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兰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探望

金兰结 项玉环 2180 2019.12.03 12:05

  进入三月,桃花渐盛,京城的大街小巷里,时不时就能看到一树桃花,或立于街头,或隐于巷尾。纷纷扬扬的花瓣,伴随着飘飞的柳絮,尽显春光的明媚。

  “笃笃笃”

  一位身穿淡青色士子服,相貌过人的男子敲响了城西万家的大门。

  有人从墙头看了一眼,躲在墙后窃窃私语。这万家自从万元和万娘子死了之后,就只留下万宝儿一人在家,连万贝儿都不知去哪儿。

  万家附近本也有几个泼皮无赖,瞧上了万宝儿一个孤苦伶仃,想要上门点点便宜。

  没想到那万宝儿命好,得了一位大侠的庇护。那位姓朱的大侠,那日砸赌坊、踢青楼的事迹,这附近都已经传遍了。

  看那朱大侠做成这么大的事情,还没被人给报复,说明他背景深厚,万宝儿跟着他可有福了。就连原本想闹事的泼皮们听说了,也不敢放肆,住万家附近的邻居也跟着享了点清净。

  众人闲着无聊,猜测了会儿这来人的身份,便各自散去,做事去了。住这里的都是贫民,不做事,就要饿肚子。偶尔八卦一下,打发下贫困的生活他们就满足了。

  “五……五爷,您怎么来了?”万宝儿打开门,看见秦峼先是惊喜,然后在秦峼的示意下改了口,请秦峼进了门。

  “我来看看你和朱兄。你们这几天过得怎么样?有人来找麻烦吗?”秦峼走进门,找了张凳子便坐下,显然不是第一次来了。

  “没有,谢五爷关心。有朱大哥照顾,宝儿过的很好。”万宝儿给秦峼倒了茶,“五爷,朱大哥昨夜有事,晚上三更才回,现在还没有起身。要我去把朱大哥叫起来吗?”

  “不用打扰朱兄了,我过来看看你们就走。”秦峼摆摆手,在院子里转了一圈,状以无意的问道,“那日和你们一起的张公子,这几日还没有来吗?”

  “没有。”万宝儿摇摇头,“五爷若有事,不妨告诉宝儿,如果张公子来了,宝儿会帮您转告的。”

  “不用了。”秦峼叹了口气,“只是随便问问,没来算了,也没什么事。”

  送走了秦峼,万宝儿便开始做饭。她爹娘刚死,还在孝期不能吃肉,但她舍不得委屈了她的朱大哥,便每顿都做了个肉菜。只可惜,每次她的朱大哥都没有吃,只便宜了那帮子无赖。

  “咚咚咚!”

  “宝儿!我们回来了,饭好了没有啊?”

  伴随着敲门声响起的,还有一个嬉皮笑脸的声音。

  “没有!饿死你们算了!”

  万宝儿垮下脸,打开大门,对着来人翻了个白眼。

  “哇!好香啊!宝儿的手艺又精进了!”

  来人毫不在意,径直走进厅堂坐了下来。此人正是朱慧收下的小弟钱发。帮万家办丧事时已经与万宝儿认识了,这段时间,因帮朱慧打听消息常来万家,如今已是熟识了。

  “啊!发子,你来了啊。”朱慧打了个哈欠,从屋里走了出来,“今天有什么事要汇报吗?”

  “没什么事,我也要来看看老大您啊!”钱发麻利的搬过一张凳子请朱慧坐下,“做为小弟,不能时时伺候老大,最起码也要每天早晚请安,给老大问好不是?”

  “嚯,我看你是想来这里蹭饭吧。”朱慧斜了钱发一眼,“赌坊那儿还是没什么动静吗?那李二被我但砸了场子,都没想着报复吗?”

  “确实没有动静,”钱发道,“我也正奇怪呢,大家都说这李二爷有背景,官面上人很熟。既然如此,被人砸了场子,他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老大,难道是你也有什么背景,让他不敢轻举妄动吗?”

  “吃你的吧,哪儿那么多话。”朱慧挟起一片菜叶,塞进了钱发嘴里。想起那晚贾爷与李二的对话,朱慧心里明白,这是李二看五皇子这段时间常来万家,猜测五皇子是她的靠山,就不敢动手了。

  这万恶的世道!

  朱慧狠狠的咽下口中的饭,心中还有点疑惑,这五皇子不在宫里待着,老往这里跑是什么意思?每次来看看,说几句话就走,不像是要招揽她的样子……

  “朱大哥,你起来了!”万宝儿端着一盆汤上了桌,看到朱慧不由眼睛一亮,盛了一碗递了上去,“朱大哥,你近日辛苦,多喝点汤补补身子吧。”

  “我也要!”钱发举手。

  “自己盛!”万宝儿斜了钱发一眼,又对朱慧说起来,“朱大哥,刚才五爷又来了,说是来看看我们,不让我叫你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就走了。

  对了,五爷还问起张公子了。我觉得他好像找张公子有事,可他说不是。真的挺奇怪的,咱们与五爷身份天壤之别,他没事找我们干嘛呢?”万宝儿皱起了眉。

  “唔……我明白了……”

  朱慧点点头,看着万宝儿疑惑的眼神笑了笑,

  “没事儿,你放心吧,一切有我呢。”

  ——————

  礼仪、讲解告一段落,教导又进一步,那宫里出来的嬷嬷们现如今是日日跟着张思雪,随时观察着张思雪的一言一行,力争把张思雪培养成一个完美无缺的太子妃。

  张思雪更不习惯了。

  虽说她自小便学习这些礼仪规矩,可也从来没有像这般严苛,连晚上睡觉的姿势都不得自由。之前她感觉自己像生活在牢笼里,而现在,她感觉是一条条无形的绳子绑在了她的身上,束缚得她连气都要喘不过来了。

  而她那个庶出的妹妹张思萱,居然还觉得她的这种待遇是多么的荣耀,不但在她教导期间时常旁观,还在私底下悄悄学习。每次当她用那种自以为隐蔽,实则嫉恨的目光看着她时,张思雪都想对她大声叫喊,你喜欢你来啊!这种东西,我才不稀罕!

  然而张思雪不敢。

  她清楚的知道,自己若做出不符合自己的身份事情来,首先蒙羞的就是她的家族,受牵连的就是她的亲人。她不止一次想离开张府,然而离开之后呢?原本预定的太子妃不见了,张家要怎么向皇家交待呢?

  张思雪悲哀的发现,她这一生应是与自由无缘了。上元夜那个言笑动人的蓝衣公子,恐怕只能活在她的梦中了。

  “小姐,你心情不好吗?”梅香问道。

  张思雪不说话,仍斜倚着身子,以一种很优美的姿势支着头,眼色迷蒙的看着廊外的桃花。

  梅香看了看四周,低下头,悄悄在张思雪的耳边说道:“小姐,我可以替你去探望一下朱公子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