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真的不想再修仙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战斗!

我真的不想再修仙了 俺式一条龙 2007 2020.01.16 11:00

  美人在怀,芬芳扑鼻。

  单身这么多年,魏择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一时之间整个人如遭雷击,怔坐在原地动弹不得。

  “好软。”

  下一秒,还未等魏择继续解释,左手擒住的这根如同豆腐一般嫩滑的手臂瞬间抽离了出去。

  与此同时,怀中女子一个纵身,从魏择的怀中挣脱开来,不但如此,在轻身向前的同时,苏凤栖顺带着向魏择的胸口拍了一掌。

  “淫贼!受死!”

  纤白的玉手裹挟着淡淡绿芒,这一掌拍来,如同春风拂面,却也有如春寒料峭。

  在羞愤之下,苏凤栖直接调动了自己全身的真元,使出了一记春风掌。

  本以为魏择看起来憨憨的,是个老实人,可谁想到这家伙居然是个色中饿鬼,趁着自己拦住他时偷袭自己。

  她好心好意邀请他过来,同他商量合作的事情,谁想到这淫贼居然敢如此轻薄于她!

  要不是自己反应够快,恐怕她现在身上已经衣不蔽体。

  人生在世二十几年,她苏凤栖哪曾遇到过这种事,她现在心里压根就不想着什么邀请合作的事情,只想给这个淫贼一个好看。

  “砰”的一声。

  纤白的玉掌直接印在了魏择胸口,明明是轻飘飘的一掌,却好似神人擂鼓般砸落。

  出乎苏凤栖意料的是,她本以为魏择会直接躲避,或者会使出什么其他的手段反击,所以在这一记春风掌递出半截的时候,就已经收了几成力用来防范。

  可是魏择不但没有反击,反倒是始终坐在原地岿然不动,任由这一掌打在胸口。

  “有诈?”

  当这一记春风掌快要落在魏择胸口位置的时候,眼看魏择没有闪躲,苏凤栖有些慌张,担心魏择是在耍什么计谋。

  可当这一掌确确实实打在了魏择身上,苏凤栖又有些担忧。

  “难道是我误会他了?”

  “该不会直接把这个家伙给打死了吧,应该不会,毕竟是筑基修士,不至于那么脆弱……可这家伙为什么不躲?”

  “呸,这种登徒子,淫贼,就是应该打死才对!”

  脑海中思绪万千,看到魏择没有躲避,苏凤栖心中的愤怒顿时消减了不少。

  可她哪知道的是,魏择这不是不躲,而是根本躲不开,他现在还没从刚才那股酥软的劲道中缓过来呢,那还有力气闪躲。

  任由这一掌印在胸口,本以为会撕心裂肺,可魏择却并未感觉到有何疼痛,反倒是胸口处有些痒痒的。

  只是下一刻,在这如同春风化万物的春风掌劲力当中,魏择人虽然没事,可上身的衣衫却承受不住尽数碎裂,苏凤栖的掌心直接跟魏择的胸口接触在了一起。

  “你……”

  突然撕碎魏择半身衣裳,相较于只被魏择撕碎了半截衣袖,本应该觉得大赚特赚的苏凤栖不但没有高兴,反倒是愈发羞恼,好不容易舒缓下来的脸颊又挂满了寒霜。

  自己的这一掌不但没有对眼前这个淫贼造成任何损伤,而且还让他顺势调戏了自己一把,苏凤栖气急,好看的脸蛋上只剩愤怒。

  修仙这么多年,打打杀杀数十场,甚至还亲自经营着好几家烟尘之地,她苏凤栖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什么事情没有碰见过,但是像今天这样的事情还是头一回遇见。

  她就从来没有见过哪位修士对敌时居然会是这样的打法!

  法宝呢!?

  法决呢!?

  你怎么就只会一个爆衣?

  虽说这一次是她弄碎的魏择身上的衣服,但是苏凤栖完全不这样认为,她觉得这一定是魏择故意玩弄她的把戏。

  抽开印在魏择胸口处的右手,苏凤栖身形往后暴退几步,准备跟魏择拉开距离。

  与此同时,茫然了许久的魏择终于回过神来,他感受到自己上半身似乎有些凉飕飕的,便低下头来查看,正庆幸自己裤子还完好穿着这件事情。

  可是,在一声“铿锵”的剑鸣声中,当魏择再次抬头的时候,却有一柄泛着寒光的软剑搭在了他的肩头。

  “凤栖姑娘,这是误会!误会!”

  “误会!?”眼看着赤裸着上半身仓皇后退的魏择,苏凤栖紧握剑柄,往前轻踏几步,冷笑着道:“我好心邀请你,没想到你居然胆敢轻薄于我,莫非觉得自己仗着筑基期修为,就可以在我栖凤楼中胡闹!?”

  魏择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解释什么,可苏凤栖完全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说话之时,苏凤栖已经开始调动这早已设置在这处房间中的阵法,既然胆敢邀请一位筑基修士“入瓮”,那么她自然提前做好了准备,一时间整座房间阵纹密布,无数条长线交织在了一起。

  原本还是长剑在肩,美人举剑在前,可是下一秒钟,魏择却突然间发现自己的身边出现了天翻地覆般的变化。

  肩头的这柄长剑不知何时消失了,身前的凤栖姑娘也不知所踪,不但如此,周遭有无数黑暗朝他笼罩过来,想要移动身体却好似有重担在肩。

  “这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仙法?”

  “我年纪轻轻的,还没有娶媳妇呢,这就要死了么?”

  脑海中有无数种念头闪过,周遭的黑暗以极快的速度彻底将魏择吞没。

  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暗当总,魏择只觉得自己的视觉,嗅觉,触觉,甚至就连味觉听觉都被封锁住,仿佛被突然间囚禁在了一处昏暗的囚牢当中,彻底沦为待宰的羔羊。

  可是下一刻,在魏择的丹田空间中,由四十根金色锁链捆着的“椭圆”突然颤抖了一下,还未等魏择察觉,周遭的黑暗突然破开,场景又重新回到被软剑搭在肩膀上的状态当中。

  在苏凤栖的惶恐神情中,明明应该被这“五觉封禁”阵法束缚住的魏择向后退了两步,然后用手指轻轻地将肩膀上的软剑推移开,语气微恼道:

  “凤栖姑娘,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你要是再这样的话,我可真的要对你不客气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