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兰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金兰结 项玉环 2069 2019.12.13 12:05

  “张公子。”

  “鲁大人。”

  在张丞相书房门口,张宏杰和鲁文耀打了个照面。

  鲁文耀面色如常,甚至还向张宏杰微笑以示亲近之意。

  张宏杰面色一红,低下头去,想到之前的义正辞严,这会儿回过神来,只恨不得钻到地底。

  “来了?你找我有什么话说?“张丞相坐在书桌前,正看着一本将要上奏的奏折,不时拿笔涂改一番,看样子不是终稿。

  ”父亲,孩儿今日犯了大错。“张宏杰犹豫一下,掀开袍角,跪在张丞相面前。

  ”哦?说来听听。“张丞相眉稍一挑,对张宏杰的言行有些惊讶,放下手中的纸笔,坐端正问道。

  ”孩儿今日……“见张丞相没有发火,张宏杰松了口气,便把今日的事情告诉了他,”……孩儿回家后冷静下来,觉得今日之事有些不对,感觉像身后有只手推着孩儿一般,不由自主,便到了如此境地。孩儿怕此案干系太大,牵连了张府,故特来向父亲请罪。“

  ”嗯,不错。“张丞相点点头,”虽说你反应慢了些,现在才想明白,但能及时坦白,勇于担当,也算难得。你们年轻人见识少,经历的也浅,被人盯上利用后,逞强硬顶,想一个人解决,结果把事越闹越大。这种情形,我已见识过多少。不过你在察觉到不对后,能放下自己的骄傲,向我求援,说明你还不算太笨,可堪造就。起来吧。“

  ”哦……“张宏杰乖乖爬起身,忽地惊喜道,“父亲,你不怕?”

  ”怕什么?“张丞相笑了笑,”你父亲我身立得正,家把得严,又有陛下圣眷,只要自己守得住,还怕什么妖魔鬼怪?“

  ”那这幕后策划之人,以及那银庄的主人……似乎米头频大……“张宏杰的心又提了起来。

  ”来头再大又如何?我虽不知是谁,但观朝中走向,也可猜出几分。只是这件事最终会闹多大,闹成什么样子,却不是我们所决定的。“张丞相洒然一笑。

  “哦……”张宏杰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又问道,”父亲,孩儿已经被卷入其中,如何行事,还请父亲指教。“

  ”无他,唯心而已。“见张宏杰还是一付迷茫的样子,张丞相悄悄翻了个白眼,”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父亲我还在呢!“

  ”哎!谢谢爹!“

  张宏杰高兴的换了个更亲热的称呼来表达自己的父爱,张丞相一边努力压住嘴角,一边故作威严轰他走,

  ”去吧去吧,只别忘了正事,你还有殿试要准备呢!这也是对你的历练!“

  ——————

  ”都下去吧。“

  张夫人挥挥手,花厅里肃立的仆妇们行过礼后,鱼贯而出。

  ”思雪,近日跟着母亲学习管家理事,可有所得?“张夫人端起一杯茶润润喉。

  ”有所得,思雪谢母亲教导。“张思雪面色沉静,端坐于下首,喜怒不形于色。

  张夫人默默叹了口气。女儿自栖霞寺一事后,一直情绪低落,越来越有大家闺秀名门贵女的风范了,但她却开始怀念起了往日女儿偶尔的娇俏可人。想到这里,她不由又把家里那从不得罪人、油滑无比、堪称乌龟的老头子骂了一句。

  ”明日,母亲把绣房拨给你管理,再给你几个铺子练练手。你日后出嫁,作为一家主母,这些管家理事、经营中馈才是你的立足之本,一定要用心。“张夫人拍拍张思雪的手,想让她忙起来,早日从栖霞寺遇劫的阴影中脱离影响。

  ”是,女儿记住了。“张思雪乖顺的应道。

  张夫人又叹了口气,让张思雪去园子里逛逛。

  如今已是四月,桃花已谢,樱花正盛。无数飘飘扬扬的花瓣随风飘零,铺了一地。

  张思雪走着走着,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脚下的花瓣,她觉得的自己的命运就如同这花一样,遇春而盛,春尽为泥。

  生于这丞相之家,自小锦衣玉食,又是才貌双全,是京城最受追捧的才女名媛,更有可能成为太子妃,未来当上皇后,成为一国之母。到那时,她的人生更将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这条路是天下所有女子所艳羡而不可得的。

  然而,这样花团锦簇的人生,怎么就这么的无趣呢?

  什么都被人安排好了,站在起点,便已看到了结局。这单调乏味如同牢笼一般的生活让她窒息,她想过另一种不同的,没有任何安排,由她自己决定的生活。

  曾经,她以为自己找到了,因此鼓起了自己所有的勇气,想拼力一博。却没想到,她所有的努力居然只是一个笑话,那向往的人生,只是她一人的臆想。

  那次努力,已经拿走了她所有的勇气,张思雪觉得自己现在像一个行尸走肉,不知道活着是为了什么。她感觉自己的灵魂正在这重重锦绣之中,静静腐烂。

  就这样吧,没什么好挣扎的,就由着命运推着她走向高台,再由着命运带着她走向尽头吧。无论生前何等显贵,最后,还不是如同这花一样,归于泥土。

  ”姐!姐!你看,这是我今天写的字,老师都夸我了呢!“

  正在张思雪自怨自怜的时候,她那七岁的小弟张宏志像一个小炮弹一样,穿过花丛,一头冲进了她的怀里。

  ”是吗?让我看看,确实有进步。“张思雪微微笑着弯下腰,拿过张宏志手中的字看了看,赞道。

  ”姐,你不开心就不要笑嘛,笑得好丑。“张宏志嘟起了嘴,从袖子里掏出一块被挤成一团的糕点,放到张思雪手上,”姐,这是我最喜欢吃的糕点,可甜了!每次我不开心,只要一吃这个,马上就开心了,你也尝尝。“

  这是种糕点因放了很多糖,吃起来很甜,最受小孩子欢迎。但朱夫人怕张宏志吃坏了牙,从来不肯他多吃。给从张宏志的手中得到这样一块宝贝的糕点,说明她这个小弟对她还是有心的。张思雪心中微暖,

  感受到一丝慰籍。

  有活泼可爱的小弟陪着,心中果然好受很多。张思雪陪着弟弟玩了会儿,准备回屋,找人问问绣房和铺子的事,没想到转身遇上了张思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