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兰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可能

金兰结 项玉环 2081 2020.01.11 23:58

  “三哥见谅,我和九弟还与一位朋友有约,怕是要辜负三哥美意了。”秦峼微笑着拒绝了。

  “哦?哪位朋友?”秦嵘颇感兴趣的问道,“五弟你向来独来独往,只与九弟交好,还从未听说你交过朋友。有机会可否向为兄介绍一下?”

  “当然可以。只不过莫义士只是个江湖中人,是我前段时间才结识的,三哥怕是不感兴趣。”秦峼回道。

  “哦,原来是他,我听说过。”秦嵘笑了,不再提见面的话,“父皇也曾对这位义士赞誉有加,那五弟你可要好好和这位莫义士结交一番了。”

  几人向张丞相告辞出门,然后分头行事不提。那头张思雪送走了宁馨,顶着张夫人隐含不悦的目光,拉着朱慧进了后院,与她说起了悄悄话。

  “慧姐姐,近日母亲对我管教的越发严厉了,要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姐姐近来可好?我们上次一别,虽有梅香从中互通消息,但见不到姐姐的面,我心中颇为挂念。”两人刚一坐下,张思雪便迫不及待的向朱慧倾述起来。

  “好,我这段时间一切都好,还替咱们那个小帮派金钱帮找了个大靠山,以后都不用愁帮派的事了。就是你家的门真有点不好进,你娘是不是为难你了?”朱慧问道,还将门口的遭遇给张思雪讲了一遍。

  “为难到说不上,就是……怎么说呢?我与我母亲彼此观念不同,很多事情,她自以为是为我好,替我做主。然而我却十分不喜,可做为女儿,却又不得不从……”张思雪皱起了眉,“慧姐姐,那门房的行事是我娘指使的,我替我娘向你道歉。你要知道,我与人交往不看出身来历,只看个人品性是否相投。慧姐姐,希望我母亲做的事,不要影响到我们之间的交往。”

  “当然不会,你娘是你娘,你是你,这我可分得清。这道歉的话就不必了,我们之间,不用这么见外。”朱慧摇摇头,“不过你娘把你管得这么严,连你交什么朋友都不能自己做主,那你还怎么去找你的如意郎君呢?我刚在前厅也看见了,你娘对太子可很是热情呢!”

  “我娘再热情也是白搭,我可是决定了,将来的夫君要自己来选,定要找个一心一意待我,能和我白头偕老的人!”张思雪自信的说道。

  “咦?你们名门世家不都是讲究父母之命的吗?你娘想要你做太子妃,你要怎么能自己做主呢?”朱慧吃惊的张大了嘴。

  “因为我父亲已经同意了。”张思雪狡黠的笑了笑,悄悄探头到朱慧耳边,将张宏杰和宁馨的事说了一遍。

  “因此,我借着帮二哥谋划婚事一事,在我父亲面前露了脸,让他知道自己女儿也很能干,不输男子。于是,为了留住我,父亲便答应了让我婚事自己做主。只是因为很多原因,这事不能张扬,因此母亲还以为我那太子妃当得稳稳的呢。”张思雪得意的挑了挑眉。

  “思雪,你可真能干!”朱慧赞道,“看来在张丞相的心目中,你的作用,比一个太子妃大多了!”

  “哎呀,那有你说得这么夸张,其实还是因为父亲的爱子之心,想让我们兄妹都能幸福罢了。”张思雪害羞的低下了头。

  “不过,不当太子妃也挺好的,不用掺和进一堆破事里。”朱慧叹了口气,“对了,当今皇后是太子妃出身吗?”

  “好像不是,”张思雪蹙眉想了想,“我记得当今皇上也不是太子出身的,皇后好像也不是皇上当年的原配,是后来登基时立的?”

  说到这里,两人对视一眼,齐齐舒了口气。

  “怪不得,母亲对太子妃如此眼热,父亲却是无动于衷,看来太子、太子妃都不那么好当啊!”张思雪感叹着,既然有点庆幸,幸好自己早早打定主意不当太子妃,看看历史上那些太子、太子妃的下场,能得善终的又有几个?还是低调点,找个好夫君,平平淡淡过一辈子就好。

  “对了思雪,你既然已经对将来早早做好了打算,那未来夫君可有人选了没有?”朱慧打趣道,“我现在在外面,也算是有了点人手,到时帮你打听打听未来妹婿的人品,帮你考验考验他,还是可以的哦!”

  “那有!”张思雪羞红着脸,扭着身子不依,“慧姐姐你在说什么笑话呢!人家天天在家里呆着,一个外男都见不着,哪里来的什么未来夫婿呢!”

  “怎么没有?我记得上次在你家花园,咱们不是见了个秦公子吗?”朱慧挤挤眼,“你二哥的朋友,当今五皇子来着。说起来,他也算我们的恩人吧,那日在玉枝巷,若不是他退走了官兵,我们当时怕是没那么好脱身呢。”想起当日情景,朱慧的语气不由的低了下来。万娘子的死,以及万家的惨事,一直是她心里抹不去的痛。

  “五皇子秦峼?”张思雪细细想了一下,“他人到是不错,行止有度,温文尔雅,是个大方君子,还能对只见过一面的朋友援手相助,说明他还有份侠义心肠呢。不过我对他印象不深。”

  张思雪摇摇头,看朱慧有些不太相信,便解释道,“其实我与他第一次相遇,是在京中的状元楼文会。就是杏花会后,我第一次女扮男装和二哥一起参加的那次。那时我与文会上一位梁姓公子起了争执,这位五皇子便化名秦武,助了我几句。我当时有心相交,他却对此无意,因此匆匆作别。到是没想到,第二次玉枝巷相遇,他居然还能对我出手相助呢。”

  “那你有没有想过,五皇子他有可能看穿了你的身份?”朱慧问道,“那日玉枝巷后,你再没有出现,却不知道,这五皇子可是常常往万家跑,时不时就要问问你有没有来过。我总觉得有点奇怪。”

  “真的?”张思雪吃惊的扬起了眉,“我家家教甚严,那日和你一起在花园中见面,应该才算是我第一次正式与他相见吧。之前也只见他两面,还都是男装,他怎么可能看穿我的身份?从玉枝巷到上次张府相见,都过去多久了?我可不信他还能记得这么清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