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兰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深院

金兰结 项玉环 2131 2019.12.06 17:47

  “思雪!”看着张思雪离开的身影,朱慧不禁想要追上去。林深草密,她怕张思雪找不到回去的路。然而一动身,身子便是一个踉跄,险些站不稳。是她身上之前受的伤又发作起来。

  一双手伸了过来,将她扶住。

  朱慧抬头一看,原来是莫衍。他一向沉默寡言,不说话时站在一边,经常会让人忽略到他的存在。

  想到刚才和张思雪的一番纠缠,朱慧不由了红了脸。

  “刚刚我和张小姐的话,你都听到了?”

  莫衍点点头。

  “那你是不是也知道我是女孩子了?”朱慧低下了头。

  “我们第一次相遇,我就知道了。”莫衍说道。

  “怎么可能……”话未说完,朱慧便想起第一次与莫衍相遇时,她缠着莫衍的情景,不由明了,“原来如此……”

  朱慧扮男子,惟妙惟肖,言行举止上从来没惹过人怀疑。唯一的破绽,便是她与男子先天身体上的差异,那是一般手法无法改变的。莫衍应是通过她的喉结判断出来的,怪不得他那时说她不适合江湖呢。

  “我帮你疗伤。”

  “不了,先把张小姐安全送回家再说。”朱慧拒绝。虽然伤了张思雪的心,她满怀歉意,但不后悔这么做。

  一路护送着张思雪回了栖霞寺,看着她被人接走,朱慧心里很不好受。

  有些事长痛不如短痛,那怕张思雪从此以后对朱慧恨之如骨,她也不能让她对朱辉继续情深意重,把心意耗费在一个不存在的人身上。

  “莫衍,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张思雪已经找到,栖霞山上的人也渐渐少了。朱慧接过莫衍递来的伤药,给自己上药。

  莫衍没有说话,朱慧笑了笑,不觉得意外。

  “贾延的证据你准备怎么处理?”朱慧一边缠着绷带,一边问道。

  “还没想好。”莫衍看着朱慧努力背着手,想给自己后背上药的艰难样子,忍不住手指动了动,“我帮你吧。”

  “不用,一会儿让宝儿来吧。”朱慧停下动作,想了想道,“与宝儿相处这么久,我还从来没有告诉她我的身份。到不是为了掩饰什么,而是做了这么多年男孩子,我几乎都忘了自己的女子身份了。唉,可能是因为思雪的事让我都有些怕了,不管宝儿怎么想,我的身份都不能再瞒着她了。”

  “随你。”莫衍闷闷道。

  “你不高兴?”朱慧奇怪的问道,“为什么?你也觉得我欺骗她们感情了?”

  “不是。”莫衍否认,“我带你回去吧,你有伤不便。”

  “好,那就拜托莫大侠了!”朱慧点点头,也没有矫情,回京路远,她身上伤不少,不是逞强的时候。

  莫衍背着朱慧一路飞施展轻功回了京城,朱慧半路上就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幸好此时天色已黑,他背着个浑身血迹的人飞檐走壁没被人发现,否则就要被当成是杀人越货的强盗了。

  万家,万宝儿已经在桌上摆好碗筷,和钱发一起等着朱慧了。

  “莫大侠,朱大哥这是怎么了?”

  看到一身血迹昏迷不醒的朱慧,万宝儿吃惊的问道。

  “她受伤了,你帮忙上下药。这是内服,这是外敷。”

  莫衍将朱慧放在床上,递给万宝儿两瓶药,起身打来了一盘温水,找出几块干净的白布放在床头。

  “可是我……我是女子,”万宝儿有些为难,“男女授受不清,怕是……有些不方便……”万宝儿的脸开始红了。

  “不,你比我更方便。”莫衍雷厉风行,东西都准备好后,便拉着探头探脑的钱发出了门,还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我……”万宝儿再拒绝已经来不及了,屋子里只剩下她和朱慧。

  看着床上朱慧苍白的脸,她长吸一口气,下定了决心,一脸视死如归走到床边,向朱慧伸出手去。

  这段时间虽与朱大哥在同一屋檐下住了许久,但他们之间清清白白没有半点儿女私情。但今晚过后,她便与朱大哥有了肌肤之亲,日后便只能做他的人了……

  万宝儿脸色羞红的想着。

  “啊!”

  屋里突然传来一声短促的惊叫声。

  “怎么了?宝儿你怎么了?”钱发急忙问道。

  “无事,耐心等着。”莫衍强按着钱发坐下,仰头看着天上的月亮平静的说道。

  “没事宝儿怎么突然叫了?肯定是里面出事了,我要去看看!”

  然而钱发心有余力不足,在莫衍的强力镇压下没能踏进房门一步。好不容易等到门开,钱发第一个冲上前去:“宝儿怎么样?你和老大都没事吧?”

  “我们能出什么事?就你瞎操心!”万宝儿横了钱发一眼,看到莫衍,踌躇了一下,“莫大侠,我想问问,我家的事情,你们查的怎么样了?”

  莫衍脚下一顿,走进屋给朱慧把了下脉,将被子盖好,才回道:“已经有眉目了。”

  “真的?”万宝儿惊喜,“那什么时候能把那个赌坊给关了?要不是那个赌坊勾得我爹天天赌钱不着家,让我爹背了一身债,我们家也不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了!”

  万宝儿的泪水不知不觉又流了下来,她狠狠抹着眼泪道:“如今我爹娘都死了,我弟也不知哪儿去了,若不是你和朱大哥,连我也要活得生不如死了。我如今不求别的,只求大侠能帮我报了这个家破人亡之仇,为了报仇,我什么都能做!”

  她跪在地上,向莫衍嗑了几个头:“我万宝儿现在什么都没有,也报答不了两位什么,只能嗑两个头,以谢大侠对我万家的大恩了!”

  “你起来吧。”莫衍看着万宝儿,眉头微皱,“你家的仇,我会帮你报的。”

  钱发也连忙过来扶起万宝儿:“这好好的,怎么就这么大搞这么大阵仗了?你家的仇,我们哪个说不帮你报了?你没见老大和大侠之前一直在忙吗?我也有帮你打听消息啊……”

  “嗯,宝儿也谢谢钱大哥的帮助。”

  天色已深,朱慧伤势稳定,有万宝儿、钱发照顾,没什么可担心的。

  莫衍离开万宝,悄悄来到城北一座院子里。

  此院占地广阔,亭院深深,不知有几重楼宇,与张丞相所住的张府相比也毫不逊色。只是与典雅、自然,充满文人风范的张府相比,此院处处雕梁画栋,期间装饰充满富贵华丽的勋贵气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