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真的不想再修仙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修心(二)

我真的不想再修仙了 俺式一条龙 2043 2020.01.13 11:00

  半推半就下,虽说心里还是有些不太情愿,但是魏择还是跟着田荀二人进了栖凤楼。

  “唉,就当是修心了吧。”

  一想到自己这是为了师傅,魏择此刻的心情便没那么复杂了。

  倒不是说他是那种思想顽固保守的老古董,主要确实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一时半会有些放不开。

  “也不知道师傅在不在这里,等见到师傅,得赶紧把这仙帖交给他。”

  摸了摸怀里的赤云仙帖,一路左拐右拐走进这栖凤楼中,正如刘猛先前说的那样,栖凤楼里果真还有许多空座。

  第一次进这风月场所,不得不说,这栖凤楼里的场景跟魏择想象中的有些不大一样。

  一楼的大厅摆着数十张红木方桌,零零星星坐着不少人。

  在众人的视线汇集之处,有一方高台。

  高台之上,此刻正有一名红衣女子轻声抚琴。

  悠扬的琴声如同月色般澄澈皎洁,淡淡的红纱遮挡在高台之外,红纱里的红衣女子眉跟眼都淡得像烟,只是稍微看上一眼便挪不开视线。

  “嚯,没想到今天居然是苏大家镇台,看来我们可真是来对了。”

  在侍者的带领下,魏择三人在一楼大厅找了个中间位置坐下,抬起头,刚好能够看得见上方的高台。

  落座以后,田荀二人难掩脸上的兴奋神色,像是撞见了什么天大的喜事一样。

  “魏子,今天非要拉你过来这边可真是来对了,没想到居然碰巧赶上苏大家镇台。”

  瞧见魏择一脸疑惑的样子,刘猛眼睛直勾勾盯着高台位置,出声解释道:

  “这栖凤楼里的女子有几种,一种是卖艺又卖身的,一种是卖艺不卖身的,还有一种就是如苏大家这般的大家。”

  “能当得上大家称谓的,都是容貌才情独树一帜的存在,尤其是像苏大家这种的,更是栖凤楼的宝贝疙瘩,恨不得捧在手心里护着,寻常不但不需要像一般烟尘女子一样坐台,就连有客人花钱请邀,也得看她有没有这个心情。”

  “换句话说,哪怕是苏大家随随便便出来弹一手小曲,都需要客人一掷千金。能够当得上大家这个台面的,那都能不能说是在卖艺,而是要去‘请’的……”

  瞧着眼前红帘里的倩人,刘猛好似看花了眼,眼神微眯,如痴如醉。

  “我跟田荀两个来这里几十趟了,就只见过苏大家一面,那天还是沾了城主家公子的颜面,否则这辈子我都不一定有这个机会。”

  刘猛说的话没有半点虚假,在这栖凤楼里,苏大家的身份极为特别。

  渝州凤栖,琴剑双绝,喜好红衣。

  台上这位身着红衣信手抚琴的苏大家,在这整座渝州的风月之地里都算是小有名气,不过她更多时候都是在泰安府城那边,没想到今天居然来了平安城。

  上次城主家公子过来,苏大家刚好在楼中,于是出面弹了一曲,弹奏完后就直接离开了,估摸着这还是看在平安城城主的面子上。

  苏大家全名苏凤栖,这大家是对她的尊称,原先就有人传言说这栖凤楼其实就是她的产业,如今这怡红楼改名栖凤楼,似乎刚好也印证了这一说法。

  苏大家弹得一手好琴,使得一手好剑,尤其是那剑技,就连那些一心练剑的剑客中人都自觉不如。

  有才子慕名而来,在府城看了一眼苏大家操琴舞剑之后,留了一句“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来赞誉她,可见她的才华出众。

  “青楼梦好,难赋深情,没想到此生居然能再有机会听到苏大家弹琴,倒真是无憾了。”

  此时此刻,在这如同春水般悠扬的琴声当中,不只是刘猛,就连田荀自从落座后也是痴痴望着红帘方向,眼神痴迷脸颊微红,如饮醇酒一般。

  放眼望去,这栖凤楼里的客人几乎人人都是这般神情,偶尔有新人落座,很快又变得恍然失神。

  “不就是一个女人在上面弹琴么,有什么好看的?”

  说实话,这还是魏择第一次看到田荀二人这般姿态。

  自顾自地倒了一杯茶,小酌一口,看到身边这两位兴致正浓,魏择也没好意思出声惊扰他们。

  魏择自觉自己不过一介俗人,欣赏不来这风雅趣味,所以这琴音好听归好听,但是也让他没觉得能到痴醉的地步。

  视线扫看了一眼周围,魏择大概弄懂了这栖凤楼里的布局。

  栖凤楼一共有三层,二楼中间位置有一高台,似乎是专门给楼中女子演奏的地方,一楼跟二楼各有座位,而三楼似乎是单独的厢房。

  因为坐在一楼正中的位置,魏择稍稍抬头就能看清整个栖凤楼内部。

  抬头望去,三楼的厢房里隐约能看见些人影,而二楼的席间雅座,此刻也已经快要坐满了位置。

  要知道,刚刚侍者带他们过来的时候魏择听说了,这二楼的雅座要比一楼贵好几十倍,楼上的那些雅间更是天文数字,光是听说那个数字魏择都觉得夸张。

  “只是为了距离这什么苏大家近一点,就肯花这么多冤枉钱么,看来这年头有钱的人也还是真的不少。”

  心中感慨着,魏择并没有忘记此次前来的目的,开始在这栖凤楼里搜寻着黄龙真人的身影。

  什么大家不大家的他管不着,他现在就想着抓紧把仙帖送到师傅手上,这样自己才有多余的时间给“妖婴”上锁。

  扫看了一遍一楼,魏择并没有发现黄龙真人的身影,那么想必有可能是在二楼。

  眼看着田荀二人还在如同醉酒一般的痴迷当中,魏择干脆站起身来,朝着二楼方向走了过去。

  琴曲似乎快要演奏到了终末,琴声中多了些许萧瑟意味。

  就在魏择起身的同时,这悠扬的曲调似乎突然凝滞了一瞬,不过很快又重新续了回来。

  台下的听众们依旧听得如痴如醉,浑然不觉这其中的短暂生涩。

  而台上正在抚琴的红衣女子,纤白的玉指扫过琴弦,按住一根新弦,如烟般的眉眼不可察觉地转到了正朝向二楼走来的魏择身上。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