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真的不想再修仙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要不……给这小东西上个锁?

我真的不想再修仙了 俺式一条龙 2374 2020.01.10 08:00

  行尸走肉般回到山里,当魏择走到道观门口的时候,发现大门被锁住了。

  “唉?门怎么锁住了?二狗哥人呢?”

  朝着道观里喊了几声,确认二狗哥已经不在观里的了,魏择低声叹了一口气:

  “唉,二狗哥也人没了……”

  或许是察觉到了什么,二狗哥早早的从道观里离开了,临走前还不忘帮他锁了门,得亏是魏择身上随身带着钥匙,否则现在恐怕要被锁在道观外边。

  回身望去,虽说有密林的遮挡,看不见山下的茫茫大火,但是这浓郁的黑烟依旧有如遮天蔽日一般,将半片天空染得漆黑。

  估摸着二狗哥是在山上看到了这黑烟,猜到山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在魏择回山之前匆匆忙忙下了山。

  “那么大的一个村子,现在或许就只剩下二狗哥一个人了……”

  “妖怪……”

  “唉……”

  想到这里,魏择的心情无比沉重,好端端的一个村庄化作火海,亲朋好友全都丧命,这对生者而言,是一个极其沉痛的打击。

  不过魏择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资格同情二狗哥,毕竟自己也是个时日无多的人了。

  “妖婴……”

  反复琢磨着上山前李白玉说的那个种婴之法,魏择越想越觉得自己身体里的这个婴儿就是妖婴。

  虽说李白玉后来看到魏择脸色不对,还说了什么这只是他偶尔间翻看到的典籍不一定真、他的那些话只是推断、魏择描述的那些不一定就是妖婴、指不定你的那个朋友天赋异禀两天金丹两天元婴半个月就化神之类的话,但是魏择心中还是觉得李白玉先前所说的才是对的。

  “难道我的修仙生涯才刚刚开始,就要这么结束了么?”

  “看”着自己肚子里的这个灰白小人,魏择满脸苦涩,想他一个老实本分的入门修行者,怎么就被什么天妖给盯上了呢?

  越想越觉得发愁,越想越觉得委屈。

  心中已经笃定自己被种了妖婴,时日无多,魏择干脆直接自暴自弃地躺到了床上,大殿前的香也不上了,管他个球,反正自己指不定哪天就嗝屁了。

  算了,还是上一柱吧。

  跪倒在大殿前,魏择在香炉里添了一株新香。

  面对着大殿里明显有些破旧的道家祖师爷神像,魏择罕见地磕了几个头,嘴里不时念叨着“祖师爷保佑”、“三清再上,逢凶化吉”这样的祈祷言语。

  明知道这只是安慰自己的无用功,但是几次叩拜之下,魏择觉得自己的心情总算了好了不少。

  “我觉得李白玉最后说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种婴之法无解,但这只是局限于大前群内,往后我去往府城,州城乃至其他大洲,或许就能找到解决这妖婴的办法。”

  其实魏择一开始在了解到这妖婴之法的作用之后,问过李白沙一个问题:

  倘若他那个朋友自此之后不修炼了,达不到足够的境界,这样是不是就不会被掠夺道果。

  但是李白沙的回答是否定的。

  种婴之法之所以被称之为妖道,还有一点就是必须定时给这妖婴提供灵气,否则灵气不足这妖婴就会吞噬宿主的血肉,直至形销骨立,尸骨无存。

  要么继续修炼被夺走道果。

  要么不去修炼被吞噬血肉。

  也就是说,魏择现在修炼也不是,不修炼也不是,修炼了要被取走道果而死,不修炼要被吞噬血肉而死,他现在整个人是左右为难。

  或许,这才是这种婴之法最无解的地方。

  在魏择的观察中,身体中“妖婴”的眼皮子又微微颤动了一下。

  看到这个场景,魏择心中没来由就多了些火气。

  拿我身体当熔炉,成天呼呼大睡好不快活,最后还要掠夺我一身修为弄死我!

  哪怕我放弃修行都不行,直接喝我血吃我肉!?

  “he——tui!”

  不行,绝不能坐以待毙!

  自己好不容易踏入仙门,习得无上仙法,怎么能刚刚开始就结束?

  李白玉一开始说的那句话魏择记得很清楚,“吾辈修士立身于世,斩妖除魔追寻天道,天地浩渺量之以履,妖魔猖獗慑之以剑”,管他什么妖婴不妖婴的,弄死不就完事了。

  李白玉是说过弄死施术者会连带着种婴之人一同死去,但是没说弄死这妖婴会出事啊。

  而且他还说了,这妖婴其实就是一种媒介,是施术者用来掠夺自己修为的工具,负责搬运他修行来的道果。

  什么媒介不媒介的魏择不懂,依他看来,这个妖婴大抵上的作用就等同于自己做挑夫时用的手推车,搬货用的。

  那既然这样的话事情就变得简单了。

  没了手推车你总不能再掠夺道果了吧,真不行的话,自己想办法把车轱辘卸掉几个,看你还怎么搬!

  想到这里,魏择看着自己身体里的灰白“妖婴”,眼神微眯。

  他这就决定想办法除去自己身体里的这个“妖婴”,这小东西在自己身体里多活一天,自己就多一分危险。

  不知为何,在心中生出这般想法以后,魏择身体中的这灰白“妖婴”眼皮子的颤动频率突然间变快了不少,似乎……

  是知道了魏择的想法所以开始挣扎?

  “好嘛!果然不出我所料!你果然不是个好东西!”

  身体中“婴儿”的动作,刚好印证了魏择的猜测,这就是一只害人性命的“妖婴”!

  如果你不是“妖婴”的话,为何如此心虚!?

  不过……

  “这么一说的话,这是不是证明我的猜测是对了,只要想办法除去这妖婴,或许就能为我寻得一条生路?”

  有了这个猜测,魏择心中突然多了几分希望,修仙一途,万般可能,或许自己真的有办法解决这个妖婴。

  只是,可能归可能,现在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摆在魏择面前,那就是该如何除去这个“妖婴”。

  既然是妖道,那么用寻常法子自然是不可能抹去的,唯有用仙道功法相抵消。

  可是现在魏择会的仙道功法,就只有师傅留给他一门《炼气劲》,至于《小擒拿手》……

  虽然魏择一直觉得这们功法用起来有些不太对劲,但这更像是一门凡俗武学。

  有了具体的想法,但是没有足够的手段,这让魏择一时犯了难。

  而且,其实魏择心中也明白一点,李白玉之所以都那么说了,那么这便意味着寻常仙法对这妖婴是绝对无用的。

  也就是说,哪怕魏择现在掌握了什么杀伤性的仙道法门,或许也并不能对这妖婴造成什么威胁。

  “没有杀伤性的仙道法门,即便有也不一定能够造成伤害……”

  为了对付身体里的这只妖婴,魏择坐在殿前反复思考了许久,不知不觉间太阳已经高挂在头顶。

  “我现在不能对这妖婴造成伤害,也没有相应的法门,那既然这样的话……或许可以换个法子。”

  “我现在掌握的仙法就只有一门《炼气劲》,这么功法讲究的是炼气成丝,丝……绳子……锁?”

  突然,魏择猛地拍了一下脑袋,恍然大悟。

  “对了!我可以先给这小东西上个锁啊!”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