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兰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邀约

金兰结 项玉环 1602 2020.01.16 23:59

  “……却见那欢宜阁花魁罗裳半解,媚眼如丝,娇声道:‘伯爷,奴家今日跟了您,您准备何时迎奴家过门呢?’,那伯爷道……”

  状元楼三楼雅间里,秦峼正斜倚着栏杆,嘴角噙着一丝笑意,一边喝着茶,听楼下说书先生的新书,一边等朱慧的到来。

  朱慧带着钱发,在跑堂的引领下走了进来。见秦峼听得真得趣,便也听了一耳朵,感觉有些奇怪。

  “状元楼不是一向格调很高吗?怎么今日说起这等香艳故事了?五爷,我到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你也对这感兴趣啊。”朱慧摇摇头,对秦峼听香艳段子有些不赞同。

  “朱兄弟你不在朝堂到是不知道,这故事,可是有来历的。”见朱慧到来,秦峼走回座位,放下茶杯,一边招呼着把桌上点心茶水撤下,重新上菜,一边向朱慧解释道,

  “前日端午刚过,朝会上就有人弹劾宣仪伯诸条罪状,其中一条便是妻妾不分,内宅不宁。不过二天时间,宣仪伯与欢宜阁花魁的香艳故事,便传遍全城。看来这次宣仪后要有麻烦了。”

  “宣仪伯?这是哪位?”朱慧一边在秦峼的招呼下坐下,一边问道。

  “宣仪伯杜乐智,便是当今贵妃之兄,我六弟的亲舅舅。那日在张府,我那太子三哥说要送我六弟一份礼物,这礼物来得真是快。”

  秦峼感叹着,旁边的朱慧还是一头雾水。那日在张府,她是和秦峼一起进的张府,见到的太子,当时太子有说要给六皇子送礼吗?

  见朱慧不解其意,秦峼一言略过,不准备就此多讲,“算了,这等扫兴之事也不必知道,反正我们也没打算进去,就让他们斗吧。朱兄弟,今日请你来,我是有事相商的。”

  “五爷请讲。”见秦峼语气有变,朱慧和钱发立即端坐聆听。

  “我之前跟你说过,我马上就要封王了。正式封王的旨意,怕是要晚些时候,但王府地址,我昨日已经选好了。就在朱雀街上,虽说小了些,出入皇宫到是方便。”

  “那属下便恭喜王爷了!”朱慧与钱发齐齐拱手道贺,并顺口改了称呼,提前叫起了王爷。

  “同喜,同喜。”秦峼点头笑了笑,继续道,“王府选址已定,便要开始修葺了,我身处宫中,不能日日督查。便准备派个心腹之人去见监管一下,免得内务府那帮子人偷工减料,糊弄本王。”

  “王爷,小的钱发愿为王爷效力!”钱发看到机会,立马表上忠心。

  “好,小发子你市井长大,清楚里面门道,我也正有此意。”秦峼点点头,“不过你没有读过书,怕是不会查账,我身边还有个一直服侍我的内侍,到时你们一起合作,争取把我的王府给看紧了。这可是我们以后自己住的地方,可不能马虎。”

  “是,小发子定会帮王爷看好王府!”钱发喜笑颜开。

  “王爷放心,小发子这段时间帮我看着铺子,也历练了不少,定不会出错。”朱慧也帮着打了包票,这段时间为了自己的钱袋子,钱发真的有了很大长进,甚至私底下认起了字,开始偷偷学着自己查账本对账。

  “朱兄弟,今日找你,除了王府之事,还有件要紧之事,要朱兄弟出马。”秦峼道。

  “什么事王爷尽管说,即已投入王爷门下,朱某定当尽心尽力。”朱慧拍胸脯也给自己打起了包票。

  “那我就看朱兄弟表现了。”秦峼笑着点点头,“皇子封王建府,还有一笔建府的银子以供开支,不多,只几万两罢了。”

  几万两!钱发的眼睛都已经直了。要知道之前万家一家四口人,除去万元赌博花费,一个月生活费用还不到二两银子。这几万两,在钱发看来,已经是个不可想象的天文数字了。

  “那王爷是想置办些产业吗?”朱慧问道。

  她的父亲朱振身为边关将领,手下千把号人,每年的军饷往来也动辄以万计数,因此她倒不为这几万两银子所动。

  “是的。只不过我久在宫中,对京中了解不多,想便托朱兄弟帮我看看,可有什么好的产业可供经营。赚钱多少只是其次,关键是要安稳、低调。”秦峼赞赏的看了朱慧一眼,见朱慧神色不变,他更欣赏朱慧了。不受钱财影响,倒更让人觉得可靠了。

  “好,我会帮王爷打听,找到合适的,请王爷看过再做决定。”朱慧答应了,已经开始计划明天的行程了。

  “这事不急,不是一天二天能办好的。我眼前还有件事,想与朱兄弟商量。”秦峼对朱慧笑了笑,“王府新立,所需人员颇多,我有意请朱兄弟出任王府长史一职,不知朱兄弟意下如何?”

  “王府长史?这已经是官身了吧!”朱慧吃惊的眨眨眼,“我一介白身,能当这么大官吗?”

  “按品级来讲,王府长史一般从三、四品到五、六品都有,这要看王府的等级来定。我估计亲王是不用想了,郡王到是没问题。只不过王府初定,府中长史一职会有内务府安排。

  不过朱兄放心,我打听过了,这内务府安排的长史一般没事不会来王府,有名无实罢了,王府一应事务还是交由朱兄弟来管。朱兄弟便先从管事官做起,等时机到了,再升任长史一职即可。”秦峼细细解释道。

  “王府长史……一当上,至少也是个五、六品的官啊……”朱慧有些意动。

  “老大!能当官啊!还犹豫什么?快答应啊!”钱发听得都要流口水了,连忙催促着。

  “当了王府长史,是不是要一直住在王府?”朱慧犹豫了一下,问道。

  “长史掌握府中一应事务,自然住在府中才方便打理。”秦峼想了想道,“不过若朱兄弟不便,我也可帮朱兄弟在王府附近置一宅子,方便朱兄弟与贤弟妹相聚。”

  贤弟妹?什么东西?朱慧愣了一愣。

  “哦……还是王爷想得周道!”旁听的钱发倒是举起大拇指为秦峼点赞,“我都忘了老大家里有个母老虎,回去晚了还要跪搓衣板呢!”

  钱发挤了挤眼,冲朱慧露出个自以为心照不宣的笑出来,“老大,是不是你之前在万家呆得时间太长了,让嫂子生气了,所以现在才对你管这么严了?”

  母老虎?!

  朱慧想起自己曾为了堵庄勇他们的嘴,瞎编出来的那个回家晚了就要跪搓衣板挨打的话来。

  我当时就随口说了那么一次,怎么什么时候,所有人都知道了?!

  朱慧有些崩溃,这时候,她打哪儿找一个老婆出来堵这些人的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