,就没让我和你说。”

  蒋师傅就又问:“这房子这么大,连租房子带装修,得花不少钱吧?”

  高崎说:“咱不是说好了吗,本钱我出,蒋师傅你就不用操心了。”

  蒋师傅反对说:“那不行。就算你出,我也得知道花了多少钱才行,将来好算成本啊。”

  高崎就乐:“算什么成本啊?这店咱又不是打算干两天不干了,得长期干下去。慢慢的,成本就都赚回来了。”

  蒋师傅还是坚持说:“不行,最起码我得知道你花了多少钱,这房子一月得交多少租金吧?要不,将来没法算账。”

  高崎指指周边乱糟糟的环境说:“那咱也得进店里说,总不能在这大街上,我们就开始算账吧?”

  于是,大家就穿过街道,进到店里。

  店里也已经装修完了,外间有百十个平米,摆着三排十几张长条桌子,桌子两边是方凳子。墙也刷了白色的墙漆,上面吊了石膏板的顶子。

  大间的一旁,还夹出两个单间来,里面是圆桌和椅子。

  再往后走,就是厨房了,里外两间。外面是食品制作间,案板、绞肉机、和面机、压面机都配上了,还配了两个大冰柜。

  里间是伙房,一排灶台,炒瓢,下饺子的大锅,切菜的红案板,包括几个液化气钢瓶,抽油烟机也安装好了。

  蒋师傅就又问:“高崎,这钱花了不少吧?”接着就说,“其实,刚开始干,用不着买这些机械,咱手工做饺子馅、和面就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